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你是豪门我是大神呢 > 正文卷 268 太子爷的恐惧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直升机上,叶霑紧紧抱着昏迷中的奈莎,两个人身上的血已经混合地分不清彼此。

    他从未像此刻一样恐惧,连嘴唇都在发抖。

    就在几天前,他数着她身上的纹身,暗下决心从此再也无人可以伤她。转眼间,她就遍体鳞伤。当她直面钢铁巨人时,当她重伤与洪世忠狭路相逢时,她有多绝望!

    为什么会去赌那万分之一的可能呢?他应该相信奈莎的。如果他不去追踪,如果他早一点赶到工体,奈莎是不是就不会经历如此惨烈的战斗?她至少会少流一点血,少一点疼痛罢。

    今天的事,不管是谁做的,他都要付出巨大的代价。他们加诸于奈莎身上的,叶霑定要十倍、百倍的还回去,哪怕再一次制造血流成河!

    事实上,在之前那场结束的战斗中,叶霑便将对方三个狼队屠了个七零八落,烟尘之中血流成河。

    思考中时间过得很快,天都第一医院到了。

    ————————

    时间倒退半个小时前。

    叶霑追踪着房车,到了对方的基地。那是一栋废弃的房舍,很像过去工厂的员工宿舍。

    他下了车,找到掩护的目标,向下属发送了坐标。

    这时,房舍内传出了对方的声音,是通过一种特殊的扩音设备传来的:“叶霑,你的女人现在就在我们手上,准确说在这栋楼里,某个房间,有本事就来救下她,或者任她惨死。我只给你一刻钟时间,刀山火海来相见。超过这个时间,定时炸弹就会爆炸,哈哈哈,做选择吧。”

    一刻钟?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随即,从房舍的许多房间里,同时飞出来无数的照片,距离有点远,看的不真切,大抵是那种随照随取的照片,照片中毫无疑问是奈莎。通过这个飞照片的动作,叶霑看得出来,那些房间里有很多武力。

    好一个请君入瓮。

    里面是奈莎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大?叶霑再一次问自己,得出的结论是99%的可能性不是,但只有1%的可能性,他也不愿意放弃。

    万一是呢?

    此刻他有多在乎,理智就有多么偏离。

    他现在手上没有武器,而他的人最快要五分钟到来,带着人工智能的秘密武器。所以他要在枪林弹雨中至少坚持五分钟。这是很危险的事,就算他艺高人胆大,也不得不谨慎。

    他再次拨打了奈莎的电话,依然没有人接。

    他连线了doctor杨,通过腕上的手表。这是他的科技公司量身定制的及时沟通兼定位工具。他的话也很简洁:“doctor杨,我现在需要你追踪我的位置,侵入对方的系统,并且当我的眼睛,有问题吗?”

    沉默了两秒钟,那边传来了doctor杨的声音,“老大,太危险!”

    “你不帮我,更危险!只要五分钟!”言简意赅。

    “好!”

    一秒钟,这栋楼舍的结构图进入了叶霑的手表,doctor杨不愧为联邦一等一科技人才。

    叶霑在地上捡了一捧石子,进入了房舍。

    第一件事,掩盖身形。

    枪声响起,对方发起了攻击。

    在这样的环境中,他灵敏的听力格外重要,听声辩位本就是洪门的一项绝学。他沿着一排架子向前,因为doctor杨传来的定位中,前方应该藏着一个人,他将外面捡来的一个石子丢出去一个,那人果然探出一个头来,拿着乌兹冲锋枪寻找目标。叶霑手肘一架,绕上那人的脖子一用力,干脆利落,那人当场晕厥,他顺势接住了冲锋枪。

    随之,又响起了两声枪响。

    叶霑大概辨别出了两个人的方向。如果他们自己血拼起来,就会省了他很多力气。他又运指力丢出去一枚石子,那两人果然互射起来,随即他听到一个咒骂声:“妈的,自己人!”

