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泰阿剑魂 > 正文 第二四五章 孟尝春申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酒至半酣,宗天行就告退了:“老祖宗,我得观剑痕去了,听说六院的剑痕都出来了,我得去学学,否则,隔几日比剑我就要吃亏了,嘿嘿!”

    “你这小子就是喜欢精打细算,很好,总算你还有点自知之明,去吧!记住了,仔细点看哈!咱们成全你,你们这些三十岁以上的嘛,五日之后再比!”太平公主思索着说。

    这小子既然喜欢计较,倒不如成全他,免得他输了又找借口,说不公平!

    果然,宗天行闻言,大喜,笑了:“哈哈,如此,多谢老祖宗了,谢谢!天行告退!”说完,就立刻去第二院观剑痕了。

    “奇怪,早两日,晚两日有什么区别?难得太平以为这小子这几天能练出东西来?只怕不能吧!这剑道修行关键还是日积月累,同时,悟性要够啊!我瞧这小子的悟性就不够,嘿嘿!”晚得太平公主不喜欢宗天行,林若曦故意埋汰宗天行了。

    闻言,太平公主笑了,亲了她一下,才乐了:“总要给他一点时间嘛,好了,咱们继续喝酒!春申君、孟尝君,请!雨哥、梦姐、月姐,瑶儿姐姐,请!”

    “哈哈,还是太平丫头处理这些事情妥当,我喜欢!来,咱们喝!”梦镜笑了,一脸笑意,开心得不得了。

    小寒见春申君虽然表面开心,但眉宇间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落寞,知道他在想什么,却故作不知,笑了:“春申君,你在想什么?莫不是又想起来平原君、信陵君他们两个?哈哈,我们的徒儿赵玄,还有魏若雪,都是他们的亲人,你可别乱说话哈!”

    他提前打招呼了,免得赵玄、魏若雪二人不爽快!

    哪知魏若雪已从悲愤中走出来了,虽然偶有不爽快,但叹气了:“老祖宗不必顾及我和表哥,这种事情我们早就听得多了,也看得多了!家父早就有预感的,所以,他并不恨大王啊,这是他的命!唉,没法子的事情,对不对?所以,老祖宗,两位君上请随意,咱们一点儿也不介意!”

    太平公主见状,乐了,将她抱在怀里亲了一下,才笑了:“很好,你这丫头就是爽快,我很喜欢,好,真好!震儿,你可得好好地疼我们若雪丫头,否则,本公主绝不饶你!”

    “诺,公主放心,嘿嘿,小的明白!”说完,韩震已接过魏若雪,紧紧地抱在怀里亲吻了,自然一脸柔情蜜意!

    春申君等她们说得差不多了,才苦笑了:“哈哈,老祖宗,你们都是高人,咱们哪敢隐瞒?这不是见平原君、信陵君去了,咱们也有点兔死狐悲之嫌了!再说,我们楚国的情况很糟糕,也很奇怪,而我和李园公子又不向不和!所以,未来咱们谁怎么样,谁又能说得清楚呢?还是老祖宗们爽快啊,逍遥快活,不理人世间的事儿,痛快!”

    “这就叫各人有各人的福嘛!春申君,你大权在握,楚国人无不视你为英雄,嘿嘿,这风采也照人,咱们雨哥就羡慕得不得了!雨哥,你要不要在秦国,又或者哪个国家做一个君上呢?哈哈,我倒是想做,可惜,机会,算了,就不做君上了!”太平公主得意地笑了。

    嬴政笑了:“嘿嘿,老祖宗想做我们秦国的君上?可以啊,寡人可以随时册封几位老祖宗的!就不知道你们想要做什么君?哈哈,我们大秦的君上有名有实的哦!”

    “免了,开个玩笑!雨哥有兴趣没有?我哥哥可不喜欢做什么君上,他只想当逍遥王,哈哈!”太平公主得意地笑了。

    肖雨叹气了:“我倒是想啊,可惜,过几天我们又要回女娲谷去了,嘿嘿,所以,这事儿咱们就不惦记了!否则,娘娘又要说我们花心了,哈哈!”

    嬴政皱眉了,却又不方便问他们,眼睛却一直在猜疑之中。

    “唉,你小子就别想了,我们雨哥是女娲娘娘的儿子,懂吗?哈哈!”太平公主得意地笑了,一脸开心状。

    因为,她是女娲娘娘的女儿,所以,心中更痛快!

