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刀光剑影惊红颜 > 章节目录 第511章 有所突破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左安铭嗯了一声说:“你说得没错,防人之心不可无的。寒晨星独自留在山洞里,任幽兰昨天下山的,说好昨晚回来的,可是因为家里出了点事儿被耽搁了,直至今早返回山上,我告诉她我们昨晚住在山洞里,没有发现寒晨星的影踪,她便慌了,紧张得手足无措啦。”

    寒东琅急忙问:“她是否担心寒晨星被妙灵香找到带去了呀?”

    左安铭愁眉苦脸道:“也许吧,她说妙灵香四处派人寻找寒晨星,找到务必砍死她,这个妙灵香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境地了,我看老叟的毁容说不定也是妙灵香的杰作。”

    寒东琅神情紧张地说:“要是寒晨星真的被妙灵香绑架了,那就凶多吉少啦,我们现在怎么办?是去长安呢,还是继续在此留宿等待寒晨星的出现哩。”

    老叟急忙说:“妙灵香不会这么快就找到这里,我怀疑是寒晨星自个儿下山去了,也许去了你的外公老宅里喽,我们不妨现在就下山,去你外公的老宅子瞧瞧,怎么样?”

    寒东琅手一挥道:“行,左安铭,他们几个人都去护送任幽兰下山了吧!”

    左安铭大声说:“是的,他们已经到了山脚啦,我们要么等到下午下山,要是寒晨星没有被妙灵香找到,而是去了别的地方,说不定会回到这里来吧!”

    寒东琅摇摇头道:“这个穹隆谷没啥去处的,就是一个山洞,一座谷底,四周都是悬崖峭壁,唯一的一条狭窄山路通向山下。她去不了哪儿,我想尽快去外公的老宅子里看看,走吧!”

    老叟急忙说:“既然你执意要走,那么你跟左司马先下山,我再等一天,明早回去。双管齐下没啥坏处的。”

    左安铭点点头道:“老叟言之有理,我和你下山去你外公家的老宅子里看看,若是没有就直接去幽兰书院,任幽兰这个人变幻莫测的,不可全信,也许会将寒晨星藏在她家的地道里了。故意声东击西蒙骗我们的耳目。”

    寒东琅鼓掌道:“你俩想得真周到,任幽兰是个诡计多端的女子,不可不防啊!左司马,走,我们下山,这里就交给老叟关注喽。”

    左安铭急忙说:“老叟,若是山上有情况是好事,你可以在山洞前点燃一堆篝火,我们不上来。若是坏事,你就点燃一棵树,山洞前有一棵树已经干枯了,你将它的树顶点燃,我们看到后立即上山支援,可好?”

    老叟兴奋地说:“你想得真周到,当然可以,就按你所说的去办,你俩赶快下山吧!”

    寒东琅和左安铭心急火燎地回到平江州官署,左安铭问:“你说去你外公老宅子的,现在去吗?”

    寒东琅眉心纠结在一起,迟疑了一忽儿说:“我的预感告诉我,寒晨星不在老宅子里,我们先去找任幽兰了解一下情况,然后再去老宅子看一下,是否真的找到我的孩子啦。”

    左安铭惊奇地问:“你没听说孩子是昨天下午带回来的吗?”

    寒东琅一拍脑门道:“嗯,我忘了,昨天去老宅子说是带回来的,我心里只惦记着寒晨星,将孩子的事儿抛诸脑后了,这就去看看孩子到底是谁的?”

    “还能是谁的,除了你寒东琅,寒晨星再也没有第二个男人了。”

    寒东琅突然听到妙玉师太的声音,惊喜得转身捂住她的手问:“姑姑,是你将孩子带回到老宅子啦。那寒晨星回来了吗?”

    妙玉师太微笑道:“侄儿,恭喜你双喜临门喽。”

    寒东琅突然心里一沉,紧张地问:“何来双喜,去穹隆谷扑了个空,寒晨星至今下落不明,孩子更无从谈起哎,哭都来不及哩。”

    妙玉师太拍着他的肩头道:“先不谈寒晨星,谈我们寒家的事儿,我与你娘冰释前嫌,握手言和了,我可以回到久违的故乡与你们一家团聚喽,这难道不算一喜吗?你与寒晨星的爱情结晶,如今在你娘的怀抱里睡得很香甜,你娘同意你与寒晨星结婚了,至于是否休妻,要交给你自个儿去处理喽,你娘专心致志地帮你带孩子,这是天大的第二喜讯。对吗?”天涯微

    左安铭鼓掌道:“恭喜你,大理正,只要找到寒晨星,你俩便可以举行婚礼了,从前的婚礼中途夭折了不算数的,此后要在穹隆城举办一个盛大的,别开生面的婚礼,也不枉寒晨星爱了你几十年,对她矢志不渝的爱情做一个郑重的交代,完美的结局。”

