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替嫁戏精太子的常规宫斗 > 正文 第一百零五章:鞭术较量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母后,不需要想这么远。”温知言说道,“对于我们来说,需要的只是一个能够牵制齐悯的人,若是齐悯能为我们所用,那么我们也会省不少事。”

    洛宣然明白了温知言的意思:“还是你聪明。”

    想到昨天一切顺利的大婚,温知言说道:“母后,看来你派去的人,昨天并没有拦住林晚漾。”

    洛宣然提到这件事就有些懊悔:“是本宫将林晚漾想的太简单了,以为两个嬷嬷就能处理了她,应该是被她发现了,幸好那两个嬷嬷被炸死了,不然这件事还真不好收场。”

    “母后,你暂时不用管林晚漾,有的是人去对付她,您忘了吗,还有一个苏希冉。”

    “你别跟本宫提那个苏希冉,上次就是因为她,害的本宫损失了书涵。”

    “母后,你方式用错了。”温知言说道,“凡事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要自己出面。您是皇后,为什么总是要亲自出手呢?”

    洛宣然不答话,温知言劝道:“您这次只需要将齐悯的事情告诉温觅清,温觅清就知道该怎么做了,她这么想出来,恐怕也是在等一个机会。”

    洛宣然心中欣慰:“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母后很满意。”

    洛宣然觉得温知言是所有皇子里面最聪明的,将来可堪大任,反而是自己拖累了温知言。若是她一开始就是皇后,那么现在太子就是温知言。虽说苏榆死了,她成了继后,可是温知瑗那时已经是太子,所以温知言终究与太子之位错失。

    如今看着温知言,洛宣然觉得自己没有帮他争来的,温知言可以凭借自己的实力去拿到。

    ……

    过了两日, 温知瑗来霜云殿的时候,正好听到温韵汐和莲止的对话。

    “这几日皇后经常召齐家那三兄妹进宫,皇后怎么突然之间跟齐家这么要好了?”温韵汐问道。

    莲止回道:“你又怎么知道这不是皇上的意思呢?”

    “这还真是父皇的意思。”温知瑗走了进来,“齐家是父皇多年的心病,但拘着齐家这种事情只能让皇后出面。”

    “太子哥哥,你今天怎么得空了?”温韵汐问道,“我这几天来,都没有看到你。”

    “父皇让我明天出宫走走。”温知瑗回道,“所以来问问你们,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帮你们带回来的东西?”

    莲止想起上次顾时綦救自己的事情:“我能跟你一起出宫吗?”

    “你要出宫?”

    “嗯。我欠顾时綦一个人情,这次正好有事情找他商量。”

    莲止说着拿出了一个盒子给温知瑗,温知瑗接过盒子打开一看,是一对龙凤镯:“这对镯子恐怕宫里都找不到。”

    “是顾时綦送你我的新婚贺礼。”

    “他还一直记着我们,也是难得。”温知瑗没有问顾时綦是怎么送到莲止跟前的,“但是他现在是商贾,商贾入仕并不轻松。”

    “能否入仕就是他的能力问题,这种事情不需要我们担忧。”莲止回道,“这次正好问一下他的打算。”

    “明年的春闱各家都在做准备,想要往朝中塞人,你是想把顾时綦拉进来?”温知瑗问道。

    莲止想了想:“我是这么想的,但是还是要看他自己的意愿,我是看他之前有想要进入朝堂的想法。”

    “你还真是信任顾时綦。”温知瑗语气有些酸。

    莲止笑道:“我只是觉得你现在应该挺缺人的。”

    “既然如此,那这次我们就一起出宫。”温知瑗最后说道。

    温韵汐听了许久,终于开口:“我也想出宫。”

    “你出去干什么?”温知瑗问道。

    “你们不是要去见顾时綦吗,我也有很久没有看到他了,所以想看看他。”温韵汐是将顾时綦当成朋友的。

    “既是如此,那你就跟我们一起去吧。”温知瑗答应了。

    三个人正说着话,寒风进来通穿:“太子、太子妃,六公主,皇后娘娘那边派人来请,说是要去校场,人多热闹。”

    “去校场干什么?”莲止问道。

    寒风回道:“据说齐家小姐的射箭技术不错,所以皇后娘娘临时决定去校场见识一下,想着人多一些也热闹。”

    莲止有些无语,这不就是闲的慌吗?

