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的神灵能加点 > 正文卷 第三百零一章 金刚不坏神功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余北冥看着穿着普通,一脸饱经风霜的老态的胖子和瘦子,心中思绪良多,却没有出声询问着什么,个人都有个人的缘法和机遇,也有不同的思考方式,他们和胖子和瘦子虽然一见投缘,关系也还算可以,但说到底,也就是,刚刚遇见不久而已,交浅言深的道理他还是懂得的。

    所以他虽然心中疑惑,但是却还是没有将问题问出口。

    “几位施主实力果然强大,贫僧果然没有看错你们,这么多,并且极难对付的僵尸,如果是让贫僧独自来的话,不知道要耗费多少的力气,到时候恐怕又要重新打坐回复灵力和精神力,让那妖王复苏的日子再多了几天,不过现在有了几位施主,一切就显得简单之极,贫僧代表金山寺,多谢各位了。”

    法戒和尚已经站起了身体,他恭恭敬敬的,十分诚恳的对余北冥和胖子瘦子,鞠了一躬,行了一礼,紧接着又缓缓的向前走步,如之前一样,脚步的距离丝毫没有变动,双腿之间走动的速度也丝毫没有加减,走起路来就像是经过世界上最为精确的计算一样。

    “大师言重了,这是我们该做的。”

    余北冥有些惊叹的看着法戒和尚的行走速度,他知道这是一种十分高深的境界,也可以借此看出法戒和尚的修为,也绝对要比自己高的,自家人知道自家的事,余北冥知道自己的战力虽然高,但修为境界却算不得有多么高,他修行的时间说到底还是太过短暂了。

    纵使是他自诩自身天赋异禀,天资奇高,但修为境界,也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够提升上去的,况且,就算别人资质普通,但能修炼到融灵期的,又有哪几个是庸才呢?别人修炼几十年又凭什么不能比上你才修炼这一年半载的。

    也是因为知道这些道理,所以余北冥才没有被自己战力极高的假象迷惑,而是一刻也不改初心的,继续的老实的修炼着,期望着自己有一天,自身的境界是真正的实力,也如同现在所表现出来的战力一样的高,到那个时候,他才可以真正的说一句,自身已经屹立于融灵期巅峰了。

    不过余北冥正想着这些问题,准备跟上法戒和尚的步伐的时候,却见前方的法戒和尚忽然停下了脚步,挡在了他的身前。

    “大师,是怎么了?”余北冥好奇出声,这时候赶过来的瘦子胖子也一起走向前去,想要看看前面究竟发生了什么,居然让法戒和尚停下了脚步。

    “这里面有问题,好浓的杀机,好重的瘴气,诸位施主还请先不要前进。”法戒和尚皱着眉头,凝滞了双足,停滞在了广场另一边的通道前面。

    一秒记住https://

    余北冥也走上前,想要观察一下,究竟是什么原因,居然让法戒和尚也停下了脚步。

    却见那通道里面,什么也看不清,黑咕隆咚的一片,就连法戒和尚手中八卦物件散发着的光芒,也依然无法将其照亮,哪怕一寸,而且余北冥借着一双不凡的眼睛,也可以清晰的发现,这些看不透的黑暗之中,有着一丝丝的流动轨迹,像是在这黑暗之中,充满了什么看不见的物体一样在流动一样。

    想必这个便是法戒和尚口中所说的瘴气了……至于杀气,余北冥却没有感受到,他原本还以为这是法戒和尚的错觉,不过很快,他也就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了。

    最是谨慎小心的瘦子,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块石头,丢进了通道之中,只是刹那之间,一个眨眼的功夫而已,余北冥便听到了不下三十道的金属机关响动的声音,以及数十道利器破空声。

    “好强的机关,好很多的陷阱啊,我再试试。”瘦子一脸凝重的看着通道里面,他也被之前的声音所吓到,余北冥虽然看不清他的脸色,但相信也一定十分的苍白。

    就在瘦子想要再试试里面还有多少机关的时候,却见法戒和尚说道,“不用,剩下的且交给贫僧吧!幸好之前法海师兄预料到了这种情况,所以也可能贫僧几种应对手段。”

