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不强啊 > 章节目录 第八十九章 动手!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城主,动手吧!”黑衣男子单膝跪地,沉声道。

    几日的调查中,对南宫夜的信息可以说是毫无掌握,而且其中最为重要的是......自己从天风城中打探南宫夜的信息竟然也是了无音讯。

    这样状况让他已经是非常确定......南宫夜的来意绝对不会那么简单。

    所以......先下手为强!

    主位之上的马城主沉吟片刻,手指轻轻地敲击着扶手:“...嗯,你去准备吧。”

    不过...他不会想到的一件事就是......

    其实他传往天风城中的消息其实那人是收到了......但这一次他可以说是倒霉透顶,因为这一次龙阳秘境的损失过去惨重,所以天玄剑宗已经完全封锁了有关这一次秘境之行的所有消息。

    而南宫夜作为与这一次秘境之行有关之人......为了避免麻烦和其他幺蛾子,所有的与之有关的讯息严格控制。

    马城主传讯那人收到之后,第一反应便是那场可以说是载入史册的天才少年南宫夜,但......在天玄剑宗和一个城主面前,纵然是一个三岁小娃都知道该怎样选择。

    “是,属下这就去准备!”男子起身抱拳,向后退去。

    不过...马城主的心中隐隐有些不安,总觉得哪里有些奇怪:“或许是我自己多想了,一个气息都不稳的小屁孩能有什么能耐。”

    这样说完之后,合上双眼再也不去想南宫夜了,似乎少年是一只可以被随手碾死的臭虫。

    ......

    “哑巴,你教我修炼吧!”云裳的水亮晶莹的眼睛不断闪烁着渴求的光芒。

    看着女孩的神色,再加上身世背景,这已经是让南宫夜无法拒绝了,然而.......云裳的身体情况...

    本是期待着南宫夜毫不犹豫一口应下,但是......这样的神色,云裳的神色从期待渐渐变为了失望。

    “没事,反正娘亲也说过我不能修炼的。”女孩低着头走了出去。

    娇小的背影印在南宫夜的眼底,喉结上下涌动......但是少顷之后还是将嘴缓缓闭上。

    因为......教导云裳这样的体质修行并不是最大的问题,而是她自身的承受能力。

    她一旦开始修炼......以她经脉堵塞的程度可以说是每一个境界的突破都是举步维艰,而且,在修炼的同时还要接受别人异样的目光和与他人的落差,这样的一切对于云裳来说......太过困难了。

    “......唉。”深深叹了一口气之后,南宫夜也没有去寻找云裳。

    天色渐暗......

    “嗯?”屋内已经变得有些昏暗,但云裳还是没有回来:“怎么还不回来。”

    平日里云裳从未离开家门如此之久,并且......在日落之前就会到家,可是今天?

    “是不是......因为我不教她修炼。”一想到这里,南宫夜的头顿时一个有两个大:“估计是不想看到我吧。”

    抬腿走出,但神色中一阵纠结,因为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去找云裳。

    一阵爽朗之音传入耳中,杨大叔提着一只两只野鸡走了进来:“......南宫小兄弟。”

    并没有惊讶,在杨大叔气息接近的一刻南宫夜就已经发现,但他现在的脑海中就只有云裳:“杨大叔......”

    而走进门的杨大叔也是注意到了南宫夜的怪异,面色疑惑问道:“云丫头呢,今天我顺手逮了两只野鸡,打算云丫头你们的,怎么不见她人?”

    “......”南宫夜下意识就想张口解释,但最终还是憋了回去:“跟她闹了点别扭。”

    “哈哈哈哈...”

    听完之后,杨大叔顿时就笑了起来,或许在他眼中这两个小屁孩能闹别扭的事估计也就是巴掌那么大,丝毫没有放在心上。

    “,野鸡我放这里了,南宫小兄弟......”转身之前,杨大叔特意说道:“云丫头这么懂事的女孩我是很久没见了,她应该一会儿就回家了。”

    ......

    “已经是到了子时...”此时南宫夜的心中已经不再是轻松了,这么晚云裳还是没有回来肯定是有意外发生,现在有些后悔当时为何没有跟上去了。

    而这城主,就现在来看,最值得怀疑的对象便就是马城主。

    之前南宫夜心中对这个马城主颇为轻视,对这样气息不稳的自己都要几次三番的试探,所以自己笃定这个马城主在摸清自己的情况之前一定不会对云裳动手。

    不过现在看来,南宫夜这一次是大错特错。

    纵然现在肠子都悔青了,但是眼下的当务之急便是去寻云裳。

    ......

