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在封神坑元始 > 我是杨戬他爸 第7章 旗门遁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呼呼……”

    杀气,惊天动地的杀气,携裹惊雷、飓风,直奔渑池县袭来。

    整个渑池县上空乌云攒聚,连太阳都被遮住了。

    “夫君,是夫君回来了。”高兰英大喜。

    洪锦和季康也感到了,押着张奎老母走出正厅。

    只见天空一阵乌烟风驰电掣而来,落入总兵府主院,正是骑着独角乌烟兽的宁希。

    宁希看到了脸上挂泪的高兰英,看到了左脸肿胀,一只耳朵被削下的张奎老母,面无表情的翻身下马,提着长柄刀,走向洪锦和季康。

    “张奎,本总兵意欲纳你夫人为小妾,你是同意呢,还是同意呢?”哪怕感到张奎一身气势如渊如海,洪锦依然没把张奎放在眼里。

    “你还不去劝劝高兰英,让她识时务点,乖乖听话,不然我拧断这老东西的狗头。”季康捏着张奎老母的脖子威胁道。

    唰——

    张奎陡然加速,一瞬间消失在两人面前,不等季康做出任何反应,就感到手臂骤然一痛,继而他抓着的张奎老母就消失了。

    “你带娘去后院疗伤!”宁希将张奎老母的断耳也摄拿过来,一并交给高兰英。

    “嗯!”高兰英总觉得今日的丈夫,比往昔多了一种自己从没有见过的霸气。

    看到高兰英带着张奎老母走了,宁希才扭头望向洪锦和季康。

    却说季康被张奎断掉一臂,整个人都被吓傻了,如果张奎捏断的不是手臂,而是颈骨,那他已经死了。

    但季康转念一想,张奎明明能杀了他,却没有杀他。

    这说明什么?

    说明张奎忌惮洪锦的背景,不敢对他下死手。

    其实,季康完全想多了。

    宁希之所以没有下杀手,是因为张奎老母醒了,老人家年纪太大,今日已经受了惊吓,不能再让她受惊。

    “你好大的胆子,现在跪下请罪,一切还有回旋的余地,否则你就等着朝廷治罪……”洪锦话还没说完,就见张奎刀光一闪,他身旁的季康被劈成两半。

    洪锦躲避不及,血水溅了他一脸。

    “你怎么敢……”洪锦话未说完,就见张奎一刀朝他斩来。

    这么凶残强势的狠人,洪锦还是平生第一次遇到。

    他被吓了一大跳,匆匆施展“旗门遁”。

    旗门遁是一门仙家道术,用一面皂旗和一面白幡施展,皂旗能化为旗门空间,使术者进入旗门后,可利用白幡隐身,敌人进去看不到人,施术者却能看见敌人,便可以趁机偷袭敌人。

    话说洪锦一遇到危险,立即躲入旗门空间隐藏,想要偷袭、反杀张奎。

    岂料,宁希根本没追入旗门空间,直接一刀劈炸旗门空间,朝洪锦脑袋斩落。

    洪锦怎么也没想到强大如他,竟在张奎手中连一个回合都撑不过去,两者实在是天差地别。

    这还是他瞧不上的泥腿子吗?

    “就算你实力强又如何,你还是杀不了我的。”洪锦腰间的玉佩上爆发出无比璀璨仙光,仙光中有数不清的符文,组成一个能量护罩,将洪锦护在其中。

    一刀劈下,能量护罩微微颤动。

    “准圣巅峰制作的十品防御符,哼……”宁希冷哼间,一刀接一道劈落。

    一瞬间劈出上百刀,能量护罩的防御力在快速减弱。

    洪锦勃然变色,开始逃跑。

    可以他的速度,怎么逃的出张奎的追杀,三百刀,五百刀,七百刀……

    一刀猛过一刀!

    咔咔咔……

    那能量护罩上出现裂缝了。

    “哗!”

    能量护罩上浮现出一道人影,鹤发童颜,仙风道骨,一身气势深沉、浑厚。

    “够了!”白衣老者呵斥。

    宁希收刀而立,道:“你就是符元仙翁?”

    白衣老者微微一惊,他一直很低调,除了一些老古董,鲜有人知道他,此人却一下子喊出了他的名号。

    “你是何人?”符元仙翁道。

    “不久前,我师公灭了阿修罗一族,将冥河老祖算计而亡,你比之冥河老祖如何?”

    符元仙翁眯起双眼,道:“比他厉害又如何,不如他又如何。”

    “厉害,呵呵……”宁希嘲讽,“三界之中,哪位准圣敢说自己比冥河老祖厉害。”

    论保命,没有人能及得上冥河老祖。

    就是东皇太一、帝俊、祖龙之流都及不上。

    “既然连冥河老祖都不如,那你特么的算什么东西,又何资格在我面前犬吠,要么滚过来领死,要么继续给老子龟缩着。”宁希一刀接一刀劈落,只三刀劈落,虚影炸开,能量护罩烟消云散。

    “不,父亲,救我……”洪锦看着飞落的屠刀,亡魂皆冒,肝胆俱颤。

    噗!

    洪锦脑袋被砍的飞起,在空中转了几圈,砸在地上,灵魂飘了出来。

    宁希抬手一摄,将洪锦的灵魂抓入掌中。

    “符元仙翁是你父亲?”宁希喝问道。

    洪锦的魂魄颤抖着答道:“是,符元仙翁是天庭册封的封号,他是隐世在天庭的宿老,就是昊天上帝都对他尊敬有佳。”

    “符元仙翁是封号,那他本命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

    “哼,你不过是背靠一尊准圣,就敢欺辱我的母亲、妻子,如此不知死活,现在还企图用符元仙翁的身份威胁我,岂知我这人最不怕威胁,给我魂飞魄散吧。”宁希杀气冲霄。

    “不……”洪锦恐惧大叫,他欺男霸女惯了,连天庭的仙女都睡过,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栽在这么一个小小的总兵手中。

    “住手!”远处传来一声厉喝。

    宁希充耳不闻,捏爆洪锦的灵魂,摧毁他的真灵,让他彻底失去了复生的可能。

    “你敢不听从我的旨意,当灭!”来者是一名白衣男子,耳朵又长又大,盘膝坐在空中,气度凛然,赫然是截教随侍七仙之一的长耳定光仙。

    长耳定光仙正是洪锦的师父。

    “灭你大爷,你的废话太多了。”宁希提着长柄刀纵上长空,一刀接一刀劈落,刀上的杀气由一缕缕汇聚成小溪,又由小溪兑变成江河,攻势越来越霸道。

    长耳定光仙用的是一件极品神兵——欢喜禅棍,将一套镇天棍法施展的是刚柔并济,幻影重重。

    两个人从渑池县上空,一直打到附近的深山老林,山川倒塌,群妖震惶。

    “我主上竟这般强大!”天蛇娘娘白素贞从天蛇湖中,露出脑袋,遥望高空中的战斗。

    那长耳定光仙乃是通天教主身边的随侍七仙之一,结果跟主上只斗了个旗鼓相当。

    其实白素贞眼力有限,看不出其中关窍。

    刚开始的确是旗鼓相当,但随着时间流逝,长耳定光仙压力越来越大,逐渐落入下风。

    “原以为收拾九凤的一个弟子,根本不费啥力气,谁料这厮战斗力竟如此恐怖,越打越强。”长耳定光仙不小心挨了一刀,背后鲜血直流,“不行,这么下去,非得败给这厮,坏了我一世英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