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明末乞活 > 明末乞活 正文 733.第733章 鄱阳湖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欧洲由陆地民族向海洋民族转变,得益于他们的宗教与政治,地理,基督教一年有差不多一百五十多天的斋戒日是不允许吃肉的,而鱼不在禁止行列,为了满足西方大陆对鱼的需求,每年沿海都有大量的渔船下海,锻炼了水手,而且欧洲的小国太多太繁杂了,每一个国家都做不到自给自足,那么依靠海运互通有无也成了必不可少的选择。

    这点天可以说对华夏开了个天大的玩笑,国历来以物产丰富的天朝国自居,大一统的大帝国几乎在境内满足了自己一切需求,对外那点贸易不过是带着恩赐性的锦添花,也正因为如此,将历朝历代的国人局限在了这方水土,眼看着世界在变,华夏却是不住地固步自封。

    自宋以来,华夏遥遥领先与世界的科技与技术变革步伐,已经被严重的拖满了,到了大明,更是几乎原地踏步,甚至火器还要进口葡萄牙的。

    变革总是痛苦的,现在是如此,陪着宋青书看着门口千帆过尽,依靠着以往经验爬副相位置的周延儒禁不住忧心忡忡。

    “大帅,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啊!江浙田园阡陌,空其过半,如今福建也是,常此以往下去,咱大明国还不得空了,况且人人思利,不符利益道德,人心不古,我大明这样下去可有亡国的危机啊!”

    见识过在台湾的庄园,周延儒也支持在海外屯垦,可他的计划却还停止在将流民迁徙出去,根本没想过要动整个社会的经济模式,宋青书的计划太大,已经有些吓到他了。

    可惜,周延儒的苦心劝谏,却一丁点都没被宋青书放在心里,他反倒是大笑着又像阳台走了几步,不在意的说道。

    “周先生,像之前礼仪道德是够了,东林还号称礼仪楷模,怎么我大明照样还是亡了国?仓廪足而知礼仪,本帅认为,让大家腰包里有钱了,天下才会太平,而只有真正感觉到国恩,百姓们才拼性命来保卫国家,如今这个下海趋势,让天下人都饱满,有何不好。”

    “况且,天下熙熙,皆为利往,天下攘攘,皆为利来,如今是人口过剩,造成土地成本太高,下海更好赚取一些,当对海外的需求饱和时候,国内的土地利润将再一次涨,到时候,大家又会带着海外赚取的钱财回来了!一切都要看供求关系。”

    不过说到这个,宋青书忽然又是脸色一黑,变得郁闷了起来,后世房价是这么抄的吧?想当初他一个苦逼大学僧,动打零工西打零工,一年继积蓄还没有花销多,别说在帝都魔都买房了,走一趟都伤筋动骨,想着让他郁闷。

    不明白自己家大帅为什么忽然又把脸色郁闷了下来,还以为自己刚刚一番话让宋青书心里不痛快了,当官最大的忌讳是不跟着领导思路走,想到这里,周延儒赶紧一个大马屁狠狠地拍了过去。

    “大帅高见,下官自愧不如,自愧不如!”

    “行了,周先生,你也别谦虚了,论从政经验,本帅的确不如你,要不是……,算了。”

    话到嘴边,宋青书又给咽了回去,随口岔开了话题:“礼部准备招抚两广的会议应该到时间了,咱们赶紧走吧。”

    “是,大帅!”

    尽管对这个不过十分好,遵循着不多问的官场规则,周延儒还是答应一声,紧跟着下了楼。

    马车停在门口,小宝这个保镖兼司机也是随时待命着,出了别具江南园林风格的小楼,翻身车,宋青书打算向城里赶去,然而在这功夫,机要秘书李香君居然是脸色苍白急促的从别院外箭步跑了进来。

    “大帅,江西急报!”

    李香君着表情立马让宋青书心里咯噔一下,急促的从她手接过刚刚破译好的密码军情,翻开漆黑封皮,一目十行的看了过去,看了两眼,他愤怒的将本子狠狠地摔在了地。

    “混账东西!”

