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大佬的娇妻软又甜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二章 成为朋友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衣着华丽的夫人刚从唐渊铭病房出来。

    长廊上几个身穿西装的男人低着头在等唐夫人的训斥。

    “你们几个是怎么办事的,让你们好好看住少爷,照顾好少爷,就在我出国这么一晃的功夫,渊铭就被人打的住院了?!”

    双手环胸而站的中年妇女,恶狠狠得看着面前几个低头不语的男人,语气里充满不满和生气。

    “谁打的人查到没有?给那小子点颜色瞧瞧,不然别人都以为渊铭是个好欺负的!”

    “夫人,有件事情不知当说不当说。”

    “你开口不就是想说?还废话什么?”

    “少爷出事那天是为了给程已非买限量的珠宝。”

    “谁?”

    唐夫人一听到程字声音都提高了一个八度。

    姓程的那家就没给她留下过什么好印象,一家子都是狼狈为奸,骗的骗,坑的坑。尤其是那个叫程洛的,前几年把唐渊铭迷得团团转,好在这个勾人的小狐狸媚子死了,也让她省心不少。

    “叫你说又不吱声了,我唐家养你们这些废物是做什么,工资给的够高了吧!”

    “夫人……”黑衣男人搓搓手欲言又止,当下就挨了唐夫人高跟鞋的一脚,跪在了地上。

    “夫人,是个长的像极了程洛的女人,少爷最近一直在关注她的消息。”

    “夫人,夫人,您先别动怒,不是我们不上报,是少爷他不让我们说呀。”

    “滚!”

    程已非就是在这个“滚”字爆发的瞬间走出电梯门,目光自然而然就和唐夫人对上。

    程已非并不记得她,脸上挂起礼貌的微笑。

    前台说唐渊铭住在7-01病房,这阵仗看着怎么有点黑社会的味道,面前五个黑衣大汉围着一个衣着鲜艳风韵犹存的妇人。

    她转头去看墙上挂着的数字,是七楼没错。

    唐夫人隔着几米看的清清楚楚,面前身穿粉色香奈儿长裙的女人,她肯定是程洛!虽说当年程洛跳楼身亡,但始终没有找到尸骨不是吗?她可不是什么小年轻那么好糊弄的,现在人都到了面前,不论谁告诉她程洛已经死了,她也不会相信了。

    走廊里的人都偏转目光向电梯口看去,程已非脚步轻盈优雅地走向他们,有气质又漂亮,没有说半句话,绕过他们打开了7-01的病房。

    保镖们的脸色很难看,唐夫人的脸色更难看。唐夫人碍于卧病在床的唐渊铭不好发作,等这小丫头片子出来,不给她点颜色看看,白做这么多年的唐夫人了。

    病房里充斥着消毒药水的味道。

    唐渊铭安静的睡着,程已非看他清隽的睡颜不忍打扰,把水果篮放在一旁,坐在床边安静的看着唐渊铭。

    睡着的唐渊铭带着孩子般的乖巧,看着让人心宁。看到唐渊铭额头上的绷带,那种说不上原因的心痛感又一次爬上心头。

    “洛洛……”

    唐渊铭突然说起梦话,眉头紧皱,好像在做噩梦。

    程已非不忍,上前小心将他叫醒。

    “你做噩梦了。”

    唐渊铭睁开眼睛看到对上程已非精致小巧的五官,像是蒙了水雾的眼睛正看着自己,眼里浓浓的担忧和关心。

    唐渊铭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他心心念念的女人在他一个噩梦惊醒之后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离自己只有只手之遥。

    “洛洛?”

    略带沙哑的声音轻声询问。

    程已非有些尴尬的直起身子,“唐先生认错人了,我是程已非。”

    唐渊铭眼里的光瞬间被扑灭,他微微一笑有些抱歉。

    “不好意思,我刚刚睡醒还不是很清醒。”

    “没关系。”来江市这么久,程已非已经习惯了,唐渊铭不是第一个把她认成程洛的,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唐渊铭像是想到什么,吃力地坐起来,嘴角抽痛,除了头上的伤,他还断了两根肋骨。

    程已非上前想要帮他却被拒绝。

    “我自己可以。”

    他想坐着面对面和程已非说话。

    “程小姐能帮我拿下那边的西装吗?”

    挂钩上挂着唐渊铭黑蓝色的西装。唐渊铭记得西装口袋里有要送给程已非的耳环,他答应给她的就不能食言。

    程已非把西装递了过去。

    唐渊铭一摸西装口袋,脸色有些失落,钻石耳环已经不在了。

    他的表情清清楚楚得落在程已非的眼里,好像从看见自己起,唐渊铭的心情就不太好,她起身打算离开。

    “我只是来看望你的,唐先生好好养病,我就先走了。”

    女人声音很动听,像是一股清泉流过唐渊铭的心间,连伤口也不怎么疼痛了。看着面前的人儿就要离去,唐渊铭忍不住出声。

    “等等。”

    程已非不解的回头,眸光柔和再等他后半句话。

    “程小姐愿不愿意和我交个朋友?”

    程已非一愣,没想到唐渊铭会来这么一句。

    见程已非小脸上神色冷淡,唐渊铭深怕她会拒绝,紧张到了极点。

    “我初到江市,也没什么朋友,如果能和唐先生成为朋友那再好不过了。”

    程已非甜甜一笑,唐渊铭只觉得心里像是三月桃花盛开暖意洋洋。

    “那我们就直接以名字称呼彼此好吗,已非。”

    “好呀,唐渊铭。”

    “已非,能再陪我聊会天吗?”

    程已非看了眼窗外的倾盆大雨,雨一时半会也不会停,多呆一会也无妨,笑着点了点头。

    唐夫人在门外等得不耐烦,这小狐狸媚子怎么进去了这么久。转身要开门,门把却被一双白皙修长的**先握住。

    “唐夫人好久不见,不如我们去对楼喝个茶?”

    男人充满磁性的嗓音在身后响起。

    唐夫人转头看去,来人居然是傅景恒,她红唇一张惊讶的说不出话来,这是什么风把这位大佬吹到了他们家的私人医院。

    傅景恒两手空空,怎么看也不像是来看唐渊铭的。唐夫人刚刚回国还不知道程已非和傅景恒的婚事。

    “傅总要是有时间,这是我的荣幸。”

    “那我们走吧。”

    傅景恒盯着7-01病房的门恨不得盯出一个洞来,想看看他的小东西在里面做些什么。不过程已非要来看望唐渊铭,那他就让她看个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