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半炷香 > 章节目录 第66章 啥玩意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可惜僧多肉少,为啥这么说?洞口都被挤满了,根本都挤不下了,后边的鸡冠蛇还在一个劲的往里钻。

    但是洞口就这么,他们越挤,就越进不去,而后边的还都想赶快往里边钻,所以蛇身也是一个劲的往里拱动。

    也得亏铁头他们就在坑地,从头到尾一直看着,要不然,猛的一看,肯定会认为这就是变异的多尾怪物!

    到最后,当一部分鸡冠蛇挤进去后,猛的一数,起码还有上百条落在洞外。

    就在这时,又是一阵荧光雨落到坑中。刹那间,众人全身都包裹上一层荧色。

    这时铁头低头往身上一看,全身爬满了像是马猴口中说的那种蚀骨蚁。

    也就在这时,当他还愣神的时候,原本还在他胸口处的蚀骨蚁后,也从他的袄扣出钻了出来。

    那蚀骨蚁后钻出后,一扇翅膀,径直落到铁头的肩膀处,同时,就见那蚀骨蚁后,头上的一对触角又是一阵触动。

    奇怪的事情在此时发现,那落下的蚀骨蚁纷纷都爬向了洞口,也就顺间后,再看洞口处,森森蛇骨,哪里还有一条鸡冠蛇的身影。

    更奇怪的是,蚀骨蚁把剩余的鸡冠蛇消灭后,也不去追,而后分出了数千只个头比较大的蚀骨蚁,带着一队队的小点的蚀骨蚁就往坑外爬。

    来的快去的也快,过来大概一分钟左右,此时坑里就只剩下众人跟蚀骨蚁后。

    哦,不对,此时在马猴,维生,慧阳,身边还停留一些个头稍微大些的蚀骨蚁。

    再看趴在铁头肩膀处的蚀骨蚁后,又是一阵触须摆动,那些留下的蚀骨蚁,纷纷爬向地上的三人。

    马猴和维生就不用说了,身上也就爬了十几只而已,而慧阳的身上隔一寸就爬着一只,随着那些蚀骨蚁的叮咬,慧阳这会全身都流着黑水。

    不,不对,应该说是黑血,嗯,或者用老人常说的那句话,这人坏的流脓,嗯对,这句话用在慧阳身上正合适,但,不知着浓水流出来,坏水是不是也会跟着流出,然后慧阳从今往后能一心向善,这个就不好说了!

    随着众蚀骨蚁的叮咬,过了一刻钟后,维生醒了过来,又过了几分钟,马猴也转而醒来了过,唯独慧阳,随着身上的黑水越流越多,正个人也明显的瘦弱了一圈,在过了半个时辰后,身上的黑水逐渐露出红色后,趴在他身上的蚀骨蚁,这才纷纷离开。

    但看那些蚀骨蚁明显爬的非常,不是那种因为累而爬的慢,怎么说呢,就像是一大盘红烧肉放在面前,而且给你规定就只能吃一块,而后还得让你盯着那红烧肉看上一天,你要是敢偷吃一块,立马来除去枪毙。

    恋恋不舍啊,此时的慧阳对着蚀骨蚁来说,就像是红烧肉!

    回过头,这时的铁头已经生龙活虎了,见马猴和维生都已经没事,早就凑到了二爷身边。

    “二爷!你跑那去了?害的我这么担心你,你也不大声招呼,就给我扔了,你这老头回去别想安生,我给我妈告你状!”

    二爷一听铁头的话,当即伸手给了铁头一击‘爆栗’再次瞪着眼说道:“你小子,算你命大,要不是二爷我早来一边,你还跟你妈告状嘞,不用告,我都去阎王爷哪里先告你一状!”

    听了二爷的话,铁头当即就是一愣,心到‘这老汉累糊涂了吧,他能告我啥状?’

    铁头向着,随即头一昂,斜眼看向二爷,声音嗡嗡的问道:“告我啥状?”

    二爷看着铁头一副欠扁的模样,伸手对着他的后脑勺就是一巴掌:“横啥横,你个兔孙,给阎王爷告你不孝!”

    “啥玩意?我不孝,二爷嘞,你说我哪里不孝?”其实二爷的这一巴掌并没用力,就跟平时嬉闹一般,铁头也喜得配和,随着二爷的一巴掌落下,他配合的脖子一缩,一脸懵逼的问道二爷。

    此时二爷横了他一眼,伸手一点铁头额头:“无后!”

    本来懵逼的铁头,一听二爷此时口中短短的两字,更加懵逼了,猛的往后一跳,回手指自己的鼻子:“别闹,我无后?我才多大,二爷你不是想给我包办婚姻吧!”

    随着铁头的一步后退,此时他肩膀上的蚀骨蚁后,随即煽动了一下翅膀,但再也不向二爷身边靠,还继续的盘旋在铁头的头顶处。

    “滚蛋!你想的美,二爷我要是能接受包办婚姻的话,我还能打一辈子的光棍?”

    二爷抬眼看了看盘旋在铁头头顶的蚀骨蚁后,嘴一瘪,像是嫉妒般,有些不耐烦的说到。

    铁头一脸惊愕,随即露出一丝耐热询问的表情:“二爷,咱村西头那兰奶奶不错,是不是……”

    哪知铁头这句还没问完,而后伸手对着铁头的脑袋有是一巴掌:“滚蛋,我都多大年纪了,还给我瞎胡扯,你小子皮痒了吧!”

