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明末乞活 > 章节目录 第651章 大明天子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宋青书穿越前,曾经看过一部叫《紫川》的小说,那里头天下第一剑客就在帝国覆灭之极,悠闲的在海上钓着鱼,如今,京师杀成个腥风血雨,他却也是跟着那天下第一高手那样,也在东海悠闲地钓着鱼。

    不过也的确没什么可干的,大舰队三月二十二自天津出海,就一直飘荡在大海上,这年头信息传播速度如此之慢,就算想处理公务也没那么多,能做的似乎只有钓鱼消磨时间了。

    这钓鱼也真叫消磨时间,七十五米长,出海面还有四五米高的巨大战舰在大海上划出道道白浪,鱼钩被极速行驶的战舰拖的上下漂浮个不停,想钓上鱼来,还真难。

    还好拎着根钓竿主要是为了修养气度,修身养性,钓不上来,宋青书也不着急,不过他不着急,有人却着急,都说宰相肚子里能撑船,李建泰这大学士肚子挺大,气度却似乎小的很,跟着宋青书坐在太阳椅上,那头的青袍太监焦大林尚且能舒服的晒着太阳,喝着难得的果汁,他却是如坐针毡,坐立不安。

    根当年的周延儒一般了,在自己学生面前抬不起头来,这李建泰也是一副悲催的模样,忽然站起身来对着宋青书打了一拱。

    “大帅啊!这么做,是不是不妥啊……”

    “老师啊!”

    宋青书也是无奈的收起鱼竿来,对着大热天满头虚汗的大学士很是悲催的耸耸肩:“老师啊,这是您老第十一天第四十八次问了,要我说,没什么不妥的!”

    “可,那毕竟是皇帝啊!”

    在京师日久,潜意识里依旧对皇帝怀着深深地敬畏感,想着这些天,李建泰脸色就和吃大黄自尽的张凤翼差不多。

    可惜,回答他的依旧是宋青书轻蔑的一哼。

    “哼哼,皇帝。”

    说话间,一直起伏不定的鱼镖忽然一沉,宋青书眼疾手快,猛地向上一提,一条大黄鱼居然露出了个鱼头,喜的宋青书赶紧拼命地向上拖着鱼竿,转着转轮,而一旁,焦大林亦是满面笑容的站了起来,一语双关的轻轻说道。

    “恭喜大帅,皇余上钩已!”

    上头宋青书是过得轻松,船舱下,这些天却是崇祯皇帝自有生以来,过得最差的了,水师高级军官以及救出来的宋青书一党住上层带窗户的上等舱,水手们住和炮舱平齐,没有窗户的中舱,好歹还能推开炮舱看看太阳,没事上甲板溜达溜达。

    他堂堂皇帝住在最下层暗无天日的货仓,就玉儿曾经躲藏的地方,和炮弹什么的住在一起,而且宋青书根本不允许他在船随意走动。

    不光他,除了和西印度公司交好的田弘遇面子,田妃得以住上等舱,吃最精致的配给,皇室一大家子都是苞米地瓜就这咸菜萝卜。

    就算小时候跟着父亲,备受万历皇帝冷遇的太子朱常洛,好歹吃得饱穿的暖,又肉有光的,这十多天,快把本来就焦躁上火的崇祯皇帝气疯了。

    “乱臣贼子!”

    哗啦的一声,连饭带汤都被打翻在了地上,带着食盒小心翼翼溜下来的田妃立马惊吓的双眼中全是泪珠,领着定王在一旁瑟瑟发抖的不知如何是好,可看着打翻的鱼啊肉啊蛋啊,太子与永王却是闻着香味直吞口水。

    可怜他们,太子也不过十五岁,女眷孩子已经许久没吃过一顿好饭了,然而,就算如此,盛怒之下的崇祯皇帝依旧拼命地将靴子在饭菜上死劲的碾压着,好好的一顿饭愣是让他踩成了烂泥巴。

    还是周皇后贤惠,看着田妃可怜的模样,也不计较当年田妃与她争宠时候的旧事了,赶紧在一旁拉住了她的手。

    “辛苦妹妹了,陛下也是一时之气,毕竟,唉~”

    “妾身,妾身想办法去再拿一份!”擦了下泪珠,田妃又是牵着定王的手,怯生生的行了一礼,又是胆战心惊踉跄的向船舱上爬去,自古亡国的后妃公主可都没有好下场,动辄让人糟蹋了,看李后主与小周后,后蜀皇帝与花蕊夫人就可见一斑,宋代《熙陵幸小周后图》还有金国皇后的《尝后图》可都是盛极一时的春宫,虽然如今情况有些不一样,然而看宋青书的态度,明室也和亡国似乎没什么区别,她也是过得胆战心惊的。

    更痛苦的是崇祯还不理解她,曾经的恩爱被丢到了脑后,看着田秀英向上急促的脚步,崇祯又是恼火的叫骂道:“水性杨花,屡失大节,该杀!下次这个贱人再来,不要让她进来!就当她死了!”

    “陛下息怒!”

    安抚了下受惊的两个皇子,周皇后赶忙又是小步走到崇祯的身边,挽住他的胳膊,扶着他借着极其微弱的蜡烛光辉,缓缓坐回了阴冷潮湿的床上,这才开口劝说道。

    “田妹妹也是有苦衷的,这一路上多亏她对陛下照顾有加,而且周旋于贼人之间,她相比也是极苦的,陛下,求您也体谅田妹妹的苦吧。”

    “哼,要不是他与宋贼勾结,何至于如今?”

