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明末乞活 > 章节目录 第264章 又被打上门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对付响马子可急不得,这大同,忻州他们纵横了多年,要是好对付,早就被官军给剿灭了,更何况对方还有官军背景,干不好好容易把自己暴露出去,那可就坏菜了。

    连续五六天,宋青书耐着性子按兵不动,仅仅是停了火枪队的训练,把人拉到了代县与繁峙以北的官道以及滹沱河边,扎了六个营,还让邢红娘的五百骑兵来回的巡视着,剩下力量,接着秋收。

    有了这支大队伍防守小小的代县,代县的那些地主豪强们倒是放心了许多,不少人甚至还主动组织了民壮过来助战,一下子多了两千人倒是让孙传庭喜出望外,直接把人领到山里扒苞米刨土豆了。

    可算是大战苦战二十七天,赶下落雪之前把好不容易播种的那点辛苦守成全都收了回来。

    今年可算是可以安稳点猫冬了,七八月农闲时节,疤脸主持着在凌风谷把老营搭建的差不多了,都是烧砖盖的那种类似后世农村大院的砖瓦房,墙用伴着稻草的黏土涂的厚厚的,房顶上更是厚厚的稻草来保暖。

    而且宋青书还把后世东北的火炕也给搬了过来,那头炉子里塞两把苞米杆子,这头偌大的大火炕顿时变得暖烘烘的,暖的不少乞活军每天早晨起床成了最痛苦的事儿。

    大早晨,烤的两面金黄的土豆片仅仅加了点盐巴就散发出了独有的香味,还有玉米地瓜粥,配上一碟子油辣椒下饭,倒也算得上丰盛,还留了五百人看守老营,毕竟这儿可装着半个忻州的财富,用过早饭之后,坐在热炕头听着外头周遇吉操练着士兵跑圈,倒也是人生一大惬意之事。

    连采薇都变得有些懒洋洋了,盘坐在炕上,几根长长的针在她手中来回窜梭着,居然是在织着毛衣。

    施天福曹三喜去草原,还带回来不少羊毛,这年头汉人实际上不会用羊毛纺线,顿时又让宋青书看到一条商机,请教了汤若望之后,用自己产的肥皂碱水给羊毛脱脂,乞活军也卖起了毛线,如今连太原都是,给自己夫婿或者心上人亲手织一件毛衣,成了当季最流行的时髦潮流。

    有了毛线,李裹儿则是一旁也跟着苦思冥想设计起了新的服装样式来,拿着一支毛笔,在宣纸上划来划去。

    其实女人们都有事儿做是件好事,省的她们把无限的精力都放在宅斗上,她们的事业,宋青书可是全力支持的,这会,宋青书也是跟着盘坐在炕上静静的陪着,只不过他也没有偷懒,而是在认真阅读着一封长信。

    信是邱明寄来的,这小子如今也发达了,从一个不入流参将一跃成为山西名将,可惜名将也不是那么好当的,和许定国搞好关系之后这货不得不跟着许定国在太原盆地四处镇压农民起义。

    他那两下子其实很一般,还好宋青书给他监视他的党守素居然也是员将才,五百火枪队大刀队精选的乞活军给他做亲兵,每战争先,从来没落过他面子,这会儿正在河曲和同是三十六营的张妙手,白九儿打的火热,信还是前线送来的。

    邱明倒是够享受的,这头打着仗,居然还有心思找姑娘,信的前头是求宋青书以自己大表弟名义,帮他向蒲州张家的四房大小姐求亲,明媒正娶把人迎到代县去,而且还要快,他一不小心,把人家大姑娘肚子搞大了!

    这事儿看的宋青书一脑门黑线,后世流行奉子成婚,自己一个姐姐就是这么成的,没想到这年头也流行奉子成婚!真不知道人家张家四房是怎么想的。

    不过这事儿对自己来说却是好事,一来是邱明表忠心,求亲都求着自己操办,那股亲近之意自然不言而喻,二来蒲州张家可是山西一大家族,万历年间曾出过大学士张四维,在官场的关系盘根错节,而且张家还是晋商一员,和宋青书合作的掌柜的张师定也是张家人,他还是不入流的远方,就已经发达到这个程度了。

    就连宣大总督张宗衡也是祖籍蒲县张家,张家四房的大小姐也算是贴近核心了,让邱明去联姻,进一步拉近了自己和蒲州张家的关系。

    看到这儿,宋青书是一点儿也不含糊,直接批条子给施天福,让他去准备聘礼,赶紧去蒲州下聘,聘礼什么的也准备的风光些,照一万两银子花!

    交代好这些之后,下一篇则是宋青书关系的时事了,关于繁峙那面马贼的事儿。

    虽然出身比较低,不比边军中那些将门,不过对边军中的那些龌蹉,邱明倒也是个门儿清,一番来龙去脉叙述看下来,看的宋青书心底顿时有了底气。

    反正秋收也收完了,该跟那两个混球动手,让他们知道知道谁才是黑手党老大!

    可就在宋青书想着的时候,门口忽然被猛地推开,一个红红火火的影子毛毛躁躁的跑了进来。

    “傻,傻子!响马子,来了!”

