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说好的只修仙不谈恋爱呢 > 章节目录 第76章 勺菌受伤被作法和易欢共享生命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易欢打量勺菌身上晚霞蓝金色衣裳,下身穿着白色的裤子,腰肢系着星月印刷布带。头顶着闲云遮星的玉冠,束着万千青丝。

    勺菌察觉到一丝不善的眼光,在扫描他身上每一个寸皮肤。顺着那目光,看到易欢搂着小白脸,为蓝颜卿头顶的贞节问题,怒了。

    勺菌长脸棱角有致的脸,侧目凶狠地扫向易欢无辜看戏的表情,努努嘴看不起易欢说:“你一个有夫之妇,少主要我保护你。你竟敢背叛少主,和这小柠檬,打情骂俏。”

    “哎,小女孩。你可不能这么说,不分清楚状况就往我家易欢身上泼脏水。你…”

    “少在这里糊弄人,我可是不是三岁稚童,随便你哄骗就行的。”勺菌打断李鑫苑说的话,站直转圈挥出一刀空灵斩。

    被易欢抱着的具寒,拧紧眉毛眯着眼,不解地伸出掌心,掌心白点灵气扩散,笼罩身后的易欢。

    勺菌见具寒的实力,和他不相上下。冷哼一声沉着脸,像是黑化一样。

    勺菌身上冒出的灵气,离开勺菌变成鬼脸花藤蔓飞到短剑上。

    气氛越发凝重,具寒也不甘示弱。

    具寒像握着什么东西一样,手中白霜灵气团降温周围的气温。

    天上坐着一朵冰蓝色的云,假易欢低眸摘下黑纱面巾。侧着脚踩在云上。左手变出一柄漆红色的长烟杆,深吸一口吐出冰霜的霜。

    叉开脚,双手按在裤裆的云额头上。见易欢的情况也没有很严重,从云里分化出一一团小云,跟着吕湫的脸,捏成一个降雪的炮弹。

    假易欢玫红色的指甲,握着烟杆转一圈。右手捧脸,眼神懒懒的望向炮弹小云,左闭着眼,右手对着炮弹比一个手枪的手势。

    食指头聚起金色的法力,枪法瞄准炮弹直击。炮弹像是被注入生命一样,对着假易欢跑来。又蹭又抱假易欢的小腿,假易欢抱起小炮弹。

    对着易欢站着的地方,敲打小炮弹的大肚子。炮弹吐出小冰晶,落到易欢头上,砸出一个包,滚落在地上。

    易欢摸着头上的包,弯腰找那个冰晶。被具寒拉着,让她躲在身后,不要被伤着。

    易欢小跑到易结身后,见吕湫被烟笑尘咬着脖子不放。易欢小心翼翼地走上前,抓着烟笑尘的翅膀往后拉。

    吕湫吃痛,龇牙咧嘴地瞧着易欢说:“你要取下你的宠物吗?”

    易欢超怂地点头,在烟笑尘头上敲一个爆粟,把烟笑尘给取下。

    烟笑尘记仇地双手抱胸,暗自生闷气地飞上易欢的头,在易欢头上变出剪刀,咔嚓咔嚓地剪秃易欢的青丝。

    易欢找面墙靠着,瞄到吕湫的手,伸到易结的身边又放下,就这样,有几个来回了。

    易欢鼓起腮帮子,叹气低头看地板的冰块,以及被其它冰块砸断的椅子。易欢握着一块冰,抬头就产生错觉。

    刚才,好像看到易结拉上吕湫的小手,俩人还相视一笑。易欢向后边的墙,再甩头回看易结拉吕湫的手。

    谁料,发丝像扔在头上的假发一样,一大把一大把地掉。易欢右手梳指向头顶,抓下大把青丝。

    易欢百般杂味地抹掉脸上流的泪水,嫌弃地低头手抓散碎掉的青丝。

    易结飞身扑倒吕湫说:“小心。”

    易欢抓着头,看到一记锋利的刀锋飞来。易欢伸出双指挥舞,画出凶玉国的候吉符。挡着勺菌的灵气斩,可易欢没想到自己的灵力,不足以支撑候吉符爆发。

    易欢变出魔法杖,挡着勺菌的攻击撞到墙。背后骨折断的声音,易欢手撑着魔法杖,跪着低头抹掉心口血。

    左手抓着魔法杖,召唤湘灵剑飞出鞘。易欢右手拿着剑,用魔法杖召唤出水龙。

    从地板腾飞而起,易欢踩着龙的背,抓着魔法杖的尾部,在左边画个简形的法阵。

    法阵听到易欢说:“叶龙,起。”,通体发红震动地面,飞出一条红黄双色的叶龙,易欢见到皱眉心里想:这个,好像召唤一条不够用了。

    易欢加大力度,召唤出另一条叶龙。易欢瘫坐地上,右手擦干净脸上的汗。瞄着吕湫说:“你们小心点,不要被人伤到。”

