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明末乞活 > 章节目录 第326章 比狠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孙传庭刘宗敏在牛棚里啃着干粮就着西北风时候,这蒙家大院可是张灯结彩热闹的很,一张大号桌子上放的全都是山珍,什么野鸡兔子蘑菇炖了满满一桌子,这蒙大当家的窝着个肚子,得意洋洋的坐在个太师椅上剔着牙。

    下面,蜡烛照耀下,三口大箱子,一万两白银,合着烛光似乎闪烁出了无数的银光,看的人眼睛都花了,看的姓蒙的亦是美滋滋的眯着眼睛。

    “还是咱们太爷威风,砸了他们一回,那帮子北面来的流贼乖乖就把银子吐出来了!”

    跟着看着眼热,旁边那个尖嘴猴腮,瘦的跟山猴子似得家伙揪着他那八字胡子,一张脸抽风似得斯斯吐着冷气,无比嫉妒的嘀咕着。

    “就是,早知道那帮子孬种这般怂包,俺老马也早就动手了!”

    紧接着对面那个脸蓬蓬着,穿着套绿锦绣,撑得活像个癞蛤蟆的家伙亦是用他憨的可以的那股子嗓音嚷嚷着,挺奇特,这人脑门鼓个大包,中间还被皮竖着挤出道缝来,看上去倒像个没睁开的眼睛。

    这俩家伙分别是牛粪山的当家的马王爷,还有骨头寨的寨主山猴子,乞活军来了新县,这帮家伙就一直死死盯着,对乞活军四千多青壮,他们倒是真投鼠忌器没敢动手,可最近不一样了,原本穷的叮当响他们都不稀罕去打的新县忽然变肥了,看着乞活军在那哗啦啦的数银子,这些窝在山沟子里的穷霸王亦是眼红的滴出血来。

    孙传庭分析的还真没错,那天到新县附近砸场子的黄大狍子不过是炮灰,四五个寨子把能打的都聚拢了起来,五千多人全都拥挤在花鸟寨,一旦宋青书翻脸,就动手开战,不过这乞活军非但没生长,还眼睁睁看着黄大狍子把茶场砸了,这让小心翼翼的本地地头蛇们对乞活军明显轻视不少。

    家家户户寨子里都要干活,待了一天,看宋青书连过界采茶都不敢了,其他几个寨子就把人给撤了回来,今个也是宋青书送钱粮上山,蒙老大派人去显呗,其他两个寨子的寨主就闻讯而来。

    “他娘的,谁知道那些破树叶子还能拿出去换钱,咱们牛粪山半山都是这玩意,早知道咱老马早就拿出去卖了!”看着银子心里直痒痒,那绿蛤蟆又是推了推蒙大当家的胳膊。

    “蒙爷,要不过几天咱们把寨子里的兄弟都哗啦哗啦,下山把他新县给屠了,把这生意给抢过来,您看如何?”

    “这白花花的银子,咱们挣多好,还便宜那些外来的怂包?”

    “不!不!”

    这蒙老大却是吧唧着嘴晃了晃他鼓鼓囊囊的大脑壳子:“这伙北面来的流贼还是有几分门路的,老子早就知道咱们这儿有茶,可这茶路都让东面徽州那些下九流的贱商给垄断去了,弄出去也没人买,这伙流寇虽然是贼,居然能从徽州那些贱商手里抢出一口饭来,有他在新县,才能有银子进来,咱们要把新县给屠了,就没人来了。”

    “那就眼睁睁看着那些外人赚咱们英霍山的银子?”这姓马的明显按捺不住了,这么说着,眼睛却是往厅里那几箱子银子瞄着,边上的山猴子亦是跟着砸吧砸吧嘴。

    能混上新县这么多山寨的老大,这蒙大当家的到也不是白痴,他哪儿看不出来这俩家伙是看着自己收钱眼红了,怪自己吃独食,心里骂着俩人祖宗,抚着肚子,面上这蒙老大确实冷裂开大嘴难看的笑了起来。

    “当然不眼睁睁的,老子这砸了那帮流贼一顿,这帮子孙子就乖乖送银子上门,侯二,马三,你们也去砸吗!三天两头宰他俩人,再想想办法把他相好的给绑来,寄个耳朵,手指头什么的过去,下手狠点,让这帮北佬知道知道,谁才是这新县的老子,要想在这儿待下去,就得给咱们爷们吐银子!”

    这一说,一胖一瘦俩家伙的眼珠子顿时也跟着亮了起来,山猴子禁不住对蒙老大挑了下大拇手指头。

    “蒙爷,还是您高!”

    “哈哈哈哈!”

    说到高兴处,几个山寨头子一起发出了山精般的难听怪笑,接着就是你一言我一语商量着如何敲打宋青书,可就这功夫,轰隆一声猛地响起,震得桌子上盘子都是嗡的一下。

    “他娘的,这天真怪,梅雨都过去了,还打哪门子雷?”也是一个哆嗦,绿蛤蟆马王爷瓮声瓮气的就哼唧起来,到底还是蒙老大祖上当过卫指挥,见识广些,脸色一变,他就猛地一排桌子。

    “雷个屁,这是打炮的!莫非是他娘的官军来了?”