    趁那两人暴露的瞬间,叶霑一枪又一枪,他速度奇快无比,射的又准,要么是肩部架枪的地方,要么是手腕,打完立刻换地方。

    一层防护最弱,大概六七个人,很快就被撂倒了。

    叶霑已经到了楼梯处。墙角处被击溅四飞的水泥残块,却是阻住了他的去路。他架好了卡宴轻型机枪,doctor杨开始报告隐藏其后的兵力部署。他们是比一层更彪悍,也更专业。

    三楼的一间空旷的房间,一个技术人员正对着监控,查看叶霑的位置。中间一个椅子,绑着那个和奈莎一样脸的女人,她满脸惊恐,眼泪汪汪。看守的共有四个人,两个明显是头目的都做了伪装,假头套加假胡须。

    “太诡异了,”那名技术人员指着屏幕,“他就像能预知我们的兵力部署一样,深受矫捷如猿,完美躲过狙击。太可怕了!”

    一个戴假头套的人,一瞬不瞬地盯着技术人员的指向,一点也不意外,“所以,他才是太子爷,你当太子爷那么好杀吗?不然我们何至于派出三个编队?”

    两个头目中的另一个,踱来踱去,显然很焦躁,他开口:“小编,如果我们三个狼队都拦不住他,真的没办法向上面交代了,我看我直接抹脖子好了了。”

    小编,真的是一个可爱的称谓。“小编”笑呵呵:“放心吧,永哥,人是肯定能留下的。只不过看我们愿意做出多大的牺牲。只要最后拿下太子爷,我们都居功甚伟。”

    永哥阴恻恻地,在祝妍的脸上抹了一下,“多亏太子爷是个情种。说起来还是她有用,这么打眼看过去,我都分不清谁是谁,难怪楼下的杀神追过来。”

    祝妍极其厌恶地瞪他一眼,如果不是嘴巴被堵上,她都要冲他吐口水了。而她的脚下,绑着定时炸弹。

    “糟了,他消失了。”技术人员尖叫着。

    刚刚还在枪林弹雨中的叶霑不见了。

    “是不是烟尘太大了,遮住了视线?”“小编”揉揉眼睛,拍了技术一巴掌,“混蛋,是你的监控被对方黑了。”

    与此同时,五六架直升飞机依次落在了这栋楼舍的上方,为首的正是叶霁和叶雷。有技术人员和武道者从飞机跃下,技术人员手中拿着一个类似扫地机器人模样的武器。然后他们在屋顶操控机器人,潜入这栋楼的各个楼层。

    楼层里不约而同响起了痛苦的嘶嚎声音,机器人贴着地面,对生命体有感应一般,逢人便会将如针一样的武器尖端扎入人的脚面,剧烈的疼痛以及麻木,会让人失去知觉。这是3D打印和医学的又一次结合。

    门被踢开了。小编和永哥看着太子爷,威风凛凛地驾着一个从他们手中夺过来的MP5冲锋枪,肩上的、胸口的、脸上的鲜血,让他看起来充满修罗神的冷酷,他指着他们,“都举起手来,你们被包围了。”

    叶霑第一眼看到了中间的女人,不是奈莎!真的不是!他说不清自己什么心情。如果他们的目标不会自己,那奈莎岂非很危险?

    被叫做“永哥”的躲在了祝妍身后,手已经摁在了祝妍的脸上,“你不敢动手,一旦你轻举妄动,定时炸弹就会爆炸,到时候鱼死网破。我们的命不值钱,你可是身家万亿,还有你天仙似的女朋友,也会跟着一起陪葬!”

    叶霑瞧瞧地下的炸弹,眼睛眯缝了起来,将计就计,“为谁卖命不是卖!联邦数我身家最高,你们何不效忠于我?放了我的女朋友。”

    “嗯,嗯?嗯嗯嗯”,祝妍在用自己的方式发出求救信号。

    永哥还没什么反应,那个技术人员和两个武道者明显眼睛一亮。这让永哥更加恼羞成怒。

    “小编”忽然鼓掌,“太子爷果然好身手,能突破我们三个狼队的封锁线。只是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做到的?因为在我的印象中,他们真的坚不可摧!”

    三个狼队吗?叶霑敏感地捕捉到了这个词,心里悄悄咒骂叶雷他们怎么还不过来?“武道者手里拿了枪就算坚不可摧了吗?那也未免太小看我了!飞上太空的火箭都能回收,更何况对付你们这些小喽啰!”