    温知瑗起身:“既然是皇后娘娘的命令,那就去吧。”

    当莲止三人到校场的时候,正好看到齐昭玉在台子上耍鞭子,看上去十分飒爽。

    齐寒和齐悯则是在旁边夸着:“玉儿自小就钟情鞭术,这苦练多年才有今日的成果。”

    “齐国公竟让齐小姐从小练鞭术?”洛宣然问道。

    “父亲觉得女孩子,不应该只拘泥于书本,整日在家里闲着无事,还不如练些武术也好防身。”

    “齐国公的想法还真是与众不同。”

    ……

    在台上的齐昭玉看到了莲止等人的到来,她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因着莲止是站在前面,所以齐昭玉直接一鞭子直接甩向了莲止,她想看到莲止害怕受惊的样子。

    但是莲止只是站在原地,面无表情地看着齐昭玉。

    鞭子从莲止的眼前划过,只差一点就能在莲止的脸上留下一条血痕。莲止自始至终都没有动一下,镇定自若地站在那里,仿佛根本不担心鞭子会打到自己。

    齐昭玉以一个漂亮的姿势结束了这一场展示,洛宣然点头称赞:“齐小姐这鞭子耍的真不错,刚刚本宫看着还真是心惊肉跳,太子妃可吓着了?”

    莲止看着齐昭玉:“本宫相信齐小姐的鞭术,绝对不会出现伤人的情况,不然齐小姐也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展示。”

    齐昭玉从台子上跃下来:“没想到太子妃还是有几分胆量的,与其他的世家小姐有些不同。”

    “齐小姐也是与众不同。”莲止说完这句话就直接走了过去,温知瑗和温韵汐也跟着走了过去。

    齐昭玉感觉自己被莲止无视:“听闻太子妃也有武艺傍身,不知臣女能否讨教一二?”

    莲止坐下:“本宫习武是为了在必要的时候保护自己,而不是为了哗众取宠。”

    “你是在说臣女哗众取宠?”

    齐昭玉耍的鞭术看似华丽,可若是真的跟别人动手,也只是个花架子,并没有什么用处。所以在莲止看来,齐昭玉所谓的学武只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跟别人不同,借此来吸引目光。

    “太子妃,既然你觉得臣女是哗众取宠,那你来给臣女展示一下什么不是哗众取宠。”齐昭玉挑衅。

    莲止二话不说,直接飞身上台,一把拿过齐昭玉手中的鞭子,直接甩向旁边的木杆,那木杆竟然生生被拦腰折断。

    莲止将鞭子放回有些呆滞的齐昭玉手中:“我这个人不喜欢花里胡哨的东西,向来直截了当。若有得罪之处,还望齐小姐不要见怪。”

    莲止已经走下台,但是洛宣然等人还没有从刚刚的事情中反应过来,有些呆呆地看着那根折断的木杆,不敢相信这是莲止用鞭子抽断的。

    温韵汐喝彩:“晚漾,以前从未见你用过鞭子,今日有幸一见,真是厉害。”

    温韵汐的这些话让齐昭玉面上无光,但温韵汐说的是实话。她常年练习鞭术,知道莲止刚刚那一鞭蕴含了多少力道,就算让她再练几年也不可能达到莲止现在的水平!

    洛宣然看着莲止云淡风轻地坐下,眼中有些警惕之色,这个太子妃还真是深藏不漏!

    温知言见齐昭玉尴尬地站在台上,就上前说道:“太子妃的鞭术确实是厉害,不过本王觉得齐小姐的鞭术也是非常人所能及。看了齐小姐和太子妃的鞭术,本王觉得现在的女子是越来越厉害了,自愧不如。”

    齐昭玉的面色稍微缓和了一些:“多谢大皇子殿下。”

    洛宣然开口:“听闻齐小姐的箭术不错,不如给我们开开眼?”

    齐昭玉顿时就来了精神:“当然可以了。”

    齐昭玉说着就走到旁边去拿弓箭,她经过温韵汐和莲止面前时,十分不屑地看了两人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