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修行新时代 > 章节目录 第二卷 双生 第一百六十二章 有冤说冤,没冤去死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米五谷收起了掌中宝,远远地跟在两个女子身后,耳边传来两侧楼房里的细碎说话声,灯光从住户家的窗户里透出,照亮了脚下的道路。

    只是越往小巷里走,两侧的楼房中道而止,两边出现了某地弯弯扭扭的围墙,几十步便有的一盏昏黄灯光此时越发显得黯淡,使得本就安静的巷子变得有些阴森恐怖起来。

    走过灯下,身下的影子慢慢缩短,在脚下打了个结又被慢慢拉长,墙角的绿苔在过往的岁月里死了又活,活了又死,日月也将欢笑和忧伤抹在了上头,使得斑驳的墙面贴满了往日的风霜。

    东一块西一块的广告纸有新有旧,可就算是失了胶的纸张仍很顽强,任你风吹雨打,老子就不掉。

    随便一瞟,能见墙面很多地方画满了图案,多是一些鬼画符,却也有不少精妙的图画。只可惜,长长的巷子里总有着一股子尿骚-味,让人实在难以好好欣赏。

    米五谷忽的想起了那个希望有大侠拯救自己的女子——叶妙岑,那一句你怎么不来救我,是真的伤到了他。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米五谷相信自己到了那个时间点肯定做得来,却很怕自己做不好。

    想太多,事后的处理繁琐且麻烦,一事一事亲力亲为,越做越多,越是消磨人的耐性。一个不慎,好事有可能变成了坏事,不但没有拔刀助成,还有可能要搭上自己。

    越去想,越会发觉做个大侠并没有那么好,不过是一招鲜,拔个刀,相个助,立马掉头就走,看似风光潇洒,其实归根结底还是没有管别人的死活。

    “你怎么不救我?!”

    叶妙岑一声声的嘶吼,似乎突然又回荡在了米五谷的耳边,冲进了脑子里,钻进心里。

    然后语句开始转变,呵呵笑声不断。

    “我的路我可以自己走,不矫情你救,但真希望在某个时间段有那么一个人可以拉我一把,或许你会看不到好,但至少不会太差。”

    米五谷使劲地摇摇头,开始快步而行。

    他微微一笑,谁说做个好事还要受人编排了?谁规定做个好事就要负责到底了?我他娘的又不是聪明的老好人,就总有出岔子的时候,既然想归想,做归做,不如做了再说,管那么多干嘛!

    侧头看了眼老墙,再看坑洼的道路,何不是像极了你我他,忍受着人的摧残践踏,但只要有个人帮忙修整打扫一下,还不是个焕然一新?

    米五谷越走越快,脚步已经离地而起,刹那间追上了两人。

    两女子同时回头,瞧见是刚刚那个“小家碧玉”,俱是脸色一变,其中一个女子更是忙让她快走。

    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又什么是好人办坏事?坏人办好事?眼前的两个女子已经完美的诠释了出来。

    米五谷呵呵轻笑,“我很厉害的,全完可以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但仍是想问问你们,需不需要我来个英雄救美?”

    两女子不知是惊恐得不敢开口,还是震惊得不知道如何开口,此时只是瞪大了眼睛看着她,有怜悯也有同情。

    米五谷突然侧身,看向前方两女子的身后,一群人从光影里走出,声音也同时传来。

    “今天一单没做,我还想着怎么处罚你们,没想到最后竟是带来个惊喜,不错不错。”声音出自最前的男子之口,沙哑且语速极慢,像是毛刺扎喉咙,让人极不舒服。

    两女子同时一震,顿时大惊失色,纷纷转头看向男子,却在转身的瞬间,神色里又藏了些小庆幸。

    两人态度米五谷自然都看在了眼里,却仍是上前一步,将两人拉在了身后,“我说我很厉害的,你俩偏偏不信,咋就这么个缺心眼?”

    “赫赫……”男子的笑声再次传来,像是控制不住喉咙里的肌肉,喘气声极大极短,听得同样渗人。他领着一群人脚步不停,直接走到了米五谷的身前,一瞧是个娇小的女子,赫赫声变得更短更快。

    “岔气了?”米五谷突然指着他哈哈大笑,道:“有病就治,千万不要这样出来吓人,很危险的。”

    男子笑声慢慢停止,语速仍旧不快,慢慢道:“小姑娘家家的,是很危险,跟你的厉害不厉害没有关系,而是看我怎么对你。”

    米五谷一点头,很认真的说道:“是个理,对我好点,你们今天就能痛痛快快的死,对我不好,那你们就得受些罪了。”说罢一顿,又歪头问道:“是聊完了打,还是打完了聊?”