    一提这个,几个山寨主当即都是一个激灵,饭也顾不得吃了,连滚带爬一股脑就冲到了外头。

    此时夜已经深了,可站在山口处的望风崖,山底下的情景依旧一目了然,老长一块地方全都是火盆子照的锃亮,蒙老大到时候,十几门大炮又是依次喷吐出毒炎沉重的铅球子咋在山壁上打的碎片石块子到处都是,震得这花鸟山似乎都跟着嗡嗡发颤。

    眼看着底下整齐的军阵,还有那些不断咆哮的大炮,巡山把头黄大狍子吓得屁滚尿流,看到蒙老大如同看到了救星一般,哭爹喊娘的就扑了过去。

    “大,大,大,大当家的,是,是,是那帮子乞活,他,他们打来了!”

    “慌个屁!”被吵的心烦,蒙老大直接一个耳光抽了过去,抽的那黄大狍子跟陀螺似得,抽跑了他,旋即又是拧着眉毛向下眺望着,边看边骂。

    “他娘的,这帮子流贼还真有本事,这官军的将军炮当年纪就是俺爹也没分到一口,他这一下子弄了二十多!”

    蒙老大可不知道,宋青书是福王爷的便宜女婿,这些大炮着实让他吃了一惊,,旋即又是哇呀呀呀的暴怒捶着肚子。

    “他娘的,老子说这帮子流贼怎么乖的跟个孙子一样,巴巴给老子送银子,今个他分明是刺探老子山里虚实!”

    “可,可那些送银子的家伙没走啊!还在咱山里!”

    “你他娘……”

    看着捂着一边脸的黄大狍子,蒙老大真恨不得一脚把他踹下山去,慌得这厮又是捂着腮帮子哭叫着:“爷,他们一个个也没家伙,小的看他们可怜,就给他们整了个牲口棚子待着!爷,小的立马带兄弟,把他们这群下贱东西都插了!”

    一想下午那些乞活的确是空着俩手了来的,这蒙老大倒是又放下心来,没好气又是一脚踹过去:“赶紧他娘的去,别让这群混球在山上放火!”

    打发了黄大狍子带着几十个了喽啰去,这蒙老大又是嘶声竭力嘶吼着。

    “敲锣,让黑脑壳寨兵们都起来,山蝎子,野鸡脖子,你们带人把山路堵死了!今个这帮流寇是来者不善!秃毛驴子,带着会射箭的小的们把西风口那块石头看好了,来人上来就射他娘的!”

    一通连喊带骂,这蒙老大几乎把手里能调用的上的兵力,全都守在了前山山路上,整个寨子里到处都是忙忙活活向前跑的。

    这也就是知己不知彼,要是知道乞活军有百多人把朝廷藩王从洛阳里掳出来的战绩,这蒙老大就该不这么想了,山底下,炮声愈发的震撼,扛着本地特有的藤条编制而成的大盾牌,下面的乞活军亦是呐喊着向栈道发起冲击,就在这紧张时候,冷不防后山一股子大火扑天而起,瞬间照亮了半个百花山寨子。

    “他娘的,黄大狍子这个混蛋东西,废物,宰几个手里没家伙的两脚羊苦力都办不好!”

    山寨子可不是军队,后院起火一时间不少人都慌了,看的蒙大当家的更是破口大骂,偏偏这功夫,黄大狍子还陂着一只脚,一瘸一拐的哭丧着回了来。

    “大当家的,不好了,那帮子流贼把咱宅子给占了!”

    一句话听的蒙大当家的差不点没吐血,好不容易弄点银子,还没捂热乎呢,就让人给点了,气的他直接从旁边属下手里抢过刀来,咣啷一声拔刀出鞘。

    眼看着自己头头满面杀机奔着自己过来了,这黄大狍子脸都惨白了,哆嗦着嘴皮子哭喊着叫嚷道:“大当家的,不怪小的啊!那帮子流贼会妖法,两个手里都能喷出雷火来,兄弟们还没没接近就被打死了,啊!!!!”

    噗嗤一刀直接攮了个透心凉,这黄大狍子眼珠子都瞪了出来,嘴里头汪汪的向外吐着血,看都没再看他一眼,抽出刀晦气的甩了下血,这蒙大当家的又是怒气冲天的大叫着:“山猴子,马老三,你俩先看着前山,老子去去就来!”

    一声吆喝,这次带了二三百个喽啰,倒提着刀,蒙老大鼻子直喷火气的嚷嚷着又是向后山走去,这还没走出去一百来米呢,正和在后山放完火,往前面赶的刘宗敏撞个正着。

    太突然了,两边人都是吓了一跳,旋即却又都是一喜,轮着刀,这蒙老大瓮声瓮气的高声大喊着:“小的们,流贼手里没家伙,砍了他们!一个脑袋换鸡一只!”

    这赏格在山里不算小了,听的二百多个小喽啰士气高涨,哇哇乱叫着也是拔出刀,拎着斧头锄头,拿什么的都有,一窝蜂的往前冲着。

    这密集一幕看的刘宗敏却是后槽牙都笑出来了,他倒是没法什么赏格,直接往腰里一掏,一个圆溜溜鸭梨大小的陶疙瘩顿时掏到了掌中,高举着手,刘宗敏也是粗野的大吼起来。

    “弟兄们,随便扔,随便打,这次老刘不管你们了!”

    听着刘宗敏的呐喊,一群乞活军居然比发下赏格还要兴奋,兴奋的吼叫中,跟刘宗敏差不多的几十个陶疙瘩就被一起甩了出去…………

    听着背后剧烈的爆炸声,前面守山道的山猴子禁不住愕然的回过头。

    “妈呀!这流贼的大炮怎么能打咱身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