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御史馋猫都察院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 归途意外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不一会儿,景墨已走近六度庵。这里本来就很冷僻,田间虽然有不时有马车通行,不过这时候一辆也没瞧见,街上的行人更是稀少,住户里射出的灯为雨气所蒙,光线的透射打了折扣,越发觉得幽暗难以见物。

    景墨这才想起了聂小蛮所说盗匪的话,在这种地方真正是有可能性的,不由得暗暗添了三分小心。

    此时金陵街面上的盗贼案的确为数不少,每天至少得有五六起。青天白日之下尚且不足为奇,再像这样的雨夜,自然会更加危险。但半路上遇上盗匪这种事情,景墨却不曾碰到过。

    景墨酒后豪情,心想:“假如聂小蛮的话果然不幸言中,也好使我增加一番阅历。”

    其实转念思量,景墨当时这种念头确实已带几分酒意!毕竟此时景墨既没有防身的东西,万一有两三个人行凶,喝了酒的景墨一个人未必便敌得过。那时候金鼠皮袍剥去了不算,也许还要使自己受冻生病。这种滋味实在也不见得怎样好啊!

    景墨一个人一边胡思乱想,一边迎着寒风细雨,艰难地向前进行。

    “哎呀!”

    景墨猛地听见呼呼的风声之中,夹杂着一声惊人的呼救声。景墨一下就停住了脚步,这是一声惨叫!景墨脑子一下景清醒许多,但一时间他还不知这“惨叫”从哪个方面传来。而且这惨叫也只发了一声,影墨前后一望,也不见半个人影。

    难道是自己酒后幻听了?景墨轻轻拍了拍耳朵,可是除呼呼的风外,再无任何声响。

    这地方是绿竹园中段,非常靠近北祖师庵的东口。这声惨叫不会是从那条东西横向的北祖师庵边上来的吗?景墨驻足的地方,距离北祖师庵的转角只有二三十步。

    景墨略一踌躇,立即迈步奔向北祖师庵去。不料刚才奔到转角,忽然有一个人正从北祖师庵上转过来,在转角处和景墨撞个满怀。这个人的来势凶猛,景墨又毫没防备,只觉两脚一滑,身体竟不由自主地跌在那泥泞湿滑的街道上。

    这一跌虽然没有并跌痛,但景墨赶紧爬起来时,那个撞倒自己的人早已跑得不见踪景。景墨眺望过去,遥见那人跑过远远的一户人家窗灯下时,发觉那人的身材似乎很高大,还穿着一件灰色的长袍。等那人奔过了那盏灯之后,景墨便再瞧不清楚了。

    景墨看着那人跑掉的方向,也想追赶上去。然而说起来也惭愧,自己刚才跨了两步,不经意脚底在湿泥径上一滑,又仰面地再跌了一跤。等景墨第二次爬起来的时候,那逃走的人早已不见踪影,只有景墨的蓑衣上却已弄得满是污泥。

    摔了这两下之后,景墨的神智已经清醒多了。他料想北祖师庵上必已发生了案情,自己既然无法追捕逃走之人,不如找着那一声惨叫去瞧瞧也好。

    景墨于是回身绕过了转角,抬头一瞧,看见朝南的一排的整齐的房子约摸有十多户的样子。那屋子的前面各有一小方空地,围着矮墙和小门。这时候有几家的小楼上,正在开窗张视。约摸向西到第五六家门前,有一个人正在树下的烂泥路上行走着,而且俯身在看什么东西。

    景墨急忙赶到那边,才看清有一个穿雪披的人躺在地上,旁边那个穿黑色棉袍的男子,正躬着身子使劲想扶他起来。

    那人看见景墨走近,求救道:“哎呀!这位仁兄,大事不好了!我的主人给人打坏了!仁兄,你能不能助我一臂之力,把他抬起来?”

