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许卿繁华盛世 > 第一卷 嫡女归来,风云突变 第110章 舍车保帅(1)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妙莲赶忙道:“娘娘,我没有骗你,我说的都是实话,我已经把我知道的全部都告诉你了……我真的不知道秦总管背后的那个人,到底是谁!刚开始,他跟我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我确实不敢冒然去做,可是,秦总管告诉我,等到真正表演的时候,会有人在我刺杀太后的时候前来营救,太后并不会受到任何伤害,只要我可以全身而退,就可以拿到赎身的银子,万一失败被抓了,就把一切栽赃给云家的二公子,所以,我就答应了……”

    云箫望着妙莲,仔细分析着她的话,若是妙莲真的急于给自己筹钱赎身,在秦松给她做出这样保证的前提下,她会铤而走险,还是可以说得通的。

    这边,妙莲见云箫一直不说话,以为云箫还是不相信她说的话,于是,她又补充道:

    “娘娘,你若是还不相信我,我可以把我知道的全部写下来……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我不会再牵连娘娘的二哥,只要娘娘能够放过阿财,我愿意配合娘娘做任何事情……阿财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也没有参与其中,求娘娘放过阿财……不要再折磨他了……”

    妙莲声泪俱下,阿财闻言心碎一地却又无可奈何,他悲伤地呼喊道:

    “妙莲……妙莲……”

    然而,事已至此,他除了呼喊“妙莲”二字,似乎也做不了别的事情了。

    云箫最后看了一眼妙莲,留下一句“如你所愿”,便离开了刑部大牢。

    --------------------

    次日,云箫便收到了,妙莲在刑部大牢内、亲笔书写并画押的供状,在这份供状中,妙莲详细交代了,秦松是如何联系上她,又是如何安排她进宫来表演鼓舞,以及秦松交代她在失败时诬告云平的整个经过。

    有了这份供状,云箫救云平出刑部大牢,也就不成问题了。

    然而,就在云箫琢磨着,怎么把宋嫔也一块牵扯进来的时候,钱忠进来向她禀报,有宫人来中宫自首,说是也参与了刺杀太后一案。

    这倒是件稀罕事。

    云箫入主中宫已有许久,但从来没有人到中宫来自首,刺杀太后这么大的一件事情,竟然也有人不要命地送上门来!

    云箫见了来人,来人自称是在花坞做粗活的低等奴才,名字叫“来福”。

    来福向云箫禀报,由于自己身份太过卑贱,不仅在花坞干最脏最累的活,还经常被其他的太监、宫女欺负,所以,当内务府的大总管秦松来找他、并承诺事成之后就将他调离花坞去内务府当差的时候,他一时鬼迷了心窍,就答应了秦松。

    但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在小皇子满月酒的当天,竟然有人快他一步,替太后挡住了那致命的一击,因此,当天他还没来得及出现,就匆匆溜了。

    然而,他毕竟参与了刺杀太后一案,也知道了很多不该知道的事情。

    现在,秦松死了,妙莲也在刑部大牢中招供了,他觉得自己也逃不过惩罚,所以,特地前来中宫自首,希望云箫可以看在他诚心认罪的份上,对他重新发落,饶他及他家人的性命。

    云箫听完他的话,脸色寒如冰霜。

    她将妙莲的供状又仔细地看了看,妙莲的供状上只说,秦松会安排人在小皇子满月酒的当天为太后挡箭,却并没有明确地指出,那个人就是宋嫔,昨天,在刑部大牢之中,妙莲也并没有提到与宋嫔相识。

    现在,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个人,她再想仅凭一份供状,将宋嫔拖下水,希望实在不大。

    呵,宋嫔果然好手段!

    思量再三,云箫决定带着这个来福,前往寿安宫。酷录文学 

    --------------------

    云箫来到寿安宫,令云箫感到意外的是,她竟然在这里见到了宋嫔。

    彼时,宋嫔正坐在太后的床边,服侍太后喝药。

    她见到云箫与来福,面色波澜不惊,她放下手中的药碗,向云箫行礼:

    “臣妾参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云箫瞟了宋嫔一眼,没有搭理她,只是依礼向太后请安:

    “臣妾给母后请安,愿母后凤体安康!”

    坐在床上的太后,拿着帕子擦了擦双唇,朝着云箫虚扶了一把,懒洋洋地说道:

    “今天吹的是个什么?皇后竟然有时间到哀家这里来,别拘着礼了,坐下说话吧……宋嫔,你也坐。”

    “谢太后!”

    “谢太后!”

    云箫与宋嫔一起谢了恩,各自入座。

    云箫没有再看宋嫔,她对太后道:

    “母后最近可觉得凤体好些了?御医怎么说?”

    太后有气无力地叹了口气,道:

    “哀家上了年纪,经不得吓,御医还能怎么说?不就是让哀家每天喝药,除了喝药,还是喝药,哀家现在,嘴里全都是苦味,一点食欲都没有,什么东西都吃不下……照御医说的那样养下去,哀家到明年都不知道能不能下床……”

    在宫里住多久了,云箫已经习惯了,太后阴阳怪气说话的语气,毕竟是婆媳,该有的客套,还是不能省的。

    因此,云箫接着说道:“母后若是觉得宫里的御医靠不住,不如就让臣妾去宫外面,请个医术高超的郎中进宫来看看。”

    太后闻言,又叹了口气,道:

    “皇后的心意,哀家心领了,但是,去外头请郎中,哀家看……还是算了吧!省的有些人,整天闲着没事干,就在背后议论哀家劳民伤财!”

    “母后的凤体最重,其他都是小事。”

    反正都是虚的,云箫也不在乎多说几句。

    这边,太后又拿着帕子点了点红唇,然后道:“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这宫里竟然还有人想要哀家的命呢!哀家只要一想到这件事情,就愁的没法儿睡……这都过去多少天了,刑部那边,连个信儿都没有,皇后一向聪慧,今儿个来,可是有消息带给哀家?”

    云箫将妙莲的供状递了过去,又将来福刚才在中宫说的话对太后复述了一遍,然后,就安安静静地等着看太后的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