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夫人,江少在线求复婚 > 正文 第46章 父子恩怨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首先,这个顾海岚是赝品,确定无疑。她既然敢冒充,又岂会让真正的顾海岚活着?就不怕哪天穿帮?

    其次,鹿泽凭什么能断定这个顾海岚是赝品?极有可能,他早就知道真正的海岚已死。而且,死亡真相他也略知一二。

    最后,也是易苏苏刚刚在这里一个人回忆时悟透的,关于顾统沧的种种异常……

    可对面疑心重的男人却想偏了。

    “你怎能确定?”

    只见顾海川剑眉紧锁,犀利的目光似刀锋,锁紧她的脸。顿了顿后,他一字一顿阴狠问道,

    “顾老头说的?”

    难免猜想死老头联合小娇妻,在很多真相上把众人玩得团团转。因为这一刻的易苏苏在顾海川眼里,淡然和笃定有那么一丝神似顾统沧。

    常人可以理解为“夫妻相”或“师徒相”,不管哪种,都是相濡以沫灵魂交心的结果。

    “不,顾老没说。”

    易苏苏淡然否定,神色再度忧伤起来,在缕缕烟丝中回忆,“但他知道,从我把赝品带回来的那天起,他就知道自己的亲闺女已不在人世。”

    “……”男人没接话,鹰隼般的目光犀利依旧,只是少了刚才那丝寒意。

    能看出眼前女人的真实。也许,她和他一样,都被顾老皇帝玩了?顾海川暗暗这样猜测着。

    易苏苏举着香烟,忧伤的目光看向窗外,墨玉般的瞳孔暗潮涌动,只感在顾家的那几年,恍若隔世。

    “海川哥,我刚刚使劲回忆在顾家的日子。突然发现,顾老给我最深的印象是,多次坐在书房的窗前发呆,手里握着海岚小时候的照片,回忆着他的女儿……”

    “哼,装模作样谁不会?”顾海川冷冷打断,略带愤然,“死老头心里若真有这个女儿,又岂会让她患上忧郁症?”

    顾海岚虽成长于富豪之家,童年却很凄苦。父亲为“事业”终日不归家,母亲成天以泪洗面、独守空闺。从她记事起,父母之间就没怎么说过话。直到母亲抑郁而终,闭眼的那一刻,父亲还在外面应酬生意、酒肉声色……

    这样的家庭,给哪个孩子不自闭?

    所以童年的顾海岚,生命中唯一的阳光就是她的海川哥。尽管这个“哥”的性格也不怎么阳光,总是给人一种苦大仇深的阴冷感觉。

    以上这些易苏苏都知道,顾老生前曾对她倾诉过衷肠。

    想到这里,她突然问道:“海川,你懂顾老吗?”

    一脸认真的表情中,略带无奈和惋惜。

    易苏苏知道,在顾老心里,养子的地位在某种程度上大过亲闺女。因为顾统沧有着“传宗接代”的封建思想,正是因为老婆没能生儿子,他才冷淡她们母女,去外面领养了一个男孩,基本当亲儿子养。

    只可惜,长大后的顾海川让他失望了。

    “……”男人没接话,烦躁的点根烟,回避着她真诚而惋惜的目光。

    他知道,女人是在讽刺他的狼心狗肺、恩将仇报。可最真实的内情,她易苏苏又了解多少?

    想到这里,顾海川嘴角抹过一丝比黄连还苦的冷哼。

    易苏苏深知他心里依旧不服气,一对父子走到互相敌对的陌路,很难说是纯粹哪一方的错。

    也许,只能怪浮华太能勾起人的贪欲。

    可有一点她想不通,照说顾老将顾海川带进家门后,就是当“继承人”来培养。以顾海川的城府和聪慧,为毛不顺着养父?难道就因为顾老曾反对他和海岚相恋,认为那有悖常伦,就让顾海川对养父起了杀机?

    父子间的矛盾不可调和,这里头顾海岚又扮演了怎样的角色?

