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女总裁的战神狂婿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九十三章 云峰公司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这年纪,也不小了。”王天笑了笑,道:“我和他也就差不多年龄而已。你是在说我年少无知吗?”

    秦叔脸色一变,忙道:“在下不敢。”

    “说吧,怎么处理?你不说,我就自己处理了。”王天淡淡道。

    秦叔身子颤了颤,犹豫片刻,道:“要不,就小惩大诫?”

    “小惩大诫?”王天嘴角流露出笑意:“好,那就依你所言,小惩大诫。”

    王天踏步向前,一阵内力顺着地面震荡过去。

    郑世梯只觉得五脏六腑都在这一震下移位,直接吐出口鲜血,晕眩过去。

    秦叔连忙扑向郑世梯,伸手按住脉搏查验伤势,见这伤势不轻不重,顿时长舒口气。

    “多谢王先生手下留情!多谢王先生开恩!”

    王天淡淡道:“别忙着谢,他的事解决了。你的还没解决呢!”

    “接我一掌,能活着,我就放你走。”王天似笑非笑道。

    秦叔脸色顿时僵住,但仍旧不敢反驳王天的话,只能开始继续气血与内力,缓缓道:“还请王先生手下留情。”

    王天负手而立,也不先行攻击。

    只等着秦叔将一身的气血与内力提升至巅峰,他才缓缓一掌印了过去。

    秦叔面色涨红,手上好似推着万吨巨轮,缓缓朝着推去。

    这推动的并非虚无,而是其一身的气血与内力,以及对武学的领悟。

    两张相印,王天站立不动,脸色变也不变。

    而秦叔却是直接飞奔推开数十步,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许久才回复神色。

    “天赋不错。”王天淡淡一笑。

    转身招呼一句,带着姜梓心二人,以及一帮武者重回姜家武馆。

    秦叔气一松,顿觉浑身虚弱无比,仿佛再现千那一瞬间,已经消耗了他所有的气血与内气,更是受了不浅的伤势。

    只是他仍旧心中喜悦,因为先前那一掌,却是让他对武道有了新的领悟,而王天那一掌,威力恰好是逼迫他前景的压力。

    秦叔毕恭毕敬朝着王天离去的方向鞠了一躬,而后才抱着昏迷的郑世梯飞快离去。

    “先前那老者天赋确实不错,凭其上等宗师的实力,未来却是有望窥见下一步。”王天笑吟吟道。

    姜戈惊讶道:“刚才那人有上等宗师的实力。”

    “嗯。”王天略一颔首道:“能自行将武学融汇于一掌中。若是有名师指导,说不定还能更进一步。”

    姜梓心也十分惊奇,道:“这等人物,为何会甘心受郑世梯这等小辈驱使?”

    “郑世梯喊他秦叔,这人应当也是郑家一个外姓天才吧。”王天淡淡道:“你们定阳姜家,以前也该有过类似情况。”

    姜戈点了点头,同意道:“确实,当时我姜家总共有七位宗师。其中两位便是外姓宗师。”

    “在意宗族为界的世家中,外姓便意味着地位低,资源少,甚至还要受到欺压。即便如此,那人仍旧能修炼之此等境界,确实是天资不凡。”

    姜戈略有些尴尬,道:“那两位一个是我舅舅,另一个是老祖宗往西收养的孤儿,如今都已去世。”

    “他们昔日展现出武学天赋时,确实没得到什么太好的待遇。那老者既是外性,相比也差不多吧。”

    姜梓心道:“所欲老祖宗觉得家里的规矩不对,如今才想要改变家中格局。”

    王天有些可惜,若是这秦叔也能入郑世梯那般,从小资源不缺。想必如今便就不是大宗师,也该有绝代宗师的水准。

    这也是王天先前见到之后,忍不住出手帮衬一下的原因。

    “行了,有我护着。你们的姜家武馆,短时间内没人敢动的。这武馆,你们就安心开下去吧。”

    王天说罢,便于二人告别。

    待得王天走后,姜梓心有些喜滋滋道;“哥,现在有了王先生的相助,又是在江海市内。我们总算有一段时间的平安了。”

    姜戈看着姜梓心高兴的样子,心里却是苦笑。

    得到守护,是需要代价的。

    王天今日这一句话出口,在外人看来,便是定阳姜家已经正式与光明使团结盟。

    若是往后敢有其余异心举动,不说旁人要托起,便是王天来报复也是理所当然,站在了大义名分上。

    这还不仅是姜家武馆,便是仍旧在隐世的姜家大部分人,除开改名换姓,否则都要受此钳制。

    可以说,王天仅仅用轻飘飘的一句话,就把姜家一大家子高手请随时的拖上了他的船。

    偏偏姜戈还没发跳船逃跑。

    姜戈心里长叹一声,只能盼着光明使团果真对姜家没什么歹意才好。

    ……

    秦叔推运气血,总算是帮郑世梯的五脏六腑归位置,不留任何后遗症的救了过来。

    秦叔因为先前王天一掌,本身还处于气血亏空状态。

    随后又帮助郑世梯恢复伤势,身体更是亏空的厉害。

    即便以他的实力根基,将郑世梯治好伤势之后,也是脸色蜡白,摇摇欲坠。,

    谁料郑世梯刚一睁眼,登时便是大怒,道:“秦纲,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居然让王天将我打成重创!”

    “郑少,你这是什么意思?我没有那个心思啊!”

    “没那个心思?没那个心思你跟王天说什么小惩大诫?你知道有多疼吗?感情不是打在你身上?”

