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爱情在奔跑 > 章节目录 70,青梅竹马(续四)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70,青梅竹马(续四)

    我对蒋菲菲说,“姐,难道杨佩珊的事情就到此告一段落了吗?”

    蒋菲菲从沉思中走了出来,还有点意犹未尽的说,“如果要是这么能够善意的分手,这样简单的处理,那就不是杨佩珊了,这是一个很有心计的女人,想当初,刘佳琪约她出来是为了把事情和她讲清楚,明确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直接的拒绝了她,但是她竟然利用了这次单独相处的机会,在朋友圈里发了好几条微信,并用两个人的在一起的照片,混淆视听在旁边,在朋友圈里散布两个人已经交往的消息,这个人太善于做宣传鼓动了,只要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什么手段都可以使出来。”

    我奇怪的问,“这么年轻漂亮的姑娘,既然刘佳琪已经明确了表示自己的态度,干嘛还要闹得这样满城风雨呢?对他自己有什么好处?对别人又有什么好处呢?”

    蒋菲菲心事重重的说,“当时我并不理解刘佳琪为什么有那样高度的警觉性,更不理解杨佩珊接下来要做什么?一天的郊游大家都特别的愉快,但是刘佳琪刻意的和他保持着距离,他坚持不和任何人合影,只有我们两个单独相处的时候,他才用手机拍照,并且主动的把我们两个人的照片放到了朋友圈里。我当时还觉得刘佳琪做的有点过分,但是没想到后来的事实表明,即使是防范这么严,还是被杨佩珊钻了空子。”

    我想象不到杨佩珊这样的人还会有什么动作,“姐,杨佩珊是怎么钻空子的呢?”

    蒋菲菲脸上出现了鄙夷之色,轻轻的对我说,“杨佩珊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竟然不顾我们几个人都在场的情况,竟然在朋友圈里发了好几张她p过的照片,本来刘佳琪没有和她在一个镜头里出现过,她做不了这篇文章,他竟然用刘佳琪的人头p照片,在我们旅游的过程中,我们俩在朋友圈发照片,她在朋友圈里也在发照片,因为刘佳琪已经把他的微信拉黑了,我根本就没有加他的微信,我们两个人根本不知道那天旅游的全过程,她一直都没有闲着,这样我们共同的朋友圈里就出现了这种混乱的场面。”

    我焦急的说,“难道你们两个人就一点察觉都没有吗?”

    蒋菲菲笑了笑对我说,“哪有不露尾巴的福利啊,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发现张敏霞的脸色不对,说起话来有点吞吞吐吐,所以我就把他拉到旁边,问他为什么心神不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张丽霞这个老好人还想继续的当下去,但是经不住我再三的追问,她把她的微信让我看了,看到微信圈里杨佩珊发的照片,我心里实在是有点儿恶心,但是当时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对刘佳琪更加理解了,接下来的时间我根本没有给杨佩珊什么机会,一直在刘佳琪的身边。但是为了顾全杨佩珊的面子,并没有把这件事儿出乎,也没有向刘佳琪说明这个事儿。”

    我完全不理解的说,“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意思呢?他到底想达到什么目的呢?”

    蒋菲菲对我说,“我亲身经历了这一切,我从心里理解刘佳琪了,这件事儿他从头到尾都没有什么错,只是被这个有心机的女孩给利用了,越是这样,我对刘佳琪的好感越是增加了,我们两个人也再不也是相互之间的关系,每到一个景点,我都和他手拉着手肩并着肩走在一起,看到水库水天一色的景色,尽情的享受着大自然。即使是在这种情况下,杨佩珊也是不露声色,这个包藏祸心的心机女,只是让我们更加提高警惕,不管他要达到什么目的,保护好刘佳琪已经成了我的责任,不能让这样一个心里干净的人,受到任何的污染,这就是当时我的想法,也是我为刘佳琪所做的一切。”

    我从心里很佩服蒋菲菲的淡定,“难道刘佳琪就一点察觉都没有吗?”

    蒋菲菲笑着说,“他可能是因为吃过一次亏了,虽然他不知道当时杨佩珊所做的一切,但是他这个人很讲究原则,做事情也很执拗,从始至终的过程中,他都保持着高度的警惕,一点儿也没给杨佩珊什么机会,即使是后来有人提议,大家合一个影,都被刘佳琪拒绝了,看起来这是一个很有智慧的人,风轻云淡的就度过了这次危机。我作为身边的见证者,体会着刘佳琪的用心,这一次经历也让我对他更加信任,在我的心里真的给他增加了不少的分,也让我心里实际上得到了很多的安慰。”

    从密云回来以后,没过几天,我就主动约刘佳琪去门头沟玩儿。

    刘佳琪很幽默,接到蒋菲菲的电话以后,笑着对蒋菲菲说,“菲菲,这一次我们还叫其他的同学吗?”