    关于这点,易苏苏曾猜测过:外界看来顾海川是攀附,为夺家产,才对顾海岚施展爱情手段;可实际上,攀附的人是顾海岚,因为没人知道,顾老从一开始就想把家产交付给养子。

    所以她认为,曾经的大小姐在看似忧郁柔弱的外表下,也有着不怀好意的歹念。毕竟在顾海岚心里,因为母亲的死,她是恨父亲的。不排除她用爱情的手段利用顾海川,去报复父亲的冰冷绝情。

    但这个猜测,易苏苏不敢也不便于从顾老那里证实。身处豪门得学会小心谨慎,跟她无关的人和事,她向来都是回避的态度。

    “你我都知道,顾老是同性恋。那你认为,他对我有没有情?”易苏苏继续问道,想劝说顾海川放下仇恨,转变对顾老的态度。

    这样一来,她就可以引导顾海川,将矛头转向江家,直接对准某死变态。因为很难说顾海岚的死,不是江家所为,否则顾统沧也不会这般敌对江家。

    “没有!”男人回答得果决而干脆。

    “不,他有!”易苏苏断然否定,一脸认真的解释道,“这种情,不是爱情,不是荷尔蒙的生理冲动。而是一种渴望,一种被理解、被认同的渴望。”

    “被理解认同?”顾海川讽刺接话,苦笑挑眉,“呵,谁没有?”

    想说,你易苏苏给过我吗?

    从进顾家大门的那天起,你就把我当恶魔,当敌对。否则你也不会那么轻易被顾老杂种蛊惑,不出半月就倒戈!

    我顾海川最后悔、最最不甘心的事,不是对海岚“爱而不得”,而是对你这颗棋子从一开始就没利用好!

    “但顾老尤其需要!”

    易苏苏义正言辞强调道,语气也严厉了些许。继而喉头蠕动着,眼里泛出泪花,

    “因为,他活得太孤独了。”

    百年孤独,这四个字足以概括顾统沧的一生。

    “……”顾海川沉默,被这句话稍稍触动。却依旧不服气,因为在他看来,顾统沧的百年孤独,都是老杂种自己造成的!

    而眼前老杂种的红颜知己,却仍在那感怀,仍在表达着她对顾老头的理解和认同。

    “纵横商海,驰骋江湖,披荆斩棘,刀光剑影……到了晚年,他堪称权倾西南,一手遮天。”

    想起顾统沧的一生,易苏苏就感能写一部百万字的传奇小说。说着说着,眼角的泪也落下。

    “可这些又有什么用?”她皱紧眉头,语气略带激愤。

    男人依旧是沉默,静静看着她的“表演”。就像一个钢铁硬汉对着狗血的琼瑶剧,冰冷而镇定,丝毫不被触动,还只感滑稽可笑。

    “女儿离家出走多年,养子准女婿不仅不去寻找,还时时刻刻想要他的老命,害他晚年只能坐轮椅……”

    易苏苏说得声泪俱下,是真真实实为顾统沧怜惜。因为双腿瘫痪、晚年只能做轮椅,就是顾海川一手造成的。

    顾统沧什么都对她说了,而顾海川也没否认。

    “别说了!!”

    男人激愤打断,倏然站起身,睁大眼睛弯下腰逼近她,阴狠狠道,

    “易苏苏,你讲这么多,无非是讽刺我如何如何狼心狗肺、恩将仇报是吧?可我告诉你,真相,永远比你看到听到的,残酷一万倍!!”

    “……”女人默,抬眸一脸严肃的看着他,毫不回避。

    “与其在这里对老杂种缅怀惋惜,不如去弄清当年海岚为什么离家出走!!”最后,男人在无限仇恨中,激愤撂下这句话后,离去。

    留原地的易苏苏眉间皱紧……

    当年顾海岚不是发现了父亲和鹿泽的情人关系,不堪承受父亲是同性恋,才离家出走的吗?

    难道有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