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藏谋 > 正文卷 第0214章 落难姑娘岳显儿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文人风骨不可践踏,贺岚满心豪情壮志,随后将婧尧完全抛诸脑后,开始和苏蓁高谈阔论起来。

    苏蓁淡定应答,面上表情完全不属于她这个岁数该有的老成。因此,当贺岚从她口中得知苏蓁之后的一步步规划和打算后,甚至忘记了苏蓁还是个少年郎。

    苏蓁和那些商贾的垄断法不同,虽听着不地道,但并没有伤害到百姓权益,甚至以此为优先考虑。不过如此一来,同那些名门望族的利益自然相悖,若是行差就错半步,一定会顷刻间不能翻身,全盘皆输。

    婧尧单手托腮,看着他们二人侃侃而谈,眼神不由自主被苏蓁彻底吸引。

    果然...道听途说不可尽信......

    好在苏蓁没有忘记此行目的,不着痕迹的套出更多兮妍和那神秘白衣女子的消息。

    两个时辰后,他们终于安静了下来,而婧尧的瞌睡虫早已将她带入了梦境之中,直到苏蓁将她唤醒,才发现天已经黑了。

    尚还有些迷糊的婧尧揉了揉眼睛,“咦?天黑了?你们聊完了吗?”

    “嗯,走吧。”

    贺岚本想留下他们,可家里实在没有好菜招待,再加上天快黑了,这才依依不舍的放她们离开。

    当然,他并没有忘了给婧尧带上新做好的甜饼。

    两人并肩朝着村外走去,婧尧看着淳朴的村民们对她们露出饱含善意的笑容,小声对苏蓁说道,“御大人那会儿来了吗?”

    “他没有来,好像是被什么事绊住了,不过来的官兵已经搜集好了村民的建议,相信少了黄家那个毒瘤,过不了多久,村民们的日子就会更加好过起来。”

    “你们两个小家伙还挺天真,那个黄家可你们想的那么简单。”

    村口的槐树下,不知何时摆放了一把枯藤躺椅,一位身上缝满破旧补丁的老者正躺在躺椅上。手握着蒲叶扇轻轻摇晃,扇面上的扇叶已经脱落了几片,粗糙的手背上满是老树枝桠似的皱纹,若轻轻一拧,像极了捏好的包子皮儿。

    他鬓发苍白,瘦削凹陷的脸上有星星点点的黑褐色老人斑。唇瓣张张合合,哼起了一首她们从未听过的小曲儿,但其中的悲伤却是不言而喻。

    苏蓁停住脚步,黄家之事,她还真没刻意去问过。

    将装甜饼的布袋系在马上,走到老人跟前笑问道,“老人家,那黄奕难不成还有什么厉害背景不成?”

    老人缓缓睁开了浑浊的双眼,里面流露出难以言喻的哀伤,“唉,怎么说呢,小伙子,你知不知道,当曾经的屠龙者变为了恶龙,那会是种什么局面?”

    “屠龙者?恶龙?!”

    这老人家也太大胆了,屠龙?这话若他在村外面说,估计早就被官府的人抓住以意图谋逆罪砍了脑袋,更何况她身边还跟着皇帝的女儿。

    侧头打量了一眼婧尧,她却没什么反应。

    老人慢吞吞的说道,“是啊,黄奕的爹原本也是因战乱而无家可归的流民,但当时有人发国难财,把流民都当成了奴隶来剥削和压榨,利用他们做些黑买卖。时日一久,我们也就不愿意再被欺压。

    黄奕他爹黄康就是我们推选出来的领头人,那老东西刚开始时带着我们一起逃,谁知流年不利啊,遇上了一伙儿马贼。他们当时是想劫镖局押送的一批红货,我们刚巧就给赶上那倒霉事儿了。当时好多人被杀,死的死,逃的逃,重伤的重伤,还有不少良家女子被掳上了山。”

    苏蓁下意识看向了婧尧,果然,她眼中又出现了那种愤怒和恨意,她真是因为哑奴而意难平吗?

    从老人手上拿过蒲扇,帮他扇起了风,“老人家,那后来呢?”

    老人家眼中露出欣赏之色,滔滔不绝的开始讲了起来。

    “后来啊,我们大伙儿就来到了京都城,想要寻求庇护。可是流民实在太多了,朝廷虽然开仓赈灾,可那些银子和粮食哪够我们分啊,后来我们就进了各个山里。虽然苦了些,却也不至于熬不下去。

    没想到啊,京都城里有个大人物看中了我们这块地,想收为己用。乡亲们就去找黄家商量,没想到他们压根儿就是一伙儿的,不但将我们的地骗走,还反倒让我们赔了不少银子,成了他们的佃农。

    小贺念书多,也曾劝诫过我们,可我们当时被哄骗的像被猪油蒙了心,什么都听不进去,这才吃了这么多苦头。如今倒好,我们根本还不起银子,黄家就让我们签卖身契,不仅如此,那个黄奕还霸占村里的女子。那种畜生,就该被千刀万剐!”

    大人物?什么大人物能来山里从贫民身上挖油水?总不会这山里藏了什么宝贝吧?

    婧尧磨了磨牙,十分生气,“这不就相当于把你们吃干抹净后,再卸磨杀驴嘛?他们还想把人做成阿胶膏不成?”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只能等朝廷为我们做主。”

    “老人家,你方才说,你们曾经遭遇过跟着流民入京,还遇上过马贼,那时候贺岚就跟着你们一起了吗?”

    “是啊,依稀记得,当时小贺还在路上救了一个姑娘,那姑娘虽然衣衫简朴了些,但长得却是国色天香。她人挺好的,吃苦耐劳,什么粗活累活都愿意做。那时候啊,为了能活下去,都是拼了命啊!不过那姑娘为了救小贺,被那些马贼抓上了山,后来就再也没回来过。”

    “老人家,您还记得那个姑娘叫什么吗?”

    “都八多年前的事儿了,也记不太清了,老朽只记得她好像是姓岳。”

    八年前?那不正好是尚德二十九年,哑奴被婧尧带回宫的那一年?难道那个女子就是哑奴?

    否则的话,若非为了哑奴,婧尧为何要一直跟着她?

    婧尧在尚德二十九年被抓上山,推算下来,她当时应该才八岁,可据她所说,哑奴当时已经在山寨里呆了很多年......难道?婧尧在这件事上撒了谎?

    苏蓁还想再多问,那老人家再次合上了眼,唤了两声后,人家不回应,她也不好再过多叨扰。

    正当苏蓁想要起身时,只听老人如同梦中呓语般说了声,“那姑娘姓岳...好像叫...显儿......”

    岳显儿?

    察觉到婧尧眼神异样,苏蓁稍微等了等,可老人家却再没多说。她只好解开拴马的缰绳,将从婧尧手中要回的美人图背在背上,两人策马离开了环禺山。

    烟云席卷,暮色西沉近黄昏,如血残阳映红了天际,世态炎凉磨平了人们尖锐锋利的棱角,将他们的热血和激情浇灭,直至一片冰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