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自请下堂后我富可敌国 > 章节目录 第八百七十二章 好久不见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慕苑呢?”谢湛跟随慕容清进入府衙后,没有坐下,再次迫不及待地问。

    “在地牢。”慕容清左瞧右看,面露心虚,心道完蛋,这顿打是躲不过了。

    果然,谢湛在下一刻便抓住慕容清的衣领,通红的眼睛仿佛要滴下血来。慕容清打算筛选出最有可能的嫌疑在牢中关上十天半个月的,一切等到大凉来人再说。

    没想到才半个月,大凉的人便来了。从这里紧赶慢赶也要十天才能到大凉,可是这两个人竟然只用了五日到七日的时间!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再看谢湛如同死人般的脸色,慕容清也能大概猜到他们是经历了什么才能来到这里。

    “你说什么?”谢湛咬牙切齿,声音发抖,目眦欲裂,恨不得撕碎眼前这个人,哪怕他是萧长亭精挑细选出来的!

    “谢湛!”鬼泽慌忙上前,手搭在谢湛颤抖的手臂上。

    谢湛将他丢下,道:“我要见她。”

    “好。”慕容清整理着自己的衣领,小声道。

    这是他第一次与谢湛近距离接触。他和谢老真的很像。慕容清心想。

    谢湛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温风呼啸,囚牢里并不安静,吵闹的呼噜声此起彼伏。

    谢湛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从牙齿缝里蹦出来几个字:

    “给我一个理由。”他道。

    慕容清道:“有人举报她和玉芷国余孽有关系。”他没敢说实话,怕这个比辛慕苑还要恐怖的男人会冲到客栈要了宋延安的命,也怕他让那几个家长从此变成废人。

    “咔嚓”

    是捏骨头的声音。

    慕容清猛地打了个寒颤。

    他不清楚为什么,在这并不吵闹的地牢里,谢湛捏骨头的声音会这么清晰。

    可能是因为太近了吧。

    慕容清偷偷擦掉额头上的冷汗,心道。

    距离尽头的牢房越来越近,周围的声音也越来越安静。谢湛忍不住屏住了呼吸,心跳越来越快。

    他忍不住想:她睡着了吗?不,这么差的环境,她应该不会睡着。石床那么脏,她说不定只擦了一个小小的只够她蜷着的地方。

    她会害怕吗?在囚牢的时候,她会不会害怕地想起我?

    牢里的饭她吃了吗?应该不会好好吃吧,那么差的伙食,就算她困难的时候也没吃过那么差的东西。

    越是靠近,谢湛的心跳越快。他不停地在脑海中想:见面了,我该说些什么?是拥抱她,还是亲吻她?

    他的心里还没有想出一个答案,就已经到了辛慕苑的牢房门口。

    谢湛看到,这个她心心念念的女人,正蜷成小小的一团,仰头看着窗外的黑暗的光。

    应是听到了牢门外的动静,她缓缓转过头,脸上带着迷茫的表情。

    牢房实在是太暗了,谢湛乱糟糟的头发遮住他的半边脸,让辛慕苑看不清楚来者是谁。

    但是,这具身躯,却让她感觉到意外的眼熟,格外的心动。

    她慌忙别开视线,警告自己老实点,不要做对不起谢湛的事情,可是视线还是不受控制地看过去。

    这具躯体就像是具有魔力,疯狂地吸引着她,让她连躲闪都做不到。

    “你是谁?”终于,躲不过去的辛慕苑选择不再逃避,而是勇敢地面对他,问出来自己心里的疑问。

    “谢湛。”

    “咚——”

    这两个字出来,辛慕苑的胸口好像有什么东西狠狠一撞,让她六神无主,手足无措。

    愣了一会儿后,她突然开始扒拉自己的头发,整理自己的衣服,看着自己缺了一块的衣服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

    “抱歉,我看起来可能有些狼狈。”辛慕苑边整理自己的衣服边道。

    “好久不见,我想你了。”谢湛打断她慌乱的喋喋不休。

    辛慕苑好像被定身了,保持着拉裙子的动作一动不动。

    “咔嚓”

    门突然开了。

    谢湛推开牢门,走到辛慕苑的身前,浓郁的血腥味儿带着一股男人的汗臭味顿时扑鼻而来。

    辛慕苑猛地睁大眼睛,一把抓住谢湛的胳膊,紧张地问:“你受伤了?”

    谢湛摇头,又想起这么黑的天辛慕苑应该看不到,于是道:“我没有受伤。来的时候遇到了埋伏,这些都是那些想要杀我的人的血,但是他们谁都没有成功。”

    谢湛说起这句话的时候充满了骄傲,像是等待表扬的小孩子。

    辛慕苑相信谢湛的能力,低笑了声,环住他的腰,耳朵贴在他发出“咚咚”声的胸口,道:“真棒,不愧是我看上的男人。”

    “嘿嘿。”谢湛抱住辛慕苑,脸颊在她的头发上蹭了蹭,撒娇道,“慕苑,我好困啊。”

    辛慕苑的手臂一僵,恋恋不舍地松开,道:“嗯,赶夜路了吧?快去休息吧。”

    谢湛的手没有松开,反而更用力地嵌箍住辛慕苑的腰,道:“我不,我要跟你一起睡。没有你的夜好难熬啊,我都睡不着,一闭上眼睛都是你。”

    我也是啊。

    辛慕苑的鼻子酸酸的,将脸埋进他的怀里。

    将眼泪强硬地憋回去,她抬头冲着谢湛露出灿烂的笑容,道:“你稍等我片刻,我给你擦床!”

    “不用,我衣服脏。”谢湛连忙阻拦她,但是辛慕苑已经捡起撕下来的裙布开始擦布满灰尘的石床,边擦边道:“那也得睡在干净的地方,你先坐下来休息一会儿,我马上就好!”

    谢湛欲言又止,无奈地说了句:“好。”

    县令与鬼泽对视一眼,悄悄离开了,没有锁上牢门。

    鬼泽注意到了,但是一直没有吭声,直到耳朵边重新出现咕噜声,才借着呼噜声低声道:“你刚才忘记锁门了。”

    县令同样压低声音,道:“我知道,锁门的声音太大了。他们那么久没见面了,让他们好好呆一呆吧,我明天早上再来锁门也不迟。林大人舟车劳顿,怕是累坏了,随我回去休息吧,家中的客房每日都有在收拾。”

    鬼泽收到辛慕苑入狱的消息立刻跟着谢湛来了,什么都没有准备。他原本已经做好了在外面桥洞下面凑合一晚上,既然县令热情相邀,那么他就恭敬不如从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