    不负责任的男人不少,如崇祯皇帝这般不负责任的还真少见,亡国的罪过居然都推给田妃了,眼看着他愤怒的模样,周后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过这功夫,又是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一个胖圆的身影猛地从门外闯了进去。

    “陛下,陛下,有消息了,长平公主与昭仁公主两位殿下无碍,宋贼命起小妾李氏看护二位公主,给予礼遇,不过长平公主情急之下咬了宋贼,宋贼似乎嫉恨,关她在船舱中不让出来。”

    如今忠于崇祯的,也就剩下历史上陪着他死的太监王承恩了,听着他的话崇祯皇帝先是一喜,旋即脸上又流露出一股子狠色来,再一次无比担心的阴狠哼道。

    “礼遇,他宋贼不过是故作姿态,承恩,你想办法接近朕的两个女儿,让她们自尽!绝不能有辱我皇家体面!”

    “这!”

    看着皇帝的满面杀机王承恩忍不住激灵的哆嗦了下,看着旁边周皇后双眸中那股子骇然,他赶忙岔开话题。

    “陛下,老奴还打探出一个消息,听那些水手说,明日就要靠岸了,宋贼估计会将陛下转移到陆上,这对陛下是个机会,江南还是有不少世家忠于陛下的,只要陛下露面,登高振臂一呼,就算摆脱不了宋贼钳制,至少也会让他投鼠忌器,不敢再对陛下如此欺凌,到时候,外有忠贞之士周璇,内有护国之卫秉持,早晚有一天,咱们能除掉宋贼!”

    “不过,这还需要田妃娘娘帮忙!”

    先头王承恩的话还让崇祯露出一股子喜色,可旋即,他又是愤怒的一挥衣袖:“要朕找那个贱人帮忙?朕不干!”

    “陛下,为了祖宗社稷啊!”

    扑腾一下,王承恩重重的跪在了地上,连着磕了几个响头,这算是给田妃争取一个机会,周后亦是跟着跪下,眼看着自己最后几个亲近人都是满面哀求的模样,最后崇祯皇帝干脆愤怒的一挥衣袖,背着手去了外屋。

    他这不负责任也真到了登峰造极,他什么都没答应,去求田妃的是周后与王承恩,丢也不是丢他皇帝的脸。

    只不过不知道朱由检想过没有,他皇帝的脸没丢,可是男人的脸却是早已经飞到九霄云外不知踪影了,亡了国,居然还要考靠几个妇人来拉扯,还装的高高在上的模样。

    门口,黑暗中,听着里头说话,一声不屑的轻哼忽然轻轻传来,脸上满是轻蔑,与黑暗几乎融为一体的宋勇忠鄙夷的哼道:“难怪大帅如此轻视,这也叫作皇帝,哼!”

    “军首,要不要禀告大帅!”

    “随他去!”再一次无比蔑视的向着屋子瞄了一眼,宋勇忠旋即合上了眼睛。

    …………

    自京师出发,走天津连续走了十一天的水程,可算要靠岸了,不说这次出征的师,就连靠着大海吃饭的水军将士也是多了点期盼。

    王承恩打探的还没错,第二天上午差不多十点左右,遥遥相望大半天的陆地可算是挨到了舰队边上,大小百条船,俨然海上一国的巨大舰队缓缓驶入港口中,如此规模宏大的舰队,就算是热闹的开埠港都是一年难得见到一会,为了赶这个热闹,数不清的市民簇拥着到了海边。

    在深水港下了锚,庞大的乞活军舰队亦是开始如同蚂蚁那样带着行李一队一队的登陆岸上,明显早有准备,那些乞活军的小伙子们早早就把胡须头发打理得井井有条,都说军队是个巨大的美容院,走着正步下了船,一个个刚硬果毅可靠的小伙子英俊笔挺的大步流星向前走着,看的一个个本地姑娘美眸连连,恨不得把小心脏连着香吻一同狠狠砸过去。

    一路上,不知道多少个封情书塞进了军队小伙子怀里,估计今晚乞活军要“死伤惨重”了!

    叮叮当当的船铃中,一条长梯摆在海权号的侧舷上,跟小威廉学的拿着跟文明棍,宋青书也是慢悠悠的走了下来,港口边上,早有一支智慧眼睛标志,西印度公司的马车队在那儿等着,舒服的拥着功臣焦大林,李建泰他们下了船,宋青书还打了个哈欠,这才对着身后做了个请的动作。

    崇祯一大家子就跟在他身后,至于前面,田妃与两位公主已经先下船了,先坐上了格外加大的四轮马车,其中,田妃以一个担忧的目光向这儿看过来。

    就在这功夫,紧跟着后头的王承恩忽然大蛤蟆一样猛地向宋青书扑来,十多天,长平公主那个牙印还没消呢,早就心有余悸的宋青书一个激灵就躲了开,吧唧一下,王承恩年糕一样呼在了地上,摔得眼冒金星,不过这个死太监也真的忠心,这还不忘大声叫嚷着。

    “陛下,快!”

    估计也是朱由检有生以来最激烈的一次冒险了,提起补丁黄袍,顺着宋青书躲开而露出一个空挡,他也是猛地撞开周围的侍卫,足足跑了三十多米,踉跄着扶着码头上一处货物队跑了上去,猛地举起手中双龙玉牌。

    “朕乃大明皇帝!朕是你们的天子!朕临幸应天来了!”

    看宋青书一行似乎没反应过来,趴在地上的王承恩亦是无比激动的跑了过去,扯着嗓子大声的叫嚷着:“大明天子再此,汝等愚民还不跪见!”

    别说,这一前一后两声,还真引得万众瞩目,所有人都将目光投注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