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明末乞活 > 章节目录 第263章 嚣张的响马子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好不容易嘴里的臭袜子被抽了出来,李裹儿的那个白痴哥哥李文锦立马跟被欺负了的小孩一样,抓着宋青书的袍子下摆就开始告状。

    “妹夫,您老可要给我做主啊!带着商队,我们才刚到繁峙县,打算在刘家村儿歇下脚,可倒好,一群刁民把咱们商队给撵出来了,李小二就想在旁边野林子里过夜,刚铺上帐篷,一群响马子就杀了出来,不由分说把我这潇洒的胡子,头发全都剃光了!”

    “以后我还怎么被代县的姑娘们崇拜啊!”

    摸着光溜溜的脑壳,李文锦这厮悲催的坐地上打滚着,吵的本来就很烦的宋青书更加烦躁,冷哼着打断了他的话。

    “你能活着回来,已经很幸运了!”

    “不是,妹夫,我这……耶!李小二他们!!!”

    没看到几个护卫和伙计的死,回过头去,闻着那股血腥味,李文锦脸都吓白了。

    原本想让他看着曹家人,别弄假账糊弄自己,如今看来,这厮就是个废物!从他嘴里也套不出什么有用的情报,宋青书烦躁的摆了摆手。

    “都带下去,死了的弟兄,伙计家里多发些银子!”

    “是,大帅!”

    驻守代县城的假官军立马抬着尸体依次出了去,不知道是葬在哪儿,李文锦还有曹家那个商人也是被带走休息去了,可空气中那股子血腥味依旧浓郁的可以,闻着血宋青书更烦躁的如同野兽一般,狠狠一拳头砸在了桌子上。

    杀了自己的人,抢了自己的货不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可毁伤!古代曹操都曾经割发代首,把李文锦和曹家商人两个主事的全身毛都剃光,这是赤裸裸的在打他的脸。这群响马子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嚣张多了,现在宋青书有些后悔派刘体纯去了,迟迟不归,恐怕如今应该是遭了毒手了。

    不过混天龙,韩擒虎俩家伙既然不买面子,那么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还得来代县!不能丢了好不容易聚来的人心,拳头捏的咯咯响,宋青书无奈之下恼火的又是抬起了手,周遇吉立马躬身过来。

    “大帅!”

    “火枪队停止训练,分六队驻扎在代县东北,防备响马子再来,让邢红娘的骑兵也在这一代巡逻,叮嘱孙先生,赶快抢收粮食,等落雪了,就是把繁峙翻个底儿朝天,老子也要把这伙蠢贼挖出来!”

    “遵命,末将立刻去办!”

    难怪周遇吉后来能当上山西总兵,办事干净利落,不过送走了他,宋青书以后恼火的一敲桌子。

    第三天。

    中国历史上,开垦荒田开垦的极致就是在明清两代,也正是这时候,人们把最常驯养的家畜由羊改成了猪,如今,乞活军算是这个垦荒的先驱者之一,几百里五台山山坡上如今到处都是被整齐树木隔成一个方字,一个方字的田地,上千把锄头在挥汗如雨拼命往地里刨着,一个个黑红黑红,肥硕的地瓜被纷纷挖出来。

    人都是被逼出来的,孙传庭也是如此,这秋收他也被逼的想出来流水线作业了,壮年劳动力的乞活军刀手只管挖,后头灵活的孩子负责去捡,捡到田边再由那些上了年纪的老太太,没去工场的女人们清理淤泥,最后是那些四五十岁已经上了年纪的老男人负责把粮食运到山中大寨的粮囤以及各个生产队的地窖里。

    这么一分工,可比原来大家一块闷头上有效率多了,几千人一起轮锄头,转眼一晌地就被收获个干净。

    不止地瓜,马铃薯和玉米也不在少数,宋青书可是知道,发现美洲大陆之后,美洲殖民者还有欧洲的一些地区,甚至以高产的土豆玉米作为了主粮,发觉那个时代的骷髅,做骨骼鉴定时候,含有玉米成分最多的一定是美洲东海岸人。

    这些白人能吃,没道理咱们中国人不能吃,短时间内宋青书也是打算拿这些当主粮了,目送着一筐筐黄灿灿的玉米,黑乎乎的土豆被抬出田地,宋青书可算心情好了点。

    “要是这些东西能在咱们大明推广,何至于饿死这么多人,闹得天下大乱,朝廷诸公真是昏庸!”

    看着这一副劳动场面,跟在宋青书身后,孙传庭这闷罐子这会儿也忍不住感慨的说道,听的宋青书却是冷笑的摇了摇头。

    “就算东林诸公都是眼睛高高的瞄在天上,再说,他们代表的都是江南地主士族的利益,又怎么肯大力种植这相对便宜的粗粮,而放弃价格昂贵的精米?”

