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倾清余生 >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八章 老友相见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本宫知道了,你先回去,看好她。”

    “是,太子殿下。”

    此时,北郾城中一处隐秘的别院内,清妧不安的走来走去。

    看见给她传讯的小丫鬟回来,她忙不迭的迎上去,“他什么时候来见我?”

    小丫鬟躬身,“殿下已经知道了,还请姑娘稍候。”说完,便起身离开。

    清妩深吸一口气,再缓缓呼出,只有这样才能缓解她现在想要杀人的心。

    来了北郾城后清妧才知道原来荀砜就是大越皇太子金穆风,那天她醒来后就在这个别院里。

    荀砜,不对,是金穆风过来冷眼瞧了她一会,一句话没说走了。

    当时,清妧被他的身份劈的外焦里嫩的。

    她离开军营的时候故意与江余大闹了一场,准备身份一旦被发现便做出与江余决裂的姿态,先获得大越太子的信任,潜伏在他身边,再暗中联系城中暗线找机会偷解药。

    可是她没有想过荀砜就是金穆风,一时之间所有的计划被打乱,所以也没有贸然开口。

    可金穆风已经冷了她两日,就一直把她关在别院里,也没有为难她,可是也不来见她。

    清妩倒是可以等,江余可等不得,所以她只能拜托小丫鬟去传讯。

    再等一晚,清妩暗暗下决定,若是金穆风还是不来见她,她就要想办法逃出去。

    清妩不经意的看了看明里暗里守卫的人,默默的缩了缩头……

    金穆风到别院的时候三更已过,清妩眼睛酸涩困得不行,可真正躺下的时候又心焦的睡不着,只好燃着灯在案桌上比划着什么。

    金穆风今天听了一天的风言风语,又指挥了一天的战事,方才又被那些幕僚在耳边唠叨了许久,现在是满心疲惫,眼底青黑。

    从北岭山截杀失败,魅影重伤而归时他就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

    如今舆论完全一边倒,他彻底成了阴险狡诈的小人……

    他路过窗子,只见屋里的人拿着笔在写些什么,眉头拧着,那模样认真极了。

    这般一看,他倒是好奇写的是什么,可是伸长了脖子也没有看清。

    一阵夜风袭来,清妩觉得有些清冷,想起窗子没关,便起身去关,这一转身竟看见一双十分具有侵略性的眼睛正直直的盯着她。

    清妩吓了一跳,旋即笑道:“原来大越堂堂的太子殿下竟是个偷窥狂!”

    金穆风见自己被发现也不气恼,悠悠的转到门边推门而进。

    没见他之前清妧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可见到他之后她反而不急了。

    清妩走到他跟前规矩的行礼,“参见殿下!”

    金穆风惊于清妧对她的态度,坦言道:“是我命人将你撸来的。”

    “嗯。”

    “我是故意将你晾在这的。”

    “嗯。”

    “外面已经打了两天了。”

    “嗯。”

    金穆风气笑了,直接问道:“你就没有其他想说的吗?”

    清妩笑着说道:“我曾派家仆前去重礼答谢,可是殿下走得匆忙,清妧还未谢殿下救命之恩。”

    金穆风哂笑,顺着清妧的话说道:“区区小事,不足挂齿。”

    “于殿下来说是小事,可是对于我来说可是性命攸关的大事,再说这次,要不是殿下的人及时赶到,只怕清妧又得被人抓回去折辱……”

    清妧抬眼瞧着金穆风,见他没有什么反应才继续说道:“不瞒您说,我与江余感情出了问题,他移情别恋还说要与我解除婚约,而我一怒之下与他大吵一架才会独自跑出军营,幸得殿下收留,清妧这里再次谢过殿下!”

    清妧说的情真意切,可是心里却没底。金穆风一双眼睛盯着清妧的脸,锐利的眼神似乎要将人戳穿。

    这件事他早有耳闻,不过他却一个字都不信。

    此时那女子正挤出几滴眼泪凄凄惨惨的叙说自己的委屈,“他当着我的面同别的女人卿卿我我……”

    金穆风不想与清妧绕弯子,坦言,“本王有解药。”

    果然,方才还一副凄惨模样的女子瞬间变得严正起来。

    清妧早就知道骗不过金穆风,只是想不甘心的试一下,既然他已经识破,那她也没有必要伪装。

    “小人行径。”清妧嗤之以鼻。

    金穆风也不恼,暗暗瞧着脸色转变之快的女子,果然人人都有软肋,而她的软肋正是江余,同样,江余的软肋也正是她。

    “本宫算算啊,”金穆风装模作样的掐着手指,“最多还有八天。”

    清妧心里咯噔一下,她当然知道八天是何意。

    清妩气息有些紊乱,心浮气躁的说道:“我输了,我可以把我名下的产业、财产都给你,解药给我!”

    金穆风查探过,林清妩的产业光是在安京的便有整个安京产业的一半,而且近半年来她好像又在大锦其他城中置办了不少,如果能得到这些,那么对他吞并大锦可有绝对的优势!

    不过,这些东西还不足以让他动心。

    “如果江余死了,那么我就少了个强劲的对手,就连一向善于谋略骁勇善战的云安王都伤在我的剑下,你以为剩下的那些酒囊饭袋还会是我的对手?到时候大锦还不是如同探囊取物!”

