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从一人之下开始的剑修 > 章节目录 第177章 神秘人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负责打探消息的几人做到那个女人身边分别汇报了自己所打听到的情报,随后女子忘了一眼子川他们先前所在的四楼起身准备离开。

    “几位这钱都花了酒也不喝一口吗,难道是我们妃雪阁的美酒入不了各位的眼?”

    套了情报就跑那儿有这么好的事儿,子川他们准备离开之际带着紫女拦住了一行人的去路。

    “你们什么意思难道还不让客人离开了?”为首的女人虽然蒙面束胸但是子川还是一眼看穿了她的装扮,被拦住去路的她也没有慌张停下脚本问了子川一句。

    “对于来妃雪阁喝酒赏舞的客人我们自然不会阻拦,但是像你这种别有用心的客人我们自然是有另外的对待方式。”

    都不需要子川回答她的问题紫女直接走上前望着几人说道。

    “老板就算是官府衙门断案都讲究一个证据,你这么说我们你有什么证据?”

    虽然被拦下但是她依旧没有漏出什么破绽而是不动声色的在心中想对策。

    “看来姑娘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既然你要证据那我就给你证据嘛。”

    说着子川打了个响指先前一部分和女人手下交谈过的人纷纷站起来朝着子川这边走过来,其实早在几人进入妃雪阁那一刻起蓑衣客就盯上了他们,在发现他们开始从客人们口中套去情报开始,蓑衣客就干脆将计就计将手下的人也打入其中,女人带来的手下显然不是专业的所以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把蓑衣客的人当做了套取情报的对象。

    仅仅是这样也还没结束二楼上又出现了不少黑衣人,这些全都是妃雪阁的护卫,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一举一动全都在被人眼皮子底下进行,一下子整个人就跟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无力的坐回了凳子上,现在她是真的没有任何狡辩的话语。

    “说说吧。”既然她已经认命了子川自然要知道这一行人是那个势力派来的,让他猜他是真的猜不出来,那里会有人派这么弱的人出来打探情报,几个人的实力加起来还没有一个正常的血卫实力强。

    “没什么好说的我只是来打探你们酒楼的吸引客源的秘密而已没有什么别的意思。”

    女人也不再遮遮掩掩摘下了自己脸上的面纱,是个长得不错的女人呢不过看样子应该和弄玉差不了多少。

    “你应该是醉梦楼那个花影是吧,让我想想你本名叫什么来着涟衣是吧?”

    现在的涟衣虽然还没有完全长成自己记忆中那个涟衣的模样但也有了八分相似所以子川一眼就大概猜出了她的身份,涟衣听到子川直接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也很意外,她的本名就算农家人现在都还不知道自己也从来没给任何外人透露过,对外人们也只知道她是醉梦楼的花魁称她为花影。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是谁告诉你的?”涟衣一脸

    警惕的盯着子川,她的名字除了她父亲和负责保护自己的人之外基本没别的人知道,所以子川说出了她的名字之后她立马就在脑海中脑补了自己的父亲或者自己的护卫被抓的可能。

    “我是谁并不重要那也不是你应该考虑的事情,你现在应该考虑如何从我手里逃出去,如果你是在拖延时间等人来救你的话我劝你还是另做打算,因为你的人实力根本就不够看的我这里随便一个人都比他们强。”

    这个小妞送上门来倒是给子川省掉了去醉梦楼兴师问罪的麻烦,只要是这个小妞在自己手里何愁农家的人不找上门来。

    “那你说要如何才肯放了我。”子川都这么明说了她也就直接询问子川要怎么样才肯放了自己。

    “我让你想而你却反过来问我这不礼貌吧,不过你要是没办法也没关系,只能委屈你在我这等你们的人来赎你回去。”

    看来从这个小丫头的嘴里套不出什么话,只能将她先暂时扣留下来。

    “如果你是想用我来要挟农家的话那你是打错了算盘,我在醉梦楼根本就说不上话,主事权都在长老们的手里我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舞姬罢了。”

    说完涟衣还不忘自嘲一笑。

    “怎么可能会无足轻重毕竟农家可是在背后支持你的父亲,你是他的女儿他们怎么可能不在乎你的死活。”

