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王妃她又作妖了 > 全部章节 第193章 登门道歉(上)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他又怎么可能算计的过苏老太爷呢?毕竟那可是当了几十年帝王之师的人。

    当日晚间,苏老太太终于幽幽醒转,苏云牧已经在床前跪了大半日了,见到她醒来,顿时热泪盈眶,连连自扇耳光道歉:“祖母!都是孙儿不孝!孙儿大逆不道!惹您生气!”

    那一巴掌一巴掌都是实打实的落在脸上,苏云牧对自己下起手来半点也不心慈手软,不一会儿,原本一张帅气俊美的脸便布满了巴掌印,而他还没有要停手的意思。

    “住……住手!”苏老太太一醒来就看到这一幕,顿时气血翻涌,努力喊出这句话,将自己累的气喘吁吁。

    苏云牧连忙住手,从地上一溜烟爬起来,爬到老太太床畔,看着她垂泪:“祖母!您原谅孙儿吧!不然祖父就要将我打死了!”

    过去的时候,每次他犯了大错,苏太师要责罚他的时候,都是苏老太太保驾护航,将他从苏太师的棍棒底下救出来,可是这一次,听到这些话,苏老太太却是面色复杂的很,看着宝贝孙子那张布满了巴掌印的脸,她忍不住落下泪来:“云牧,这一次,你实在是太任性了!祖母帮不了你……”

    “祖母!您就原谅孙儿吧!”苏云牧道:“我会去向齐国公府的老太太负荆请罪的!会向他们说明原因,祖母,您就原谅孙儿这一回吧!”

    “你,你真的要去国公府道歉?”苏老太太有些吃惊,自家孙子的脾性她是了解的,以苏云牧的性格他是绝对不会去齐家道歉的,如今既然这样说了,那就证明,是有人逼着他这么做。

    这个人,不用说就是老太爷了。

    苏云牧闯出这样大的祸事来,惊动老太爷是最正常不过的了。

    恐怕,这小子是受不了责打,才跪在这边哀求的吧?

    唉……冤孽啊!都是冤孽!自己宠爱了他一辈子,到头来还是要给他收拾这些烂摊子!

    苏老太太重重的叹息一口气,斜睨苏云牧一眼,道:“你起来吧,你若是真的能够取得齐家人的原谅,那我也不会再生你的气,云牧啊,你年岁不小了啊,也该懂点事情了啊!”

    说这些话的时候,老太太的心情是很复杂的,很悲凉的一种感觉,她发现自己并不能保护这个最宠爱的孙儿一辈子,将来,苏云牧的路还是要他自己走。

    到那个时候,他再犯错的时候,就没有人再为他求情了。

    “祖母,您放心,孙儿再也不会那样了。”苏云牧闻言郑重其事的点头道,眼里也含满了热泪,祖孙俩目光一对视,就都哭了起来。

    一旁苏云牧的娘,苏大太太忙上前道:“好了好了,云牧,你快些起来吧!这跪了大半天了,膝盖疼了吧?快,去把药端过来,亲自喂你祖母喝……”

    苏云牧这才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先是站在地上揉了揉已经麻木肿痛的双腿,这才一瘸一拐的走上前来,伸手从丫鬟手里面接过汤药来,准备喂苏老太太。

    苏老太太看着他的腿,是又生气又心疼。

    也不叫他喂药了,让早些回去歇着,但苏云牧不肯离开,哀求道:“祖母,您就让孙儿伺候您一回吧!这次将您气成这样,还生了这样的大病,孙儿若是什么都不做,心里难安啊!”

    “你呀!心里难安,日后就少做一些惹祖母生气的事情。”苏老太太闻言冷哼道。

    “是,祖母,孙儿知道了。”苏云牧很乖巧的应道。

    他这幅乖巧的样子,倒是叫苏老太太吃了一惊,不由的狐疑看了孙子一眼,心里嘀咕,老头平日里打过这厮也不是一回两回了,怎么这回如此听话乖巧?莫非真的棍棒底下出孝子?