    妙玉师太欣喜道:“是啊!这世上唯有寒晨星对你的爱是发自肺腑,情真意切的啦。今来找你,是叫你去看看孩子和你娘的,就在你外公的老宅子里。你娘说,为了保护好你和寒晨星的孩子,暂且居住在娘家老宅子里了。如今的妙灵香简直是个恶魔哦,谁都不敢得罪她,顶撞她一句的,家里的仆人都被她吓得胆战心惊的过日子了,眼巴巴盼着你尽快回去处理某些案子,将妙灵香绳之以法了,我们才敢回寒府哎。”

    寒东琅嗯了一声说:“左司马,那我先过去了,你安排一下去长安破案之事,是谁将老叟毁容的,为什么要这样做,前因后果务必查个水落石出。”

    妙玉师太突然打岔道:“这还用查吗?等着你去结案便是喽。除了你家的妻子妙灵香,还能有谁呀?”

    寒东琅诧异地问:“还没着手破案,你就这么肯定是妙灵香干的,证据呢?”

    妙玉师太严肃地说:“你娘亲眼看见妙灵香拿着绿矾油泼向老叟的嘴脸,顷刻间老叟痛得哇哇大叫,蒙着脸去找庄郎中治疗的。原因就是老叟在拼命寻找寒晨星的下落,而妙灵香想买通老叟,让其不要去寻找寒晨星,相反要将其除掉。”

    寒东琅忿忿不平地说:“如此说来,妙灵香已经变成了无法无天的十足恶魔了。若是你们所说的都是事实,我回到大理司应卯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将她绳之以法,打入大牢,终身监禁,百年后海葬。我言既出行必果的,立字据为证。”

    妙玉师太摇摇头说:“只怕你心慈手软,到时警告她一下而已哎。毕竟你俩是自由恋爱结的婚。你先别言之过早,听我说完。为了除掉寒晨星,妙灵香将老叟请到寒府吃饭,老叟听了她的无理要求,断然拒绝了,并扬言不仅要去找她,且发誓即便付出生命也要找到她。激怒了妙灵香,趁他愤然离去之际,将早已准备好的绿矾油泼向老叟的嘴脸,将其毁容了,变得人见人怕人逃的容貌啦。不信,你现在就可以找你娘核实的。”

    左安铭接茬道:“大理正,你赶紧去吧,若是情况属实,我们就直接去你府上,将妙灵香带到这里来服罪也行的。”

    寒东琅愤愤不平道:“不用你们前往,我独自去将她送到大理寺服罪即可,打入牢房,直至死亡海葬,我说过第三次了,决不食言的。这就去找娘核实,你们等我的消息。”

    寒东琅和妙玉师太离开后,左安铭急忙朝幽兰书院走去,到了院门前,忽见大门紧闭,无奈举手敲门,不见动静。连忙绕到后院去,发现有一条小道通向矮房子,小道上面布满了长青藤,连忙捡来一截树枝,拨开长青藤,发现小道里有水,无奈往回走了,径直去找寒东琅商量寻找寒晨星的事儿。

    寒东琅在老宅子里抱着孩子笑逐颜开,王玉兰和乳娘的母亲在灶膛做饭菜,乳娘在清洗孩子的衣服。谭兵在打扫卫生。

    左安铭刚到门口便听到饭菜的香味儿了,欣喜地问:“谁的手艺,香得我三个月不知肉味儿哟。”

    寒东琅听见左安铭的声音,急忙抱着孩子出来问:“左司马,这么快就回来了,有收获吗?”

    左安铭眉头一皱道:“进屋里说吧!”

    寒东琅抱着孩子进门,左安铭盯着孩子问:“这个孩子好像有四个月左右喽,长得蛮不错的,谁带的呀?瞧那相貌,不用问就知道是你寒东琅的亲生骨肉哎,恭喜你又添了一子。”

    寒东琅关上门说:“有什么事直言无妨,这里没外人。”

    左安铭神秘地说:“我怀疑寒晨星被任幽兰关押在书院里了,只是不知道关在哪个地方罢了。”

    寒东琅紧张地问:“何以见得?有什么新发现吗?”

    左安铭低声说:“我刚才去了幽兰书院,书院里寂寂无声,院门紧闭,敲门不见回音,我随即绕到后院去观察,发现矮屋子外侧有一条小道通向大房子,但是小道里有水,不知有多深,我便回来找你商量,要不要从小道进去寻找寒晨星?”

    门外有人敲门,寒东琅没有回复,随即去开门,忽见老叟站在门外,张望了一眼,身后不见人影儿,忐忑不安地问:“你不是说在穹隆谷守株待兔的吗?怎么随即下山回来了呀?有没有寒晨星的消息?快说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