    永哥意识到叶霑好像在拖延时间,莫非他的援兵已经到了?他没心思在逞口舌之争,“叶霑,立刻放下枪械,否则我立刻引爆炸弹,咱们同归于尽。”

    身后有脚步声响起,异口同声喊“老大”,正是叶霁和叶雷到了。叶霑哈哈大笑,豪气云干,笑得对方心里都发毛。“我女朋友好好地在工体签名售书,你们化妆术再高明又怎么样。你信不信,在你的炸弹爆炸之前,我可以平平安安地走出这座楼,毕竟我是最善于创造奇迹的,连罗布总统都不得不同意我的说法。”

    永哥眼皮一跳,莫非他还有什么杀手锏。

    这时小编却笑了,眼睛目不转睛地看叶霑,身子却向外围缓慢移动,“叶先生,诚然,为了留住你,我们耗费了巨大的兵力,可想想你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却只见到一个赝品,我很想知道你什么心情?而且你女朋友那边也未必轻松!想想钢铁之躯对上人的血肉之躯会怎么样,而且我方的第一武力值还在等着她呢。”

    说时迟,那时快,“小编”在接近三楼窗户的瞬间,纵身一跃,跳了下去。

    混乱之中枪声响起。叶雷叶霁手下开枪了,射向了永哥和其他几个人。而永哥的最后一个动作,也是发射了一枪,只是这一枪指向了祝妍的太阳穴。既然被识破了,她不可以再留在人世间。

    祝妍,或者说是朱莎,临死之前没有说一句话,她的脑海里短暂闪过一个人,给了她人世间最后的温暖。“沛宸,你要好好的,替我快乐地享受每一天。”

    叶霑已经无暇顾及这些人,他脑海里都是跳楼的男人最后的话。钢铁之躯指的是什么,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他以前就祈祷奈莎永远没有机会遇见那玩意啊,至于对方第一武力值,他心中隐约猜出了是谁。

    “你们打扫战场,我先行一步。”

    容不得任何耽搁,叶霑先一步坐上直升机,向着奈莎的方向而去。

    ————————

    就在叶霑将奈莎送进医院时,天都舆论界率先爆发了。

    先是小莎迷在网上声讨丧心病狂的粉丝,罔顾他人性命。随后有人指出,那不是粉丝,是恐怖分子。

    接下来是铺天盖地的视频,关于联邦机甲的。网友指出,难怪会看到机甲,机甲天生为抵抗恐怖而生,是保护联邦民众的最好武器。

    又有网友评论称,不对呀,今天的机甲分明伤了很多车辆和无辜的民众。那台机甲在追踪什么?有网友扒出了交管部门的监控录像,看到了一辆小红超跑。

    随后,联邦日报发表了一篇言辞激烈的文章,指控以罗布总统为代表的联邦政府的无能。城南城北事件分明显示了联邦存在一批激进的武装分子,可罗布没有采取任何有效的措施,制止事态的恶化,他辜负了联邦民众的信赖。

    民间在议论,联邦政府内部也形成了巨大的分歧。参议院开始弹劾总统,指责罗布滥用职权,要求总统下野,由副总统暂代职位,直到联邦选举产生新的总统。以罗布为首的政客班子,反击地苍白无力,总统之位可谓风雨飘摇。

    然而,就在当天晚上,从总统官邸出来的罗布被秘密接到了一个地方,在那里他看到了洪世忠和薛志勇的尸体。他知道,他的总统之位应该暂时安全了。

    第二天总统官邸发表声明,此次恐怖事件其实是一场自导自演的戏码。而暗夜头子洪世忠和原玛兰州州议员候选人薛志勇就是主使者的棋子。他们不满手中的权力,才会将黑暗的手伸向了联邦的深处。随后薛志勇的履历被彻底曝光,上面显示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他都是在为现任州议员白季夫做事的。

    随后,白季夫登上联邦一档面对面的访谈节目,在访谈中他大加斥责薛志勇利欲熏天,居然因为不满竞选失败而暗中联合洪门,为所欲为,恶行昭昭死有余辜。

    洪门,这个曾经无数次为联邦和六大家效命的组织,再次显露在了阳光之下。

    ————————

    联邦的风云诡谲,此时叶霑都无心理会,他连着在天都第一医院呆了三天,几乎三天未合眼,因为经过急诊后的奈莎,直到现在还未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