    她哪里知道,苏云牧之所以如此乖巧,只是因为苏老太爷已经答应了让他迎娶沈念珠,为了这个心愿,他做什么都是心甘情愿的,更不要说只是下跪认错道歉这种小事。

    苏老太太心安了,觉得也不全是坏事,至少,一向胡闹无法无天的小孙子有了长进,这算的上是这些糟心事情中唯一让她感到欣慰的事情吧。

    将养了两三天,苏老太太才能够下床走动。这个时候,苏云牧已经在苏老太爷的安排下,准备上齐国公府登门道歉,原定的计划是让苏大太太亲自领着儿子去,结果,他们吃了闭门羹。

    齐国公府的人借口说她们面老太太今日出门做客去了,不在府中,连门都没让他们进,而事实上,齐老太君就在府里面的,只是她实在是太气愤了,想到那日的事情,是死活都不愿意再见到苏家的人,尤其是苏云牧了。

    而且,齐家大小姐,齐思羽也受了一些惊吓,现在更是谈‘苏’色变。

    铩羽而归,无功而返,这样的消息,传回苏家来,人人脸上都是愁云惨淡,唯有苏云牧表面上是一副忧心忡忡,实际上心里面却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心里面盼望着就这么僵持下去最好,他才不想去齐家道歉丢人现眼呢。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隔天一大早,苏老太太就趁着自己身体好一点,执意要亲自带着苏云牧去齐国公府向齐老太君道歉,并且,她亲自操刀,将苏云牧身上最不喜欢的地方一一去除,将他从头到脚的整理一番,干干净净的换上一身月白色绣云纹的对襟长袍,戴上白玉冠,打扮收拾的像个翩翩佳公子了,这才放过他。

    “如今这样一来,那齐老太君还有齐小姐保准能看上你。”

    苏老太太满意的直点头。

    苏云牧无奈的陪着笑脸,道:“祖母,可以了么?我们现在就出发去苏家吧。”

    心中却是叫苦连天,若真的像祖母说的那样,被齐家小姐看上了,那可要怎么办呢?他要用什么方法能够不着痕迹的叫她死心呢?既不得罪齐家,也不得罪祖母?

    苏云牧绞尽脑汁的想着办法。

    那边,苏老太太问明白马车已经套好,所有给齐国公府准备的赔礼也都放在马车里了,她便笑着点点头,扶着丫鬟的手缓缓起身,出门坐上轿子出府去。

    当然,她也没忘记带上苏云牧。

    一行人刚出了大门,便碰上了苏大老爷,他急匆匆的上前向苏老太太请过安以后,便将苏云牧拉到了一旁,神情严肃的对他讲:“你记住了,你祖父让我告诉你,今天这件事,你若是办不好,别说你痴心妄想的那件事了,就连世家大族的闺女你也别想迎娶了,直接跟公主联姻,做驸马去!咱们本朝的驸马婚后过的是什么日子,你不会不知道吧?”

    苏云牧停了这句话,顿时便感觉自己脖子一凉,有一种刀子已经架在脖子上的感觉。

    内心哀嚎不已,不是吧?祖父这一招也太狠了!明明知道他天性不喜拘束,要是真的迎娶了公主,那往后的余生里,就要在愁云惨雾之中度过了!那也太倒霉了!

    他是宁愿死,也不愿意迎娶公主啊!

    喜不喜欢的倒在其次,主要是受不得约束!

    “爹,儿子明白,去了齐家以后,一定会规规矩矩,拿出对待先生的态度来对待齐老太君,还有齐小姐的。”苏云牧恭恭敬敬的道:“您就放心吧!”

    苏大老爷对他恭敬的态度很满意,当下点点头,道:“你知道就好。”然后背着手大步离开了。

    苏云牧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然后转过身去,恢复笑容满面的样子,抬脚踩着凳子上了马车。

    马车里面,苏老太君好奇的问道:“你爹跟你交代了什么?”

