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帝京攻略 > 正文卷 第一百一十六章 闹事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京城在一片祥和热闹的表象下,迎来了新年。

    因顾家与明王府定亲,今年到顾家拜年走动的人更多了,兄妹两人一人在家中待客,一人代表顾家出门还礼,忙忙碌碌,待走完重要的亲友,已是初六。

    初七这日,顾欢意在顾宅设宴,招待京城的朋友们。

    李从心及他的结义弟弟们、顾欢意的姐妹们皆在宴请名单上,还有本就住在西院的顾嘉意、郑青、凤华君,满满当当一院子人,十分热闹。

    难得人这么齐全,顾欢意命家仆取来好酒,请大家尽兴。

    酒席正要开宴,门口忽然传来一阵骚动,宋平绷着脸走进来,在顾欢意耳边说道:“小姐,唐家申氏投井自戕,人没了,现在申家把人抬到咱们门口闹事来了。”

    顾欢意眼珠子都要瞪得掉出来了。

    申氏自杀了!

    可申家不找唐家,却在大过年的来她门上闹,是什么意思?

    院外呼号哭喊的声音传入院中,众人都看着顾欢意和宋平。

    在场的都是亲近可信的人,顾欢意也没隐瞒,把情况跟大家说了。

    众人也如她一样,都是疑惑不解。

    顾嘉意站起来,说:“申氏之死恐怕与和我定过亲的事有关,我出去看看。”

    顾欢意一把拦下,说:“你不要去,关你什么事?亲事是他们退的,唐家也是他们自己挑的,他们日子过不好,怎么赖得到我们身上?”

    李从心站起来主持大局,唤来刘培,让他带着自己的帖子去京兆尹,请京城的治安军来把闹事的人带走。

    大过年的,这么在门口闹,实在不像话。

    而后又让胡慎去把申氏自杀的原因查一查,知道了前因后果,才好应对。

    治安军不多时便赶来了,将闹事之人劝走后,带了宋平和申家、唐家的人去衙门说话。

    顾欢意对朋友们万分抱歉,本来是请大家来玩乐的,怎料出了这样的岔子。

    她妥善把人客人们送走,李从心陪着她和顾嘉意等消息。

    胡慎打听消息回来,禀报道:“我去找唐家的仆人打听了,唐家说,是小姐您将申氏悔婚另嫁的事状告到皇后娘娘面前,皇后斥责申氏不贞,让唐家蒙羞。唐家要休了申氏,申氏羞辱不堪,被逼投井。”

    这个缘由,着实把顾欢意惊到了。

    她分明记得皇后招她入宫议哥哥的婚事时,是潜退了左右,并没有外人。

    当时皇后娘娘也只是愤然的私下说了一嘴,并未传懿旨斥责,怎么就传到唐家耳中了?

    看来唐夫人在宫里的耳目,可以通天了。

    刘培也从京府尹赶回来,带来一个更令人震惊的消息!

    “仵作怀疑申氏是他杀,胳膊上有明显的拉扯伤痕,京府尹想要立案侦查。但申家和唐家都是官眷,申家又口口声声指责咱们,京府尹不敢贸然行事,想请东厂介入此案。”

    瑄国自元帝改革施行内阁主政后,总理大臣所率内阁成员,对政事有极大的决定权,甚至可弹劾皇帝、干涉皇权,以避免皇帝独断乱政的情况发生。

    而皇帝为了保障皇权不被倾覆,特设立东西二稽事厂,监察总理大臣、内阁及百官的言行。

    东厂主稽查,西厂主刺探,一明一暗,互相拱卫皇权。

    自武烈一案发生后,皇上对西厂极为不满,大肆清洗后,不再任用外臣,将东西厂的提督换为宗室之人,由李家皇亲担任。

    李从心挂着西厂提督的职务,而东厂,则由崔敬轩的父亲,汾侯掌管。

    李从心思量片刻之后,对顾欢意说:“申氏一案牵扯到顾家,甚至是皇后娘娘,背后恐怕有他人指使。此案不能掉以轻心,我去见汾侯,你安生待在家中,不要出门。”

    顾欢意连连点头,替李从心戴好皮帽后,送他出门。

    胡慎和刘培都随李从心去汾侯府了,顾欢意独自在家琢磨,越想越觉得申家的态度奇怪。

    申家仿佛一定要把脏水泼到顾家来,丝毫不怪唐家苛待申氏。

    之前申氏来找顾嘉意,便是为了唐都尉复职一事奔波,足以见得她在唐家过的不好。

    她的状况,难道丝毫没有跟娘家人说过?

    顾欢意是不信的。

    申氏死在唐家的井里,若真是他杀,凶手必是唐家的某人,是夫妻不合,还是有别的杀人动机?顾欢意尚不敢断定。

    但唐家敢把脏水往皇后娘娘身上泼,可真是吃了豹子胆!

    李从心动作很快,汾侯介入此案后,率东厂锦衣卫迅速将唐家、申家相关人等都带走查问。

    唐家人前脚被带走,星云立刻就从宫里的周嬷嬷那里打探到了重要消息。

    自贞妃娘娘去年上元灯节险些被人害落胎,贞妃将身边服侍的人都换了,周嬷嬷如今在兰嫔宫里做事。

    周嬷嬷听说了唐家与顾家之间惹了人命官司,见唐氏进宫找兰嫔,特地在旁偷听了一耳朵。

    星云转述道:“方家长媳唐氏进宫找兰嫔,求兰嫔救救她弟弟。兰嫔将唐氏骂了一顿,让她不要把唐家的祸事引到方家身上。唐氏见兰嫔不肯伸手相救,说她弟弟是为了替方氏隐瞒罪行,才杀了申氏,方家不能不管!兰嫔听了很生气,掌掴了唐氏,骂她疯了在胡言乱语,命宫人把她押回方家,严格看管起来。”

    唐昊为了掩盖方家的罪行,杀了申氏!

    这不仅坐实了唐昊的杀人大罪,还牵扯出方家的罪行,也不知道是什么事,被申氏知道了,竟然要被灭口……

    顾欢意谨慎问道:“周嬷嬷消息可靠吗?”

    星云说:“这两年周嬷嬷的亲侄儿受了咱们家不少恩惠,周嬷嬷就盼着这个侄儿给他养老送终,应当不会说假。”

    方家不仅不肯救唐家,还将唐氏关押起来,此时此刻,是唐氏与方家反目的最佳时机,她或许可以成为调查的突破口。

    顾欢意唤来星晴,问道:“锦桑裳织与方家的来往还正常吧?”

    星晴点头道:“一切如常,方家要赶制方玉容的嫁妆,多出许多活计,最近掌柜去方家更频繁了。”

    顾欢意便道:“那就好,请掌柜的帮我在方家打听打听长媳唐氏的事,听说她被关了起来,不知现状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