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旧日盗火者 > 怪盗 第六十一幕.反抗人类暴政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所以,赫尔克里先生,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穿着衬衫和背带裤,一幅硬汉打扮的维克多警长眼神颇有些复杂地看着白歌,同时扫了一眼这店铺里。

    “咳咳,这种店铺大部分都在警察局有备案,等到年末的时候会统一处理的。”

    他间接解释了一下警察们对这些店铺的管理。

    就是简单的到年底如果业绩没有完成,就抓这些人啰......白歌很快理解了,这些店铺说白了就是警察局默许的。

    “我来帮图书馆催书,戴克·格兰特借阅了亚历山大图书馆的书,许久没有归还,所以我过来查看情况。”

    白歌如实答道,当然,有关拉芙兰泽和妖怪书的事情,他并没有提及。

    “戴克·格兰特在亚历山大港没有亲人,父母在他成年后就相继去世,他在港区摸爬滚打,终于开了这家店,戴克·格兰特平日里只经营店铺,鲜少喝酒,也不与人交流,只偶尔会去找一些娱乐用的炼金人偶过夜。”

    微微颔首,维克多警长在来的时候已经让人调查了死者的资料,对照着平板,他说道。

    “过夜?”

    白歌还是个孩子,不过很快他也理解了这其中的含义。

    比起说不定还有什么疾病的人类,果然还是炼金人偶更加干净清洁,而且更懂人心,不会产生额外的麻烦。

    炼金人偶真不错啊。

    白歌无端想到。

    而且,在泛西海,真人去从事这些职业,在大部分城市是违法的,包括亚历山大港,但炼金人偶从事这样的职业,就完全没有问题。

    毕竟没人干涉你对物品做什么奇怪的事情。

    “有关这个......”

    维克多警长以戴着手套的手接过白歌递来的笔记本,认真查看了一下上面的文字。

    “我简单比对了一下,这个文字虽然有严重的扭曲,但笔迹与店里的账本文字相同,应该是死者留下的。”

    白歌又指了指死者那奇怪的伤痕。

    “这个伤痕,我怀疑是工业型炼金人偶留下的。”

    “炼金人偶作案?”

    维克多警长顿时警觉了起来。

    “但是我们都知道,炼金人偶是不可能杀人的。”

    白歌摊开手,炼金人偶三定律是铁律,是构建在这些炼金人偶逻辑电路里的基础,如果没有这三条定律,炼金人偶是根本不可能行动起来的。

    这也是为什么爱恋可以毫无顾忌地杀人的原因,她本质只是灵魂化为了贤者之石的人类,而并非真正觉醒了意识的炼金人偶。

    “可说不定有什么方法可以绕过这三条定律,嗯,最近格林尼治财团不是开发了一款全新的防暴炼金人偶,据说能够在授权的情况下对犯罪份子进行杀伤来着。”

    维克多警长说道,看了一眼那架子上的炼金人偶残肢。

    “授权杀伤吗......”

    白歌总觉得这里面有什么地方不太对。

    “炼金人偶都是不可相信的,这些冰冷的机器总有一天会觉醒出真正的意识,反过来攻击人类。”

    维克多警长仿佛深有体会般说道。

    “为什么这么说?”

    白歌觉得维克多警长似乎对炼金人偶有相当大的不满,就好像炼金人偶得罪了他一般。

    难道这里面有什么渊源?

    白歌瞬间脑补了维克多警长年轻的时候发生意外车祸,两辆车沉入水底,结果路过的炼金人偶只救了他而没有救另一辆车里呼救的小孩这般残酷的故事。

    “呵呵,说来也是惭愧,我的父亲曾经参与过前几代炼金人偶的设计工作,但是他那时候忙于工作,一直沉迷于炼金人偶,没有陪伴我和母亲,久而久之,我就不太喜欢炼金人偶了。”

    维克多警长笑了笑,抬手随意拿起了一个炼金人偶的部件。

    “炼金人偶虽然给泛西海带来了许多便利,但也让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变得遥远,我认为这是个不好的兆头。”

    视线扫过,维克多警长忽然看到了一个貌似损坏的炼金人偶的脑袋。

    他凑了过来,想看看这炼金人偶的模样。

    忽然,那炼金人偶紧闭的双眼,直接睁开了!

    “!!!”

    白歌最先觉察到这一变化,几乎是同时,维克多警长面前的那一堆杂物,发出了一道巨响。

    无数的炼金人偶残肢飞起,同时,一个工业型炼金人偶从架子上跳了起来,他拥有强健的四肢,身上却没有制服,看来他之前是伪装成了废弃炼金人偶的模样,一直在这里蹲守。

    维克多警长退后了好几步,急忙从枪套里掏出了手枪。

    砰砰砰——

    两枪身体,一枪脑袋,子弹击中了炼金人偶的身体,却并未能造成更深的伤口——工业型炼金人偶的身体材料十分坚固,可以耐受相当程度的冲击与腐蚀,对于枪击也有一定的抵抗力。

    那炼金人偶似乎对维克多警长并不感兴趣,捕捉到白歌的身影后,直接朝着这里冲了过来。

    “嗯?”

