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黑白玄翦纵横万界 > 正文卷 第四十二章 挖坑技能MAX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年轻人就是有活力啊!”老天师张之维跟十佬中的几位出现在高台上,“你们来这里自然不是为了坐下来论道的,我也是从你们的年纪过来的,你们的想法我也清楚……”

    “所以既然大家想要切磋……我就不啰嗦了,开始吧!”

    老天师此话一出,便意味着罗天大醮开始了。

    按照规矩,众人纷纷上前抽了签。

    “没想到,宝儿姐抽了个第一场。”张楚岚说道。

    冯宝宝遇到的是天津小桃园三兄弟,曾经被冯宝宝和徐四教育了,三兄弟见宝儿姐来比赛,一阵寒暄,自认是宝儿姐的小弟,干脆认输了。

    到张楚岚上场,明明有本事,却还要用不要脸的计谋,毫不费力的解决了对手,就此被所有人唾弃厌恶,“不揺碧莲张楚岚!”就此由来。

    终于到墨白的比赛了,张楚岚、徐三、徐四、风星潼、风沙燕和冯宝宝一起在看台上观看,连张灵玉也前来观看,同样老天师、陆老、晋中老爷子也来观看了。

    “牛鼻子,这就是你说的实力很强的小子?”陆老问道。

    “没错,这小伙子的实力虚虚实实的,以老道我的眼光也看不出深浅来,而且楚岚说,额,他的实力是很不错的,应该比灵玉要强。”

    “真的很强吗?”陆谨疑问道,“那我就来看看吧。”

    赛场中___

    此时,三人已在赛场中等得不耐烦了。

    “唉唉唉,这谁啊这是?让我们等半天!”

    长的一副像尖嘴猴腮的瘦个子,是从小修炼家传绝学怪猴拳功的异人猴赛雷。

    “就是啊!哥几个,等会上场先干他,拽什么拽!”

    矮个子,抄着一把巨型木锤,凶狠狠地盯着另一边的进场入口,是个半路出家的异人苟托尔。

    一身横练肌肉,赤裸着上身,比着中二姿势的少林俗家弟子张铁牛,“我同意!”

    “请选手入场!”裁判养气功夫高深,再次喊道。

    “……差点睡过头。”墨白睡眼蓬松地走进场地。

    “……”全场异人无语。

    “混蛋!瞧不起谁呢?哥们上!”苟托尔一马当先,举起大木锤,轰然落下。

    “铛……”

    “吧唧……”锤身断裂。

    锤子击到墨白的身体却被反震,一屁股滚到十几米外的地上,苟托尔眼神呆滞地抱着破锤子,流下了失去希望的泪水。

    “……好,厉害!让我试试,哼哈~”张铁牛握拳,鼓动起身上的肌肉,“罗汉拳!”

    “一起上,猴子偷桃!”猴赛雷猥琐一笑,紧随其后。

    咔咔~嘭嘭~嚓嚓……

    “啊啊啊!我的拳头!”

    “啊啊啊!我的手指!”

    来的也快,去得也快。张铁牛捂着受伤的拳头滚地嗷嗷大叫。猴赛雷偷桃不成反被额,双眼一闭晕了,俩只手手指齐根断裂,流下一地红白的水?……嗯~好像混入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额……”裁判与在场大部分人一样惊呆了,看着场中一动不动,半眯着像一座绝世美男雕像的墨白,脸皮抽搐了下,神情呐呐地说道:“这场比赛,胜者墨……墨白!”

    “啊啊啊!好帅啊……墨白!墨白!墨白……”全场大部分女性大声尖叫。

    “宝儿姐,三哥,四哥,我觉得我天师之位超稳的。”张楚岚眼神发光,崇拜得看着墨白。

    “唔……”自从墨白归来,就等于随身带着一大把零食的冯宝宝,嚼着零食含糊不清地说道:“害阔已……”

    第一轮的比赛很快就结束了,共32人晋级下一轮的比赛。

    抽签结束后,墨白看着手中的那个名字,不禁摇头一笑,竟然是陆玲珑。

    “哇!青符神单士童?”风星潼看着张楚岚手中的签惊呼道,“你怎么会对上他?听说第一轮比试中,他的三个对手在他面前都没能撑过几招!”

    张楚岚脸色微微一变,没有说话。

    入夜,张楚岚等人在天师府的安排下在客房休息,而墨白则是在外面找棵树,跃上树枝一坐,看星星看月亮,边调息体内的法力。

    没多久,墨白耳朵一动,瞥一眼见着冯宝宝身后还有张楚岚钻进了树林。

    冯宝宝带路,等张楚岚看到浑身被绑的结结实实,丢在挖好的坑里的单士童的时候,整个人顿时就不好了,“卧槽……你这……”

    “听那个风星潼说对方是个硬茬子,下一场比试有失败的可能。”冯宝宝弯腰将铁锹抓了起来,“所以我来提前把风险消除了……”

    “我们参加大会的目的不就是这个吗?”

    “呜呜……呜呜!”单士童四肢被绳子紧紧地绑着,嘴巴上缠着胶带,愤怒又屈辱地看着冯宝宝。

    “一会儿我们挖个坑,把他埋在这,把脑袋露出来,不会弄出人命的……”

    冯宝宝说着就开始熟练地干活,“我夜里逛了逛,这里没人来。回头偷偷来给他喂食儿就行了,不会出事的,他们总说我傻,其实我一点都不傻,大多时候我都机智的一哔!”

    张楚岚看着动作娴熟的冯宝宝,顿时一脸惊恐。

    “宝儿姐,你在哪拿得铁锹?你到底多爱埋人,要是回头这大哥把咱们告发了怎么办?咱们直接就得滚蛋!大哥,您别跟宝儿姐一般见识!”张楚岚直接越过冯宝宝,将单士童给放了出来。

    “滚开张楚岚!我跟这疯婆子没完!”解开后,单士童愤怒地吼道,一身的炁滚滚而出,“竟然偷袭我把我打晕?来啊!疯婆子!你不是想打吗?堂堂正正地来!让你见识见识我青符神的厉害!”

    “那个大哥……冷静点……”张楚岚满脸冷汗地说道。

    “别在这捣乱!张楚岚!再废话,我连你一起收拾!”单士童死死地盯着冯宝宝,连带着站在一边的张楚岚都给恨上了。

    张楚岚胸有成竹,正瞅准单士童的弱点准备痛击时。

    “哦,你要动手?”

    “谁?这……这股恐怖如斯的气势……”单士童顿时吃了一惊,身子止不住连退七八岁,浑身颤抖不已。

    “这事到此为止。”墨白现出身形,一手一个,揪住冯宝宝和张楚岚就是一个瞬移。大晚上的不睡觉,就为了这点破事,墨白有些无语。

    “噗通”一声,单士童单膝跪地,气喘呼呼,眼神中满是惊恐之色,莫名地想到一位家族长辈曾经遇到的事情,“这家伙……难道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