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师叔万万岁 > 章节目录 第330章:巨大陨石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剑心城万里之外,神隐教会。

    “啪!——”麻袋重重的摔在地板上。

    “现在我可以转正了吗?”

    罗隐紧紧瞪着面前的神职人员说道。

    神职人员翻开布袋,看了看里面,随后吩咐两个守夜人抬走了。

    “见习守夜人罗隐,鉴于你完成了这次任务,所以你可以留在教会了。”

    罗隐问道:“那我可以转正了?”

    神职人员微笑着说道:“不不不,你虽然完成了启示书的任务,但并没有完成你的考核任务,所以你还得再参加下次执法队的行动。”

    “艹!”罗隐强忍着怒意,恶狠狠地看着他。

    背后的千湖澄见势不对,赶紧上前劝阻道:“算了算了罗隐哥,还有机会,别冲动。”

    罗隐怒气冲冲的走了。

    神职人员什么话都没说,转身走进了一条昏暗的长廊。

    长廊尽头,是一个暗淡无比的房间。

    中央被一个六芒星法阵覆盖,上面躺着一个人。

    那人眼睛被黑布蒙上——正是顾林。

    他走到顾林身边,蹲下,揭盖黑布。

    顾林的瞳孔中的曼陀罗花在旋转,他还没从罗隐的幻术里逃出来。神职人员跪下祈祷,渐渐的,一道墨色填满了那双眸子。

    没有人见过这样一双眼睛,漆黑深邃,没有眼白。

    突然,他的眼睛如同旋涡一般,慢慢的旋转着,

    六芒星法阵光芒冲天而起,像是受到了什么召唤。

    魔界之门被打开了,一只手从眼睛里伸出来。

    低沉诡异的声音响起:“好浓郁的灵力,这里就是新世界吗?”

    神职人员恭敬的说道:“是的。”

    “很好,你做的很不错。”

    “约定已经实现,能不能把我的女儿还给我?”

    神职人员看着来者,眼神里带着期许。

    “想要?自己去找吧。”

    说着那人就把他推入魔界之门。

    魔界闪过一个巨大的眼睛,随后传来了哀嚎声。

    紧接着,魔界怪物如潮水一般从魔界之门里涌出来。

    “小的们,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新家园,杀光看见的每一个人。”

    “啊!——”

    哀嚎声顿时响彻整个神隐教会,没有一会功夫,全会上下尸横遍野。

    魔界之主大菠萝坐在教皇位置上,饶有兴趣的看着大殿之内的杀戮表演。

    他看到了一张闪亮亮的卡片,上面画着一个单手持剑指天站立的男子。

    “嗯?比武大会?有意思。”

    恶魔的脸上露出了诡异的微笑。

    ……

    罗隐和千湖澄回到神隐教会的时候,两个人全都懵了。

    这是……什么情况?

    周围到处喷洒飞溅着鲜血和尸块,刚刚还散发着热气的残肢断臂、内脏、血液此刻也慢慢变冷变硬,凝固成冰。

    血液腥甜的味道渗透在夜色里。

    没有希望。

    他想吐。

    这时,一名只剩半截身子的神职人员挣扎着拉住罗隐说道:

    “快……快去剑心城……通……知教皇……强敌……来袭!”

    说完就断气了。

    罗隐的眼神是涣散的,像是被某种东西占据了灵魂一般,身体不停的颤抖。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已经被千湖澄强行拖进了时空隧道里。

    ……

    剑心城,比武大会还在持续进行着,所有人都不知道远在万里之外,一场巨大的风暴正在缓缓逼近。

    他们正在紧张的看着周天子和林星河的对决。

    周天子虽然身体被贯穿,却一滴血都没流出来。

    可见林星河的攻击对他无效。

    林星河慌了,他紧张的看着面前的周天子,咽了下口水。

    他缓缓抽回手,举起。

    “我认输!”

    随后走下擂台。

    “什么嘛,这就认输了?我还想看看周天子后续的精彩表演呢!”

    “就是就是,你看人家舞跳的多棒啊,我都快忍不住下去跟他一起跳了。”

    “你确定?要不我一会帮你说一下,让他单独给你跳一段?”

    “不用麻烦了不用麻烦了……”

    “没事不麻烦,他是我今早上刚结拜的好大哥。”

    “……”

    再看周天子,他身上的光团慢慢消散,所有的伤瞬间就被治愈了。

    他恢复正常表情,几道纹路渐渐如退潮一般向眼眸深处隐去。

    “什么嘛?随便吓唬一下就怕了,真是太怂了。”

    周天子一边挖着鼻孔一边走下台。

    到观众席,他把手蹭在孙无圣衣服上说道:“怎么样啊,我厉不厉害?”

    孙无圣一脸嫌弃地说道:“先把你的眼泪擦一擦吧!”

    眼泪?

    周天子摸了摸脸,才发现自己刚刚竟然哭了?

    为什么会哭呢?

    这恐怕只有周天子自己心里清楚了。

    “比赛结束,胜者周天子。”

    报幕员的声音蓦然响彻会场:“下一场比赛,昊天宗的胡金万对阵苍白之礁的九十八号,请双方选手就位。”

    “九十八号?奇怪的名字。”胡金万暗中奇怪道。

    “胡道友加油!”