    法戒和尚笑了笑,终于将那发着光芒的八卦物件放下,八卦物件没有了灵力的加持,也恢复了原本平平无奇的样貌,而法戒和尚手中却又多了另一件物品,一个类似法螺的法宝。

    余北冥看到这件造型奇特的法宝,却不知道这法螺有什么作用,他好奇的等待着,胖子和瘦子也一脸好奇的看着法戒和尚手中的法螺外观的法宝。

    “诸位且看好了!”

    也许是因为之前余伟明几人击杀僵尸的表现,让法戒和尚也有一些激动和热血,此时他身上隐隐散发着一股战意,这股战意却并不是针对任何人的,而是针对这个通道之中的瘴气,以及十分危险的机关暗器。

    却见那法戒和尚,将法螺尾端放在了嘴里,对着法螺那一端轻轻地一吹。

    呜呜呜呜……

    一股强劲的风力,便从法螺之中出现,落在了法戒和尚等人的身前,落在了地上,卷起了余北冥他们的衣裳,刮起的风刃能令他们皮肤发疼。

    最后形成了一道体型却不算太大的小型龙卷风,这龙卷风像是有意志一般,落在了地上之后并没有四处乱“跑”,而是一股脑的向着通道之中冲过去。

    却见那里面原本充满了瘴气,在这一股小型龙卷风之中,纷纷消失不见了,龙卷风凝聚成一团,一直走到了通道的尽头,整个龙卷风之中,都呈现浓郁的黑色,若仔细看的话,还会发现一抹微不可察的紫色。

    在抵达通道之后,龙卷风也没有忽然散开,或是有其他的行为,而是有如意志加身一般,知道自己往回走,又重新冲出了通道,跑向了不知名的地方,带着瘴气消失不见,露出了这个通道的本来面目。

    就余北冥所见,原本空旷的通道之中,确实出现了数十个闪烁着寒光的金属箭支,这些箭矢,深深的插入土地之中,若是被射在人的身上,可想而知会造成什么样的伤害,而且,并不只是这些箭矢而已,想必在这通道的其他地方,更是隐藏着数不尽的机关,就余北冥现在可见的,至少有不下二十处,明显的机关开关和一些诱导开启机关了。

    不过现在,没有了瘴气的阻挠,这些恐怖的机关,却是再也无法阻挡住余北冥他们了。

    “随着贫僧走吧,先是僵尸,又是胀气和机关陷阱,想来这妖王所在就在这通道后面了。”

    法戒和尚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将八卦物件收了起来,双手合十,站在了余北冥这些人的最前面。

    一边走着,从上开始缓缓的泛起金光,从已经在身前合十的手臂上,慢慢的向着他的身体蔓延而去,先是身躯,接着便是脑袋和四肢,整个人,很快就变成了一个小金人,散发出来的金光,远远超出余北冥从智海和尚身上所见到的,几乎将整个通道都给完全照亮。

    “大师这个样子……难道大师你就不怕里面的机关吗?”余北冥惊疑不定的问道,他看来这些机关凶险非常,就算是一边号称修炼横练功夫的胖子,也是一脸郑重的看着这些机关,但是法戒和尚这么托大,却是显得有些不谨慎了。

    “不用害怕,贫僧既然敢这么做,自然是不害怕这些的,也有信心应对这些机关,施主们只需要跟在贫僧后面走即可。”

    法戒和尚没有回头,缓缓向前走去,脚上不时踩上一些机关陷阱,比如忽然凸起的坚持,扎入他的脚底,或是忽然飞出数十把暗器飞镖,尖端淬着冰蓝色的剧毒,甚至是出现了几个火药似的爆炸,但这些都没有伤到法戒和尚分毫。