    蒋菲菲也笑了,知道刘佳琪这是在和他幽默,有了密云之行的教训,蒋菲菲再也不敢多此一举了,只能够笑着回答他说,“刘佳琪,看起来你真的是很有魅力呀,不然我们这次专程请杨佩珊和我们一起去玩儿吧,省得她又来做不速之客。”说完这话以后,蒋菲菲哈哈的大笑起来。

    蒋菲菲的好心情,影响到了刘佳琪,“看起来你还觉得事情不够好笑吗?还要专门在我身上制造多少笑料啊,你要是不看到我尴尬,你就不高兴了。”

    蒋菲菲笑着说,“刘佳琪,难道有人追求你,你不觉得很高兴吗?这样一个漂亮的女孩,每天围着你死缠烂打,有人爱的心情是多么愉悦呀,我是真的替你高兴,以你为自豪,在咱们的朋友圈里,这件事已经传为佳话了,干嘛不续写传奇呢?”

    刘佳琪被蒋菲菲弄得哭笑不得,“我以前怎么没想到你会这么坏呢?你这个人看热闹真是不嫌事儿大,我现在已经被朋友们形容成脚踏两只船了,你还要怎么会败坏我的名誉呀?难道我身败名裂,你就这么高兴吗?你的身边,你的男朋友有花边新闻,还是你引以为自豪的吗?”

    蒋菲菲一看刘佳琪真的烦恼了,也不再和他继续开玩笑了,“刘佳琪,这人一生都需要有点新闻的,你这样一个风流倜傥的年轻科学家,这点儿桃色新闻就能够损害你的形象吗?你别忘了我们几个人都在你的身边,都是你的见证者,这样的留言被雨只能够污损她自己的形象,对你没有任何影响。”

    刘佳琪严肃的说,“我们毕竟是同学一场,虽然我不赞成她的做法,但是我觉得她很可怜,她越是做这些无厘头的事情,我越觉得她可怜,虽然对我没有造成过多的伤害,但是对她自己伤害实在是太深了,作为当事人我不能帮助她做些什么,但是我也不想再伤害别人,我知道你这个人很有智慧,但是我也不是傻子,我希望这件事儿她能够偃旗息鼓,这样对大家都好,以前的事儿我也不想追究了。”

    蒋菲菲也不想再逗刘佳琪了,一本正经的说,“刘佳琪,我们俩这次还单独出去怎么样?你不是说门头沟那条线你也想去吗?我陪着你上百花山上灵山好不好啊?”

    刘佳琪说,“那明天一早我去接你。”

    第2天早上,刘佳琪来接蒋菲菲的时候已经并不早了,并没有像到北边交流那么找的时间,是因为路程很近,基本上不出现堵车的情况,车子进入阜外大街,很快就上了四环路,从四环路南下直接上了莲石西路,沿着莲石西路直接就可以到达门头沟。

    两个人是吃完早饭以后从家里出来的,汽车上了莲石路以后,蒋菲菲对刘佳琪说,“今天我们的目的地是哪儿啊?”

    刘佳琪看了看蒋菲菲,用商量的口吻说,“到门头沟来玩儿就是一条沟,沿着108国道走,沿路都是永定河谷,两边的景色都很漂亮,愿意在哪里停下,我们就停下,愿意在哪儿玩儿,我们就可以在哪儿玩儿,这里边的古村落特别的好,最著名的就是川底下村了,这个村子拍过很多电视剧和电影,很早就已经出名了,基本是明清的风貌,是一个原生态的村落,周围的景色也不错。”

    蒋菲菲为了这次来门头沟,提前也做了一些功课,在网上一查,众多驴友都制定了很多的攻略,有灵山百花山旅游的攻略,也有永定河的旅游的攻略,还有窗底下黄土凉这些古村落的旅游的攻略,刘佳琪提到川底下村,蒋菲菲有点印象,京西古商道就要从这个村子穿过,村子的建筑基本上还都保持在明清时代的风貌,但是这个村子早就已经成了旅游的热点,既然两个人出来,干嘛要去看传动的人头呢?

    蒋菲菲说,“我们两个到郊区来旅游,最好不要到旅游景点去,那些景点即使是原生态的,也是人太多了,出来什么景点都是要看人的,那么多的人,一点情趣都没有了,不如我们沿着108国道走,一路上,看哪个地方比较不错,就停下来转一转,一条沟从头到尾也好几十公里呢,穿过的村子也特别多,路边上还有很多采摘的果园,干嘛不好好的享受着大自然呢?”

    刘佳琪觉得蒋菲菲说的很有道理,到了旅游景点,除了人没有别的,这些古村落有了几百号人就已经熙熙攘攘了,干嘛和人们去凑那个热闹呢?不如找一两个村子或者一个采摘果园,好好的玩一会儿,既清静又能够吃到好东西,何乐而不为呢?

    刘佳琪说,“那我们俩就别着急了,本来路就很窄,又是盘山道,干脆我们就放慢速度好好的欣赏木两侧的风光,觉得哪儿有意思,我们就休息,也可以把车放到一个地方,好好的在村子里转一转,不到旅游景点跟大家凑那个热闹。”

    蒋菲菲说,“在我的印象里,门头沟是又脏又差的地方,到处都是开山的石灰厂,深沟里全都是煤矿,骑车从马路上一走,尘土飞扬,路两侧的花草树木全都是白灰粉和黑乎乎的煤渣子,脏透了,天气也是灰蒙蒙的,哪里有什么好看的地方啊?也就是这几年才彻底变了样,那些小建材小煤矿关闭了以后,门头沟的生态环境彻底变了样,这几年也真是变得山清水秀了。”.