    看邢红娘兴奋的无以复加,气喘吁吁的一句话,听的宋青书差不点没从椅子上掉下来。

    响马子难缠不是因为他们战斗力有多强,而是这帮人找不到,面上这些人要不是农夫,要不是商人,甚至据说还有书生之类的,而且响马盗自己之间不少也是相互不认识,都是通过首领招募,要做案子时候再蒙上黑布,从四面八方汇聚在一起,一般响马盗五六百人,只有首领领着五六十人的核心团队,所以宋青书苦思冥想怎么才能找到混天龙,韩擒虎两个响马盗头领的老巢。

    可他们打上门来,那可就简单了!

    别看大部分乞活军还在忙着秋收的最后工作,打籽入库,真要单挑邢红娘的五百常备铁甲骑兵就可以把这帮业余家伙打的找不到北了。

    匆匆两下把信揣在怀里,宋青书登上靴子,跑出门就着急的大吼起来。

    “老周,着急亲兵,咱们要打仗了!”

    …………

    响马子可是灭了代县的一个庄子,一听响马子再来,整个代县的豪强地主都坐不住了,两三百人一窝蜂全挤到县城去了,听说宋青书要出兵剿灭响马盗,不少人又是观望的派了家奴跟在后头。

    这一次孙传庭也是撂下手头工作跟来了,他也是代县人,繁峙的响马盗他也是如雷贯耳,怎么也要去会会,更何况虽然宋青书对他委以重任,可他现在还是寸功没有于乞活军,跟着宋青书去,打赢了功勋自然归领导宋青书,但他多杀也能分润到些功劳。

    这一条同样适用于周遇吉。

    “就在前方了!”

    发现的还是探马营的小萝卜,他的人可不止是骑兵,不少人还不是乞活军的,直接在当地招募的老农,一有个风吹草动,就来汇报,这次也是,响马盗从繁峙县南部的五台山北峰汇合,刚南下到代县与繁峙交界不远,就被小萝卜发现了。

    代县不大,命令到了,不到一个时辰,六个呈现双品字形的五百人队就就从六个方面汇合了过来,突入了繁峙县境内,宋青书的一百多亲兵和刘宗敏的大刀队待在一起,亲兵又是火枪队中精选出来的,如果遇到善骑射的响马子,对射也不吃亏!

    这么一路向东北方向合围去,不到小半个时辰,带路的老农就战战兢兢向前指去,顺着他的手指,不远处一个小土包后面,十几股炊烟渺渺的飘荡起来,这阵子已经中午了,估计是响马子在生火做饭,这倒也符合响马子的活动规律,一般他们都是夜间袭击。

    “大帅,让俺老刘去吧!保证把那个什么混天龙的鸟儿拧下来!”

    刘宗敏在后头,是第一个按捺不住了,这些日子,孙传庭当家,可把他管的死死的,一天天除了训练就是训练,要不是宋青书还有个七天休沐制度,每六天可以休息一天,可以有个盼头,他都要困疯了。

    好不容易有个仗打,他自然是急不可耐,可惜,端着望远镜远远眺望着,宋青书却是头都没回一下,硬邦邦一句压了过来。

    “老实待着!”

    “刘将军!响马子可都是轻骑,打不过他们就跑,凭着你这两条腿是撵不上的,并且他们熟悉地形,打不过就划拉一下四散二开,就算出动了骑兵去追,也不一定能毕全功于一役,现在需要的就是耐心!”

    “苗头领,仉头领,赵头领他们其他几路汇合在一起,四面包抄,咱们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在这里等着,不要被响马子发现,等着几路人马都到了,到时候自然少不了刘将军你这陷阵猛将!”

    孙传庭倒是好心,在一旁帮着解释起来,可惜,他这冰块脸木头语气,好像魅力值严重不足,刘宗敏没鸟他,看着这厮还是一副猴急猴急的模样,孙传庭干脆用上了激将法。

    “都说苗美统领身经百战,功夫不亚于刘将军,刘将军你莫不是怕杀敌抢不过苗头领,这才想先进攻?”

    “鸟!老子会怕他老苗?”

    果然中计,暴跳如雷的刘宗敏当即回过头去,对着麾下大刀队就嚷嚷起来:“都给老子趴好了,要是暴露了目标,老子先把你们鸟掐下来!”

    到底是魔鬼式训练,大刀队的乞活军一声不吭的趴在芦苇丛中,隐藏在滹沱河边,就连邢红娘的骑兵也是,马嘴里塞着缰绳,跟着人趴着,远远眺望去,不离得近根本发现不了,就这么开始潜伏起来。

    潜伏了大约几炷香的时间,就在宋青书望远镜观望的正出神时候,周遇吉忽然是面容严峻猫着腰急促的奔跑了过来。

    “大帅,事情不对!”

    “哦?”宋青书惊愕的扭过头,周遇吉的语气则变得愈发严峻。

    “末将在辽东也打过土匪,打过女真骑兵,这些人来去如风,警惕性极强,往往大队伍没到,先有探马撒了出去,这响马子十多年未剿灭,料想警惕性也不弱!可这么长时间了,他们竟然没有派一人出来巡逻打探,事情不对啊!”

    听着周遇吉一说,宋青书心里猛地咯噔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