    “诸公误国啊!”孙传庭再一次深深叹了口气。

    明末这个大环境,天灾人祸搅和在了一起,倒也不能仅仅过分苛责一方,宋青书刚想开口劝孙传庭两句,这功夫山底下居然又是一匹快马赶来,可怜的马四蹄都瑟瑟发抖,好不容易把施天福这个重新肥起来的死胖子驮了过来,离着老远,这货又是大声的叫嚷了出来。

    “大帅!大帅,刘大胡子那厮回来了!”

    刘体纯活着回来了!

    …………

    还是已经被乞活军当成了据点的加多宝客栈,一大碗抻面冒着浓郁的牛肉香气,刘体纯这厮吃的胡子上都是淋淋漓漓的面汤,看样子他是真饿坏了,身上风尘仆仆也不知道赶了多少路,大海碗已经被他空了三碗了,还在吃个不停。

    “大帅到!”

    听着周遇吉一丝不苟的呼喊声,这货可算是暂停了下,也不懂什么叫周公吐脯,硬把嘴里最后一大口面条噎进肚子里,憋的老脸通红,这货好不容易才站起来抱拳鞠躬施礼。

    “见过大帅!”

    “回来就好!起来吧。”

    刘体纯算个人才,更重要的他是个本地通,要是损失了他,宋青书还真会挺心痛,这会儿见他平安归来,倒也松了口气,事情已经这样了,对刘体纯的招募结果也不抱希望,宋青书随意的坐在了一旁,打算再问问他这一次打探到响马子的老巢在哪里没有。

    谁知道这刘体纯却是满脸的喜色,面也不吃了,献宝一样赶紧从褡裢里掏出了一个盒子。

    “大帅,那混天龙,韩擒虎对您可是仰慕的紧,这次虽然没答应归顺,不过让小的转交给您供奉一样,说请大帅笑纳!”

    人都杀了还回过头来献殷勤,这是玩的哪一出,宋青书还真惊奇的掀开盒子盖子,旋即脸色再一次阴沉了下来,旋即把盒子又推了回去。

    “这,一盒子头发?这混天龙弄这东西给大帅做什么?”看了一眼,刘体纯亦是无比惊愕的叫了出来。

    “这是李文锦还有曹孙治身上剃下来,前天他们截杀了咱们乞活派往大名府的商队,还有这张纸条,你是地里虫,老子混天龙!若要虫得活,金银三七贡!喝,走宁武关这条商路,还得给他上供三成的贡金,好大的口气!”

    听着宋青书的冷笑,刘体纯又是悲催的干巴巴说道:“那个,大帅,信是混天龙写的,意思你三他七!”

    “七他个锤子!”本来就挺恼火了,宋青书干脆一巴掌把盒子都拍飞了出去。

    “胡子,这次你去,如何见面的?能找到这群混球的老巢不?”

    “回大帅,小的是按照老规矩,联系上被他们蒙着眼睛带上山的,在老林子骑马绕了小半天,,然后就在屋子里关了两天,连窗子都不让开,小的也不知道具体在哪儿。”

    刘体纯很是悲催的挠了挠头,倒也是没直接抱希望找到,宋青书也没在意,迟疑了下,又是凝重的询问着。

    “你能不能想起些细节,混天龙和韩擒虎身上穿的是什么衣服?布料产自哪儿,关你的屋子附近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响动?外面声音空不空,是建在村子里,还是山上某个地方?”

    这些可都是侦探小说里学来的,被绑架者提供的一些细节,往往就能让侦探探查到绑架案发生的地点,听宋青书这么一说,刘体纯还真把手放在脑袋上苦思冥想起来。

    “附近挺空的,就能听到鸟叫,马叫,混天龙来时候偶尔看一眼门外,应该是个山谷,至于衣服,穿的就是当地土布衣服,不过他俩挎着的刀,背着的弓有些特殊,还有来时候骑着的马,马鞍也有些不对!嗯……”

    猛地一拍大腿,刘体纯盎然的说道:“对,老子说怎么这么眼熟,那是官弓,官刀!大同军械间出产的,这么多年!这俩混球难怪能逍遥着不倒,他俩居然有官军的背景!”

    “官军?”

    这事儿就复杂了,皱着眉头,宋青书凝重的摇摇头:“他俩为匪多年,抢官军的装备不是常有的事儿,凭着判断,也太武断了!”

    “不,大帅,不止这俩混球,他们手下十一个人,全带着这种刀,这可不是普通卫所或者边军的刀,马鞍,是大同军械司特制,为边军各大将领亲兵所打造的军械,这年头朝廷年年欠饷,军械司更是饿死老鼠,公家发给边军的刀剑火铳差的豆腐渣似得,家丁亲兵的家伙都是主将额外花钱向军械司定的,汇聚了军械司最后一点大工精心打造,军械司也就是靠着这个不至于饿死。”

    “小的也为匪多年,这上等亲兵刀,也只弄得两把,他十三个人十三把上等雁翎刀,全是抢的,绝不可能!”

    “对,小的还想起来,每天早晨,中午,傍晚,东南似乎都有钟声传来,应该有个和尚庙在东南方向!”

    “官军背景!庙宇附近!”念叨着两个重大收获,宋青书低着头凝重的思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