    秦纲张了张嘴,顿时幼虫百口莫辩的感觉。

    之前他如果不主动说出小惩大诫这话,谁知道王天下手会有多狠?

    、说不得,今晚郑世梯就不用回来了!

    “郑少,你误会我了!”

    秦纲正要争辩,但想想郑世梯那蛮不讲理的性子,恐怕只能越争越让他生气。

    便是争到他哑口无言,指不定他还觉得自己丢了面子。以后找别的法子来折腾人。

    故此秦纲只能干巴巴的应付一句。

    “什么叫误会?我琴儿听见的?哪里有什么误会!这事我一定要告诉曾爷爷!看曾爷爷怎么收拾你!”

    秦纲脸皮抽动了下,低着头不说话。

    郑世梯正训斥秦纲发泄着脾气,忽然大门被推开。

    却见褚韵与一个中年妇女一起走了进来。

    褚韵脸色十分难看,见到郑世梯便道:“郑世梯,你不是答应过我,以后不再找王天麻烦吗?怎么今天有出问题了?”

    “郑世梯,你是不是三天不折腾,就浑身骨头发痒?如果实在待不下去,你可以滚回去让你们郑家换一个人来!”

    起初褚韵还因为郑世梯是郑家弟子,所以尽量忍让几分。

    但这郑世梯实在太过分,三番屡次打破褚韵的计划。简直令人恼火。

    故此直接带着她褚家派来保护她的宗师,过来直接臭骂了郑世梯一顿。

    郑世梯想要争辩,但是被那中年妇人扫了一眼,便有讪讪不敢说话。

    同为宗师,也有高下之分。

    秦纲是郑家外姓武者,又有老祖宗镇着。

    郑世梯行事自然肆无忌惮。

    但别家的宗师可不惯着,他敢放屁,那就是过来一顿揍。

    而且后边的秦纲也不说话,待得褚韵骂完,秦纲也只是耷拉着脑袋,不发一言。

    郑世梯被骂的心火更炽,待得褚韵骂完走人之后,他才扭头一巴掌打过去。

    “刚才你是死了吗?你没看到褚韵骂我吗?都不帮我说句话?”

    一巴掌下去,秦纲本就气血亏空,再加上强行为郑世梯疗伤,更是不堪。

    堂堂上等宗师,竟是没能躲开那一巴掌。

    被郑世梯直接一巴掌抽飞,狠狠撞在墙壁上。

    “呃……”郑世梯愣愣地望着自己的手,又看看秦纲,旋即反应过来,脸上竟然露出惊喜神色。

    “你,你躲不开我的巴掌?你不是上等宗师吗?”郑世梯大喜,道:“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的?”

    秦纲坐在地上,耷拉着脑袋。

    自被郑福律捡回郑家,不论被如何欺负都能忍住的秦纲,眼中第一次闪过愤怒、怨恨的神色。

    而郑世梯仍旧毫无所觉,叫着要身上带伤,气血眼中亏空的秦纲站起,陪他好好打一架!

    ……

    褚家、郑家正式宣布,要进军保健品行业。

    而第一个试点,便落在了江海市内。

    褚韵挑选了江海市内三个小家族,注资其中,让他们联合组建了一个云峰公司,并开始大肆招工扩产。

    甚至以褚家、郑家的声望,在燕京、盛河市等大城中,召来各路名医。

    并且,请来许多武道世家,高价购买他们族中秘传的丹药。

    其动作不可谓不大,一时间吸引了南云省所有人的目光。

    几乎每一日,褚韵所带领的云峰公司都有大新闻出现,对江海市乃至整个南云省的保健品市场虎视眈眈。

    无数人都在议论,华仪集团会怎么应对云峰公司的进攻。

    因为在旁人眼中,即便云峰公司是由褚家、郑家组建。

    但华仪集团同样是一个庞然大物,在江海市乃至南云省属于地头蛇级别,强龙不压地头蛇。

    云峰公司固然厉害,但也未必能从华仪集团讨得到便宜。

    可令人奇怪的是,面对云峰集团的屡屡扩张,华仪集团就好像没看见一般,依旧稳坐泰山,根本没有半点反应。

    “轰!”

    又是丹炉炸裂,要是上前收入五枚阴髓丹。

    王天看着千疮百孔的别墅,有些无奈道:“药师,是不是每次都要弄得这么刺激啊?”

    他倒是不在乎房子和丹炉。

    主要是这声音炸起来实在扰民,估计过一会房地产那老板又要跑过来询问了。

    药师挠了挠头,颇有些不好意思道:“主要是刚接触阴髓丹,熟练度不够。再练个三五炉,一定能不炸!”

    王天翻了个白眼,总共也就六枚云杉果。

    接下来,就算药师想炼也没材料了。

    不过王天也知道这怪不了药师。

    正常情况下,寻常炼药师炼一炉陌生丹药,能保证不炼废就很了不得了。

    药师能保证百分百成功率,还能在短短几次之间,增加出丹数量,简直就是不可思议,实在不能苛求过多。

    王天接过药师递过来的玉瓶,这已经是第四次炼丹了。

    加上此前两次的丹药,王天手中一共有十四枚阴髓丹。

    只不过王天这一次却是打算把所有阴髓丹集合起来一起服用,说不定能有奇效。

    “对了老大,听说最近那个云峰公司挺厉害的样子。你那个华仪集团能挺得住不?”

    “要是挺不住,我来帮你再弄几个保健品?”

    炼完丹,药师一边收拾房间一边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