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普普通通大师姐 > 普普通通筑基期 二百二十二、飞升之前不出关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就在众人散去后不久,申怀元再度出现在磐姜谷的入口。

    他用神识查探了一番,难掩惊讶之色。

    那禁制竟然重新出现了?

    这样一来,他就无法确认那几个不知名的修士,有没有将磐姜谷中人屠杀殆尽,也无法确认他们是否离开了磐姜谷。

    申怀元替天行道、除恶积德的想法落空了。

    徘徊许久,他才有些遗憾地离开了磐姜谷入口。

    与此同时,林玄真带着古池乘着飞渡舟,正向祖洲自在门方向行去。

    自在门位于祖洲中部的弥楼山山腰处。

    而弥楼山是祖洲最高的山,山顶常年积雪。

    飞行途中,古池抱着桅杆战战兢兢,浑身僵硬。

    她是第一次乘坐这种高级飞行法宝,也是此时才发现,自己不但畏高,还有点晕船。

    林玄真看她脸色青白瑟瑟发抖的样子,颇为有趣,也不提醒她这飞舟上的桌椅十分稳定。

    这桌椅是绝不会因为飞舟的震动或者遭遇气流而掀飞的。

    林玄真掏出一只彩色的传音纸鹤,这是她在出磐姜谷之时在镇子口捡到的。

    说来也巧,楚惜时发传音纸鹤给她的时候,她正好在磐姜谷里泡温泉,就这样错过了。

    她引火点燃了纸鹤,楚惜时磁性的嗓音响起,将自己所见所闻大致说了一遍。

    楚惜时将磐姜谷里探查了一遍,只除了那参寥泉。

    据磐姜谷里凤鸣院主称,那是上古时期神女沐浴的地方。

    对于刚出生带有先天之气的女婴而言,在参寥泉沐浴能强身健体,但男子无论老少都无法进入。

    后来楚惜时又利用提前准备好的熏香,迷惑了一个女子带他离开磐姜谷。

    传音的最后,楚惜时犹豫地表示,准备闭死关。

    若无意外,飞升之前都不会再出关,雨花阁一切事务交由花妙涵处理。

    “玄真,我……”

    纸鹤燃尽,楚惜时的话已轻不可闻。

    听到楚惜时传音最后竟直呼自己名字,林玄真发了一会儿呆,叹了口气。

    罢了,等他飞升,得窥大道,自然就能看透。

    未免再引起误会,她把那原本发给楚惜时的传音纸鹤取出,重新修改了传音信息,转而发送给花妙涵。

    做完这些,林玄真才问抱着桅杆不撒手的古池:“古姑娘,自在门修佛,我听说都是要剃度出家的,你知道么?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几千年前,自在门是只收男弟子的。

    据传,天雷门的雷繁祖师尚未开山立派之时,也曾动过出家修佛的念头。

    他专程去拜访了自在门那时的方丈,谈佛论道,整整三年。

    后来他从自在门里再出来的时候,修为精进不少,而自在门也不知为何就突然改了规定。

    自在门派了一个佛法高深的弟子,在相邻的妙高山上,另辟了一个附属宗门,名为自在庵,也招收女弟子修佛。

    但无论是自在门还是自在庵,听说正经弟子入门后,都是要剃度的。

    实际上,这是林玄真对自在门关注太少而造成的误解。

    她对自在门的认知,还停留在三千年前的修真界通识和雷繁的科普里,浑然不知如今的自在门,派系众多。

    除了身出家、心出家之分,还另有香花派和丛林派之分。

    林玄真还记得古池是个好美色的,才有此一问。

    若是入自在庵目的不纯,只是为了修炼,并不愿意皈依佛法,其实还有其他宗门可以炼体。

    古池却坚持道:“林道长的好意,我明白。但我已经决定了。”

    林玄真闻言便不再劝。

    她对自在门了解不多,只听雷繁嘀嘀咕咕地提起过那论道三年。

    但她听到的版本是:

    “自在门的斋菜,实在太难吃了。素菜果然要配荤油,才是最香的!”

    “那方丈说出家人不食荤腥,大蒜韭菜和鲜活肉类都不能吃,简直要了我的命!”

    “那些个光头,就知道歧视草木,草木也是生命,干脆饿死吧!”

    “有些女弟子想要拜入自在门,还被方丈派人劝回家去,我真是……”

    “我是没法出家的了,还是自在随心吧!话说回来,弥楼山下的灵兔真香……”

    ……

    想起雷繁,林玄真不由会心一笑。

    师父真乃神人也!

    就算是她,也很难猜到他会以什么理由做什么事。

    飞渡舟越过北沉海,飞了大约一刻钟就到了自在门地界。

    几乎整个祖洲都是沙门地界,自在门下的寺庙,香火鼎盛。

    除了自在门,散修盟总盟也在祖洲,两方势力倒是相安无事。

    林玄真将古池放在自在庵门口,便乘着飞渡舟转向北方,她要去拜访一下方丈岛。

    方丈岛人修公道,且擅长卜筮,几乎没有他们不知道的事。

    此外,还可以叫方丈岛人帮忙算一下叶行一的去向,顺便问问申怀元到底在搞什么鬼。

    她还想直接叫那岛主出手,看一下自己这神族身躯原本主人的来历。

    至于古池将来的际遇,便与她无关了。

    古池看着那飞渡舟扔下她绝尘而去,松了口气。

    想到要回磐姜谷,就得再乘坐这种飞舟,她心有余悸。

    既然来了自在门,再无退路。

    古池下定决心,转过身来,就见到一个清隽的小和尚。

    “这位施主,小僧自在门执净。天雷门的林师姐送您来此,有何贵干?”

    他是得了无妄的吩咐,专程来此为方丈迎接林玄真的,却没想到她只是路过,却留下一名凡女。

    古池被这唇红齿白眉清目秀的小和尚吸引了目光,呆了一呆才反应过来。

    这难道就是自在门的知客僧?

    连专司迎送宾客的知客僧都是这样俊秀出彩的僧侣,自在门里的考验也太多了吧?

    简直叫人无法守住清规戒律!

    古池强压下自己对皮相的执著,冷静解释道:“林道长只是送我来此修行。”

    执净闻言,古井无波般的眼神并未在古池身上停留,只引着她往妙高山上的自在庵走去。

    古池此时不会知道,阴差阳错之下,执净误会了她的话,将她直接引入自在庵住持师叔座下,成了自在庵住持的亲传弟子。

    ------题外话------

    感谢【次个溜溜】两张月票。

    关于佛教的事,都是度娘和维基娘告诉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