    刘佳琪说,“你说的那是什么时候啊?至少十几年以前了,门头沟就是因为有煤矿,所以是北京城供应能源的基地,你别看它是一个远郊区县,其他的地方都被称作线,只有门头沟被称为区,就是因为北京矿务局在这里,大大小小的煤矿坐落在满山遍野,为北京城供应着能源,可以说是北京城的命脉,据说那个时候过年过节,市领导都要到门头沟来拜访,拜托工人老大哥为我们多挖煤,保证首都的煤炭供应。我们现在都已经不再烧煤了,那个时候家家户户都都有一个煤球炉子或蜂窝煤炉子,烧的煤全都是来自门头沟,我爷爷那时候跟我讲,我们六七十年代住的楼房都没有供应暖气,家家户户都是烧的煤炉子,门头沟出的煤炭牵扯到家家户户的取暖,所以当时的门头沟可不像现在一样,而是北京的工业命脉,也是老百姓的民生命脉。”

    蒋菲菲笑着说,“你说的那个时间是什么时候的老黄历了?从咱们记事儿的时候开始,我们北京的老百姓早就不烧煤球炉子,我们小的时候,北京的天真的是看不到几天特别蓝的天气,除了农村还在烧煤球,城里到处都已经是供上暖气了。”

    刘佳琪说,“这些都是网上查的资料,和我们今天相比已经差了一个时代了,不过有资料记载,门头沟很早就已经开煤矿了,据说清朝的时候,英国人就在门头沟,已经开上煤矿了,永定河上的铁路桥,就是那个时候修的距现在已经100多年了,前些日子北京新闻还不播报呢,说是英国有一家公司给门头沟区政府来了一封信,提醒这座铁路桥的设计寿命已经到了,说明门头沟开发的历史还是很长的,就是因为门头沟铲煤,所以石景山的热力发电厂,据说民国的时候就在这里选址了,首钢的选址也是因为门头沟是煤炭产地,在郊区的区县里,门头沟是一个资源大区,为北京的发展做贡献,这种资源的开发多多少少都会影响生态建设的。”

    蒋菲菲突然的话题一转,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刘佳琪,上大学这4年是不是也很累啊?那么小年纪就上大学了,由初中直接被少年班录取,学习上没有遇到什么问题吗?”

    刘佳琪思考了一下说,“学习上的问题不是很大,就是那么小离开家里以后独立生活能力有些跟不上,在家里的时候都是家里的父母把什么事情都准备好了,上学以后所有的事情都要依靠自己,最简单的事情,洗衣服就是个问题,有一次因为做实验,衬衫被污染了,为了把这件衬衫洗干净,我洗了几遍都不成,后来还是管生活的老师帮助我,用工业生产的白醋才把衬衫洗干净。诸如这样的小问题还很多,经过一年左右基本上就适应了,后来的三年基本上都很顺利。”

    蒋菲菲漫不经心的问,“除了学习的问题,生活的问题,情感上没有出问题吗?像杨佩珊这样的问题遇到过几次呀?大学同学中有这样穷追不舍的吗?”

    刘佳琪听到蒋菲菲这样问,神经立刻紧绷起来了,表面上是漫不经心,但是这些问题都是一些尖锐的问题,从简单的问题入手,逐渐转入敏感的问题,这种提问的技巧也真是难为她了,刘佳琪仍然是一边开车一边淡定的回答说,“上大学的四年年纪真的是很小,学习很紧张,大家都比学习成绩,所以把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到学习上,生活的问题虽然遇到一些小困难,负责生活的老师都会指导,我们很快就解决了,我们这些少年班的学生,因为年纪很小,没有什么感情的问题,首先是所有的精力都放到学习上了,根本没有人去动那些歪脑筋,另外就是我们少年班的同学全部都是男生和女生根本没有接触,基本上过了4年的和尚生活。”

    蒋菲菲仍然是不紧不慢的问,“真感情问题不一定在你们大学同学之间呢,你还有那么多初中同学小学同学呢,像杨佩珊那样天天想着你,对你进行着无限的思念,难道就没有互相联系的吗?”

    刘佳琪笑着说,“蒋菲菲,你到底想说些什么呀?我们小学和初中的同学里面,和女同学最熟的就是你了,上大学的4年中和你都基本上断了联系,还会有别人有联系吗?一个杨佩珊就弄得你这么紧张,有必要吗?”

    蒋菲菲觉得在这样的良辰美景当中问这些问题确实有点无聊,放眼看去,汽车已经在山里缓缓的行进,两侧的高山,森林郁郁葱葱,到处开满了山花,远山连着蓝天白云,路旁的永定河,一般碧绿的清水,多么美丽的景色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