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快穿之我还活着 > 正文卷 第二百五十五章曾经的任务世界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宁寒远觉得头脑有点发晕,几乎是下意识地隔着桌子握住田小梨的手,然后听到怪异的笑声,才意识到甜枣还在旁边。

    他清醒了一些,给了它一个威胁的眼神:“甜枣,到厨房去,不然的话,宠物游戏室……”

    甜枣立刻跳下桌子去了厨房,宁寒远正要再说什么,发现那只臭猫的脑袋鬼鬼祟祟地从厨房门口探出来,眼珠子死死地盯着这边。

    他登时又羞又恼,索性拉起田小梨到阳台上去说话。

    “没出息!”甜枣嘿嘿笑了一声,回去吃它的煎鱼。

    嗯,以后就真的是一家人了。

    做为一个侵入系统,又依附于系统存在的的程序,它已经得到了足够的能量,彻底摆脱了系统,可以永远留在这个世界里,看着小梨和宁寒远结婚,看着他们的孩子长大。

    也可以陪着小梨到各个世界去做任务,嗯,其实人类的生活也很幸福呢。

    田小梨学车不成,被打击得失去了自信,决定要先去任务世界里玩一遭。

    仔细阅读了使用说明后,发现兑换券可以随意选择要去的世界,两人一猫的意见首次出现了不统一。

    “我要去看朵朵,不知道她怎么样了,夏漓那个智商不够用的,能不能保护得了她?”甜枣抓着田小梨的袖口,猫眼里全是乞求。

    田小梨才不理它呢,那个世界给人的感觉太不好了,那个噩梦般的顾小暖,她再也不愿意想起她。

    宁寒远也怯怯地提出要求:“小梨,咱们去丧尸世界好不好,我想看看当时研制出来的疫苗和药物效果怎么样,后续的变异者会继续变异,还是慢慢回归正常。”

    田小梨凉凉地瞟他一眼,合着她想去散散心的时候,他还想着学术研究呢?

    男人啊,果然一确定关系就不稀罕你了!

    宁寒远被这一眼瞅得头皮发麻,奇迹般地领会了女朋友的意思,赶紧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小梨,去了那个世界,我不搞学术研究,就是,就是想看看……”

    越说到后来,宁寒远的声音越小,甜枣在旁边幸灾乐祸:“宁医生,说来说去,你还是想着你的学术研究!”

    宁寒远拿起苍蝇拍作势要打:“再说一句我揍你!”

    “你揍呀你揍呀,你追得上我吗?”一人一猫追打起来,田小梨一个头有两个大,自从告白成功,宁寒远就放飞自我,从高冷医生变成了青春期中二少年,动不动就跟甜枣争风吃醋。

    “你俩别争了,我要回去看看燕鲤和燕虎怎么样了,还有燕爷爷燕奶奶,不知道他们在镇上的生活习惯不?”田小梨说。

    甜枣一声哀鸣:“那我可不回去当狼王!反正用兑换券进系统,可以自选角色,我要当……先让我想想,当什么好呢?”

    “我已经想好了,我要当大学生!”田小梨兴致勃勃地说:“我还没上过大学呢,这次正好体验一下大学生活!”

    室内有一瞬间的沉默,田小梨当年高考,被一所还算不错的大学录取,没等开学报道,就发生了车祸,在医院病床上躺了三年。

    刚醒来时她想去上学,因为病情不稳定,导致计划落空,再后来各种各样的原因,让她上大学的愿望,就这么一直拖到现在。

    良久,宁寒远打破沉默,他笑着说:“那我要当你的同学,或者老师也行。”

    他忽然想到老师可不能跟学生谈恋爱,赶紧改口:“老师还是算了,就当同学吧。”

    甜枣嗤笑一声,先退开几步,离开他的攻击范围,才甩甩尾巴说:“想都别想,你跟我们用的不是一个系统,能带你进去就够意思了,还想挑选角色?想得美!”

    宁寒远根本不信这搅屎猫棍,转头看田小梨:“小梨,它骗我吧?”

    田小梨点点头,冷酷无情地说:“很遗憾,就是这样,游客无法选择身份,只能由系统随机分配。”

    宁寒远失望极了,万一系统给他分到的身份是小梨的老师呢?

    老师还好,如果是什么爷爷奶奶,大爷大妈,或者一个穿开裆裤流鼻涕的小屁孩怎么办?

    宁寒远似乎看见自己穿着开裆裤,迈着小短腿,追着田小梨的样子……

    “你到底去不去?”甜枣把爪子伸出来,在宁寒远眼前晃了晃,宁寒远回过神来,咬牙切齿:“去!”

    甜枣嘴角弯起弧度,嘿嘿,又多了一个工具人。

    田小梨进入世界时,是在阳光明媚的操场上。

    四周围满了人,那些青春的面孔上洋溢着笑容,齐刷刷的喊声震得她耳膜直响。

    对面的男生一脸如临大敌的表情,捧着一束硕大的玫瑰花,正把花往她手里递。

    周围是震耳欲聋的起哄声:“在一起,在一起!”

    田小梨有点懵,没敢接那束花,先接收剧情。

    这是某重点大学的操场,在这个世界里,她的名字就叫田小梨,上个月因为专业调剂的原因,转到现在所在的这个班里,还没等完全熟悉环境呢,就有人向她表白。

    对面向她表白的男生高大英俊,看起来有些腼腆,他是这个世界的田小梨以前的同学,知道她转系后,生怕被其它同学近水楼台,急急忙忙追过来表白。

    田小梨回想完他那长篇大论的表白内容,沉默着,既没敢把花接过来,也没敢拒绝。

    她只是来体验生活的,不知道这个世界的田小梨是怎么想的,答不答应都不合适。

    答应了,说不定原主不想谈恋爱,不答应呢,说不定耽误了人家女孩子的缘份呢?

    可能她沉默的时间太久,对面的男生忽然神情一变,显得有点忐忑,他退后一步说:“要不,要不算了,我,对不起……”

    在几个女生遗憾的叹息声中,田小梨看他的样子,忽然福至心灵,低声问道:“你认识甜枣吗?”

    周围的人都不明白,好好的表白着呢,怎么就冒出甜枣来了呢,难道是暗示男方以后有事只能好好说,不能动手?

    动手就是打一巴掌给个甜枣?

    这也太牵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