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明末乞活 > 章节目录 第175章 虚张声势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晚上枪来枪往的激战一直持续到了黎明时分,估计整个大明朝,这种大规模火器对射都没几次,宋青书的农民军也是在天亮之前撤退了回去。

    双方用的都是鸟铳,谁都不占便宜,火炮方面宋青书也有几门不知道啥炮,同样打的半斤八两,总之谁也没奈何谁。

    凌晨,最后一点火光也是湮灭在了地平线,旋即东方第一缕曙光招摇大地,连自己损失多大都顾不上,杜文焕带着十几个骑兵亲兵急急匆匆就奔到了对面宋青书的阵地。

    地上一缕缕血有的还没干,看样子昨夜流寇损失也不小,不过一具尸体都没有留下,再往外走,挡着的几座黄土山山上山下,密密麻麻的脚印层层叠叠,简直数不胜数,地上,一堆堆的马粪扔的到处都是,翻过这座山,杜文焕更是僵了僵。

    山下倒也是空无一人,可是地上密密麻麻的脚印比前山更多,还有扔到地上烧坏的火把,东一堆西一堆,灰烬把黄土都染黑了,看那数量,恐怕不下十万,脚印蔓延的不下二十里。

    站在黄土坡上,杜文焕足足是愣了十来分钟都没动弹,直到参将陈文礼急急匆匆从山下攀上来。

    “总制,发现流寇主力了!”

    “哦?在哪儿?”

    “前方十里,罗家铺子那一片平原!”

    …………

    罗家铺子,说是平原,其实也就是山间一片不大的平地,周围还是光秃秃的黄土山,原本有些薄田,如今也早已经荒废,不过这时候,整个小平原几乎都被占满了,柳条编出来的栅栏用木桩子撑上,层层叠叠的在地上也不知道多少层,就连山上都有,密密麻麻各式各样的旗帜亦是四处摇曳着,那种军威铺天盖地。

    从几座山的缝隙中,几路官军端着长矛蜂蛹而出,旋即农民军这面数以百计的战鼓同时鸣响,上千面大旗同时摇动,各营破口大骂声亦是跟蝗灾震翅一般,嗡嗡作响,震得人头皮都发麻了。

    面对这么大个阵势,官军也是有些发蒙,一千多步兵汇聚在一起结成阵势,后面的兵士就挺住了前进,接着,总兵杜文焕,参将陈文礼等人骑着马到了阵前瞭望了起来。

    看着几人张望,宋青书脑门上的汗水都淌了下来,赶忙回头大声的命令道:“摇旗,继续喊!”

    上千面大旗更是摇动的四处乱窜,一个个农民军嗓子都要喊哑了,依旧继续骂骂咧咧,,这么足足一炷香的时间,终于,杜文焕几个转身回到了自己营垒,接着,官军后队变前队,开始急促的向后退却。

    直到看着官军真退没了影子,宋青书这才大出了一口气,腿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刚刚t他这就是完全在赌!赌对面的官军对农民军主力十分忌惮,昨晚上夜袭就是给对面一个人数众多的假象,今天更是如此,为了营造出这么个壮观的军势,宋青书拆了二十多个村子的栅栏,然后又是命延安府剩下的两万多居民给他干活,不眠不休打草扎了四万个稻草人。

    所有能指挥的农民军全都被宋青书放在前面了,每八个人就是一面旗帜,看上去人多势众,实际上比诸葛亮的空城计还空,诸葛亮的计谋要是司马懿识破了,打不了把城门一关,就算十五万魏军一时间也打不进来,他这可完全是豆腐,万一官军掩杀过来,他这点人马真是一搓就破。

    还好,对面不知道那路官军将领还是上当了,如今官军这一退却,没有个十天八天是不可能组织好第二波兵力进攻,到时候,宋青早书就可以大摇大摆的带着他的人追向韩城了。

    从罗汝才这混蛋报复,赶鸭子上架逼自己殿后时候,宋青书就开始想怎么才能既把好处捞到手,又不用出力与官军死磕,还好,如今危险是危险,好歹他赌赢了。

    饶是如此,宋青书也不敢大意,腿儿发软的在地上坐了一小会,宋青书又是立马一个激灵蹦了起来,张口就叫嚷道:“老夏,李铁柱,你俩立马带着军中老兵,跟着官军,看他们退出志丹县,再回来汇报,剩下人,继续擂鼓,摇旗,叫骂,没有老子的命令,谁都不许停!”

    “知道你就得折腾我。”

    疤脸还是那一副懒洋洋的模样,不过声音中还是有着一股压抑不住的震惊,宋青书的计划一开展时候,他的评语就俩字,找死!谁知道,如今真成了,疤脸都不知道该说宋青书是用兵如神,还是该笑他傻人有傻福了。

    …………

    这次官军是真退兵了,昨天走了一天的五十里路,今天半天就退回去了,而且疤脸眼见着官军退出了志丹县,估计是向北回延绥镇,去聚集兵力了,又摇旗呐喊了好半天,喉咙都喊哑了的农民军终于松了一口气,宋青书本人更是如蒙大赦,扯着沙哑的嗓子就呐喊起来。

    “把栅栏,稻草人都抱回去,今天杀二十口猪,犒赏大家!”

    “大当家的万岁!”

