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燕公子 > 乳虎啸谷 第三十一章 谋立(上)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秦国都城,咸阳。

    对于咸阳城内的民众来说,今年是难得平静的一年,最起码到现在,秦国看起来没有对外用兵的打算,这种情景居然让咸阳的民众,感到非常的稀罕。

    咸阳大街之上的行人,也比往年多了很多。许多人拖家带口,呼朋唤友来到咸阳城内的大街小巷,赏春也罢,饮酒也好,没有兵戈的日子,总是好的。

    在一处丝绸的店内,一个看上去三十出头的,一身秦国郎官打扮的人,正在陪同自己家人,选购几匹绢绸。

    这个年青的秦国郎官,就是荀子先生的大弟子李斯。

    李斯当年离开荀子,投奔秦国之后,先是在秦国担任了一个小官,很不得志。

    吕不韦陪同公子异人,从邯郸逃回咸阳后,听闻李斯是荀子的大弟子,就亲自上门拜访。两人相谈甚欢,在吕不韦的请求下,李斯转投公子异人门下,被公子异人任命为郎官。

    郎官在秦国已经很厉害了,银印青绶,秩二千石,秦国郡守级别。

    丝绸店内的伙计,正对李斯的夫人介绍道:

    “夫人,你的眼光不错,这匹绢绸是从燕地刚进回的,你看这花纹、图样,都是上上之选,很是与夫人相配,价格也很公道,相比我蜀地同样的绢绸,可是便宜很多。”

    丝绸是华夏独有的特产,起源的年代相传为黄帝时代。

    《通鉴外纪》记载:“黄帝娶西陵之女嫘祖为妻,西陵氏劝蚕稼,亲蚕始于此。”

    在这个时代,丝绸品种出现了细化,主要有绢、绮、锦等三类。

    绢是平纹丝织品,具有质地轻薄、耐用平整的特点;绮是有花纹的丝织品,分为逐经提花和隔经提花两种;锦是经人为加工后,织有彩色花纹的丝织品,美观大方,华贵庄重,价格最高。

    听完店内这个伙计的介绍后,李斯不由在旁问道:

    “现在我秦国,从燕国所进的丝绸很多么?”

    这个伙计看了下李斯的穿着,恭敬对李斯答道:

    “这位郎官,实不相瞒,现在我咸阳城内大小店铺,不管是丝绸,还是毛布,甚至是麻布,十有六七都是从燕国进来的。”

    “人家燕国的布匹,不管是质量、样式,还是价格、花色,都远远超过了我秦国本地所产。再说,也只有燕国,才能保证大批量稳定的供货。”

    李斯闻此,眉头不由微微皱了起来。

    做为荀子的弟子,李斯在齐国稷下学宫也待了多年,学识见闻是很广的,虽不知道“经济掠夺”这个词,但是对于目前秦国大街小巷的“燕国制造”,还是很敏感的。

    知道这样对秦国而言,不是什么好现象。

    突然,店铺外面的一阵喧杂声,打断了李斯的沉思。

    李斯转身看向了店外,只见店铺门口跑过几匹战马。

    马上这几个秦卒,身披薄甲,满面尘灰,一看就知道是秦军斥兵探马。

    街上的许多民众,被这几匹疾驰的战马,吓得朝大街两旁纷纷躲避。不过这些秦军的斥兵,骑术甚佳,虽纵马从大街之上行过,也没有伤得一人。

    秦国的民众是很剽悍的,虚惊过后,纷纷大骂起来。

    “先人的,真是没有王法了!大街之上纵马,这可是大罪。”

    一个年青的秦人,朝着奔驰过去的几个斥兵,跳脚怒吼道。

    旁边的一个老人,则拉了下这个年青人,对其言道:

    “娃,你懂甚?这肯定是前阵又传来什么紧急消息了,才会如此。”

    “啊!难道说又有兵事了?”旁边一人则道。

    这个老人则叹了口气,言道:“难说!”

