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明末乞活 > 章节目录 第155章 菊花残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官军弓箭队的飞箭像飞蝗一样,离着老远直接像寨墙上漫射,射的寨墙如同刺猬一般,十几个弓箭手火铳手中箭,人几乎抬不起头来,更有一门虎蹲炮轰隆一声砸墙上了,药丸大小的铅弹崩起一块半人大小的土皮,打在后头的农民军身上,都打起一大片的血。

    如今已经开战了快一个时辰,官军也是恼了,看样子,这次是要出全力一口气把伏牛山拿下!

    可眼看着前面挺着枪冲锋的明军马上就扎进了农民军这个简陋单薄的军阵,忽然就是一阵枪响猛地从农民军中穿出,打头最悍勇的几个人被打的跟触了电似得,哆嗦着倒下,后面的明军明显迟疑了下,不过看着农民军阵裂开,一手拿大刀一手拿短火铳的匪军率先冲出来,他们胆儿又肥了起来。

    “不过一些烧火棍,杀了他们!”

    这样的叫嚷着,那些“烧火棍”仿佛变魔术一样,又一次倾吐出死亡的火焰,刚刚喊的最欢的几个官军又是被毙了。

    简直超越了官军认知,就看那匪徒似乎一直在扣扳机,喷着白烟的短火铳也一直射个不停,十二把火铳短距离内居然打死了二十多个人,甚至后面的明军都有些看傻了。

    就在明军有些发愣的时候,丢了火铳的宋青书双手把从秦王府杀手手里缴获的长柄军刀高高举起,双手合力带来的杠杆力道兼职如同劈山一般,雪亮的匹练咔嚓一声砍下,那不可置信的人头带着肩膀都飚着血飞了出去。

    “大当家的威武!”在后头也是一枪把官军扎倒在地,疤脸不失时宜的高声呐喊起来,将是兵的胆!刚刚还被打的心有余悸的农民军眼看着宋青书都冲到了第一线,杀起人来跟割韭菜一样,当即也是士气高涨起来,跟着呼啦的一下也涌了上去。

    还有一个人杀得也是尤其的悍勇,满是嫉妒的盯着宋青书大刀飞舞的身影,柳大柱子满是不甘心,硬咬着牙也是冲到了第一线,鹅蛋粗的长枪直接捅到个人高马大的官军脖子里。

    把人硬放倒在地,柳大柱子的牙齿也是咬的咯咯作响!

    不过也不是所有人都这么士气高涨,如此激烈的白刃格斗中,李发这胖子已经脸色惨白了,强挺着牙齿打颤,李文锦这个窝囊废更没用,裤裆湿了一大片,直叫嚷着我要回家,李裹儿这女人可算有点女人样了,白皙的脸蛋儿也是吓得惨白,整齐的贝齿同样吓得瑟瑟发抖。

    这仨人质留在墙上其实也行,可不知为什么,宋青书就是感觉心里不踏实,就一并给带了下来,如此人手宝贵的时候,还是留着仉二愣子看着他三个。

    这头,绕是宋青书,疤脸,柳大柱子还有邢红娘几个算是高手的挑头,那些被鼓舞起士气的农民军亦是奋勇,可依旧被官军打的步步后退,宋青书又是双手轮刀,一只拿刀的胳膊楞是被他卸了下来,没等进一步取人性命时候,三把交替扎来的大枪逼的他不得不退了一步,接着又是一个官军狞笑着直奔宋青书脑门剁来,心头狂跳的一躲,这一刀虽然没砍中他,却砍进了他身后来另一个农民军肋骨里。

    凄厉的惨叫中,宋青书眼睁睁看着那道血口子里,血推着内脏一块儿喷了出来,那人哼都没哼就躺下了,一阵寒冷从后背上直直冒气,再左右观看下,刚刚冲锋出来那十来米距离,此时已经被压了回来,一道上,到处都是自己麾下的尸体,血几乎把地上的雪地都给化干净了。

    对于农民军,明军天然有种来自帝国的高高在上,导致官军士气高昂,并且论装备,自己身旁的人真是差了太多,战斗力差明军太多,再打下去,真要撑不下去了。

    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跟疤脸使了个眼色,让他替自己招架下,宋青书小心的向后退到了人群中间,找了个安全位置,从口袋里摸出个穿天猴来。

    娘的,成不成可全都靠你了啊!有些哆嗦掂量一下这玩意,宋青书旋即捏着尾巴,用燧石点燃了引线。

    一颗信号弹在晴朗的半空炸开,这一个爆炸声在已经激战的战场几乎没引起太大波澜,可是旋即,两声喊杀声却是让正指挥打的开心的刘印达心里仿佛掉进了大雪堆,激灵灵的一个哆嗦。

    “杀官狗子!”左面的雪堆中,刘宗敏高举着大刀,无比狂傲的高呼着,右面,邢老倌对造反还是有些顾忌,含蓄了下,高喊着:“保卫伏牛山,保卫大当家的!”也是拎着一根粗铁棒冲了出去。

    跟在二人后头,手持精良长刀,长柄砍刀,朴刀,大枪的四百多喽啰分两路,亦是狂呼酣战从背面包抄了过来。

    宋青书领着两千多人挖了半个月,自然不可能就寨前一道沟,还有两道壕沟雁翅一样伸展开,环抱着伏牛山山坡,距离主战场一百多米,壕沟窄且深,用于藏兵,上面还用茅草盖上,大雪覆盖了这里的痕迹,如今,宋青书是实在顶不住了,也就是他们现身的时候。

    四百人是最初那一百战斗力喽啰加训练最早的山上青壮年,分配的武器亦是最精良的,两支埋伏队伍,被宋青书寄以厚望。

    然而没等狂飙猛进的两支队伍冲到官军后头,抱成团的官军忽然分出来了二百多人分别迎向了左右,在距离主战场五十米,把两支生力军给拦住了!