    勺菌见两条龙落在他旁边化为人形,几个筑基初期的人,也敢和他硬扛。勺菌移影走到具寒面前,拳头聚起火光,飞拳直击具寒的面部。

    具寒摸着鼻子流的血,站起来甩开李鑫苑的手。

    一股黑烟飘到勺菌后背,被勺菌猛回头,击中肚子。眼见男的都倒下,冥西陵双手捂着肚子,忍着口中的血沫。

    冥西陵被勺菌一个阴招,移影来到身后刺穿冥西陵心脉。

    具寒见状忍着伤痛,握着刀,对着勺菌划个XS。调出身体的其中一丝阎王灵气,趁勺菌不注意,飞来一股阴毒的灵力洞穿勺菌身体。

    勺菌喉咙涌出来一口气血,对着旁边让死人活过来的李鑫苑,吐出血沫。清纯明亮的眼睛,浓眉、樱桃小口倔强地忍着不喊痛。

    勺菌低眸失色地瞧到身上的血孔,像放在水龙头绑气球开水,被一群人围着拿几根针,在身上扎满孔一样流血。

    凤凰飞在空中,心口一疼,发出悲鸣的叫声。冲到勺菌面前,燃起的火,让冥西陵他们被火烟,呛得睁不开眼睛。

    易欢被人捂着嘴,搂着腰就消失了。被易结拿出一个净尘珠,驱散凤凰的火烟。

    吕湫回首东瞧西瞧,右手张开手心,飘来的枫叶挥成几道包围吕湫的线。吕湫握剑一样抓着流动的枫叶,

    吕湫红肿着眼睛,迎风落泪伸出手,被易结抓着右手说:“拿着,照顾好冥西陵他们。”

    易结拿着剑,走到凤凰身边。眼神凶巴巴地看着凤凰,飞跳着砍凤凰的肩膀,被凤凰闪过,扔个烟雾弹。

    本体凤凰驼着勺菌,用了自家秘门,把灵魂分成两半。一半对付易结,现在他把易欢的命数分给勺菌一半,现在他在等勺菌醒来。

    凤凰握着勺菌的手,脸抚摸勺菌温暖的手,看着勺菌残缺不全的身子。眼眶有泪未流下,低眸亲勺菌的手说:“以后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除了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外。”

    易欢躺在勺菌身边,脸色发青地动了动右手。猛咳嗽始终不睁开双眼,这情况让凤凰很好奇。

    凤凰摸上为勺菌包扎的白纱,眼看着兄弟为了一个只见过一面的女人,这么费劲心机把这蠢女人留下身边,他就气打一处来。

    凤凰抽着鼻子嘴里骂,抹着因可怜勺菌的热泪盈眶,刹不住水的泪腺。又瞄到勺菌身体骂:“你个只有米粒大小的脑子,怎么和人硬杠,也不叫上几个暗卫。你看看你现在成什么样子了,整个白蚕蛹。”

    吕湫被易结拉走进入皇宫,还要偷偷摸摸地进去紫金殿。当吕湫见到老熟人李维斯时,抬眸整理语言说:“有人来了。”

    易结拉着吕湫的小手,侧目咬唇,搂着吕湫的腰转身一掠,飞到黄色的屋檐之上,飞檐走壁瞧到凰权阁,飞身落下找到湘音住的房子。

    易结松开摸吕湫的腰,看到自己的牙印忍不住轻笑。吕湫见易结取笑他,握紧拳头捶到钢铁身躯。痛得吕湫撅嘴白眼,甩掉犯蠢的易结。

    唇红齿白嫣然一笑地跑向墨欧面前,坐到湘音的旁边。

    易结见自家夫人越发可爱,忍不住扛起吕湫回房好好疼爱。

    吕湫转头侧目而视,瞄到易结在痴笑。吕湫抓着竹椅子的手,加重几分。松开手已经碎成几瓣,低头合手向湘音道歉。

    易结记起自家老姐被威胁的事,走上前弯腰恭手请求湘音,收留吕湫等人一段时间。

    湘音端详地瞧着易结的脸,扑哧笑出来说:“这里只有你们两个人,哪有其他人呀,你让我照顾其他人怎么不把他们带过来。”

    易结手中一闪,放出李鑫苑、冥西陵说:“现在有了,你好好照顾他们,有必要找师尊治疗他们。”

    湘音接受墨欧的捏肩,拿扇子敲打墨欧低垂的头说:“你还在这里愣着干嘛?还不快把受伤的三人扶进去。”

    “不用了吧,我来帮你们把他们送进房间。”吕湫轻声柔气道。

    易结从吕湫施法的背后,抱紧吕湫的蛇细小腰说情话:“小湫湫真好,第一次我们也是这样,把你揉进身体里,好舍不得拿出来。”

    吕湫推走易结搭在右肩上发凸想法,转头面对易结的脸。

    手不自觉地掐上易结的脖子,吕湫压着怒火微笑道:“我惯着你了吗?天天给我发疯,折磨我的洁白身子。”

    易结埋在吕湫撒娇的胸前,抱起吕湫的大腿,宠溺地瞧着,吕湫口是心非的小嘴,这张小嘴用来解决一些难以及齿的问题,除了现在骂人,还骂的是自己的能力。

    易结抱着吕湫,轻身一掠飞檐走壁。落在无人的小巷里,放下吕湫的身体,进去他一直以来契约的紫海空间里。

    易结扔吕湫在紫海床上,脱掉上衣,解开腰间的裤子,留着最后一条丝绒短裤。

    飞身一掠,抓着逃跑的吕湫,抱起吕湫用灵术爆开衣服,留下吕湫最后的底线。

    吕湫被扔在十米高的太阳花上,后退着抱着身体求饶道:“别过来,我的世界没有你。”

    “是吗?吕湫,多欺负你几晚,你的世界就有我了。”说完,易结单手抓着吕湫的双手,吕湫使劲挣扎的身子。在易结眼里是在诱惑他,仿佛在邀请他欺压吕湫这朵花。

    易结盖着吕湫嫌脏的被子,闻着空气中,充满他子孙的味道。抱着吕湫哭唧唧的身体,右手扭转吕湫的头,易结对着吕湫丰满的红唇,欺唇而下来个深情的爱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