    “先人的,我以为今年能平安一年,这弄不好又要上前阵了。”刚才的年青人说道。

    “不要瞎猜,我闻大王年事已高,卧病在榻,恐怕是事日不多了,怎会这时行兵?”又一个在旁,小声对旁边的人道。

    旁边的众多民众,听完这个人的话后,脸上都浮起了愁容,纷纷议论起来。

    李斯听着门口民众的议论,想了想后,则对陪同的妻子道:

    “夫人,我去吕先生府上一趟,你购物完后,可让管家陪你回府即可。”

    李斯的妻子,知道现今秦国朝堂的局势,对自己丈夫未来,至关重要。

    点点头,温声对李斯道:“良人自便,妾身也该回府了。”

    吕不韦在咸阳的居住之地,紧靠公子异人府的旁边。

    李斯的厢车,驰过一条用青石铺就的道路,来到吕不韦的居所门口。

    从厢车上下来后,李斯看了下这条街道的两旁,只见是花团锦簇,空气中都带着花香,整条街道在这春日里,显得更加生机勃勃。

    吕不韦来到秦国后,已把自己的家人都接了过来。

    这个时候在咸阳城的吕不韦,声名还不是很显赫。

    但是,姬康可不敢小看这个家伙。

    在姬康看来,吕不韦这个人的厉害之处,不仅在于他是个好商人,更在于他对商品的认识,超越了所有商人,更超越了所有名臣。

    吕不韦把人也看作商品,而且懂得如何发掘这个商品的价值,并将之不断扩大,敢于“豪赌”。而且,此时吕不韦的“豪赌”之举,已初步见效。

    公子异人作为秦王嬴稷庶出的孙子,不受秦国朝堂重视,被打发来赵国邯郸当人质,他乘的车马和日常的财用都不富足,生活困窘。

    吕不韦却认为“奇货可居”,大力资助公子异人,被他人常常耻笑。当时就连吕不韦自己的家人,都不理解吕不韦的做法,认为他简直胡来。

    吕不韦之父,也因为此事,训斥吕不韦。

    吕不韦则是对自己的父亲道:“耕田可获利几倍呢?”

    其父想了想说:“十倍。”

    吕不韦又问:“贩卖珠玉,或获利几倍呢?”

    其亲思索片刻答:“百倍。”

    吕不韦又问:“立一个国家的君主,可获利几倍呢?”

    其父最后沉思了许久,对吕不韦说:“无数。”

    吕不韦大笑,对其父说:“父亲,如今努力耕田劳作,还不能做到丰衣足食;若是拥君建国则可泽被后世。我决定去做这笔买卖。”

    于是他就前去异人在邯郸的府上拜见,直接了当对异人道:

    “公子,我能光大您的门庭。”

    公子异人当时非常惊奇,笑着对吕不韦道:“先生,你姑且先光大自己的门庭,然后再来光大我的门庭吧!”

    吕不韦顺势回复:“我的门庭,要等待您的门庭光大了才能光大。”

    异人马上就明白吕不韦所言之意,二人遂在邯郸结为好友。

    吕不韦为了让自己的这次“投资”,能够最终实现,可以说是付出了许多。

    为取得公子异人的友谊,吕不韦几乎承包了公子异人,在邯郸的所有花销。

    吕不韦有一个绝美而善舞的姬妾,异人在吕不韦家中筵席上,看到此女后非常喜欢,就站起身来向吕不韦祝酒,请求把此女赐给他。

    吕不韦当时很是生气,但转念一想,已经为异人破费了大量家产,为的借以钓取奇货,一个女子有算得了什么呢?于是就献出了自己喜欢的这个姬妾。

    在邯郸之战时,秦军围城,赵王丹准备杀掉公子异人。

    得到消息的吕不韦,很是着急。经过谋划之后,拿出六百斤金子,贿赂送给邯郸的守城官吏,得以让公子异人脱身,逃到秦军大营,这才让其得以顺利回国。

    来到秦国咸阳之后,吕不韦为子楚拟定的政策,就是广交宾客,收纳天下人才,至于花费全部由吕不韦支助。这对于吕不韦而言,是撒下小种子收获大果实的举动。

    用商人的逻辑看,更可以说是低买高卖的经典案例。李斯也是因为如此,被吕不韦看中,推荐给了公子异人,并且在众多的门客中脱颖而出。

    听闻李斯前来,吕不韦马上把李斯请到了书房之内。

    两人在书房坐定之后,李斯问吕不韦道:

    “吕先生,如今秦王嬴稷年事已高,公子异人的父亲安国君被立为太子,不日肯定要继承秦国王位。安国君的儿子众多,现在意属公子的兄长子傒。”

    “子傒有母亲在后宫照应,而公子异人在安国君的众多儿子之中,排行中间,母亲又已亡故,可以说是没有任何的优势。”

    “如果秦王嬴稷去世,安国君继位为王,公子异人如果不能被立为太子,而让其他公子被立为太子,性命将难以保全也。”

    吕不韦听罢李斯的话后,长叹道:

    “李斯先生,如今就是这样的状况,我等又该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