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妖行记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九十二章 这人得千刀万剐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离开肯德基,我对她俩说:“张文姝8号离家,之后应该是和徐自翀见过面,再往后张文姝的手机就到徐自翀的手里了。并且伪造了聊天信息,社交状态。这也是为什么手机的定位地点显示为徐自翀的日常,并且也解释了张文姝的手机从8号过后再没有支付行为的原因。”

    “那也就是说文姝压根就没有去过滨城,她的遗书和自杀也是伪造的!”

    “嗯,张文姝名下那张11号的火车票,应该也是徐自翀购买的,目的是为了伪造张文姝11号去往滨城的事实。而他本人15号来到了滨城,并且事先伪装出张文姝投海的假象来等我们发现。”

    “那文姝到底去了哪儿?”

    “这就要问徐自翀了,晚上等明义兄弟来了,康康你就随便找个由头把他约出来,然后咱们就可以正面质问他了。”

    八点多钟的时候,崇明义赶了过来,说是我们喊得急,所以他先过来,毕云方和其他人会在明天也过来同我们会和。我点点头,其实对付一个高中毕业生,我就可以了,但保险考量,我还是让苏珥找了帮手,有崇明义在的话,这小子绝对插翅难逃。

    康康给徐自翀打了个电话,她努力压制住自己的情绪,只说想聊聊文姝的事情。徐自翀答应了,于是我们和他在一个公园门口碰头,然后在幽暗僻静的小路上,直接把他掳走了。

    出门的时候跟康康的父亲借了台车,崇明义出手如电,一下就把徐自翀给整晕了,然后我们把他塞进了车里,一直开到了城北的郊区,这里有一座废工厂,我们把他绑在了生锈的铁架子上。

    我跟崇明义找了一些木头点起篝火,因为是在工厂里,倒也不担心会被人发现。然后又找到一个铁皮桶,装了些水过来,一下子就全泼到了徐自翀的脸上。

    他迷迷糊糊地醒来,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自己的处境,一脸茫然地看着我们,“你们要干什么?”

    康康开门见山问他:“文姝被你藏到哪里去了?”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我冷冷地看着他,“别装了,8号当天,你绝对见过张文姝。”

    “我没有。”

    “那张文姝的手机为什么会在你手里?”

    他又愣了一下,“你什么意思?”

    “还不明白?以为拿着她的手机发布一些状态,伪造和你的聊天记录就能瞒天过海吗?结果你不知道她的手机还有定位记录功能,定位显示8号到11号之间,她的手机一直在两个地方出现,至于是哪两个地方,我想不需要我再提醒你了。”

    他面色微变,但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我们一直以为张文姝是在11号离家出走的,其实这全都是你导演出来的假象,早在8号那天,张文姝就已经离家并且失踪了。是你一直在伪造她的状态,甚至伪造了她在家的视频欺骗她的父母。随后你将线索导向滨城,并且自己带着她的东西赶去滨城布置她自杀的假象。即便没有我们的参与,你也会想办法引导某些人发现那些东西,是不是。”

    “你在胡说些什么?”

    “我明白你的负隅顽抗,是因为我们拿不出证据。但相信只要我们将这些发现告诉警方,并对你进行摸底调查的话,一定会有发现的。”

    他的面色突然变得阴沉,等了很久才道:“是哪里出了问题?”

    我们心中一松,其实就目前我们所掌握的信息,也足以让他摆脱不了嫌疑。

    “是演唱会。”

    “演唱会?”

    “你单知道张文姝的愿望是去滨城看海,但你却不知道她的另一个愿望是去听谢雨霁的演唱会。而今晚就是谢雨霁在滨城举办演唱会的时间,张文姝也已经买好了票,但因为你的安排,她提前几天投海了,这不符合情理,毕竟她有票,也已经到了滨城,就算真的想死,也应该在今晚过后。”

    “就因为这个,你们就查到了那么多?”