    “啊!”嬴政闻言,早就惊得张大了嘴巴:看来,他们真是一个赛一个,威风啊!

    小寒见春申君仍在一片不爽快之中,就笑了:“这人嘛,就要有定力,心有定静,天塌不惊吧!至于那些宠辱名利之类的东西,有必要在乎吗?哈哈,春申君,我们还是喝酒、聊天、品剑最爽快!好了,咱们接着喝,喝痛快了,你们想练剑的就练剑,想看兵法也可以,随便了!震儿,你小子就不要参加少年组的比剑了,就行烈一人参加算了,你看看兵法吧!”

    “诺!嘿嘿,我还想给嬴政小子一点教训的,他是我我们老四嘛!可惜,我知道我已经不如他了,所以,老祖宗之言,正合我意,哈哈!”韩震得意地笑了。

    见韩震如此爽快,小寒笑了:“哈哈,还真是应了那个谁说的‘少年不知愁滋味’,嘿嘿,看见震儿、若雪如此恩爱,咱们就放心了!映雪,那句话是谁说的?”

    “那是辛弃疾词《采桑子》里的名句啊,嘿嘿,这些寒哥哥就不如我们知道得多了!”禇心抢先说话了。

    太平公主佯怒了,轻轻地拍了一个她的俏脸,才笑道:“有这样跟主子说话的奴才吗?小丫头最近有点放肆了哈!”

    她并不介意她们卖弄风骚,可,得看场合,现在,这些人物都还在场,岂能容她放肆?

    果然,禇心吓得花容失色,正想求饶时,小寒已将她抱在怀里了,亲了几下,才笑了:“太平只是跟你开玩笑而已,好了,春申君、孟尝君,咱们再喝!”随后,他已一饮而尽了。

    孟尝君也一脸羡慕,饮了酒,才乐了:“还是韩将军最潇洒,哈哈,老祖宗就是老祖宗,咱们齐国有老祖宗在,我们的日子也快活、自在一些,哈哈!好了,春申君,咱们都痛痛快快地喝,别扫了老祖宗的兴!”

    “嗯,很好,还是孟尝君有见识!咱们雨哥最喜欢学做孟尝君了,结交天下之士嘛!孟尝君、春申君,你们该敬我们雨哥了,嘿嘿!”见他们不开窍,太平公主赶紧提醒他们。

    闻言,孟尝君、春申君才赶紧敬酒了,一脸尴尬!

    他们向来是人之翘楚,从来都自高自大惯了,即使偶尔谦虚,也不过是自抬身价而已!

    哪曾想到,在逍遥居里,他们竟变成了要别人教导的小孩子般的人物?如果说出去,谁会信啊?

    等他们敬完酒了,小寒才问他们:“这几天你们的剑术修炼得如何了?哈哈,你们可别软蛋哈,我可不希望到了决战时,又是那几个小子玩儿,那就没意思了哈!”

    “嘿嘿,老祖宗放心,咱们虽然不敢说稳拿第一,当上武林至尊,可,我们也不是好惹的,我很有信心跟宗盟主一战!”孟尝君自信地道。

    太平公主仔细瞧了他一下,才笑了:“这倒奇怪了,孟尝君不是一向挺谦虚的吗?怎么,今天反而沉不住气了?哈哈,比剑在即,你们还是定定神,少些浮躁之气吧!”

    言下之意,根本不将他的豪言壮语当回事儿,反而教训他了!

    哪知道这回孟尝君不买她的账了,笑了:“老祖宗,这回你说错了,咱们好歹也算是武者,对不对?所谓武者,以武强身,以武强心,以武强己,咱们必须有强大的信心,才能做到真正的强者,这是强者之道,没什么好说的!”

    言下之意,竟以强者自居了!

    “哈哈,嗯,很好,难得!久闻孟尝君是真君子,没想到也有强悍的一面!不过,你的道行还很低,做不了强者,嘿嘿!好了,你随便,无所谓了,记住了,你自己努力就好了!”太平公主还是善意地劝他了。

    孟尝君这才多少了有点悔意,赶紧笑了:“是,多谢老祖宗指点,是田文受教了,谢谢!哈哈,老祖宗,我敬你们!”

