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赘婿为王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九十三章 我不是助手,是来压阵的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没错,要是那个年轻人在之前能帮忙打个下手,王老哪会沦落到这个结果。”

    “还是陆大师有远见,这个年轻人进去果然是当个摆设,什么都做不了。”

    “你们说王大师干嘛要一意孤行带他进去,换谁不都比他强?”

    “这里面的弯弯绕还用说吗?看破不说破而已。”

    “王大师也是过分高估自己了,居然不留后手,现在就得为他的自大买单。”

    …………

    一群炼丹师原本对王大师能冲击六品丹药的事情多多少少都有点心存妒忌,现在有陆航川牵头,这种恶意被瞬间放大,反正言语挤兑又不是自己一个人,再说王大师经此一役也很可能一蹶不振。

    向更高品级发起冲击最重要的就是第一次,几乎绝大多数六品炼丹师都是在第一次就冲击成功,只有一成不到是在失败后反复尝试之下突破品级。

    那是一种精气神的凝聚状态,第一次状态最佳,失败后多少都会留下阴影,失败越多心魔越深越不好突破。

    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心声,那就是王化匀完了。

    王化匀现在浑身都已经被汗水湿透,他努力压榨经脉中每一分残余的真气,但沸腾的药液人就无法平复。只要他真气耗尽,就是炸炉之时。

    “还是失败了啊。”王化匀满心苦涩,他轻咳一声:“苏飞,你先离开吧,我在最后试试。”

    苏飞明白王化匀这是为了他好。

    六品药材混合的精华液炸炉时爆发的能量谁也无法估计,王化匀让苏飞先行离开就是要保护苏飞,免得他被爆炸波及。

    这种爆炸也同样是心魔滋生的原因之一,因为虽然有防护服保护,但身处爆炸中心的那种无力感很容易给人心里留下阴影。

    但王老没等到苏飞回答眼神就刹那间涌出一抹惊恐:“不好!”

    王老的真气在一瞬间出现波动,原本真气压制药液的状态被骤然打破,药物已经开始极速沸腾!

    滴滴滴——

    无数的警报声在炼丹室中响起,所有数值都闪电般飙升到红色的警戒线之上,随时都有可能炸炉!

    “快走!”唐雪雁奋力疾呼,可惜她的喊叫根本传不进四级炼丹室!

    王老呆离当场,脸上露出一抹惨笑:“完了。”

    但就在这时,屏幕中忽然闪过一道人影!

    苏飞先是一掌拍在王大师肩头,早已凝练的《太衍决》真气从掌心飞速涌入王大师体内,王大师干枯的经脉此时就像是中空的管道,让苏飞的真气在其内肆意驰骋,一下子就送到王大师掌心。

    这时让王大师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了,苏飞的《太衍决》真气将王大师所剩无几的真气包裹,赫然通过王大师掌心紧握的那根仿生操控端度入到炼丹炉内部!

    要知道炼丹从来都是一个人的事情,除非两个步骤之间有明确的切换,否则根本不可能中途换人,更别说现在王大师的真气还在炼丹炉种竭力压制沸腾的药物精华液!

    这就像是在沸腾的油锅中突兀的丢进一个冰块!

    如此蛮横的切换真气基本只有一个结果!

    那就是炸炉!而且是比正常猛烈数倍的大爆炸!

    王大师忍不住闭上眼睛,运起真气防护自身,可他预料中的爆炸冲击波却没有到来,反而是感觉到一只手握住操纵端,随即耳边传来苏飞轻松的淡笑:“王大师现在你可以松手了。”

    王大师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因为就在王化匀的面前,苏飞居然用右手掰开他的手掌,并将自己紧握操纵杆的左手闪电般覆盖上操纵杆端口,顺利的接掌这次炼丹操作。

    最重要的是居然没有炸炉!

    “你……”

    王化匀还想说什么,结果苏飞面色凝重道:“王大师先去一旁休息,有什么话炼丹成功后咱们再细谈。”

    “好的。”

    王化匀呆呆的点了点头,满脑子浆糊,就像是重新回归道当初对丹道完全懵懂的小时候。

    猛然间王化匀瞳孔骤缩,因为他才刚刚反应过来苏飞刚刚说的意思。

    “炼丹成功后?!”

    四品炼丹室外,众人尽皆哗然。

    在所有数据都飙升至警告线之上的时候,几乎算是彻底宣告这次炼丹的失败。

    陆航川的声音尤为刺耳:“你们看,我说要不行了吧。哼,要是有我在哪会出现如此重大的失误。最起码王大师还能有拼死一搏的机会!”

    旁边的炼丹师们也是深以为然,所有人都在摇头叹息,但也有不少人在叹息的伪装下暗自窃喜,甚至更有些人跟着陆航川一起哈哈大笑,连最后一点同僚之谊都不顾了。

    你若成功,锦上添花之人赶都赶不走。

    你若失败,落井下石之人更是一个比一个猖狂。

    崔军他们这些人低头默不作声,公孙北和夏兰薇更是面色难看,此时说什么都没用了,只能祈祷里面的仍能在炸炉中保护好自己。

    就在这时,一直紧盯屏幕的虎莽忽然叫道:“呀!苏飞哥哥想干嘛!”

