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普普通通大师姐 > 普普通通筑基期 一百五十七、确认消息的真假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白霜见身为半妖,嗅觉比起虾湫略有不足,但比谢九江要强上许多。

    他摇了摇手中的扇子,空气流动起来,鼻尖是飞禽族鸟羽特有的味道,还有那能够引发幻觉的毒气臭味。

    白霜见被熏得眼冒金星,脚下飞剑都摇晃了两下。

    他连忙闭了气,环顾一周,隐约感应到或强或弱的妖气,他才确定了心中所想。

    “谢道友你没发现吗?这离泽坞四周矮山密林中,隐藏着很多飞禽族的妖修。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

    谢九江闻言一僵,他还真没发现。

    他下意识地进入了随时可以发出三种法术的准备状态,空气中有一瞬间的凝滞。

    谢九江心里有些乱,他如今已经结婴,却连一个曾经是散灵之体,全靠丹药续命的散修都不如?

    难道自己这资质,真的差成了这样?!

    再看看林师姐,她那早有所料、成竹在胸的模样,必定是因为她深知自己实力强大,才能如此吧?

    回到天雷门之后,他还要更加努力修炼才行,万万不能因为之前得了八大宗门联合大比金丹期榜首而沾沾自喜。

    与当时参加大比的大多数金丹期弟子相较,他还更年长些,真是没有一丝值得骄傲的地方。

    谢九江不断反省自己的种种不足,脸上神情愈发紧绷。

    白霜见还以为谢九江知道自己被大量妖修围绕有些紧张,忙安慰道:“谢道友不必忧心,有林师姐在,那些妖修岂敢放肆?”

    有大师姐在,那些妖修绝不会轻举妄动。

    何况,趋利避害,那是妖修刻在骨子里的本能。

    就连他这个半妖,顶多,最多,至多,就那么小小地在心里怨念一下,实际行动是完全不敢有的。

    当年还是散灵之体时,作的一回死不算。

    随着修为增长,他越来越能感觉到大师姐身上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压制,和他老爹那种大乘期圆满修士的威压不太一样。

    谢九江微微放松了些,只低声道:“那是自然,我只是担心自己会拖了林师姐的后腿。”

    林玄真望了望天,没有澄清。

    白霜见说得也不算错,这具身体极有可能是神族,她的血脉之力,对于妖族而言就是压倒性的强大。

    因为她习惯性地收敛气息,降低自己存在感,至今还没见过敢对她大小声的妖族。

    即使是狼夜天那种距离飞升只差一个雷劫的妖王,林玄真都能感觉到,他神色之中掠过的那一丝忌惮。

    林玄真看了看一刻不停冒着毒气的沼泽,心里有底后,才问道:“白道友,我从哪里进去比较好?”

    “散修盟收集的情报说的地方,就在这离泽坞正中心,大概是毒气最强的地方。直接踩上去,不要挣扎放松身体,也不要运起灵力抵抗,自然等那沼泽吞没头顶,就进去了。”

    这也是为什么,朱雀墓到现在才被发现的原因之一。

    正常妖兽和人族,掉进沼泽,总要挣扎一番,而且肯定会运起灵力隔绝带毒气的沼泥侵蚀。请网

    挣扎的人和妖,无法穿过那朱雀墓的阵法进入其中。

    而且那朱雀墓里似乎有多层阵法,进入墓穴的那些修士,大多很快被传送出来,无法进入到墓穴中间去。

    但有不少人族和妖族都声称自己隔着阵法见到了尚未成熟的朱果,近在眼前。

    白霜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说完才反应过来,他惊讶道:“林师姐你要进去?”

    林玄真还没想好要不要正常地进入。

    离泽坞中沼泽的泥,黄中带绿,绿里带点白,加上那冒出来的毒气,怎么看都像好大一盆鸟屎。

    这让她怀疑,这是朱雀的恶趣味,是在故意膈应那些人和妖。

    她连直接在羊腹底下喝灵羊奶都十分抗拒,这直接进沼泽太挑战她的承受能力了。

    虽然没到洁癖的程度,但她还是很讲卫生的。

    见她不语,白霜见只好又劝道:“那些进入过一次的修士,便无法再度进入朱雀墓。林师姐,咱们还是等明日朱果成熟再来吧?”

    谢九江自告奋勇道:“林师姐,不如由我进入朱雀墓确认那朱果之事的真假,这样明日你和纪师兄他们就能更有把握一些。”

    他觉得这是自己表现的机会,反正以他这样的微末修为,从未想过能够夺得朱果,不如就为林师姐探明情况。

    而且他是冰风雷三系变异灵根,那些奇珍异草对他的效果微乎其微,相较而言,还是元婴法身缺损了的纪师兄比他更需要朱果。

    林玄真看了这个总是在低估自己的谢九江一眼,摇了摇头道:“不必如此。”

    说完,林玄真神识探入储物镯,在其中翻找起来。

    她是接受过现代科学教育的,挖掘遗迹古墓所用的专门器械和工具,她也略知一二。

    虽然这修真界很多东西都和以前的世界不太一样,但她懂得灵活变通,对炼器有自己的想法。

    没多久,林玄真就看到了储物镯角落里的两件式灵器,将它抓在了手里:“找到了。”

    谢九江看着林玄真手上从未见过的一圆一方两块光滑平整的琉璃板,忍不住感慨自己的无知。

    白霜见是散修盟盟主,自认为见多识广,却也是一脸迷茫,他好奇道:“这是什么?”

    “这是遥感考古仪。”林玄真一边解释一边往两块板上输入了灵力。

    方的是数据图像分析仪,圆的是遥感灵气流动探测器。

    随即她在那个三角形启动按钮上轻轻一点,说道:“嗯……等会儿你们就知道了。”

    只见那块圆盘飞了出去,沿着离泽坞的边缘飞了一圈又一圈,绕着圈子渐渐向中心处飞去。

    同时,方形的板子突然发出了光亮,上面开始显露出图像。

    白霜见瞄到那方形琉璃板上极具辨识度的三角形和方形按钮,恍然道:“原来是木真大师所炼制的灵器!”

    不愧是大师姐,随手就能拿出木真大师的作品。

    若非大师姐本人不承认与木真大师有更深的交情,他都要相信自己编造的那虐恋话本是真人真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