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攻妻入怀:厉少老婆要乖乖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喝坏了身体算谁的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厉靳言作为本剧组最大的投资商,这次的接待宴却没有露面。

    宁颖珊知道厉靳言不喜欢出席这样的场合,从特助陈林那里询问了一下他最近的日程安排,看到排的满满当当便连邀约都没发出直接放弃了。

    餐桌上,作为剧组的导演宁颖珊不得不挨个敬酒,那几个投资商也就紧着她灌酒,她经一轮,再被敬回来,几轮下来饶是宁颖珊自觉酒量不错,都觉得脑袋昏昏沉沉了。

    “Ti

    a小姐酒量这么不好吗?这才喝了几杯呀,脸怎么红成这样了?”

    跟霍总坐在一起的是副导演拉来的赞助商,大家都称为许总,听说是做珠宝发的家,手里有几个钱。

    此刻他正举着酒杯晃晃悠悠地走到了宁颖珊的面前,强行要把酒杯塞到她的手里,“我亲自敬Ti

    a小姐一杯,这面子你总不能不给吧?”

    之前他就已经敬了宁颖珊好几杯了,摆明了一副不把她灌醉不罢休的架势。

    宁颖珊觉得脑袋里像是一团浆糊,意识开始变得越来越不清醒,她刚刚那几轮少说也喝了有几十杯酒下肚了,现在真有点撑不住。

    “要是喝不了就别勉强自己,喝坏了身体算谁的?”

    坐在宁颖珊左边的李冰燕都看不下去了,她咬了咬牙,伸手就要把酒杯接过来。“宁导看起来真的不行了,不如这杯我替她喝吧?”

    她手还没伸过去,就被许总给打了下来。

    “你算个什么东西?我这杯酒就要她宁颖珊喝,谁来都不管用!”许总凶神恶煞的冲李冰燕吼道。

    李冰燕一直在娱乐圈混的顺风顺水,向来心高气傲,哪里被这么凶过?她脸色一白,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宁颖珊摆了摆手,感激的看了李冰燕一眼:“没事,我还能喝,别担心。”

    “你真的行吗?”

    李冰燕有点担忧地看了她一眼,宁颖珊冲她笑了笑,接过酒杯,一咬牙,便仰头把一整杯酒都喝了下去。

    辛辣的液体穿过喉咙那股又凉又辣的火热感更剧烈,刺激的宁颖珊直咳嗽,差点把眼泪都咳了出来。

    坐在她对面的夏初心一言不发地看着她,勾唇露出了个得意的笑容。

    许总这才咧着嘴满意的笑了起来:“这才对嘛,什么叫酒桌文化。Ti

    a小姐应该很懂,可不要拂了大家的兴致。”

    宁颖珊撑着快要裂开的头勉强地笑着点了下头,对于投资商的态度她向来尊敬。

    吃完了饭,几个投资商又提议去KTV唱歌,那会儿酒精作用已经开始完全上头,宁颖珊脸颊很烫,整个人昏沉到了极点,但是这种场合她自然是要作陪的,只能跟着一起去了KTV。

    到了KTV她便一个人坐在了个不起眼的角落里,一只手撑着头闭目养神,那KTV包厢里嘈杂沸腾的音乐让她的头疼不断加剧。

    期间有几个人来找她去唱歌都被她拒绝了,此时此刻她只想自己一个人静静,能在这里静坐到唱歌结束那就再好不过。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宁颖珊半梦半醒之间,她忽然觉得耳边那五音不全近乎嘶吼的唱歌声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原本吵闹的包厢也变得寂静了很多,只能听到中间音响里放出的歌曲原声。

    难道已经唱完了?

    宁颖珊皱了皱眉头,正要撑着身体坐起来,一只咸猪手却忽然从她的后背搭了上来。

    整个人都激灵了一下,宁颖珊一把推开那只手,腾地一下站了起来。

    她的神经忽然清醒了很多,视野也变得清晰起来。

    整个KTV包厢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得空空荡荡,之前还在包厢里的一众人都不知去向,唯有她,还有站在她身后的许总。

    当她看着许总一脸油腻猥琐地朝她走过来,那双眼睛都快放光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Ti

    a小姐,我很欣赏你的才华,更中意你本人,如果你愿意跟我‘深入’合作的话,我保证接下来你要拍的剧我都会大力投资!”

    他淫笑着走到宁颖珊的面前:“你应该知道我财力雄厚,要是我捧着你,你在内娱才会尽快站稳脚跟。”

    “许总,我想你误会了,这部剧你的投资不是我拉来的,我的剧本不缺投资商,也请许总给自己留一点尊严跟体面。”

    宁颖珊面无表情地推开了许总的手,转身就要走。

    娱乐圈这种潜规则的事她知道的多了,她没想到有一天居然会落到自己的头上,简直是搞笑的离谱。

    许总这会儿已经喝高了,一双眼睛只能看到眼前女人精致到丝毫不逊色女明星的五官,大脑里那根弦早就断了。

    他垂涎宁颖珊的不行,一开始就抱了这种想法,只是他没想到宁颖珊居然会拒绝!

    看着女人凹凸有致的身段,他哪能让人跑出去?索性直接冲了过去,从后面一把抱住了宁颖珊的腰!

    “在我面前装什么假清高?你要想提更多的条件也可以,今天你把我伺候舒服了,什么条件随你提!”

    那腰细的他忍不住感叹一声,许总口里的话也变得更下流起来,他色眯眯的还想在那腰上再摸几把,却没注意到宁颖珊的脸在瞬间便暗了下来。

    一股恶心到极致的感觉从心头升起,宁颖珊想都没想,直接抄起旁边茶几上放着的空酒瓶,一抬手就朝着许总的头上狠狠地敲了下去!

    “砰!”清脆的一声响,玻璃渣四处飞溅。

    许总惨嚎一声放开了抱着宁颖珊的手,一脸痛苦地捂着头蹲了下去。

    直到感觉到有温热的液体从脑袋上流了下来,抬手沾了满手鲜红的时候,许总的脸色才从不可思议转变为暴怒!

    “你他妈的敢打我?”

    “为什么不敢?”宁颖珊扯过纸巾一脸平静的擦了擦手,眼底没有半分波澜起伏,“既然说人话你听不懂,那就只有物理手段能让许总清醒一下了。”

    “你个臭**真把自己当根葱了?老子看得上你是你的福气你知道吗?你他妈还真敢对老子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