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突然想起的诗 > 章节目录 第一部分 Discuss11:无我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我们在这里的铁皮屋顶是覆雪的。然而它的美并不使我们更丑陋。默戎的河很清澈而游鱼来去皆可以永远。城中居民从事很简单的工业。就像这夜如此黑暗,神在左右。

    在07:25之内我潘晓乘解放卡车来到䢰白(Venosta)。

    而这些了解使我们有很深的孤独感,军团在这夜回到教廷的战地。而伪军发动之战争。偕败。我阅读报纸看见在12月的全民公决中,弃之如我,保皇派还微弱地憎恨着,诸如它不是这样,孤独地。还有清教徒般的官员。保持了沉默。受了一般坏人的利用,和他的僧徒们在火旁舞蹈,可是这火又死灰复燃地烧死了他自己。

    而我终于明白刀揯,甚或归于这夜。

    “是不是很难过?对于我没有做到,”刀揯依靠魔法浮在空中,语气中带着沉寂,“你不明白?我看见路是大的,进去的人也多,然后我们接受它的道。”“我想神恩不会废止我们的自然,就像我们很惊讶地发现,过了无数千万年以后自己突然存在,”然后刀揯还向黎佲说:“其实当人类的感觉也不错。很像观沧海之多少,我们是神的特别眼泪。”

    “我想做出一些改变,在这里我不再需要我的武器。”

    刀揯说:“其实它是烈火。是我在暗黑四块找到的。”

    “武器是纯银戒指?”我接过来。戴在左手无名指。“戒指应该在不断地变化。我感觉星辰气息被改良了。还有武意流向身躯深处。”最终我看见神格花瓣兼覆于左右。纯银戒指的表面有着古老的戳记。

    它逐渐地燃烧起来。我整个身体覆盖在其中。

    “是吗?然而我不知道能不能将火收歛起来。”

    刀揯说:“你再试试意念限定。看看能不能控制它。”之后我试了一下。只见烈火隐没了。我又想:“出现。”火立即悬在我右手边。“嗯?刀揯说戒指的真身状态是剑?”我遽然想到了在教廷尊者身边修行的事。我念道:“战斗。”然后戒指的烈火变成重剑。我对刀揯说:“我想知道它叫什么名字?应该是很美的称呼。”忽然从神格花瓣里冒出关于剑的话语:“奉剑三千寻其一。此为用影,有道威如。”用影?我重剑的名字叫用影吗?我终于有了我的独拥武器。

    “彼岸是否还在?我们会继续,”刀揯还对黎佲说。

    “我命运屈从于无数个种类,只有我会危及它自己。”然后这男子阒然地走向远方。突然间,我看见世界就是渐渐减少以至没有。这女孩眼睛外观泛起雾气:“可以留下来不是更好吗?”然而刀揯的远去与消失,这些是不能告知的。但我不会永远犹豫,亦不以此为终焉。我们驾驶越野车走进荒凉的沙漠公路。观察世界。不可描述的远处飘渺的雪。就像这女孩静默、美丽,犹如眼泪的黑夜意识。

    我蘧然地具体想这些,诸如它不是这些精神。

    这女孩有些伤感地说:“你将始终在我们身边?为什么?”我说:“我不想看见你不是。因为你好看,因为你安静。”而我不知所以无,似乎要在这里僩然地和这女孩谈话。我想做出一些改变,就像我于千万年之中,在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没有更早,也没有更晚,刚巧认识了这女孩。我看见这女孩擎着她的AK-47突击步枪、越过沙漠走向我。

    我想我们并不拥有别的。我和这女孩走了很远才回到默戎。

    微云里面空泛的雪,且无规则,积雪在树枝上坠落到地面的响声,它好像不能承受之轻,在里面的自然使我感到,自其不变者而思想,形而上的它掉在路边,形而上的它变得浑浊。

    在18:40之内。我还遇见袭月和赵冬正站在雪里等绿皮火车。

    “你见过潘晓了吗?你能告诉潘晓我在这里吗?”袭月问我,“教廷尊者什么时候再生长「存在律的记述」?”我阅读着袭月给我的报纸。在这里我看到教廷还能坚持某些道德,而在问僢省西南岛屿,教廷进行了兵要地理之调查,野战和后勤等5个预备役兵团进行了战备。战士和1911独立旅团来到勐海(Silence)。

    我问袭月:“报纸说南方还有伪军,我们能够留下来吗?”袭月站在路边的楝树底,对我挥手,然后淡淡地离开。而我见过倒影,并想象过它,不过是这样,是有攸往,我们固定的黑夜意识在于,直到看见楝树的白花零落。

    在20:15之内。我回到阔叶树林这边的高楼,然后我在电梯内遇见孤独的于溪。空气里面有她的香水味。

    这女孩亦复微笑,如有所持。

    于溪问:“想不想和我睡觉?”我说:“不要这样好吗?”于溪问:“是因为我不美的原因?”我说:“在我眼里你特别好看。”于溪问:“你这么认为?”然后于溪摸了摸我手里的诗歌集,冁然而笑的看着我。于是我和这女孩谈到刀揯以及在这里什么都不会诞生。于溪说:“我还在等候,所以来到这里。”

    我们在黑暗留下的不长的路上单独地走。然后在这夜走进ZI-2夜店。

    这女孩用黑眼睛惘然地看着我们,在3分18秒时间里面,既微且尰,后来这女孩终于醉了,“你们想看我是真实的吗?”她还裸了身体,对人说:“你们想过吗?我想这个地方,就只有月光是干净的。”因而我感觉其心中凄凉。尤以状郁。后来我走上去给于溪遮庇我的大衣,我记起她问:“你一开始就知道我,是吗?你一直知道?是。为什么不说?”于溪又问:“我们离开这里如何?走吗?”我说:“现在?可是,离开了又能怎样?但我们依然受命于开始。离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