    清妧哈哈大笑,“这就是大越子民尊崇奉仰的皇太子,真是可笑之极!”

    清妧仿佛看弱智的眼神看着金穆风,“若是人家知道你的胜利是下毒暗害敌方主帅,你必会遭人唾弃。作为一名将军就应该在战场上堂堂正正的死在剑下,你在侮辱江余也是在侮辱大锦千万子民,这样非但不能打击大锦的军心,反而会刺激他们的铁血丹心,你还不知道吧,如今江余出事,琼王殿下已经来到军营,他的才能绝不会低于江余,所以你的幻想真是幼稚。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我劝你还是正直些,不要枉做小人!”

    “……”

    金穆风似乎被人戳到痛处,他虽明白这是清妧的激将法,可心里难免有些不服气,刚压下去的火蹭的窜上来。

    “兵不厌诈,这是他轻视我的代价。”

    他认同清妩说的一切,可事已至此,若让他拱手为江余献上解药,他不甘心!

    “到底怎样才能把解药给我?”

    “我不会给你的,等江余毒发,我就会发动……”

    “只怕你等不到了,”清妧盯着金穆风的眼睛,“以我对江余的了解,你掳走我算是触动了他的逆鳞,所以他会在死之前攻破北郾城,哪怕争个鱼死网破也会将我救出去。”

    金穆风拧起眉头,嗤笑道:“你太高看他,也太小看我。”

    “如果你不怕别人一辈子戳你脊梁骨,那你大可这样做,不过那会是你一生的污点。”

    不得不说,清妧说的确实是金穆风担心的,现在外面已经流传开了,说他为了取胜不择手段先下毒后劫人,整一个小人,难当大任。

    流言这东西往往是速度最快的,不消多时便会传回大越的国都。

    而他那些虎视眈眈的弟弟们只怕会借此大作文章,他的幕僚这两日也一直劝他放弃毒杀江余的计划,他得想个办法正名才能解决后顾之忧……

    清妩见金穆风沉默不语,表情明显有些松动,她快步跑到案桌上拿起她方才一直在写的东西递到金穆风眼前,“这是我所有的财产,我刚刚做了合计,我只要解药,这些都是你的!”

    金穆风瞥了一眼面前的纸,密密麻麻的小字,字体清秀俊逸,而最下端那个数额确实是惊到了他,没想到眼前的女子这么有钱,更难得的是为了救江余她竟可以眼睛都不眨的拱手送人。

    突然的,他有些羡慕江余,今生可以遇到这样一个女子……

    金穆风不打算接过,他还不至于将这些东西放在心上,他所谋划的是更有价值的东西……

    金穆风幽深的眼神在清妩身上上下打量,看得清妩心里直发毛。

    “今日夜已深,姑娘早些休息。”

    金穆风竟留下一句话走了,清妩追着问道:“到底换不换!”

    金穆风脚下一顿,“姑娘安心住下,明日我会过来。”

    这话说的不明不白,可是清妧也不能再问,因为她刚踏出房间一步,眼前一晃顿时多了两条人影,剑就横在她身前……

    正午时分,小院迎来了一位客人。

    宁广欢突然出现在清妧眼前,喜得她说不出话来。清妧没想到在大越竟还能看见熟人。

    “清妧,”宁广欢出言道,“你可还好?”

    清妧胸中一热,笑道:“我没事,倒是你怎么来了这个地方?”

    “是金穆风让我来的,他说你在这里,我便想来看看你!”

    清妧失笑,“我倒忘了,你们现在是盟友。”

    宁广欢脸一下子黑了,什么狗屁盟友,那个卑鄙小人分明就是利用宁国为他开路。

    他回到宁国之后便与宁广帆撕破了脸,不过父皇信任他,生前已经将宁国八万东路军给了他掌控,所以宁广帆不想他活着回到宁国。

    如今他与宁广帆分庭抗礼,一时间宁国既有外战内部又有分裂,国家局势动荡非常。

    宁广帆也是魔怔了,铁了心要帮大越,这不金穆风一封信也不知许了他什么,他就放着西陲的战事不管,屁颠颠地带着一万宁军赶到北郾城帮他。

    金穆风朝宁广帆勾了勾手指,那个傻子就迫不及待的赶来相助,还以为能分杯羹,却不知道自己被耍的团团转。

    他不忍心看宁军折损这才带兵跟了过来,对此金穆风倒也没说什么,对他的态度不咸不淡,意味不明。

    只是他没想到清妧竟落到金穆风手里。

    清妧问道:“他怎么会让你过来?”

    “大抵是知道你我交好,想让我把外面的情况说与你听。”

    清妧有些急迫,“外面怎么了?江余他可还好?”

    宁广欢抬了眼瞧她,“你与江余怎么回事?”

    来的路上他听说了很多流言,反倒叫他看不懂了。

    等清妧将事情一一告知,宁广欢才了然,想起今日发生的事情他又沉了脸说道:“清妧你别急,江兄他吉人自有天相定会逢凶化吉。”

    清妧心漏跳了一拍,呼吸也沉重起来,“他到底怎么样了,你要急死我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