    “金万加油!”

    “胖子哥哥冲呀!”

    “……”

    等胡金万站在台上,他竟然发现擂台的另一边竟然走上来四个人?

    嗯?耍赖?团队赛吗?

    “嘭!——”

    正当他疑惑地时候,只见四个人将一个铁铸的牢房放在地上。

    其中一个人极其小心的上前开锁,门开的一瞬间,另外三个人冲进去去把里面的人摁住,强行戴上手铐脚镣。

    等佩戴完毕之后,九十八号才露出了真面目。

    似人非人的怪物,双眼猩红,参差不齐的獠牙刺得下颚千疮百孔,鲜血直流,虽长着人的身体,却双手双脚共用,像狗一样趴在地上。

    活脱脱像一只刚进食完的野兽。

    随行人员礼貌的对胖子说道:“出于您的人身安全考虑,我们必须给九十八号戴上枷锁,希望您能谅解。”

    “我靠,这还是人吗?”胡胖子看着令人恶心的怪物,心里发毛。

    他第一次听说有人打架为了保护对手而铐上枷锁。

    比赛开始,胡金万紧张地看着面前的怪物,一刻都不敢分神。

    九十八号出于生物的本能也没有轻举妄动,喉咙深处发出嘶嘶的吼声。

    突然,九十八号仿佛失去了耐心,一下子飞扑上来。胡金万赶紧仰身,他把身体开发到极致,整个人近乎平行于地面滑了过去。

    同时,胖子手中的破阵刀快速划过九十八号的小腹,却只刺出了几点火星。

    好硬!

    胖子甩了甩被震裂的虎口,“不行,这样下去我必死。”

    九十八号似乎感觉到胖子的攻击似乎对他无效,于是直接敞开胸膛飞扑过来。

    “砰!——”

    胖子被震飞了,胸前露出了血淋淋的三条肉眼可见的抓痕。

    “咻!——”九十八号再度袭来,嘶嘶地吼声变成了震耳欲聋的咆哮,做出最原始的扑杀。

    胖子手脚并用向后翻滚,躲避着利爪,姿态无比狼狈。

    他还是无处可躲了,后背已经抵住了擂台边缘。

    眼里满是利爪落下的影子。

    正当他已经绝望的时候,脚下的地面开始剧烈地震动起来。

    九十八号重心产生偏移,利爪狠狠地砸在了地面上。

    正当胖子庆幸大难不死的时候,整个会场也开始剧烈震动起来。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观众纷纷惊恐地站起来。

    “是地震吗?”

    “天怎么突然黑了?”

    “……”

    “大家稍安勿躁,待老朽出去一探究竟。”

    九剑仙宗的裁判从会场跑出来。

    一抬头,他傻眼了。

    像傻子一般呆站在原地。

    他身后涌来一大批观众,“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然后顺着他看的方向看去……

    天上有一团黑影——正以势不可挡的速度朝地面砸过来。

    整座剑心城顿时死一般的寂静。

    只剩下地壳震动隆隆地轰鸣声。

    每个人都如雕像一般呆站在原地,傻傻地看着天上那团巨大黑影。

    一颗超级陨石……

    这颗陨石貌似比整个剑心城的面积还大,如果任其砸下来,将会是一场灭国级的灾难。

    方圆百里,寸草不留。

    这颗陨石像砸在了每个人的心里,紧紧的压迫着每个人的神经。

    “难道,今天会命丧于此?”

    这时,一道沉稳的声音响彻上空——

    “大家不要惊慌,我上去拦住它!”

    九剑仙宗剑十一暴起冲向陨石,利剑出鞘,手腕肆意挥舞,剑气瞬间编制出一张有形的网。

    “给我停下啊!”

    “轰!——”

    剑气撞上陨石,陨石的速度被似乎被延缓了一些,掉落出几块碎石。

    可惜,剑气完全没有伤到陨石的核心,它依然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坠。

    可恶。

    &佛主、三石道长……大家快来助我!&

    一众九劫散仙这才反应过来,刹那间,漫天仙力飞舞,纷纷向陨石击过去。

    “阿弥托佛,万佛慈悲掌!”佛主使出绝技,天地间出现真佛法相,缓缓一掌拍向陨石。

    “十万延迟符!”符箓像不要钱一般,一张张贴付在巨石之上。

    “痛苦回响冲击波。”暗黑之巢的女王想借助声波共振将陨石震碎。

    “……”

    但是,这一切都是杯水车薪,只是减缓了陨石下落的速度。

    蕴含着天地自然的力量,凡人之躯始终无法企及。

    众人慌了,有体修干脆直接飞上去用手去撑,有人已经放弃逃跑。

    “给我……撑住啊啊啊!”

    末日之景,不过如此!

    尽管各路神仙各显神通,依然阻止不了陨石的坠落。

    城中百姓开始四处逃窜。

    所有的修士都几乎绝望了,他们能做的只是呆呆看着末日降临。

    因为,这种级别的灾难,是不可能跑的掉的。

    有的人已经开始写遗书。

    “不知道我顶不顶得住。”

    众人回头望去——

    一只干瘦的狗,语气平淡如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