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带着系统来大唐 > 正文卷 第二百三十二章 相对无言心忧伤(第二更)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李成器带着一肚子疑问走了,要去百福殿见父亲。

    他过来的主要目的不是大米生虫子,是想知道过了年李易有什么新想法。

    知道了想法,二月要长途跋涉出去。

    李易也忙,新来的六百多人,挨个给体检,早饭没让他们吃,为了抽血。

    四个宫女负责贴条,把每个人的几管血编号。

    李易负责扎,扎上去,庄子的医护人员帮忙采血,不用拿着大玻璃针筒慢慢抽。

    遇到血黏稠的就由医护人员等,终归是能抽出来,属于真空抽取。

    这要是拿玻璃针筒抽,血黏稠的好半天抽不出足够的量,针管一动,被抽血的人就疼。

    不会说话的小家伙,抽血的时候给一条饴糖,含一截。

    小宝宝就很纠结,哭还是不哭呢?不哭的话,挨扎好疼;哭的话,糖就掉了。

    宫里大朝会结束,官员们纷纷往家赶,然后去看看到谁家拜访,顺便等别人上门。

    然后在京城居住的天上人间会员收到了天上人间的礼物。

    一百缗的和一千缗的礼物不同,价钱有差别。

    “怪不得要问身份和住址,为了行贿,哼!”姚崇身为宰相,自然不需要去拜见别人。

    他就在家等着,外面排了队要送礼。

    过年时候收礼属于正常,有人留下礼品,登记一番,直接离开,连姚崇府上的管事都见不到。

    天上人间送礼,根本未登记,扔下便走,不见人,不需要见。

    不过姚崇还是自己专门过来看一眼天上人间送的东西,嘴角带着笑容批评。

    天上人间其他的蔬菜什么的无所谓,关键是送了一面小镜子。

    家里有两个小镜子了,一个是王皇后给的那个,那镜子不好拿。

    府中管事没说给送回去的话,他不傻,他小心地把蔬菜捂好了送去暖室,等着用来制作佳肴。

    “二月要开科,李家庄子有来投献的吗?写干谒诗的?”

    姚崇接见了几个人,想起来要科举的事情。

    “没有。倒是有其他才俊送了帖子和佳作,以及一些礼品。”管事回话。

    “收了?”姚崇面色一沉。

    “未敢。”管事小心应答。

    “嗯!不收。今年李家庄子至少有四十二个人必中,另外二百二十人中,凭才华吧。”

    姚崇沉吟了下说道,闭上眼睛想事情。

    他清楚着呢,四十二个最初到李易庄子的学子,不管哪个负责考试,都必须给个名次。

    因为那些人学的是李易的那一套学问。

    生物、代数几何、物理化学,以及四书五经。

    很多好东西便是李易用其他学科制作出来,比如火药。

    陛下清楚,又怎能不要人才。

    “东主,张相到。”府中的二管事匆匆跑到门口汇报。

    张相自然是张说,之前斗得那个激烈呀,眼看着姚崇得势,正准备挨一下子的时候,出现了个李易。

    于是重新归于平衡,大家还可以继续在同一个班级里坐着玩耍。

    姚崇睁开眼睛,起身,出外迎接。

    这几年来,就没见张说上门。

    正门在咯吱声中打开,姚崇笑着出来:“道济可是收到了天上人间送去的礼?”

    “好叫元之兄知晓,送了面小镜子,其他物件繁多。”张说选择聊家常模式,同样称呼字。

    “道济快快入内,详与为兄说说。”姚崇邀请。

    “元之兄请。”张说配合。

    两个人进去,大门又关上,这门不是谁都能见到打开的时候。

    “元之兄,弟这厢有个疑问,若李易亲自,是否开正门?”张说笑着问。

    “某根本不见他,见了面,他自然会猜出陛下身份,某有几颗脑袋够砍?”

    姚崇回答得利索,对,不见,太危险。

    “若以后知晓陛下身份,又来见呢?”张说又问。

    “道济你呢?”姚崇反问。

    “元之兄,可有李家庄子学子干谒文章送至?”张说换个话题。

    “道济你那厢呢?”姚崇还是反问。

    “没人,其他人等皆劝退了。”张说回答,同时明白这里也没人。

    心里不好受,说明人家李易根本没看上两个宰相,不给你送。

    当然,天上人间送的是另一回事儿,不涉及到科举走后门。

    二人说着坐好,有茶水送上来,这茶还是陛下赏赐的,李易那里炒的绿茶。

    李易说了,发酵的红茶是适合吃油脂太多的人喝,而绿茶适合吃东西营养均衡的人喝。

    胃肠道有问题的不适合喝任何茶。

    大人物当然营养相对均衡了,就不喝红茶了。

    至于什么深度发酵的黑茶、半发酵的乌龙茶、铁观音什么的,现在也没人细分。

    所以说他们煮茶叶蛋都是拿发酵茶煮,没有绿茶煮的好吃。

    “今年春天开始,采茶要想办法叫李易帮忙做成绿茶,他那个制茶的方子没流露出来。”

    喝一口茶水,张说暗示性说道,意思是让姚崇想想办法,把制作绿茶的方法弄到手。

    “摘了新茶送去即可,何必冒风险?”

    姚崇不干,我才不折腾呢,李易看着好说话,那得分情况。

    茶叶怎么做都不利民,发酵茶难道不能喝?

    若是能问出来怎么炮制茶,岂不是能问出来怎么制酱油?

    “要不要透题?”张说非常小心地问道。

    他看上四十二个学子了,想要考完科举拉到自己手下。

    “你透了题,李易很可能会翻脸,他要堂堂正正把人送上来。你莫非看不出他那骨气?哦,他叫意志。

    他可以让出很多利益,却有条线不可逾越。他可因你是病人跪地救助,却不肯因你权势低头一分。

    他给你钱行贿可以,你想压着他,你试试?别人欺他君子以方,他不屑出手,那些人如何了?”

    姚崇始终在揣摩李易的行为和心思,得出这么个结论。

    “唉!若说策论,我认为李易会教会学子许多见识,可是诗赋一道,难啊。”

    张说点点头,认同姚崇的话,却更担忧。

    现在靠科举进士,写诗词也很重要。

    不透题,李易怎么帮着学子们写诗啊?

    是的,张说就认为,只要他透了题,李易保证能写出来好多相关的诗,每一首皆可流传千古的那种。

    “锦瑟无端五十弦……沧海月明珠有泪……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外面突然传来了很多人同时吟诵的声音。

    “好诗!哪位大才出得此作。”张说直接站起来了。

    姚崇跟着动容,道:“好一首对仗工整的七律,往事在眼前,只是已惘然。”

    “问一下,何人所作,招人前来,这个干谒本相许了。”姚崇对管事的说。

    不长时间,管事回来,表情复杂,道:“李家庄子昨夜南曲众女哄叫李易上台,李易抄两首诗,一首词曲,此诗为后诗。”

    姚崇、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