    几个月都没见过荤腥的农民军大队顿时大声的欢呼起来。

    这些栅栏与稻草人倒是也没浪费,在延安府的东北,西北方向,宋青书又是布置出了两个“农民军大营”来,密密麻麻的栅栏中,穿着破布的稻草人站的笔直,背着棒子,还真有那么几分人多势众的模样,剩余的军队与老弱,宋青书却是全部屯扎在城东南,一有个风吹草动,立马开溜。

    下午回来布置疑阵,到了晚上快六点多了这才算忙活完,宋青书倒也说话算数,把紫金梁王自用给他留下的牲畜全都宰了,不分老幼,只要是参战了,就能分到一口汤喝,如今宋青书手底下快到八千多人了,就算多杀了二十来头猪,五十口猪的肉也就够一人吃上一两块。

    不过吃着猪肉汤煮的野菜面糊糊粥,有些老农,尤其是点灯子赵胜的部下,许多人好些年都没见过肉和白面了,一顿饭吃的他们热泪盈眶的,对宋青书这头领也变得死心塌地起来。

    尤其是作为首领,宋青书还高风亮节,一口肉都没吃。

    真是一口肉都没给自己家人留,,全都拿出去煮了,宋青书自己也就弄了点上不了台面的下水,什么辣炒猪大肠,夫妻肺片,猪肝蘸酱油,红油猪肚弄了一桌,再加上些其他小菜,弄了一大桌来庆祝。

    这年头吃下水可不体面,凡事有些身份的,一般都远离的,邢红娘邢老倌她们是底层出身,倒是不见怪,采薇虽然跟着疤脸流浪了几年,可吃的要么是窝头,要么是些米饭素食,还真没吃过下水,更不要说龙户村的大小姐李裹儿了。

    看着大家伙捧着米饭吃的不亦乐乎,采薇却是举着筷子犹豫半天。

    “妞,放心好了,这玩意味道好着呢,再说,可是你韩娟儿姐的手艺!”看着采薇犹豫,宋青书是直接给她夹了一块子辣炒肥肠,然后对李裹儿一瞪眼。

    “要当老子女人,老子吃什么,你就得吃什么!”

    真跟上刑场一般,两个妞皱着眉头好不容易把猪大肠和一片猪心咽了下去,旋即,两人眼前却是亮了亮。

    别说现在这缺乏动物蛋白的年代,就算后世,青椒肥肠还有猪心在饭店里也得十几二十多一盘,用辣椒炒出的香味压住了内脏的异味,再加上油水的缺乏,俩妞立马也加入了抢食的行列,筷子甩的飞快,看到李裹儿脸蛋上居然因为吃的太急,粘上了好几点饭粒,宋青书忍不住好笑的摇了摇头,伸手帮她摘了下来。

    这个亲昵的动作明显让李裹儿僵了僵,可旋即,她不可思议的看着宋青书把饭粒填到了自己嘴里,这个大小姐出身,却是个苦命人的丫头一刹那脸色红成了樱桃,脑瓜都差不点没埋在她鼓鼓囊囊的胸脯里了。

    可就在这难得全城庆祝的时候,宋青书待的那个城墙边上小院子们,却被不知道哪个不开眼的给敲响了,以前在邢家班,都得宋青书去开门,如今他也可以很牛逼的捧着饭碗一甩筷子。

    “柱子,开门去!”

    满脸憋屈,柳大柱子放下饭碗,不耐烦的快步走向了门口,咣啷把门栓一抽,一张书生脸却是出现在了门口。

    倒不是点灯子赵胜,他也跟着吃呢,况且造反了快一年,这货也早没了书生的派头,抢起食来跟那些老农没啥区别。

    “你谁啊?啥事?”

    看着柳大柱子那瘦骆驼脸满是不耐烦,门口的田伯光哆嗦的向后头退了一步,不过一股浓郁的饭菜香味铺面而来,勾的这个书生重重的吞了口口水,然后才鼓起勇气的叫喊道。

    “大当家的,我要告状,那个管后勤的焦老头不公平,别人都领到肉汤糊糊了,为什么我们家就不给,还让我们啃窝窝头!”

    读书人都是吃香喝辣的,如今吃的连饥民都不如,田伯光一家还有几个被宋青书一块收留的买卖人心里顿时不平了,忽悠着田伯光一个人就过来告状。

    可惜,这书生感觉自己老大的理,宋青书却很眼皮子都没翻一下,一面继续往嘴里扒拉饭,一面含糊不清的嘟囔着:“不关老焦的事儿,老子下令,打仗的有肉吃,没打仗的啃窝窝,知道了吧?现在你走吧。”

    开玩笑,几个书生到了自己营里啥都不干,还想吃香喝辣?要不是看在他的二十几本古籍采薇鉴定过都很有价值的的份上,宋青书都想把几个吃白饭的撵出去了。

    这落差太大了,眼睁睁看着饭菜香味,大门给关上了,站在门口半天都回不过来神来,田伯光悲催的差不点没没晕过去,不过到底也是读书人,脑袋转的就是快,猛地,他又是拍着门脸,大声的叫嚷起来。

    “大头领,军中不是缺甲吗?我有办法啊!”

    嘎吱一声,门又一次开了,这次,是宋青书亲自开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