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妖古吟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二章 是回离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第一百二十二章

    “…是…是回离,他…他会出来…很痛…很痛…”

    妖月越说神情越忧愁,眼神颤颤,愧疚覆盖,连说话的声音也变的断断续续。

    话落,妖月便上前轻轻拉住了祁凌的手腕,肢体同神情一般,也带颤意,

    但同传导到祁凌双臂上时,真正给祁凌的感觉,不止是妖月疏忽了此事而造成严重后果而愧疚,而惊慌颤抖,还夹杂着同情之色,担忧之色。

    非常浓烈。

    “回离…”

    祁凌疑惑的目光缓缓变的凝重起来,与妖月对视甚久,也受到些影响。

    再未发生情况下时,心中自然也生起波澜,攀附眼眸,凝重又向忧愁过渡而去。

    “我的…心脏…好痛……啊回离…的身影在我的灵海里…”

    祁凌靠在尸兵的身上,面色越来越苦涩,他的手掌往左胸口放去,渐渐紧住,咬着牙,冷汗不禁,他的回答细微而颤抖,妖月是听不清,不知发生了什么,但是自身究竟发生了什么,祁凌是明明白白。

    嗡——嗡——

    突然,祁凌神情一怔,神情纵然被震惊盖过,在妖月不明白事态,凝视时候,祁凌面上的惊色又向着痛苦变化,急促的呼吸声也应和着他的面色。

    “祁凌,你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

    妖月见况,旋即搀扶祁凌的手臂,在稳住他被痛意蔓延的身形后,立即唤出尸兵代替自己去搀扶,毕竟自己的身形是稳不住祁凌这么大个人的。

    通过这股灵气的波动频率,简略判断,这起码也是运载琥珀实力的人该拥有的极限灵气波动。

    不应该,不可能是,只有白灵实力的人的灵气波动。

    灵海。

    灵气波动不断,自祁凌灵海中反应着。

    如潮水涌动,如滚水沸腾,连续不断。

    此时祁凌灵海中的灵气运载程度不过白灵实力,是根本不能有如此波动形成的,就算服用药品药剂,这个程度的反应,终究不可能。

    随着实力提升而扩展,可以简单储存含有灵气的武器或者妖兽,他们会以虚拟的形态,储存在祁凌灵海内,在未达到器物极限灵气时前都可以。

    所谓的极限灵气就是一个瓶颈,一种预算。

    瓶颈。

    是运载一个人所有灵气的地方,它不是死的。

    是会随着灵气的扩增而变化的,可以自主越变越大,随着实力提升,亦也可以被动提升,被动提升,方法很多,难言一二。

    总之,祁凌当下灵海是自主扩展。

    所以,极限灵气,利弊同等,想往好的方面发现,突破,是唯一的方法。

    祁凌灵海的波动,必然不是祁凌本身掀起的,来者,只有回离…

    回离在祁凌的灵海里掀起如此大的波动,目的只有一个,借用祁凌的身体,暂时现世。

    一种每个武器与妖兽自身会在一个阶段进入瓶颈,就如金阳突破到红尘,就类似瓶颈,突破瓶颈,就会进阶更好层次,接受更高标准的修炼。

    预算。

    就等于当下实力虽然可以接受更高层次的的灵气或者武器妖兽承载等等,但是终究没到同等位置,迟早会受损的。

    瓶颈等于瓶颈,回离还处于混沌实力之中,祁凌的灵气丰满的状态,就等于祁凌顷刻间拥有了能承载混沌实力的能力。

    所以,突破白灵等于临近混沌,回离才可以操控祁凌,暂时附体。

    “怎么办怎么办!”

    楚师的交代,不让祁凌擅自突破,害怕的就是这个原因。

    祁凌冲击白灵实力,之间就会形成类似蓄力、冲锋、登顶的过程,这样的形式,就如同突破瓶颈,而本身这也就是个突破瓶颈的过程。

    突破瓶颈一瞬间,是当前灵气的巅峰值,非常旺盛,就犹如红尘突破混沌,也如突破瓶颈。

    只有楚师最清楚处理方式了,刚好楚师又不在,妖月内心一个劲的抱怨倒霉,最后无厘头的就开始呵斥起来了。

    “回离,你快回去!不许伤害他!”

    “听到没有,叫你退回去,我是妖月!”

    祁凌一手来回拍打自己的头脑,一手紧握胸口,汗水夹杂清香而落地,景象映入妖月眼中,她越发的紧张。

    她的看着祁凌越来越苦涩的神情,脚步来回,脑袋里是一片混乱,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

    祁凌前世有些经历过同样的过程,虽然听闻过过程,但是妖月都不在场,怎么会处理呢。

    回离慵懒的笑声在祁凌灵海里传出,他道了一句,语气戏谑中又夹带锋芒,听而易懂。

    “…啊…呃…”

    “你要说什么祁凌!”

    “住手啊,你要把他折腾死吗!”

    妖月连连对着祁凌叫喊,想让祁凌体内欲附体的回离退下,不让他伤害祁凌,但是方法并不奏效,祁凌痛楚的面色依旧存在,丝毫没有锐减。

    “哼哼~听说,你想分离我”

    “怎么了祁凌,你别吓我,是不是回离快现身了,他是不是和你说了什么”

    “快滚回去回离!听不懂吗!”