    男子没说话,就从他身后闪出一个蒙面女子,身着黑色的紧身衣裤,双手各握一柄宽匕,双臂一合,就直接朝着米五谷的天灵盖切来。

    米五谷眼中彩光一闪,便将蒙面女子瞧了个通透,练体2级,练气1级,底子打的也不错,双匕交叉而切,速度快准狠,搏杀是把好手。

    对上了兵刃,米五谷不敢不小心,但要说小心过头,那也不至于。双脚只是稍微移动,连腰都不要弯,两道白光就从眼前划过,然后倏然隐没,又再次袭杀而来。

    米五谷呵呵一笑,脚步再移,身影如同瞬间移动,直接贴上了蒙面女子,抬掌,直接拍在了她的双肘之下,然后顶着下巴一路冲天。

    眨眼间,蒙面女子凌空倒翻十来圈,双匕甩脱钉入地面,人落下之时,正好又被米五谷单手拦腰接住,然后轻轻一甩,就丢在了墙角。

    他身后两女子本就心惊胆战,也看不清是怎么个回事,只听“砰”的一声,这才猛地惊醒,扭头一看,竟是发现平常厉害的不要不要的人,居然这么快就昏死在了墙角。

    “我就说我很厉害,你们偏不信,非得等会儿受罪了再来哭哭啼啼,何必呢?”米五谷这是转头说的,盯着两女子说的,然后再次面向男子,又道,“给你再来一个的机会,若是抓不住,等会儿就全是我说了算,你也没有开口的机会了。”

    男子仍是不语,这次闪身而出的是个魁梧男子,同样一身紧身衣着,同样是双匕,不言语,只管袭杀。

    米五谷觉得忒没意思,明明人群后头有个练体和练气均是3级的高手,却偏偏还要弄一个出来送人头。闲庭信步躲过魁梧男子一击,反手一推,将他推得翻身后退,这才轻声道:“你要是敢偷袭,我就留着你慢慢耍,若是等我打趴这人,你还不敢出来,那就真怪不得我了。”

    没人说话,只有魁梧男子继续袭杀,米五谷躲了又躲,推了又推,然后一把擒住拿双匕的手,再次出声道:“后背都给你了,居然还不动手?”

    说罢等了等,还是不见那人动手,米五谷运转真元,身躯倏地一震,似乎身上压了千钧力道,双脚猛地踏入了地面,双臂陡然加力,直接将魁梧男子高高举起,然后重重砸下。

    一拳。

    两拳。

    全都正中魁梧男子的脑门。

    米五谷一脚将他踢开,然后侧身,右手一拍袋囊,“天机”直刀便拿在了手中。

    这次他不愿再等,也懒得再说,直接干趴下最厉害的,还不是老子说什么就是什么。

    身影闪动之间,直刀出鞘,一溜寒光乍现,接着穿过人群,直接袭向那人。

    “叮!”

    是兵器清脆的撞击声,一方是直刀,一方是长剑。

    “叮叮叮……”

    兵器开始连续撞击,但声音没有因为双方的力道增大而变大,而是永远清脆有声,保持着同样的音量。

    一阵阵狂风以两人为中心朝着巷子两边猛冲而过,将一众人吹的连连后退,均是睁不开眼,纷纷抬手挡住了眼睛,心头震惊不已。

    突地声音戛然而止,狂风骤停,众人眯眼看去,却只见到了一个人,是那个说自己很厉害的小姑娘,视线下移,这才发现地上躺了另一个,但已经被切成了两截。

    米五谷一甩直刀,笑道:“有冤说冤,没冤去死。”

    狭窄的巷子里明明站了很多人,却比没人还要安静的可怕,甚至连众人的呼吸声都像是故意隐匿,不敢打扰到了什么。

    米五谷扭过头,视线游离,看向那个毛刺嗓子的男子,“可以聊了?”

    “可以。”

    “但我不想聊了。”

    男子赫赫僵笑,却也没再接话。

    米五谷问道:“没冤?”

    男子仍是赫赫笑,也不知笑得是什么。

    直刀从米五谷手里甩出,穿透了男子的脑门,又带着他继续飞出,斜斜地钉在了围墙之上。

    “要死就死,我还求你不成?”米五谷的视线再次开始游离,扫过了众人,然后又重复道,“有冤说冤,没冤去死。”

    当先两女子先是一愣,接着莫名大喜,双双奔到米五谷的跟前,似乎终于放下了心,两人一把跪坐在地,又突然哭哭啼啼,断断续续诉说着自己的冤屈。

    见有人带了头,人群里顿时冲出不少人,一拥而上,顿时就热闹了起来。

    人群一分,剩下的不就是没冤之人?有人见机不妙,又说不出自己的冤屈,哪里还敢再呆,趁着混乱,转身御风就走。

    米五谷等得就是此刻,左掌一翻,赫然出现了一团莹白色的气泡,里头丝丝五彩线条旋转,不是别物,正是叶妙岑的秘法绝学。右手两指捏出一块,如投飞镖投出,一点光芒从空中闪过,直袭逃跑之人的后背。

    “砰!”声响人落地,弹无虚发。

    也不知是不是米五谷的修习时间太短,又或是修习的太过顺手,与叶妙岑的施法效果明显有着不同,气泡爆炸之时不见火光,声音也不是猛地炸开,而是沉闷低响,一团黑光倏然闪现,接着迅速隐没,但逃跑之人的结局好像除了被一一击杀,并无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