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弑神赤龙 > 正文 第九百八十九章 第二元神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在战舰上我很快静下心来,将杜康这件事情暂时忘记,转而去想第二元神的修炼。

    我一路上都在想着元神离开我这个本体以后的事情,为此我专门和闭目养神的元神聊了聊。

    元神早已明确地告诉我,他迟早会离开我这个本体,成为独立的个体,所以这个我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默认既成事实。

    我现在就希望元神可以帮我做一件事情,利用他磅礴的元神之力,帮我重新修炼一个元神——第二元神。

    我的第二元神就是我真正的元神,是将会陪着我飞升仙界的元神。

    元神没有为难我,很大方的将他的一缕元神之力分离出来,打进我的身体,作为我第二元神的修炼根源。

    元神分离出来的这一缕元神之力是我自身的元神之力,再没有夹杂九方道人的元神之力在其中,不会再出现元神主动分离出去这样的事情。

    修炼元神对我来说很简单,驾轻就熟,很快就可以利用这一缕元神之力修炼出一个新的元神。

    只是在没有到达安全地区之前,我还不能毫无顾忌的修炼元神。

    这战舰上都是杜康的人,尽管他们的实力不足以伤到我和元神,但是如果他们耍手段的话,我和元神也是需要防备一些的。

    一路上我和元神都严阵以待,元神更是利用自己的元神之力,监视着战舰上的每一个人。

    战舰不是飞行车,速度极快,没多久就带着我和元神来到了镜神城的范围之内。

    镜神城已经是足够安全的区域,我和元神在城外离开战舰,进城寻找周双银。

    战舰自行返回赤龙城,我们没有为难战舰上的人,他们毕竟只是听命行事的普通将士。

    大约是受之前我和元神大肆杀戮的影响,那些军士早已被吓破了胆,一路上都不敢对我们起歪念头,一路上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见到周双银,他似乎早已知道我们在赤龙城的事情,开口就说道:“你没事吧?国主没有为难你吧?”

    我笑着说道:“没事,虚惊一场。既然您都知道了,那就要采取措施保护好镜神城,我看杜康一定不会就此放弃他的计划,说不定马上就会开始攻击镜神城了。”

    周双银脸色不好,不无担心地说道:“镜神城一城之力,很难和整个赤龙国对抗到底。就算我有所准备,只怕也无济于事。”

    我笑着说道:“这您就放心吧,我在路上已经下令,升仙门在各城池的分舵即日起全部解散,所有升仙门的弟子全部来到镜神城这里防守。我们的力量,绝不会比杜康的弱。”

    周双银看着我,满脸的惊讶:“所有的分舵全部解散,然后来我们镜神城?这可是足以影响到整个氧星的大事件,你可要想清楚啊。而且这么多人来到镜神城,我们的压力只怕会无限增大,影响到所有人!”

    我随手拿出一些在峨嵋派得到的金银珠宝,对周双银说道:“爸就别担心了,我已准备好和杜康死战到底。这些钱财您拿去,购买必须的物品,加固我们镜神城现有的城墙,不知更强大的护城大阵,同时尽可能的扩张我们的势力范围,加强我们的防御能力。”

    周双银看着我拿出来的快要堆满整个房间的金银财宝,惊讶地说道:“你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钱财?这……简直像是国库被移过来了。”

    我笑了:“之前去了一趟峨嵋派,无意间得到了一批钱财,现在正好用得上。”

    周双银大喜,笑着说道:“有人有钱,我就有信心守住我们镜神城……不,不光是镜神城,镜神城周边的几座城池,刚才都已经和我联系了,希望得到我们的保护。他们愿意和我们镜神城联合起来对抗和卞卢莎沆瀣一气的杜康,所以我打算把他们也纳入我们的保护范围之内。”

    我有些意外:“还有这事?”

    周双银点点头:“你是不知道,最近这一百年来,国主……不,杜康对各个城池横征暴敛,大肆搜刮钱财,致使很多城池都怨声载道,民不聊生。特别是我们镜神城周边的城池,更是被搜刮的厉害,每年都有饿死者……”

    周双银说到这里,突然叹息一声,慢慢说道:“要不是我私下里给了他们一些帮助的话,只怕是早就引起了巨大的抗议浪潮。一些城池的城主早有反意,只是惧怕国主,不敢做出头鸟。现在他们听说了你在赤龙城的遭遇,知道了杜康和卞卢莎勾结的事情,便都悄悄的联络我,想通过我联络到你们升仙门,请求升仙门的庇护,或者干脆加入升仙门,成为升仙门的一份子。”

    我叹息一声:“就为了保住权利和地位,杜康已经完全变了……”

    周双银也叹息一声:“谁说不是呢?他现在的表现,简直就是一个昏君,一个暴君……金枫啊,你有何打算呢?难道就这样被动的挨打吗?”

    我无心争权夺利,但是面对现在的情形,我要是放手不管的话,又如何面对自己的良心呢?

    我沉思片刻,慢慢说道:“既然如此,愿意跟着我们的城池,给他们钱粮和人手,帮助他们守护自己的城池。加入升仙门的话,暂时就不要了。”

    周双银点点头:“就该如此,虽然我们不想抢夺别人的地盘,但是帮帮别人也还是可以的。”

    我笑了:“您这是在安慰自己,其实我们被人欺负了,就该站出来保护自己和自己的亲友。城池之间呢,也是如此,我们的友邻被人欺负了,那不就是需要我们出手相助的吗?这很正常,就算有人说的不好听,也不用理会。”

    周双银正色说道:“可不能这样想,要是别人都这样想的话,岂不是要和国主……杜康爆发一次大规模的战争了吗?到时候生灵涂炭,就是造孽啊。”

    我点点头:“您说的也对,我们最重要的是自保,并不会去和杜康争夺地盘什么的……这样吧,跟着我们的城池,一定要告诉他们的城主,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绝对不能和杜康的人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