    妖月听不清楚祁凌话,天真的以为祁凌失去了说话的行为,缓过来后,隐约就察觉到了回离的气息,立即又斥,口气汹涌。

    祁凌听到回离的声音徒然响起,倒是没有什么惊讶,既然妖月说了会出现,那必然概率小不了,只是祁凌想回答,却难以启齿,被疼痛感染得抬不起舌头,一字不准。

    妖月是听不到祁凌灵海内发生的,他见到祁凌大舌头说着,是赶忙凑近去听,希望能感受到祁凌所想所感。

    但是,什么也听不出来。

    回离顿下身影,对着祁凌灵海中心,缓缓再语,气息转变得有几许邪魅,捉摸不透。

    “呃…啊…”

    祁凌想回答,依旧发不出声,只是摇着头,示意拒绝。

    “你以为我真的都听不到外面的声音吗,天真…我传授你骨导脉的方法,你竟然还想着将我分离,我就这么引人讨厌吗”

    回离虚幻的身影在祁凌灵海内缓缓游荡着,所道之话逐渐严肃,细品还能察觉到有怒意缠绕。

    “都是一家人,何必分离呢,你就是我,我就是你,不好吗”

    回离窥探到祁凌的态度,态度转阴冷,依旧只是见着祁凌摇着头。

    回离面色一沉下,旋即让自己周身的灵气肆虐祁凌的灵海,波动祁凌的全身,中心为祁凌的心脏,久久不支配祁凌,就是因为祁凌的态度,不令回离满意。

    “啊…啊…唔…”

    祁凌本是可以用灵海回话的,但是灵海都被回离侵占,毫无祁凌可支配的空间。

    就好像,自己的灵海是他的,完全当自己,没有说退步的意思。

    “怎么,不答应吗”

    躺在地上的祁凌来回翻滚,一下捂着头脑一下捂着胸口,拼命的挣扎着,最后哪儿痛就往哪儿捶,动作疯狂,妖月只敢用言语阻止,根本不敢动手阻止。

    因为祁凌现在的模样,如同失去理智,动作连贯而凶猛,不是不阻止,是压根无法靠近,妖月只能干着急。

    “…同不同意!”

    波动如潮,席卷祁凌,震慑着祁凌全身,痛意在祁凌心脏和灵海中传荡着。

    祁凌疼得失去重心,失去叫喊的权利,直接跪倒地上,接着躺下,浑身抽搐,有些失控。

    “…你干嘛呀祁凌,不要这样!”

    “真的是虚伪…初次见到你,明明感受你是个单纯到无心思的孩子,没想到,心思缜密…”回离挑了挑嘴角,顿了片刻,又道:“凄凄惨惨啊,我的小虎。”

    一句话说得悲凉,回离的身影突然就缓缓退隐,消失不见。

    “呼呼…呼呼…”

    回离声音再度掀起,空灵而威。

    “嗯…嗯…”

    祁凌连续颤动自己的嘴巴,才吐出了两个字…这道时刻的他,汗流不止,浑身颤抖,痛的感觉在他面前,似乎已经麻木了。

    “嗯嗯嗯,他没有乱来,但是…他刚刚是不是和你说了什么”

    “嗯。”

    “都说了什么”

    痛意猛然收敛,祁凌接下来就是大口呼吸着,呼吸着,世间流动的空气,是多么的珍贵,差点,他就再也呼吸不到了。

    “你是祁凌对吗对吗!”

    “…他…真的…退避了…吗”

    “嗯,但是…我…”

    妖月隐约猜到了祁凌能逃出一劫的原因,闻言,祁凌点头回答,目光转到妖月紧张到放到地上的纳魂鼎。

    话未说完,那道感觉,又回来了。

    “他…不希望我…与他分离。”

    妖月大喜,此刻的祁凌,是他自己,接着就开始问着刚才祁凌所经历的事情,祁凌也没有规避,也如实回答,只是神情有些忧愁。

    “所以…你是没答应他,他才放过你的”

    占据祁凌的身体,棕色的眸子瞬变猩红,面色不是前者的温柔,而且冰冷与邪魅交替,道道动作,显现的都是回离本尊,不再是祁凌。

    意外的无非就是从祁凌肢体中反应出来的。

    “…回离!”

    “…你的眼神,出卖了你,你终究,是自己害了自己!”

    回离灵气波动又在祁凌体内环荡,气势凌风,他的声音前散漫后坚定,与灵气威压同样,不同就在于,回离的此刻的声音,不是在祁凌灵海中响起,是从祁凌嘴里传出。

    回离…来了。

    听到妖月对这里的称呼,回离用着祁凌的面孔,有些失望,妖月不管,对准回离刚才的行为,就来了一句大批斗,口气有凶。

    “现在他,不是不疼了吗,我也只是太久没感受到新鲜的世界了,想出来透透气都不行吗”

    “…有什么话要带给初瑶,快说,说完就让祁凌回来。”

    妖月感受到了回离的气息,非常浓烈的气息,十分确定后,满面坚定,道出了回离的名字。

    “时间久了,妖月你连辈分都忘记安插了吗”

    “不是让你别伤害祁凌吗,你干嘛还要这样做!”

    妖媚的眼色泛滥温柔,却有着荡漾不开的失落渲染其中,我的女孩,从前的衷心,都消失了吗…

    回离宠溺的神色望不到该落到的人影上,渐渐地,慢慢地,他的神色不再为此感到遗憾…

    顷刻间失去了他所有的温柔,目光躁动,凶悍而定。

    面对妖月的脸色,回离没有太大波动,还说着闲话浪费时间,引得妖月不爽,催促道。

    “…初瑶…她变了,我最爱的女孩子,变了…”

    妖月话中提到关键字眼,突然就让回离懒散的面色回复平静。

    “瑶儿最后徒弟,就用你的肉身,来偿还你的谎言吧。”

    回离手掌混黑毒气,面色即狠,在盘算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