    景黑答应了一声,忙走过去托住那受伤人的肩膊。

    那人穿着一件酱色毛料的裌衣,里面是一套藏青色的衣服,身材约有五尺左右,唐巾已经丢落,束着的头发也已散乱。从黯淡的灯光中估计他的年纪,约在三十开外。他的面容一片惨白,紧闭着双目,嘴里的呼吸很急促,还不时地哼叽。

    这个人的衣服很厚,外面又看不见血迹,一时却不知道他伤在哪里。景墨又瞧那家奴约有四十岁往上,黝黑的脸型有点像国字,满脸麻子眼儿,瞧见了叫人心中有些嫌恶。

    景墨向那家奴道:“现在听我的,现在你提起他的两脚,把他抬到里面去再说。”景墨提鼻闻了一闻,这人身上似乎有一股草药味。“你家主人难道是贩草药的?怎么一股子药材的味道?”

    家奴摇头道:“不是,我家主人是郎中。我主人叫罗观妙。现在请仁兄你把这扇铁门推开,你请先倒退着过去。”

    景墨举起一只脚回头把那院门踢开的时候,果见门上钉着一块小小的铜牌,标着“济世堂”的牌子。一会,我们已把那受伤的郎中抬到一间诊察室中的罗汉床上。

    麻子家奴忽然大声道:“哎呀!我主人是带着皮医箱出去的,怎么我刚才没有瞧见?”

    他说着又匆匆赶到门外去,过了一会儿他回进来时,手中只拿着一顶黑色唐巾。

    他向景墨说:“皮医箱找不见了,看来已经给那凶手抢走了。”

    景墨已经开始着手把罗观妙郎中的外衣或子解开来,又解开了里面的短褂,这才发现他的左肋外面有一滩鲜红的血迹。景墨才知道那这里必是受了刀伤了,只是看来万幸没伤及心脉。

    景墨回头问道:“你确定那皮医箱是凶手抢走的吗?皮医箱中有什么重要的东西?”

    家奴答道:“那全都是我主人诊病的器械。刚才他正要出诊,所以才会把皮医箱随身带着去。”

    什么样的凶手会抢劫郎中的诊察器械?只可能是另一个郎中?这推测似乎太过匪夷所思了,但这时候景墨已来不及细想了。

    景墨说道:“现在他倒需要别的医师给他救治了,这里附近有别的郎中吗?

    家奴摇摇头。“没有,这里只有我家主人才是。”

    景墨瞧那受伤的人双目仍然紧紧闭着,眉头交叉在一起,显示他正感到巨大的痛苦。他的有短须的嘴唇开而不合,呼吸越来越短,哼声也渐渐无力起来。景墨开始怀疑这个人是否还有救治的希望,可能已经越来越渺茫,但不管怎么说,郎中还是要请的。

    景墨对家奴吩咐道:“我在这里看着你主人,你快出去想办法找一位郎中来,不管有多远,快去找,要快知道吗?”

    家奴有些迟疑起来道:“这个...好吧,先生,我去找郎中,请你一定留在这里......”

    嘭嘭嘭!……嘭嘭嘭!

    突然这时候响起了很急迫的敲门声,本来罗汉床上的奄奄一息郎中突然两目大睁,又张大了嘴,咽喉中发出“喀拉”的微声,好像要说什么,却到底没说出来。

    景墨也算经验丰富了,急忙问道:“你有什么话快说呀?今晚刺你的那个人是谁?为什么要刺你?”

    可是这郎中却好似浑然不觉一般,两只眼睛直直地看着前方。

    嘭嘭嘭!……嘭嘭嘭!……嘭嘭嘭!

    这粗暴的敲门声真是让人心焦。罗观妙的身子本横躺在罗汉床上面,忽又手足挥舞,似乎被那一阵敲门声给带动着要想撑起来。可惜是是他全身的筋骨此时早已失了功用,除了略略地抽动几下以外,再也不能动弹分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