    这回,他又恢复了本色,还真是一会儿一个样!

    “春申君,你呢,能打败我们风贤小子吗?哈哈,可别怪我们不提醒你们,风贤小子的剑法可能在你们这一代中是最高的!”林雪梅故意抬举风贤了。

    但也是事实,只要风贤用心尽力打,那些参加比剑的,基本没人会是他的对手!

    春申君本来雄心勃勃,闻言,只得叹气了:“是,风先生威武,咱们不如也!哈哈,他一直在巴山修炼嘛,自然比黄歇要高明得多了,黄歇对风先生也是极度佩服的!”

    这回,他倒有点像孟尝君了,谦虚得不得了,似乎怕得罪了她们!

    太平公主见状,满意了,笑了:“这就是本性,其实,春申君还是很谦虚的,哈哈,不过,你平时要是低调一些就好了!可惜,你小子以为是楚国的重臣,向来不把谁放在眼里,这是你的弱点,而且,很可能是最致命的弱点,小心点吧,春申君,但愿,你能过得好点,活点久点!哥哥,咱们敬春申君一下,如何?”

    说完,她已率先提议,并与小寒一齐敬酒了。

    春申君又得意了,一脸开心,得意滋润,小人得志的嘴脸又出来了!

    肖雨看得一脸开心,却不说话了,也陪他们喝了一杯,才笑了:“哈哈,这回我们来这里,能见到孟尝君、春申君已爽快得不得了了,哈哈,二位先生真不愧千古名士啊,佩服,佩服,请,咱们再喝!”

    随后,孟尝君、春申君已一片醉态了,却并没有马上去休息,反而,都不约而同拔了剑,开始练剑了!

    练到酣处,两人甚至针锋相对地干了起来,却打了个平手,谁也打不败谁!

    看来,他们在巴山的修炼都有成果,尤其是天子剑法,虽然,他们练不成天子剑法,但由于是贵族出身,自有一股气韵,竟多少有和天子剑法契合之意了!

    “嗯,不错,看来,这血统论还是有一定作用的,哥哥以为如何?可惜,这两人不是君王的材料,也不是君王的本身,否则,说不定他们也会练成天子剑法的!”太平公主见状,立刻评论了。

    见小寒将目光转向自己,肖雨乐了:“我无所谓,嘿嘿,你们那个天子剑法嘛,我也看了,试练过几次,也看了嬴政小子的剑道,感觉我不如他!哈哈,他是横扫六合之真主嘛,我这个黄帝比不上了!”

    脸上自然一片谦虚状,其次,他也是帝王,可惜,不想玩儿而已!

    “嗯,雨哥就是谦虚,佩服,佩服,来,咱们喝!我们一边喝酒,一边看这帮小子们练剑,哈哈!”小寒得意地笑了。

    梦镜笑了:“你小子就是滑头!这回咱们到这儿来,你小子还没有表演剑术哦,总不至于退步了吧?”

    “嘿嘿,梦姐,我的剑术嘛,就在太平、梅儿的袖管你,雨哥要学,找她们就成!至于我自己的剑道,目前距离万剑归一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所以,就没什么好显摆的了,对不对?”小寒得意地笑了。

    李璇月闻言,甜美地笑了:“很好,万剑归一,这肯定是另一种境界了,目前,咱们还搞不懂,哈哈!好了,喝酒最爽快!万剑归一没练成,把你们目前的手段展示一下也是可以的嘛!”

    “嘿嘿,这个要月姐、瑶儿姐姐配合啊,一会儿,咱们一起试试不就成了?”太平公主得意地笑了。

    韩瑶兴奋了,笑了:“那,不如我们立刻试试,如何?”

    说完,她已拔剑了,和李璇月一起冲上去了,只得林雪梅、太平公主了!

    哪知两人相视一笑,气息相连,随后,韩瑶、李璇月的剑气就被她们锁定了,连剑都动了!

    两人一阵骇然!

    李璇月惊讶地道:“这是怎么回事儿?为什么我和瑶儿都感觉连剑都动不了了?”

    “哈哈,月姐,因为,你的剑就是我们的剑啊,所以,我们把你们的剑气制住了,如此而已!”

    太平公主已眉开眼笑了,一脸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