    虽然铁头跟二爷的这番交流看似又是打,又是骂的,其实声音跟动作都不太大。三米外都听不到他俩说的啥。

    “嗨,铁头,兰奶奶年纪大了,他怎么能配得上咱二爷!”这时已经恢复过来的马猴,见铁头跟二爷聊的正欢快,只因自己离的有些远,只能看到他们动作,却听不到他们说的什么,随即凑了过来想听听他们说的啥。

    这就叫无巧不成书,马猴凑过来的时候,铁头正说着咱村西头的兰奶奶就不错,随后又听二爷的一番话,马猴当下心中还以为是二爷年纪大了,有些寂寞,但又看不上兰奶奶,当即就上来插了一句。

    二爷也亏得他该倒霉,一听马猴这话,一阵满意的点头,原本就是一脸褶子,加上此时的笑容,别说,就算是跳蚤爬他脸上,这会都能被夹死。

    但就在二爷脸上褶子皱的正深时候,哪知道马猴突然话音一转,一脸献媚带巴结的凑到二爷身边:“只有咱们村的吴寡妇才能陪的上咱二爷,要是别的,我马候第一个都不答应!”

    铁头:“啥玩意?”

    “噗!”二爷正微笑的从腰间拿出他那个老鳖壶,微微饮了一口水,一听马猴这话,顿时一口水全喷到了他的脸上。

    哪知等二爷一口喷到马猴的脸上,马猴伸手一抹脸上的水,仰头一脸自己得的对铁头说道:“你看看,我就知道二爷喜欢吴寡妇,被我猜中了吧,不过二爷你也别激动,你放心,这事是咱爷三的秘密,等出去后,这事包在我身上!那个事成之后,给我割块礼条就行”(礼条,中原说法,就是一块猪肉的意思!)

    “‘啪’!我礼你奶奶个熊!”二爷说着,抬手就给了马猴一巴掌。

    二爷的这一巴掌要说是真响,马猴的脸立马肿了很高,吓的铁头头顶盘旋的蚀骨蚁后猛的一颤,随即就落到了铁头的头上,抓着他的头发,老老实实的趴着不动了。

    当然,这时的铁头,同样感觉到了自己头顶蚀骨蚁后的反应,伸手就去扯还在瞪着眼睛看着马猴的二爷,声音颤颤巍巍的说道:“二爷,你快把它弄走,这玩意我看着害怕!”

    “弄走?我弄不走了!”二爷被铁头拉扯后,回过头看向铁头,原本还阴沉的脸,在看见那蚀骨蚁后,老实的趴在铁头的头上,顿时咧嘴笑着说。

    这叫啥,翻脸比翻书都快,二爷把这招用的真是炉火纯青,也是,俗话说,人好成精,一点没错。

    但此时的铁头却笑不出来,伸手指着头顶:“啥?弄不走?你弄来的东西,你弄不走!你逗我玩呢二爷?”

    一听铁头这话,本来笑脸如花的二爷,脸一沉:“没见到你之前,我让它干啥,它就干啥,但是现在,我木招!而且你小子别得了便宜还卖乖行不行?多少人都想得到它,你还让我给你弄走,我要是真给你弄走,等我死后下到地府中,你爷爷也不会饶过我!”

    一脸懵逼的铁头,直愣愣的看着二爷,像是要从二爷的脸上看出他在瞎胡说似的,但是足足盯了二爷好打一会,二爷此时还是面不改色心跳的瞪着他。

    可能是被铁头看着实在是没办了,二爷回手一指一片,悠悠的说道:“不信你问他想不想要?”

    铁头顺着二爷指的方向看向一片,但是还没等他说话,一片连忙点头:“想,做梦都想,可惜下辈子也轮不到我!”

    “啥?吹牛批嘛?你过来,我把它弄到你头上去!”铁头以为一片是为了配合二爷才这样说呢,随即歪头就往一片的方向拱。

    一片师兄见铁头说着伸头就往自己这边拱,吓的他立马脸都变绿了,双手连忙一阵摆动,边往后退边紧张的说道。

    “小大爷说笑了,说笑了,我可受不了,我哪能有你这样的福气啊!”

    为什么一片会吓的脸上都白了?其实这蚀骨蚁后,真如慧阳给马猴说的那般,沾者即死!

    那为什么铁头就没事?其实这也是现在铁头心中的疑问,所以在一片吓的往后退的时候,铁头又会过了身子,一脸没好气的问道。

    “二爷,既然是你弄过来的,现在你又为啥弄不走它!?”

    随着铁头的这个问题,二爷一改脸色,深沉的悠悠一叹:“其实它本来就是咱们首家之物!”

    “啥?二爷你可别看我年纪小,就认为我好糊弄,要是咱家的东西,我杂不知道?”

    铁头瞪着眼,一脸不信,就像是被人拿一把盐放在他面前,然后给他说这是糖一样。

    但二爷并没回答铁头的问题,只是悠悠说道。

    “娃子,你最近有没有遇到什么特别的事?不如你自己理解不了的事?”

    哪知二爷不问还好,这个问题一出,铁头立马跳了出来,一脸怒色。

    “我掉进这里算不算?我碰见了千年僵尸算不算?我还见到了鸡冠蛇算不算,还理解不了的是,你这老头不是明知故问嘛。”铁头说着脸色更加恼怒,指着头顶:“最让我理解不了的就是这个玩意,啥玩意嘛,你把它弄来,你又弄不走,这不是坑我的嘛!……”

    二爷一听铁头的这阵数落,脸色顿时一阵尴尬,挥手一摆,示意铁头别说了。

    铁头随着二爷的摆手,努了努嘴,也就没接着继续往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