    白歌也不知道对方要找自己做什么,但维克多警长就在旁边,他不适合使用【图穷匕见】。

    不过好在【刺客视觉】能够及时发现炼金人偶的动向,以及它的薄弱之处。

    白歌随手抄起了一个扳手。

    【白虹贯日】的作用下,这个工业型炼金人偶的弱点被陡然放大。

    他与白歌仅仅有一瞬间的照面。

    哐当——

    白歌手的扳手绕过了对方强健的双手,击中了炼金人偶的脑袋。

    这本来看起来平平无奇的一击,却“正好”击中了眼睛和脑袋的连接处,整个扳手恐怖的陷了进去,“不幸”的贯穿了中枢系统。

    嘎吱——

    炼金人偶的动作停了下来。

    白歌没有愣在原地,而是直接用巧妙的关节技巧令炼金人偶倒在地上,找到后脑的开关,轻轻一按。

    咔哒——

    炼金人偶的脑袋被从脖子上取了下来。

    维克多警长一愣一愣地看着这一幕,许久,才脱口而出。

    “赫尔克里先生,你、你对炼金人偶可真了解。”

    在这位硬汉外表的警长看来,白歌刚才的举动就像是完全洞悉了炼金人偶的一举一动一般,这是只有对炼金人偶极度了解的人才能做出的战斗。

    “只懂一点点。”

    白歌自嘲般笑了笑,将扳手从那炼金人偶的脑袋里取出来。

    工业型炼金人偶使用的是贤者之石芯片,别说爱恋的那个真正的贤者之石了,就连赫莱森这种仿制贤者之石都比不上,只是单纯的芯片而已。

    白歌摸来电动螺丝刀,很快就将炼金人偶的脑袋拆解,取出了中间的芯片。

    他刚才的扳手正好错过了这里,击中的是旁边的供能模块。

    “维克多警长,有分析这个的设备吗?”

    白歌瞄了一眼桌面上的电脑,其中就有对炼金人偶的芯片进行模块升级和编辑破解的读卡器,便打开电脑,很快遇到了登录密码。

    “看来只能等我们的技术人员到了。”

    维克多警长遗憾地说着的同时,就发现白歌笃定地输入了一串数字,电脑成功开机。

    “这......”

    “只要稍微了解一些戴克·格兰特,很容易就能推理出他的密码是自己的生日与姓名首字母的组合。”

    白歌解释了一句,令维克多警长连连惊叹。

    其实我只是用【白虹贯日】强行制造出了系统的漏洞,进入电脑而已......白歌没有多解释,确认一遍后,将芯片插了进去。

    资料繁杂,不过白歌依靠【刺客视觉】,精准地找到了炼金人偶在两天前的夜晚的视觉信息记录。

    那是亮着灯的店铺内,一个男人被绑在椅子上的画面。

    可以看到,除了这个炼金人偶和戴克·格兰特之外,还有另外的两个人影。

    “......在哪里?”

    其中一个人影开口问道,能够发现,这也是一个炼金人偶,她似乎是娱乐型的炼金人偶,没有球形关节,只有仿真皮肤,穿着单薄的裙装,看起来清纯妩媚。

    另一边,一个工业型炼金人偶手里拿着一本封面由动物皮革缝制而成的书籍,正沉默地站在一侧。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戴克·格兰特似乎受到了相当程度的折磨,已经意识模糊,只能小声嗫嚅。

    啪——

    主视角朝着戴克·格兰特打了一拳,击中了他的腹部,令这个男人吐出胃液。

    “你们真的是炼金人偶吗......我从未见过......”

    啪——

    又是一拳,令戴克·格兰特双眼翻白。

    这拷问持续了想当长的时间,最后,似乎确认了戴克·格兰特并不知情,主视角用力一推椅子,戴克·格兰特脑袋撞上了玻璃的桌角,他在地上抽搐了一阵,没有了动静。

    “......你留在这里等待后续的人过来,戴克·格兰特应该会引起那些人的寻找,到时候获取情报......”

    那名娱乐型炼金人偶对主视角说道,随即,主视角的炼金人偶便躲到了架子中,伪装成废弃炼金人偶,直至白歌到来。

    当然,由于视角和位置等原因,并没有拍到白歌进入这间店铺的过程,即便拍到了,白歌觉得自己也可以用一些侦探都有的秘密来搪塞过去。

    “所以,这些炼金人偶真的杀了人?”

    白歌更感到疑惑的是这个,从视频来看,毫无疑问的,炼金人偶杀死了戴克·格兰特。

    如果这是真的,那么这意味着,炼金人偶三定律的失效,整个泛西海,很有可能陷入巨大的危机之中。

    而且,这些炼金人偶寻找的,很明显是《愤怒之书》以及其他的妖怪书,他们寻找这些有什么用?

    更重要的是,那位拿着《愤怒之书》的炼金人偶,与赫莱森遇见的那个传教的,是同一个!

    这时候,维克多警长的手机响了。

    他接起电话,表情顿时变得紧张严肃起来。

    末了,维克多警长放下手机,才转过脸,对白歌说道。

    “议会的叶戈尔将军正在造访学城,他说,想了解一下这个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