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魂之泰斗 > 金龙教之战 第288章 陈温暖意图策反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宇岢深吸了一口气,道:“既然被他们逃了,就让他们再苟延残喘一阵子吧,邪不胜正,这些妖魔迟早会完蛋的。”

    白猿不以为然:“我看不见得。”

    宇岢没有理会白猿,而是看向郭十一,道:“郭大哥,你怎么会在这?而且还和印贤老贼打了起来。”

    郭十一叹了一声,道:“我四处寻找杨振远,不知不觉就来到这,无意看到印贤老贼和五个小妖正在残害无辜,所以和他们打了起来。”

    宇岢明了,道:“我知道杨振远的踪迹,不过我不建议你贸然去找他。”

    郭十一诧异:“此话怎讲?”

    宇岢道:“他投靠了一个很厉害的靠山,现在要杀,很难。”

    “他在哪?”郭十一的脸上显现出迫切之色。

    宇岢顿了顿,道:“蝙蝠人的地洞,那里真正的主人是来自天界的万妖之祖——陈温暖,她是个很难对付的妖女,杨振远已经成了她的爪牙。”

    白猿插言:“壮士,看你这两下子,估计是打不过那个万妖之祖,我劝你还是别去送死。”

    宇岢点头,道:“郭大哥,我不如你和小弟同行,我们边走边商量剿灭他们的对策。”

    郭十一想到自己势单力薄,对方又是来自天界的人,确实是难以对付,他深吸了一口气,又慢慢吐了出来,道:“好吧,边走边说。”

    ……

    与此同时,陈温暖离开了关押虎王与树精的地牢又来到了关押筱如梦的地方。

    筱如梦被囚禁了数日,已经没了之前的狂暴与戾气,而是沉默了许多,然而,她的沉默却被陈温暖洞悉得一清二楚——

    陈温暖在牢门之外看着沉默中的筱如梦,心中暗道:居然玩起了沉默,你以为我是灵氿和印贤那两个白痴……

    “筱大美女,在地宫的地牢里修身身养性了那么多日,有什么感受不妨说来听听。”陈温暖阴阳怪气地道。

    筱如梦没有开口,只是静静地蜷缩在那,一动不动。

    陈温暖见筱如梦没有开口,这才意识到她是中了自己设下妖灵瘴气所致,因为筱如梦的天界战神转世,与虎王和树精不同,她的战魂灵力要比虎王与树精高的多,所以为了防止她冲破束缚逃出生天才设下了能够迷魂断灵的妖灵瘴气。

    陈温暖想到这,淡笑了一下,道:“原来如此,是我怠慢了。”

    她说着,抬手一挥,只见一道绿光从筱如梦的体内幻闪而出,妖灵瘴气被瞬间收了回来。

    解除了妖灵瘴气,筱如梦好似被解了穴道一般,立时开口道:“陈温暖,你把我关押在这意欲何为?”

    陈温暖慢条斯理地道:“别那么激动啊,咱们俩好好聊一聊。”

    筱如梦侧过头去,对陈温暖不屑一顾:“我和你无话可说。”

    陈温暖淡然一笑,道:“你可以先不必说,听我说就行。”

    筱如梦闷哼了一声,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谁知道你在耍什么花招。”

    陈温暖侧过身去,阴笑道:“就现在的情形而言,我有必要跟你耍花招吗?倘若我不解除你身上的妖灵瘴气,这里随便一个小妖都能轻而易举的要了你命。我之所以没有杀了你,就是要让你明白一个道理——”

    筱如梦回过头来,看了陈温暖一眼,愕然问道:“什么道理?”

    陈温暖也看向筱如梦,道:“识时务者为俊杰的道理,还有良禽择木而栖的道理,你要是能大彻大悟,自有一片光明大道等着你。”

    筱如梦自然明白陈温暖的意思,她道:“否则呢?”

    “否则……光明大道就会变为黄泉路。”陈温暖阴冷地道。

    筱如梦将手一扬,道:“你不要说了,动手吧。”

    陈温暖道:“你真的不怕死?”

    筱如梦冷笑了一声,道:“宁做鸡头,不做凤尾,想让我臣服于你,下辈子吧。”

    陈温暖一听,顿时火冒三丈——“敬酒不吃吃罚酒!”

    刹那间,陈温暖幻身一闪,来到牢门之内,伸出利爪一把掐住筱如梦的天灵盖,随即施展出断筋碎骨指。

    断筋碎骨指在筱如梦的头顶一施,五道电流一般的光线自陈温暖的五指中瞬间流出,注入她的体内,从她的头颅内开始发作,让她有一种脑震荡的强烈反应,疼痛中带着极度的眩晕。

    光线继续往下游走,她的七窍开始膨胀,直至全部爆裂,当光线游走到脖颈才开始真正的断筋碎骨。

    从头顶到脖颈的距离虽短,但疼痛的过程却极其漫长,筱如梦疼得撕心裂肺,叫声惨烈,她本想用战魂灵力抑制疼痛,却发现在这样的情形下本根爆不出一丝灵力。

    陈温暖冷笑道:“筱大美女,这下你可明白了那两句话的道理了吗?”

    筱如梦强忍着剧痛,咬着牙,挤出了几个字:“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好,既然如此,那就休怪我辣手无情!”陈温暖说着,再度用力,断筋碎骨指的五道光线越发强烈起来,光线在筱如梦身上流动的速度也开始加快,如此一来给她带来的疼痛程度又更上一层楼。

    此时,光线已经游走到筱如梦的胸口,只听她胸腔的骨骼发出“咔咔”的碎裂声,无法爆出战魂灵力的筱如梦当场疼晕过去。

    陈温暖见此情形,停下手来,冷声道:“这就是冥顽不灵的下场。”

    这个时候,树精仍在跟虎王晓之以理——

    “虎王,咱们已经虎落平阳了,咱就别再装逼了好不好?是忠心重要还是命重要,小命都没了,还忠心有个屁用。”树精喋喋不休地道。

    虎王闷哼了一声,道:“让我臣服那个不伦不类的妖女,门儿都没有。”

    树精又言:“哎,臣服谁不都是卖命嘛,大护法已经死,黑森林也没了,就算咱俩不死,又该去哪?大护法本来就和其他护发不合,他们肯定不会把咱们放在眼里,放眼整个战魂大陆,咱们几乎把其他圣地的人都得罪光了,就算有幸逃出地宫,恐怕也会落得个生无容身之所,死无葬身之地啊。”

    虎王的心被树精的一番话触动了,不错,就算出去,又该何去何从?这些年来,对其他圣地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恐怕已经没有立足之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