    众人抬头望去,正好看见苏飞右掌拍在王化匀肩头,左手顺势抓向操纵杆。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苏飞想要干嘛。

    “哈哈哈哈,这臭小子这时候居然想接手?果然是个乳臭未乾什么都不懂的炼丹白痴!”

    陆航川在惊讶之余又开始放肆嘲讽:“想临时还人,做梦吧!两个人的真气不能互融合,进入丹炉内只会让炸炉更加猛烈,臭小子这一下恐怕要把王大师和他自己都给害死!”

    仿佛是映证陆航川的话,在苏飞接手的瞬间监控数据的波动果然又剧烈几分,好像下一秒就会突破极限!

    众人都在等待炸炉之后屏幕漆黑的瞬间,那样也将宣告这次炼丹的失败,可是等了十几秒,众人愕然发现画面居然还在?

    “额,难道是炸炉让画面卡住了?”一个七品炼丹师结巴的问道,因为苏飞和王化匀却是这十几秒内动都没动。

    “不对,我没听见有爆炸声,而且你们看数据还在动啊!”

    这声音一出现大家顿时纷纷讶然,在仔细一瞧,果然发现画面不是静止不动,因为苏飞操控的那只手上时不时就会有些细微的动作,只不过动作太快大家之前没有捕捉到而已!

    这样的动作在场的所有炼丹师都太熟悉了,因为这是控制真气流速和强度的最基本操作!

    所有人脑子里都不由得闪过一个念头:难道这什么都不懂的臭小子成功了?

    没让他们就等答案就浮出水面,因为王化匀居然当着大家的面彻底将手松开,而苏飞也顺势站到控制台前方。

    苏飞和王化匀的站位已经完全调换!

    这时候若是再看不出来这里面代表的意思,那这些大师还不如一头在青城山上撞死!

    “成了?成了!欧耶!”

    唐雪雁第一个欢呼起来,和虎莽抱在一起又蹦又跳。

    就连一向沉稳持重的公孙北都狠狠的朝着空气砸出两下拳头,夏兰薇也是眼中闪烁精光。

    其他参与过丹药讨论的七品炼丹师也立刻欢腾起来!

    “我去这也能成!我还是第一看见有这样的操作!”

    “苏大师太了不起了,这是开创历史的创造性操作啊!”

    “我敢说在苏大师之前没有人能完成这种操作,绝对没有!”

    也就是谢雨霏比较平静,因为苏飞在操作之前就通过《阴阳参同契》将意念传达给谢雨霏。

    谢雨霏眼眸中闪烁着别样的兴奋,她开心的告诉大家:“亲爱的和我说,他快要把药液压制住了。”

    这个好消息让大家心头纷纷又涌现出希望,崔军更是直接喊话陆航川:“陆航川,你不是说没有人能做到吗!苏大师做到了!这就是为什么站在王大师身边的是苏大师而不是你!”

    “苏大师根本不是给王大师当助手,而是去给王大师压阵!给王大师的成功保驾护航!”

    虽然这句话里面有激动的成分,但完全贴合此刻的情景,绝境中苏飞挺身而出,以一手大家从未见过也看不太懂的精妙操作将危机化险为夷,这不是保驾护航是什么!

    刚刚还忍不住出演嘲讽的家伙一个个都被扼住喉咙,陆航川的面色更是由红变青,由青化紫,由紫入黑,黑到最后才将将突出一句反驳:“这才刚开始,说不定下一秒就会炸(炉)——”

    没等他说完,唐雪雁兴奋的声音响彻全场:“你们看,数据平稳下来了!”

    这些就所有人都同时凝望向屏幕上的数据,在瞩目中果然发现数据波动正在缓缓下降,其中几项甚至已经恢复到警戒线以下!

    这说明炼丹炉中药液爆沸的情况正在苏飞的操作下逐渐趋于好转!

    陆航川的脸色已经黑到无以复加,他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可现在任何言语面对苏飞似乎都显得苍白无力。

    十分钟之后,所有的数据全部恢复到正常值以下,炸炉的危机彻底解除。

    王大师在苏飞身后将一切尽收眼底,已经看的目瞪口呆连打坐回气都忘了,这也意味着他不可能接手操作,炼丹最后三分之一的操作将在苏飞手上展开。

    “苏大师又将带给我们怎样精彩的操作呢。”

    “我现在感觉自己就像是回归到刚刚进入丹盟面对教学老师的时候,好久没经历这样忐忑有激动的心情了。”

    “不虚此行,不虚此行啊!”

    众人屏息凝望屏幕上的那道身影,此时苏飞就是他们每个人眼中璀璨夺目的骄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