    “没什么,跟您老家说的一样,就是叮嘱我去了齐家要老实,千万不要闯祸。”苏云牧道。

    “我猜也是这样。”苏老太太闻言笑了,瞧他一眼道:“你呀,还是平日里太过吊儿郎当,还不快将你的性子收起来,日后啊,安心读书,好好的找一份差事才是正经,这样你爹也不会整日见了你就唉声叹气了。”

    苏云牧恭敬的听着。

    这些话他已经听了许多,耳朵都磨出茧子来了。

    他没有出声,悄悄的将身边的窗帘子拉开一点点,出神的朝着外头车水马龙的大街上瞧去,内心焦急的想着办法,到底要怎样才能既不得罪人,又能够叫齐小姐明白他其实并不想娶她呢?微微吧 

    这实在是太难了……

    “身为一个男人,连这点小事情都不能解决的话,还说什么爱沈念珠?不如趁早打消念头好了……”他的脑海之中当即响起起沈念真的嘲讽笑声。

    如果他真的做不到,沈念真真的会这么嘲笑他吧?

    苏云牧猛的浑身打了个激灵。

    坐在对面的苏老太太好奇的看他一眼:“你怎么了?”

    “没什么,孙儿只是想到昨日的事情,感到内心愧疚罢了。”苏云牧勉强的笑笑。

    “哦,我还以为,你是看见外头街上有什么漂亮姑娘了呢。”苏老太太语重心长的道:“你呀,真的应该将你的性子好好的收一收,千万不要再在外头招三惹四,招蜂引蝶……”

    苏云牧的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然而考虑到祖母才刚被自己气病,这次还是身体一好转就马不停蹄的带他来齐国公府道歉,他便只是听着,不说一句反驳。

    时间就在这絮絮叨叨声中过去,很快,齐国公府就到了。

    苏云牧先跳下马车,然后转身小心翼翼的搀扶苏老太太:“祖母,您当心……”

    齐国公府门前的守卫一看见苏云牧,立刻脸色大变,叫道:“快!快把大门关上!那浪荡子又来了!”

    于是,在苏云牧搀扶着自家祖母走到齐国公府门口的时候,却看见那刚刚还大开着的府门已经紧紧的关上了,苏云牧走上前去推门,发现还从里面锁上了。

    这是有多将苏云牧当做洪水猛兽啊!

    苏云牧自己却是不屑的勾了一下嘴角,在内心冷笑道:“你们不想让爷上门,当爷想来么?要不是祖母逼迫,老子一百年都不会登你们的门……

    “云牧,别敲了。”苏老太太看到这一幕,当即沉声开口。

    “好嘞。”苏云牧当即放下手来,乖巧的回到苏老太太身边,祖孙两个人静静的面对着齐国公府的大门站着,由于他们是一大早就来的,门前长街上来来往往过往的行人很多,全都伸着脖子朝着这边张望:“这是怎么一回事啊?齐国公府又出事了么?你们看那苏老太君的样子,像是来寻仇啊……”

    “祖母,我们就这么干等着么?”苏云牧疑惑的问道。

    “你闭嘴。”苏老太太冷冷开口道:“耐心等着便是。”说着,整整衣衫,稳稳的站着。

    这边祖孙俩不咸不淡的等着,对于被拒之门外之事似乎一点也不介意,大有不开门让她们进去,便一直等下去的架势,府里面,齐老太君却坐不住了。

    她心急火燎的将大孙女儿,大儿媳妇,二儿媳妇都叫到了自己跟前,焦急而又愤怒的道:“那苏云牧又来了!这一次还带来了苏老太太!这可怎么办呀!她们这一次上门,定然还是要说思羽的婚事,咱们家是断断不能再谈了!你们倒是想个法子呀!”