    “咚咚咚”

    自家的门被大半夜敲响,杨大叔这个中年汉子的第一反应不是去开门......而是将锄头紧紧握住。

    “什么人,有什么事。”屋内,妇人站在提着锄头的杨大叔身后,紧张地注意着门口。

    屋内两个普通人的动作南宫夜早已有所感应,轻笑一声道:“杨大叔是我!南宫夜!”

    确定声音无误之后,将门打开顺手将锄头放下。

    “杨大叔,大晚上的真是不好意思,只不过云裳现在也诶有回来,所以......”南宫夜顿了顿连道:“我想问一下平日中云裳都爱去哪些地方。”

    “云丫头还没回来?”杨大叔的语气有些不相信。

    “嗯。”

    皱着眉头思索着,平日中与云裳的接触虽多......但他一个大男人哪里去注意云裳爱去哪些地方。

    “云丫头爱去城西的固川河,她母亲没走之前经常带她去那。”一道女人的声音传入两人耳中,而声音的主人就是杨大叔的妻子。

    心中微微有些讶异,杨大叔的妻子在南宫夜的观察中颇有些木讷,但竟然能注意到这些。

    “快去吧!别耽误了!”还未等南宫夜开口,神色一正杨大叔就连道:“算了,你等等我,我跟你一起去吧!”

    说罢便做势向屋内走去换衣物。

    “杨大叔......j今天之事恐怕不简单,应该有修士的参与。”轻轻摇头出声将杨大叔阻止。

    听到这话,身影突然停止,悻悻一笑道:“那我就不去添麻烦了,南宫小兄弟你有什么事尽管叫我!”

    “一定,叨扰杨大叔了!”说完对着两人轻易躬身,身影如鬼魅一般极速向城西闪去。

    四周的景色都已成模糊的线条......

    耳边的风声不绝,南宫夜心中却在思索着所有的可能。

    已是快要接近河流南心忖道“不知道这丫头到底怎么样了。”

    虽然并未来过固川河,不过......一直往西走着视线中就出现了一条滚滚奔流的河流。

    “......”看到这固川河.......南宫夜才明白过来,城西的固川河到底有多么大......

    城墙的尽头,河流依然湍急不停,而这范围......恐怕给上南宫夜数个时辰才能堪堪走完。

    更何况现在是要慢行找人已经所有的细节。

    “只能看运气了!”一咬牙,南宫夜朝着一片竹林极速飞去。

    云裳小时她的母亲带她来着河边定然不会来一片沙滩与石头之上,那唯一的竹林便是最好的地点!

    还未进到竹林......这其中的凉爽气息就扑面而来,其中还夹杂着阵阵的芳香。

    “......”身体的感知并没有在意,收起心神寻找着云裳。

    ......

    这片竹林本就不大,南宫夜地毯式的来来回回找了三遍仍然没有任何的痕迹。

    “那是什么?”突然之间,一块光滑石头之上的痕迹吸引了南宫夜的注意。

    因为在块石头之上......尽然有着一个人坐过的痕迹,而且......极像一个小孩的屁印。

    不过眼神中的惊喜刚过......就被泼了一盆冷水,因为找到了这样痕迹跟没有找到毫无区别。

    眼下云裳出现意外是肯定的,但自己却不知道她在哪里。

    “掉河里了?”

    “不可能啊。”

    “走丢了?”

    “更不可能啊。”

    此时已是有些抓狂,后悔为什么不教她修炼,这样她就不会独自外出,而且也有些许的元气可以使用传音石。

    不过现在说这些已经是马后炮了。

    “......找不到,我就去等!”

    平静之后,脑海之中万千思绪流转,最后有一法子极为可行。

    转身向城中最高的楼房走去,速度极快!

    “......怎么样了?”

    “人已经抓住了,那小子也出来了。”

    “已经派人将她家里的东西都拿来了。”此人说完,一挥手,一口麻袋就出现在了身前。

    话音落入耳中,马城主的呼吸之声变得极为粗重,手指都轻轻地颤抖着。

    眼神炙热,压制不住声音中的渴望:“打开!”

    “乒铃乓啷!”不过......这却是一堆极其便宜的杂物碰撞之声。

    看着地上的东西,马城主的脸色阴晴不定。

    “城主!有人要拜访你!”一命护卫走近,躬身道。

    “不见....”忽然想到什么,马城主叫住护卫道:“他说他叫什么?”

    “禀城主,那少年自称南宫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