    知道剧情的子川可不想信涟衣的话语,醉梦楼的背后是农家而农家就是在背后支持昌平君的人,所以涟衣说的那些话子川是一句都不相信。

    “你在说什么农家什么时候支持我父亲了,虽然他是想让他们支持但农家还没有做出回应,而且你是怎么知道我父亲还有我父亲的计划的。”

    子川无意间说出的这些话都把涟衣个惊到了,她早就有听父亲告诉过自己他想去取得农家的支持这次去韩国也正是为了这个目的去的还不知道成功与否,而且自己和父亲的关系一直都是机密性的问题,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什么会知道这些机密的事情。

    涟衣的反应也让子川很意外仔细一想好像也是,现在距离剧情的时间点还有好几年可能真的像她说的那样现在的昌平君还没有取得农家的信任,那样的话她在农家长老的眼里还真就成了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看来以后不能这么鲁莽了把一些未来之事都无意间说了出来。

    “照你这么说来我还真的拿你没办法了呢,要不干脆杀了算了?”

    按照涟衣的说法子川除了杀了她还真就没有别的办法,没办法的子川将话题转给了紫女。

    “这么标志的一个妹妹杀了多可惜,既然她都说了农家人不在意她,那公子倒不如我们把她留在酒楼里,还能多给我们吸引一点客人,实在不行嘛还可以让她去伙房帮忙嘛,留着她咱们还可以等到她父亲回来

    之后探明他父亲的态度。”

    紫女知道子川的意思,她稍加思索立马就想到了处置涟衣的法子。

    “行吧,我就把她交给你了,至于这几个人就让他们给酒楼干活就是,先声明一句可不会给你们付工钱每天三顿饭管够,等你父亲什么时候来找我谈过以后,谈妥了那你就恢复自由要是没谈妥那就不好意思你就一直给我留在这妃雪阁给我当赚钱的工具吧。”

    也不管她同不同意子川就这样一锤定音决定了涟衣的去留问题,看她那模样应该也没啥意思再说了即便是有意见子川也不会接受她的意见。

    “你们几个给我把他们看好了,要是有人妄想逃跑的话就直接给我把腿给打断,这个女的除外她要是跑就给我抓回来交给明珠,对付不听话的人她的手段可是多着呢。”

    转身对身后的几名血卫吩咐道,要不是为了表明自己的态度子川直接就将涟衣交给明珠夫人了,相信她很快就能将涟衣给驯服,不过考虑到之后可能会需要她老爹在朝中帮助嬴政,子川自然不能那么对待人家的宝贝闺女。

    “几位随我来吧。”等子川把话说完之后紫女直接就领着几个‘俘虏’走向到了酒楼后堂。

    “主子需要我做什么?”紫女带着人离开后蓑衣客出现在了子川的身后恭敬的问道。

    “去给我查一下这次昌平君去韩国的目的,如果查不到你就去给我彻底的查一下昌平君这个人,另外顺便查一下醉梦楼现在的主事人都是农家的谁。”

    因为剧情中的时间点都是往后几年的,所以现在可能有很多事情和子川知道的有所出入,他需要蓑衣客去给他彻底的查清楚。

    蓑衣客:“明白。”

    这边处理完之后焰灵姬她们也走了出来,之前子川在处理事情所以她们不好打断子川也就没有下来。

    “无名你送夫人们回去,我等会儿还有事儿要处理你们先回去。”

    好像察觉到什么异样子川喊了无名一声,随后无名立马就出现在了他的身边,子川让他护送焰灵姬她们回去,即使焰灵姬她们现在实力都不弱但子川还是不太愿意让她们出手,所以安排无名陪同她们一起回去,懂事的几女也没多问直接上了马车。

    待她们都离开后子川走出了酒楼走在咸阳城的大街上。

    “差不多了吧这个地方也没什么人,你可以出来了吧。”

    专门走到了一个没人的角落里子川对着空无一人的身后说了一句,不过他的话音刚落一个身披黑袍的人就出现在了子川的身前,他明显的感觉到这个黑袍人体内的力量比起白桐来都只强不弱,要知道白桐的修为可是筑基圆满无限接近金丹期,看着这身奇怪的装扮子川对来人的身份大概有了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