    脚下的尖刺,被他一脚踩碎,淬了毒的飞镖暗器,甚至没能打破他的表皮,而那些爆炸,更是连他的一根毫毛都没有伤害到,只是将他那月白色的风衣,给弄脏了一些。

    “这金色光芒防御强大,大师又是佛门中人,这难道便是名传天下的,佛门仗之横行整个中原,乃至于降妖除魔的神通金刚不坏神功。”

    瘦子十分的惊艳,说出这话的时候,他的目光隐隐看上了身边的胖子,作为胖子数十年的自己好友,他自然是知道自己这位兄弟的能耐的,也修炼了某一种防御无敌的功法,但比起法戒和尚使用的金刚不坏神功来说,却还是差了一些。

    而余北冥也是双眼泛着精光地看着法戒和尚施展出金刚不坏神功,他之前曾经在智海和尚上看过,当时就比较眼馋了,毕竟直接作用到身上,让自身的防御能力大大增加,不可谓是一个保命神功,现在就发起合唱,在此时出来威力显然要比智海和尚更加的大,他原本已经熄灭了的渴望又被重新勾引了起来,心想着要是自己也能使用,这金刚不坏神功该多好,有了它的话,自己的实力一定更加的强大,保命能力也更加的强。

    这时候他又听到瘦子在身边介绍,“这金刚不坏神通乃是金山寺独有的,但金山寺为了完成自己想要除魔于天下的理念,又知道光凭着金山寺的力量难以完全做到这一点,所以便将这法门广传天下,凡是心中有佛,有降妖除魔之心的人士,都可以修炼,不过在修炼之前,要想获得就修炼的办法,都必须要到金山寺去登记造册,不然的话,这神功修炼的方法,他们可不会那么容易给你。”

    “也就是说,想要得到这金刚不坏神功的修炼方法,必须先要获得金山寺的认可才行?”

    余北冥知道,这是瘦子看出了自己对于金刚不坏神功的渴望之情后,特意说给自己听的,因此也毫不掩饰自己的欲望,紧跟着询问。

    “当然,余北冥兄弟,有这种心思的话,这一次的事件之后,我们也可以一起去玩金山寺,到时候我也想让我找个兄弟去试一试,能不能获得佛门这无上的降妖法门。”

    “唉,别别别,瘦子兄弟,我知道你是好意,但现在这话咱们可不能乱说,这可是插旗子啊!”

    瘦子自然不知道余北冥为什么会忽然这样说着,不过因为余北冥没有解释的意思也就不再询问,而是紧跟在法戒和尚的身后。

    余北冥此时也连续在心中说道:“这可是在插旗子啊,可不能乱说。”

    此时的法戒和尚,浑身上下依然没有一丝一毫的伤势,那漫天的飞镖暗器,机关陷阱对于他来说,就像是春天的春风一般,夏天的阳光一样,只是寻常东西,根本伤不到他一丝半毫,甚至能让他感到一丝异样的东西都没有出现过。

    “这么强大的神功,也难怪会被瘦子说,这是佛门降妖除魔的无上神通。不过金山寺居然有这种气概,将这一种神功公布天下,丝毫不害怕被坏人拿到为非作歹,不过想来金山寺也有应对这种情况的手段吧。”

    余北冥心中想着也跟上了前面三人的步伐,他守在队伍的最后面,小心的观察着通道头两方以及后面,防止可能再次出现什么奇怪陷阱,可惜到了最后也没有出现他预料之中的那种特殊陷阱。

    四个人十分顺利的就通过了这一通道大半段。

    “哈哈哈哈,我还有这些陷阱有多么厉害了,原来也不过尔尔,就凭着这些机关,但伤不到法戒大师,有什么用?”瘦子看着已经能够见到尽头的通道,脸上浮现出大笑表情,别提有多嚣张了。

    他这话一说,余北冥却是脸上冷汗直流,慌忙就想将他嘴巴堵上:

    “这家伙怎么总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