    “确实就因为这个,我们开始产生怀疑,她包里的车票也是一个疑点,虽然上面有检票的蓝章,但警察说这张票并没有检票入站的记录,乘客也说没有看到张文姝乘坐这班列车。不过最关键的是我们弄好了她的手机,在她的手机里发现了更多的疑点。”

    “比如她的火车购票软件里压根就没有这张票的购票记录,比如她号之后就再也没有使用过,比如她的定位记录里,居然是15号才去的滨城,而8号之后就再也没有回过家,8号到11号之间,所展示的地理位置,除了你家,就是你工作的地方。”

    他缓缓垂下头,“百密一疏,我没想到你们会拿走那台泡了水的手机。”

    见他已经承认,康康捡起一根棍子狠狠地抽在他的肚子上。我忙把康康拉回来,眼下还不是发泄的时候,救人要紧。

    “既然你认了,快说吧,张文姝到底在哪儿?”

    “我不知道。”

    “不知道?”我把康康松开,那丫头上去又是一棍。

    “咳…咳…我真的不知道,那天之后我就再也没见过她。”

    我拉回康康,“你把她怎么了?”

    “卖了。”

    “什么!”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卖给谁了?”

    “人贩子。”

    “你!王八蛋!”

    我夺下康康手里的棍子,劈头盖脸就打了过去。不料打着打着,他虽然痛呼,但居然开始发笑,就像一个十足的变态。我提着棍子,有些看不懂面前这个男人,不,准确来说,他应该只是一个十八九岁的男孩而已。

    “给我那个人贩子的联系方式。”

    “打死我,打死我你们就再也别想找到张文姝。”

    我已经无语了,心中怒火虽盛,但居然找不到法子治他。也许是知道张文姝还没死,我的心也开始软了下来。毕竟人活着,比什么都强。

    我丢了棍子,点上一支烟,“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你和她有仇?”

    “没有。”

    “那是你和她家有仇?”

    “也没有。”

    “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为什么,她倒霉罢了。”

    我深吸了一口烟,转脸对崇明义道:“明义兄弟,有没有那种能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招数?”

    崇明义此刻也黑着脸,“如果有的话,我现在就用上了。”

    苏珥抱着手往前走两步,看得出她也在竭力压制怒火,“你的家庭条件不好,你是转学生,你是不是被学校里的同学霸凌排挤?你心高气傲却命比纸薄,只能想到这种方式来发泄?”

    徐自翀吐了一口唾沫,许是我刚才有几下打得着实不轻,唾沫里都带着血丝。“你想的太多了,没错,我家庭条件不好,我的母亲一言不发离开了家,我的父亲是个门卫,眼里除了钱就是酒,脾气不好就把我打得体无完肤。学校里的同学对我指指点点,他们嫉妒我,嫉妒我一个蝼蚁却有那么好的成绩。”

    “不过,我不在乎,他们看我是蝼蚁,我何尝不是?”

    “既然如此,你就应该证明自己,用正当的方法将他们甩在身后,而不是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来。”

    “你不懂…”

    “是,我不懂,我也不想懂,你知道你在我眼中是什么?变态。前两天我真是瞎了眼,居然还以为你是个痴情的人,张文姝对你好不好我不知道,但至少我没有看到她对你不好的一面。她的家庭条件好,但在家里的环境并不比你如意多少,甚至还要更糟,她会看上你只有惺惺相惜,而你就这么对她?”

    徐自翀突然沉默了,苏珥却没有放过他。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痛苦,但这不代表可以将痛苦转嫁到别人身上。我不知道你和张文姝是怎么开始的,但我相信张文姝是拿你当指路明灯甚至救命稻草来看待,你却不是,你心怀鬼胎,或许从一开始你接近她的时候动机就不单纯,你是个十足的骗子,混蛋。”

    “你抹杀了张文姝最后的希望,她是何等的信任你,才会在与父母争执之后去找你寻求安慰,而你呢?你居然把她卖给了人贩子,你知不知道这种行为,等如是提前宣判了她的死刑。倘若张文姝有个好歹,你,徐自翀,百死莫辞。你将永远带着文姝的问责过完这一生。”

    徐自翀抖了抖,他早就低下了头,接着我就看到他的眼泪喷涌而出,他是鳄鱼吗?

    “文姝…文姝…我对不起你…我不想的…我真的不想…”

    我怒道:“你别想在我跟前演戏。”

    苏珥却拉了一把我,示意我不要说话,她又走近一些,放低了语气道:“你不想,是的,你肯定不想,你和文姝是有感情的,但为什么,你要做这样的事情,将自己爱的人推进火坑?”

    “对不起…我没有想过这么做…但是他们逼我…”

    “他们?他们是谁?”

    无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