    福建变得太繁华,也像宋青书那个时代了,商业街,工厂店铺如雨后春笋,以至于宋青书都有些松懈,忘了此时还是个乱世,天下在手还不到五分之一,在他醉心于大航海时代的美梦时候,别人可一点儿不照着他的剧本走。

    江西巡抚土国宝,降清了!

    如今平西王吴三桂发湖广楚师足足五十万之众,舟师十余万,已于六月十七出武昌,沿长江而下,下江西重镇九江,江西西半面算是已经丢了,而且更加严峻的是宋青书设置在长江安庆拦江防线的用性也大幅度下降,吴三桂完全可以走江西直入浙江,从腹地向应天政权发起进攻。

    虽然不怵他,可一但吴三桂大军逼近浙江边界,宋青书好不容易才争取来的改革,可能再一次出现反复,而且之前定制的全盘计划都因为这个变动而搁浅了,甚至临近的两广,都可能因为这件事情而变得反复。

    不是没考虑过江西军阀降清的问题,可这个后果太恶劣,以至于宋青书潜意识不愿意去想,可如今,它是血淋淋的发生了,余怒未消,宋青书再一次狠狠一拳头锤到了车子。

    刚刚还有说有笑,一转眼自己家大帅来了个晴转多云,旁边的周延儒也是禁不住心里头一突,副相也是有权利接触机密的,看宋青书将黑本子摔在地,他顺手给捡了起来,然而看了两眼之后,一股子浓郁的笑容忽然在他脸显露出来,对着宋青书,老头子重重一抱拳。

    “恭喜大帅,贺喜大帅了!”

    “火烧眉毛了!周先生还有心思开玩笑!”

    “大帅,不然!”

    神情变得一本正经,周延儒顺手把夹在军情的军用地图给打了开,指着九江笑眯眯的说道:“建奴在江南最大的两支力量是吴三桂还有征战四川,攻打大西军的多罗克勤郡王岳托两人,其有以平西王吴三桂的实力最为雄厚。”

    “不过再雄厚也有数,之前追杀大顺军的清军大体有八万左右,收降田见秀,刘希尧等大顺军降军能达到十五六万左右,左梦庚降军最多有三十万,加一些地方军头,湖广楚镇顶天五十万大军,再多了,湖广也支撑不起了。”

    “如今吴三桂号六十万,汹涌来袭,算打点折扣,四十五万有了吧,这等于将湖广兵马抽空了,只要歼灭吴三桂部,整个江南唾手可得?谁人还敢阻拦大帅半步。”

    “况且大帅,吴三桂这是在什么地方?九江,鄱阳湖,我朝太祖大破陈友谅,定鼎之地,他吴三桂不是自取灭亡还是什么?周某恭喜大帅,有何不对?”

    这话说的宋青书眼前一亮,光去想这闹心事,他还忘了往好的一方面想,不过沉思了片刻,他又是摇了摇头。

    “吴三桂不笨,算是他手里都是楚师,他也觉不愿意在鄱阳湖与我军水战,吴三桂手蒙满汉骑兵众多,一但他从江西突袭我江浙,还是棘手,如今我大军云集八闽,这仗,不好打!”

    如今和朱元璋对战陈友谅还不一样,那时候南昌,也是洪都这座江西坚城是在朱元璋手里,虽然朱元璋兵少,只有二十万,而陈友谅却有六十万,可整个鄱阳湖附近的治权都在朱元璋手里,陈友谅可以说孤军深入。

    如今情况却反了过来,宋青书主力绝大部分在闽,朱元璋当时在安庆更加远,而且江西一带都降清了,换成他孤军深入,尤其是吴三桂也不可能等他,在他调动大军时候,估计吴三桂也会不断向浙江边界进军,最理想的是在景德镇一带拦截住吴三桂军,地野战。

    估计这一战打的要宜兴之战还要庞大,还要激烈!也难怪宋青书皱眉。

    “大帅,除了这些,您没嗅到一股特别气息吗?”

    到底是老狐狸,周延儒脸忽然流露出一股子高深莫测的笑容来,不过却没卖关子,不等宋青书催问,周延儒已经将答案公布了出来。

    “野心!”

    这两个字听的宋青书心里似乎抓到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