    “祖母,您不用这么为难。”话音刚落,齐思羽便红着眼圈儿上前一步,开口道:“我去见那苏二公子!直接告诉他我是不会跟他定亲的……”

    “荒谬!”齐老太太闻言立刻摇头:“你一个未出阁的大姑娘,这时候见那浪荡子做什么!传出去没的又败坏了你的名声!听祖母的,你就在这里好好待着,万事都有祖母替你扛着!你别怕!“

    说着,亲昵的拍了拍谢思羽的肩膀,老太太这么多孙女中,最喜欢的就是齐思羽了。

    齐国公夫人闻言松了一口气,有老太太这句话,她就放心了。

    一旁二夫人眼底却划过一抹似有似无的嘲讽,转瞬即逝。

    “咳咳。”她轻轻咳嗽一声,语气凉凉的开口道:“老太太,不管亲事成与不成,将人关在外头总说说不过去啊,那外头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瞧着,苏云牧嘴里面说一些不三不四的话来污蔑思羽,那可怎么办呀!到时候咱们就是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了……”

    齐老太君闻言一惊,这才最重要的事情!

    老二媳妇的话提醒了她,决不能让苏老太太与那苏云牧待在大门口!

    可是撵走么?那不现实,两家虽然婚事没谈成,闹了个不愉快,但面子还是要的,并没有走到决裂的地步,那外头站着的可是苏老太太啊,齐国公府也不好将事情做的太绝了。

    那么,放进来么?齐老太君想想又不太甘心。

    这时候,其国公夫人终于下定决心的道:“老太太,就让他进来吧!咱们当面锣对锣,鼓对鼓的将事情讲清楚就成了,直接回绝了那苏老太太,一没交换庚帖,二没订婚,谅他们也闹不出什么风浪来。”

    “好吧,你既然决定了,那就叫他们进来吧。”齐老太君仔细的想了想,发现除了这样以外,没有任何办法,便无可奈何的答应了,握着齐思羽的手亲昵的道:“羽儿,你先进内堂去,这件事就交给祖母跟你娘来处置就妥了。”

    齐思羽白皙漂亮的脸蛋上,唯有两只眼睛哭的红肿红肿的,像是核桃,可见这些天来,她被苏云牧哪天的表现吓的不轻,听了老太太的话,她乖巧的点点头,然后在丫鬟的搀扶下,往内堂去了。

    她的身影一消失,齐老太君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再无半点笑容。

    “叫他们进来吧。”声音里透出一股森然。

    “是,老太太。”

    立刻有婆子点头,出去传话去了。

    齐国公府大门外。

    太阳渐渐升高,齐国公府大门口无遮无拦,苏云牧搀扶着自家祖母,额头上已经沁出了汗珠子,连忙掏出帕子来,替她擦了擦,并且劝道:“祖母,这外头太热了,您病才刚好,不宜多晒,还是回马车上待着吧!孙儿一个人站在这里等就好了,他们不开门,我便一直等下去!”

    “不用。”苏老太太拒绝了他,仍然颤颤巍巍的等在原地。

    四周已经渐渐的有百姓围拢过来看热闹,大家都聚集在一起,小声的议论着。

    “你们说,齐国公府为什么不开门叫苏家祖孙进去?那苏老太太可是苏太师的原配夫人啊!这些年德高望重,深居简出的,寻常人想见她一面都难,没有想到这齐国公府的人居然将她们拒之门外……”

    “可能是苏家做了什么对不起人家的事情吧……”

    “那会是什么事情?总不会是苏家的浪荡二公子要跟齐家大小姐商议婚事吧?听说前段时间齐大小姐是准备议亲了……”

    “切,苏云牧那个花花公子,哪里能配的上齐大小姐!”

    苏云牧听到这些议论声,怒了。

    他有那么不堪么?不就是个齐大小姐齐思羽么?长得也就那样,再说他还没看上她呢!

    他一脸恼怒的正想冲过去跟那些人理论理论,然而还没抬脚,苏老太太的目光就了然的看了过来,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你以为别人在污蔑你么?不,大家之所以这么说,还不是以为你给大家留下的印象就是这样。你就是一个纨绔子弟。”

    说着,别过头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