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门阀风云 > 正文卷 第0350章 篱下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唐渊苦笑道:“媳妇多了,孩子就多。我只有一个孩子,就已经被‘接’到了皇宫,他的命运已经不由他掌控了。只要我在外面稍有风吹草动,我的亲人就可能受到灭顶之灾。”

    “所以你不想再结婚了?”张努问。

    “想,怎么可能不想呢,我也是人啊,我也有七情六欲,可是我害怕有那么一天。”唐渊欲言又止。

    张努同情的目光看着他。

    唐渊叹了口气,自嘲道:“我这个人不够洒脱,最起码不如刘玄德那般洒脱,我跟他一样能做到兄弟如手足,却做不到女人如衣服。”

    “你感情账太重了,这对一名战将来说,不是好吃,毕竟都说慈不掌兵嘛。”张努道:“可如果你不是一个重感情的人,我也不会跟在你左右,给你当个老奴才。”

    “哎呦,老将军哪里话来。”唐渊惭愧道。

    “呵呵。”张努满意地笑了笑。

    “我也知道我的弱点,所以我身边一定要留一个纳兰信那样的人,他头脑冷静,下手够狠,弥补了我的不足。一些我下不得狠心的事,就交给他去办,我只要听结果就好了。”

    听唐渊说完话,张努沉默了一会,又道:“打我懂事就知道,梁朝一直都是重武轻文,这几年才开始有些重视文官了,不光你这里,其实其他部队里也开始安排文官,比如曹豹身边的苏立。凭我多年经验,一个位置上最好不要只放一个人,你如此重用纳兰信,他的位置已经是不可取代的了,这样不好。应该再找一个文人出身的人来部队里,委以重任,这样就可以制衡纳兰信,他们之间由于都是文人出身,互相之间也会暗中较劲,尤其是在出谋划策上,或许互相弥补,或许互相争夺,对于你来说都是好事。”

    唐渊思索片刻,道:“嗯,我会考虑的。”

    随后张努走了,唐渊也回到了自己的屋里。

    他们临时租用民房当师部,院子里有几间房子,唐渊有独属于自己的一间,坐在屋里闭目养神,思考张努的话。

    张努的话说得对不对呢?

    在大部分情况下,是对的,可是在唐渊这里,需要他做一次判断。

    想了一会,听到外面有脚步声,很轻,一听便知是尤姑娘来了。

    “将军方便吗?我在山上发现一棵茶树,采了些。”

    “哦,你进来吧。”

    女子温柔而俊美,每次见到尤姑娘都觉得心情好了许多,可她越是如此美好,唐渊反而越下不去手了,他总觉得自己会害了她,因此而不舍得。

    “刚才张校尉说话也太不小心了,声音好大,我都听到了。”

    原来她送茶是假,报信是真。

    “他年轻的时候打仗,一只耳朵打聋了,如今年纪也大了,另外一个耳朵也不太灵光了,他自己听不清自己说话,就担心别人也听不到他说话,所以说话声音会不自觉地大了许多。比如你把耳朵捂上,再说话就会比平时声音大许多。”

    “真的吗?我还没试过。”她真的把手捂在耳朵上,试了试。

    温柔女子也有调皮的一面,引得唐渊大笑。

    她莞尔一笑,放下手来问:“你会按照张校尉的说法去做吗?”

    唐渊苦笑道:“我不打算再招个文人来。”

    “为什么呢?”尤姑娘一笑道:“我觉得张校尉说得挺有道理的。”

    “是的,是挺有道理,我想这也一定是他的经验之谈,他是为了我好,我心里有数。”唐渊向窗外望了一眼,“可是这个道理在我这里行不通,因为纳兰信这个人是独狼性格,在某个范围内,他必须当老大,好胜心极强,自视甚高,而且他这个人特别敏感,有的时候比你们女人还心思细腻,容易受到伤害。如果我在他的范围内再增加一个人与之较量、抗衡、制约、牵制,他会觉得不被信任,因此一定会伤了他的心,从此他或许就会心灰意冷,再也没有以前的意气风发,这对我来说是不利的。”

    “你是说纳兰信忠诚不够?或者决心不足?”尤兰规整桌面,倒茶。

    “都不是。”唐渊坐到茶几边上,道:“我把纳兰信当兄弟,他就会把我当兄弟,我不想做有可能制造兄弟隔阂的事。”

    尤兰莞尔一笑,没说话,看她模样好像是赞成唐渊的说法。

    这种话留半句的女人是可爱的,不给人添乱的感觉,但也却好了一些冲劲儿,倒是不像林巧儿那般雷厉风行。

    看着尤姑娘,竟突然想起了亡妻,唐渊的性情突然变得沉重起来。

    尤姑娘察言观色,便不再说话了,只是静静地陪在他的身边,让他安静一会。

    过了一会,唐渊又开始喝茶,尤兰才又开始说话:“听说你的儿子已经三岁了?”

    “嗯。”

    “想他吗?”

    “呵,说来惭愧得很,我走的时候,孩子连爹都不认识,而我的印象里,他也只是一个襁褓中的孩子,我只记得他的眼睛非常像我,其它的地方都像他娘了。或许是骨血关系,虽然我们爷俩相处时间很短,可我总会想起他,每次想到自己还有一个儿子,心中莫名欣慰,可同时,也觉得对不起他。我没照顾好他娘,也没照顾好他,这么小就寄人篱下,这个爹当得实在是太不称职。”

    “寄人篱下?”漂亮姑娘莞尔一笑:“这个篱笆也太高贵了些,不是什么人都能寄下的,我还听说,你跟皇后娘娘曾经……”

    “别乱讲。”唐渊突然一瞪眼。

    “哦……”柔弱女子一缩肩膀,受了惊吓。

    见尤兰被吓,唐渊有些过意不去,道:“那些风言风语都是别人杜撰的,是恶意中伤,我与皇后娘娘之间有知遇之恩战友之情,情同姐弟再无其它。唐琪在军队时,她女扮男装,还没离开训练营的时候,就有女护卫扈兰花陪伴左右,从不离身,寝同榻饭同食,她可为皇后的清白做证。”

    “我没那个意思,我只是想说你应该给孩子写封信。”。

    “他才多大?”

    “不,意义不同,你要让孩子知道你在关心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