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小时亦识月 > 旧时月 第247章 神秘镜名曰水心镜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秘密?”

    小柳瞪大了眼睛,恨不得将这面镜子看穿,怎么看,也只是一面稍微神秘了一些的镜子而已嘛。

    “好了小柳,你在这里帮池姐姐她们的忙,我去一趟寻雁楼。”

    “我也去!”

    怀玉最受不了她睁着水盈盈的大眼睛眼巴巴地看着自己,“好吧。”

    洛雁湖上一片平静,波澜不兴的湖面犹如一面镜子,怀玉临窗等候裴继安,刚好眺望到了洛雁湖上的景色。

    不一会儿,裴继安匆匆来了。

    “什么风将顾姑娘吹到这儿来了?”他笑道,平常顾怀玉来寻雁楼,都是跟着赵宴来的,今日这还真是第一次,不见赵宴,只见她呢。

    怀玉也不绕弯子,拿出方才捡到的镜子。

    “方才捡到了这面镜子,我觉得有些蹊跷,想拿过来请裴三公子帮忙看看。”

    一面镜子?

    裴继安收起不正经,接过镜子,细细看了起来。

    许久之后,他皱了皱眉:“阿秦,立刻去将公子叫来,就说有要事相商,噢不,就说顾姑娘在这。”

    不知藏身于何处的阿秦低声一笑:“是。”

    怀玉也颇有些无奈地看了一眼裴继安。

    裴继安笑道:“对于公子那人来说,说姑娘这在比说什么都管用,你瞧着,他绝对会以最快的速度赶过来。”

    怀玉懒得计较他们对自己和赵宴的打趣,只道:“这面镜子有什么不寻常吗?”

    “这面镜子确实不是普通的镜子。”

    “哦?”

    “如果我没猜错,这应该是水心镜。”裴继安几分不肯定,又似乎十分确定。

    水心镜?这就是水心镜?

    大庆子民,无人不知水心镜。

    当初高祖建立大庆之初,一位姓龙名护的老人自称能建造真龙镜,高祖便让他进了铸镜工场。

    老人进了炉所,闭门三天三夜,第三天傍晚时分,门左忽然洞开,众人进了炉所,却不见老人影踪,遍寻无着,只在镜炉前找到一纸素书,上面写着:

    盘龙盘龙,隐于镜中;

    分野有象,变化无穷;

    兴云吐雾,行雨生风;

    上清仙子,来献圣聪。

    高祖见了这水心镜,大喜过望,命人特别指定专人专库掌管好此镜。

    据说高祖某一年间,京都大旱,从三月开始不雨直到六月,高祖亲自来到龙堂祈祷求雨,没有效果。

    后经国师掐算,算出府库之中存在真龙,便来到府库遍寻,看到这面水心境,国师以镜召唤真龙,顷刻间,京都城内,甘雨大作,百姓喜获丰收。

    从此这面水心境便成了大庆国宝,一代代传了下来。

    如此神圣而重要的至宝,国府一直以来都派专人看管着,绝不会轻易拿出来世人,今日这面水心境却掉落在了结庐堂,不得不让裴继安重视起来。

    小柳一听裴继安说这是水心镜,既好奇又小心翼翼地拿起镜子,左看右看:“这么神奇,这竟然就是传说中的水心镜吗?”

    天哪!她竟然见到了传说中的水心镜!

    和赵宴一起走了进来的阿七第一眼就见到了拿着一面镜子两眼放光的小柳,这幅场景在他眼里看来,就是一个小丫头臭美地拿着镜子自我陶醉。

    啧,啧啧,啧啧啧!

    阿七不由自主地摇了摇头,真臭美!

    一旁的啊秦奇怪地看了看摇头的啊七,这货今儿怎么了?

    明明自己带着公子来寻雁楼来就好了,他偏偏要跟来,

    “这么急叫我来,什么事?”赵宴见到怀玉,笑容瞬间绽放出来,看得裴继安也无声地啧啧了两声。

    怀玉笑着走了过来:“在结庐堂捡到了一个镜子,裴继安说有可能是水心镜,叫你过来看一下。”

    水心镜?

    赵宴一愣,结果裴继安递过来的镜子一撇:“这确实是水心镜。”

    说完,他自言自语道:“水心镜怎么会在结庐堂?”

    怀玉三言两语将在结庐堂碰到的事情和众人说了一遍。

    “难不成是这人将水心镜偷出来的?”

    “水心镜有国府专门的人看管,从皇宫府库中将水心镜盗走,这难度太大了。”赵宴思忖道,“皇宫之中有什么动静吗?”

    “还没收到什么消息。”

    “丢失水心镜,这罪责可不是一般的小。”怀玉皱眉,“皇城护卫亲自看管的水心镜吧?”

    “不错,看管水心镜的头领名叫龙甘。”

    水心镜由高祖时期龙护老人铸造,因此历朝历代选出来守卫水心镜的护卫都姓龙。

    “你说,他这会儿发现水心镜不见了吗?”

    赵宴摇了摇头:“不知道。”

    “那,这镜子怎么办呢?送回去?”

    赵宴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

    送肯定是要送回去的,不过不是现在。

    国府库房这边,雕梁画栋的库房庄重肃穆,各处静默站立的护卫精神抖擞,不敢有丝毫懈怠。

    一个络腮汉子手持钢刀,四处巡视。

    他自从被先帝派来看守水心镜之后,一年三百六十五日不敢懈怠半分,五日一大检,三日一小检,每日都亲自来巡视。

    今日正是三日小检之日,在库房外围巡视了一番之后,他拿出钥匙准备进屋检查检查。

    进了屋,屋内琳琅满目,全是国府财库。

    而正中间放着一个大檀木盒子。

    龙甘又换了一把钥匙,费了好一番功夫,打开了座上的盒子。

    然而见到盒子里的东西之后,龙甘脸色大变。

    他慌张地朝四周望了望,并无一个人影,遂迅速将檀木盒子关上,匆匆出了这间库房。

    “什么?龙甘不见了?”皇帝赵寇“碰”的一声将手里的周折扔到地上,“快说,国府库房中少了什么东西没有?”

    “回圣上,属下等人装水心镜的盒子之外的所有物件,一样不少。”

    “那水心镜呢?”

    “开启檀木盒的钥匙在龙首领身上,我等打不开盒子,故”

    “那就砸开啊!一群饭桶!”赵寇气得破口大骂,水心镜关乎国家运脉,若在他手上丢了,还有何脸面面对列祖列宗?

    不一会儿,护卫又回来回话了。

    果然,檀木盒子里空无一物,水心镜不见了!

    赵寇急得连忙命人四处寻找,皇宫之中陷入了一种前无仅有的紧张氛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