    刘印达的亲兵一直没舍得用,这时候也不得不用出来了,离着老远,宋青书就看到强悍的亲兵家丁与自己手下最强力量对砍在一起,刘宗敏这货的大刀和对面一个家丁百户的腰刀对砍的火星子四射。

    毕竟一面二百打一百,农民军还是占据上风的,可要吃下自己迎面的一百明军,一时半会也是困难,这战场倒是成了后世保护伞公司的图标,官军三瓣被包裹在中间,农民军三瓣分割在外头,没一路都在激战着。

    他娘了个蛋的!千算万算没算到官军还有这一手,宋青书差不点没哭出来,死死捏着刀柄弄的自己手臂青筋暴起,迟疑了会,宋青书还是跟饿狼一样挤开人,挤到了仉二愣子跟前,揪着李文锦的衣领子焦虑的大吼起来。

    “龙户村的壮丁究竟什么时候能到?”

    “快了!绝对快了!我,我,我可是龙户李家的独苗,爷,你再不来你孙子我就死了!”

    李文锦这货已经被吓得要疯了,被宋青书这一逼问,他那尿更是哗啦哗啦顺着裤腿流淌下,哇哇大哭的嚷嚷着。

    伏牛山这头形式不妙了,死的就剩三百多人,整个阵型似乎随时要崩溃,官军却还有六百多,往死了打这一块,这头李发也看出来形式紧张,也是肥嘟嘟的身子哆嗦的跟筛糠一般,奋力的点着自己肥脑袋。

    “没错,马上就来,马上就……”

    “李老太爷是马上会来,不过,来了也不是帮你,而是打你!”

    清冷的声音猛地打断了李发的话,宋青书三个男人不可置信的扭过头去,却看到李裹儿这女人仿佛疯了一般,昂这头冷笑着。

    “大,大小姐,您,您瞎说什么,这,这可关系咱们的小命啊!”李发差不点没哭出来,然而听着这个词,李裹儿居然又是嫣然一笑,那满是嘲讽的笑声回荡在呼啸的山风中。

    “小命?李老太爷什么时候拿过咱们的命当命了?宋大当家,你不问我上次嫁过谁吗?现在我可以告诉你,邻县胙水县的张家大公子!在张府整个庆祝迎亲时候,就是李老太爷还有李县丞,我那个残忍的爹带人翻墙杀了进来,灭了龙户李家十年的宿敌张家,连婴儿孕妇都没放过!”

    “那个我称呼夫君的张斗灵张公子在我哀求中一剑扎进我胸口,那一刻,我就已经死了!一具尸体能让李老爷子再利用一回,他也真是高明,哈哈哈哈!”

    这李裹儿真是仿佛鬼一般,头发也散乱起来,神情也变得偏执起来,神经质一样不断惊悚的大笑着。

    “从小爹就不喜欢娘,把娘比作韦后,我就是毒死他的长乐公主!也对,女人不就是男人用来联姻,用来欺骗,用来送来送去的工具吗?哈哈!”

    “宋大当家的,我的夫婿,今天你又想怎么杀我呢?”歪着脑袋,桃子一样靓丽的脸蛋上带着那种怪异的笑,李裹儿让人心悸的扭头又是看向宋青书。

    目瞪口呆听着李裹儿嘶吼着,好一会,李文锦才歇斯底里的大声嚷叫着:“不可能!我是李家唯一的独苗,你一死丫头爷爷当然不在乎你死活了,我还得给李家传宗接代,爷爷不可能让我来送死!”

    “咱们李家书香门第,要你来传宗接代,爹为何一卷书也不逼着你读?”

    看着这兄妹之间的争吵,宋青书一颗心也是一点点的往下沉,难怪,难怪这李裹儿像个死人一般!一个才十四岁的少女出嫁之夜遇到这么个变故,估计换个人也得有些疯狂偏执了,l。

    不过李老爷子为啥不怕绝后宋青书已经来不及想了,也来不及理会这兄妹几个,满眼冒火,宋青书扭过头撒腿就跑,他要在龙户村没有发难之前命令他的队伍撤退回壕沟,往寨子里撤,或许还有机会一搏!

    可没等宋青书酝酿在嗓子里的话爆发出来,腾地一股火焰仿佛魔鬼那样已经在伏牛寨山后东北角熊熊燃烧起来,同时庄子里老弱的哭喊嘈杂声亦是爆发了出来,那个方向,正是李老头子前些日子送亲的方向!

    第一次领着部下做这生死之战,就被人后背狠狠捅了一刀,宋青书一刹那脑海也是空空荡荡,脸色惨白,摇摇晃晃了几下,恍惚间一屁股就坐在了雪地上。

    这下可玩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