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妖孽接法咒 > 正文卷 029 叛徒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爹爹.......!”

    随着上官晴的叫喊,唐天和柳梦龙这才看清斩去三首恶蛟两个脑袋的正是上官晴的爹爹天玄宗的掌门上官清风。

    “这个妖孽作恶多端,待我斩了这个妖孽再作计较!”

    言语之间,上官清风不由又是一剑挥下。

    谁知三首恶蛟的最后一个脑袋滚落在地后,双眼竟然死死的盯着上官清风并且发出悲鸣的哀嚎。

    “上官清风你这个老东西竟敢趁着本太子被缚之际对本太子突下毒手,我无涯海龙宫一定不会放过上官清风你这个老东西和你们天玄宗任何一个人的!”

    “我上官清风身为玉京王朝第一修仙门派的掌门就应当已斩妖除魔为毕生己任,既然我上官清风以斩妖除魔为毕生己任那又何惧你们这些妖孽,就算你们这群妖孽不来寻我上官清风,我上官清风也势必要将你们这群妖孽赶尽杀绝还玉京王朝一个太平!此番你这妖孽的三个脑袋皆已被本掌门砍去,竟然还敢如此大言不惭,本掌门看想要你这个妖孽闭嘴,也只有让你这个妖孽形神俱灭了!”

    话音一落,上官清风不由抬起右掌凌空往三首恶蛟遗落在地上的三个脑袋拍去。

    随着三声“轰隆”,三首恶蛟遗落在地上的三个脑袋早已被炸的血肉横飞。

    “没想到上官清风的修为竟然会到了如此的境界,还有他手中的那柄剑也是一件.......!”

    “柳梦龙你这个小子叽歪什么,要不是我爹爹及时赶到咱们还不知怎么搞定那三个脑袋的妖孽!现在那三个脑袋的妖孽被我爹爹斩杀,难道不是正好帮我们解决了烦恼!”

    唐天为了缓和气氛,不由指着三首恶蛟的尸身对上官晴和柳梦龙说道“小师姐,柳梦龙为何那三个脑袋的妖孽头被砍掉后,冒出来的不是血液而是白浆?”

    “想那三首恶蛟乃是蛇与蛟杂交所生的蚃龙,自那个妖孽出生那会体内流淌的便是白浆!随着那妖孽多年的修炼,体内的白浆自然会越来越浓.......!”

    柳梦龙话还没有说完,上官清风早已飞起一脚将站立的三首恶蛟的尸身踹倒在地。

    “此番本掌门要这妖孽的身体也形神俱灭,唐天你这小子还不速速收起你的那块法咒!”

    唐天闻言,急忙对着捆在三首恶蛟身体之上的那块法咒手一挥。

    “神兵火急如律令,法咒显圣灵!”

    顿时捆捆在三首恶蛟身体之上的那块法咒变回先前的大小,往唐天的手中飞去。

    就在唐天卷起手中的法咒揣入怀中之际,上官清风早已抬起右手的那柄剑往三首恶蛟的胸膛刺去。

    随着“噗嗤”一声,白浆飞溅之际上官清风不由将插在三首恶蛟胸膛之间的那柄剑用力一剜。

    “掌门这是要干什么,难道是要将那三个脑袋的妖孽的身体一块一块的给剜下........”

    唐天话还没有说完,上官清风早已拔出插入三首恶蛟胸膛的那柄剑。

    唐天,上官晴,柳梦龙三人却是看的分明,上官清风拔出的那柄见不但淅淅沥沥的淌着滴滴白浆而且还带出一颗鸡蛋大小深红色的珠子。

    “难道掌门剑梢之上带出的深红色珠子,便是那三个脑袋妖孽的妖丹?”

    就在唐天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之际,上官清风早已抓起那鸡蛋大小深红色的珠子送入口中。

    随着上官清风咽喉发出的“咕咚”一声,唐天和柳梦龙两人的嘴不由张的老大。

    “这.......!”

    两人似乎想要说什么,但又说不出来。

    “爹爹你这是在做什么.......!”

    上官清风听闻上官晴呼喊,急忙走到唐天三人面前。

    “此番还是妖孽的地盘,却是不宜久留!有什么话等下再说也不不迟,现在你们只管随我离开这里!”

    上官清风言罢,不由大步往前而去。

    “我就奇怪上官清风为何会有如此修为,原来是得妖丹的提升,若不是亲眼所见,还真的不敢相信!没想到一个堂堂的修仙大派掌门竟然会做出如此令人不齿之事来,可想而知那上官清风的人品也不怎么样,如此看来先前挖取妖丹之事,并不一定就是王毅那个老东西所为.......!”

    唐天见上官晴已经跟着上官清风往前走远而柳梦龙还愣在原地一动不动,不由拍了拍柳梦龙的肩膀。

    “柳梦龙你还愣着这里干什么,你看掌门和小师姐他们已经走远了!”

    “唐天刚才的事情你也看到了,所以以后的日子里你务必小心,要是上官清风和王毅那个老东西是同一类人,那你这小子的麻烦就大了!”

    “多谢柳梦龙你的提醒,不过我入天玄宗也有五年了,印象中的掌门倒是和蔼可亲,也许今日之事只是一个意外!”

    “但愿如此.......!”

    柳梦龙话还没有说完,前面的上官晴早已大叫起来。

    “唐天你还愣在那里干什么!”

    “看样子那个小丫头已经不耐烦了,那我们这就动身吧!”

    “听柳梦龙你这话的意思,是要随我们一起返回天玄宗!只不过先前柳梦龙你与我在擂台比试的那会,掌门他对你已经存有很大的敌意,倘若王毅那个老狗已经在掌门面前恶人先告状,只怕这一路之上掌门更不能容你.......!”

    “虽说我是返回神机门,但也有一半的路程和你们同路!常言说的好大路朝天各走一边,虽说上官清风身为天玄宗掌门,但这路却不是你们天玄宗的,既然你们天玄宗能走得那为何我柳梦龙就不能走得!”

    “柳梦龙你说的也是,我想一个堂堂的天玄宗掌门也不会如此小肚鸡肠!”

    唐天和柳梦龙赶上上官清风和上官晴后,上官清风只是剽了柳梦龙一眼却是没有言语。

    四人来到一片树林后,上官清风不由停下脚步。

    “柳梦龙你这小子却是好大的胆子,先前你这个小子跟唐天这个叛徒勾结企图颠覆我天玄宗,现在还敢跟着唐天这个叛徒一起跟着本掌门前来,分明就没有将本掌门放在眼里!”

    “叛徒!爹爹你休要听王毅那个老东西恶人先告状.......!”

    “你这臭丫头所做下的事情本掌门还没有跟你算账,又岂容你这个臭丫头插嘴!这到底该怎么处置本掌门自有分寸,却不用你多嘴!”

    上官清风话音一落,只听一阵“唰唰”的脚步声传来。

    唐天和柳梦龙闻声看去,只见三四百天玄宗弟子从一旁的树后转出将两人团团围定。

    “唐天你这个叛徒今日就算是插翅也难飞了!”

    言语之间,王护法早已绕过面前的一众天玄宗弟子抢到唐天和柳梦龙两人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