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王妃每天都在掉马甲 >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八章 路野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而且这颗大树离选举会场并不远,在选举会场每个对战位置上都是个大喇叭的,多远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几人坐在树杈上,看着不少国子生从树下走过去,其中就有南宫晴儿和席露露。

    南宫晴儿和席露露站在树下,席露露说道:“晴儿,你可是京城第一才女,我相信你一定可以拔得这次的选举头筹的。”

    南宫晴儿没有席露露那样的自信满满,反倒是忧心忡忡:“是京城第一才女有什么用?那年的文集大会国教院选出去的人不是大学的?我还没有到大学,估计啊,今年又没戏了。”

    “不会的晴儿,前几年教习不都说了吗,是因为你年龄太小才选大学的人的,你要相信你自己可以的!”席露露闻言对南宫晴儿安慰道,脸上的笑容灿烂,南宫晴儿看着席露露对她这么有信心也只能配合的露出一个笑容。

    我是挺相信自己的啊,可是那些教习不相信有什么办法。

    南宫晴儿和席露露走后,墨倾昕十分认真地给予了评价:“看来这里还挺适合偷听的,下次我要是想知道些什么八卦就来这里蹲一下。”

    南宫柔毫不留情的嘲笑道:“你可拉倒吧,你还来蹲一下,你恐怕连这树都爬不上来。”

    墨倾昕“切”了一声,抱住明珠的手臂:“我有我的小珠珠呢~!”

    “墨三小姐和南宫二小姐你们在树上干什么?”

    就在南宫柔和墨倾昕两个人玩闹的时候一声极其不和谐的声音从树下传来。

    树上的五人纷纷诧异的往下看去,树下,一个穿着国教院院服,手里握着一卷书的少年正站在下面看着他们。

    “这人是谁?”

    南宫柔盯着下面这个少年问道。

    墨倾昕一眼就认出了这个人,说道:“他叫路野,跟我们一个课室的,天才少年!前些天去跟着大学的教习研究诗词歌赋去了,所以你没见过他。”

    “那他怎么认识我?”南宫柔有些诧异,既然没见过,为什么她不认识这个路野,而路野却认识她?

    “路野,你在那干嘛呢?徐老在找你。”

    忽然,远处传来一声呼喊,路野回头笑道:“没干什么,我这就来。”

    在路野回话的间隙,墨倾昕歪头告诉南宫柔:“你忘了昨天我们被点名批评了?全中学课室就你一个陌生面孔,是个傻子他都能认出来啊。”

    南宫柔郑重其事的点点头:“有道理。”

    路野重新抬起头看向树上的五人,说话温温柔柔还面带笑容,跟他霸气狂野的名字完全不一样:“刚刚我有一页诗词飘到了树上,能麻烦你们帮我丢下来吗?”

    墨倾昕率先反应过来,立刻答应下来,转头一看,不远处的树杈上果然有一张写满了的纸。

    但是墨倾昕犯了难,她不会武功,树杈太远她够不到。

    南宫柔看见墨倾昕的窘状立刻摘下一片树叶,捻着就朝着那张纸丢去,原本轻薄绵软的树叶像是一柄飞刀般稳稳的划过纸张旁边,带起一阵劲风将纸张吹了下去,纸张摇摇晃晃,正好落入路野的手中。

    路野拿到了自己的诗稿,当即对南宫柔和墨倾昕表示了感谢,随后就离开了,全程就像是看不见树上的另外三个人一样。

    南宫柔和墨倾昕明白,路野又不瞎,这么大的三个人在这他怎么可能看不见,只不过是选择性眼瞎,自动屏蔽小红,明珠和明尘,他这样做也是为了不给自己找麻烦。

    在路野走后,南宫柔有些担忧的说道:“这个路野不会把小红他们在这的事说出去吧?”

    墨倾昕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坐下说道:“你放心好了,路野可是国教院里最老实,情商最高的国子生了,他既然没有当着我们的面揭穿明珠他们,那么后面他也不会说出去的。”

    “这样啊,”南宫柔忽然又看向墨倾昕问道:“哎,你觉不觉得这个路野的名字很拽。”

    “很拽?有吗?”

    墨倾昕想了想,并不觉得路野的名字有多拽,甚至还觉得这个名字土味十足,路野路野,路边的野花不要采?

    南宫柔一眼就看出了墨倾昕在想什么,她说道:“江湖上有句话是形容那些大佬的,叫做江湖我大哥,人拽路子野!你品,你细品,你结合这句话好好的品一品,是不是感觉到拽了。”

    墨倾昕一听就反应过来了,不禁给南宫柔鼓起掌来:“感觉到了,你这理解能力,我差点以为你是路野他亲娘了,你亲自给他取的名吧?”

    南宫柔朝墨倾昕丢出一把空气:“别乱说!本姑娘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呢,没那么大的儿子!”

    欢声笑语中,国教院的文集大会代表团选举大会正式开始。

    一直没读过书的小红还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场面,眼中满是惊奇。

    南宫柔看在眼里,在心里默默的想到既然小红对书院这么感兴趣,要不要送她去神上学院好好的正经的当个学生?

    中学的方阵里,教习正在焦急的寻找南宫柔和墨倾昕,从一开始就没看见她们两人,这两个人该不会不来了吧?墨倾昕因为身体原因经常不来上课还情有可原,但是他可没听说过南宫柔也身体不好。

    教习装着胆子走到南宫晴儿身边询问南宫柔的事情,南宫晴儿冷哼一声表示自己并不清楚,跟南宫柔也不是很熟。

    这让教习真是一顿尴尬。

    然而令教习焦急的两个罪魁祸首正坐在不远处的树上吹着林荫间的凉风用上帝视角看着下面的一切。

    第一轮比试是书法,一群国子生在教习点燃一炷香后就开始了行云流水的急笔行书。

    这次的选举大会是按照分类来报名比试的,一共八大类,琴棋书画,诗词乐(yue)舞,每轮比试里面选取五个最优者进入第三天的决赛,再从这四十个人里面选出五个尖子生当做国教院的代表。

    一炷香时间到,一群人中挑选出了五个写的最好的留下,第二轮比试无缝衔接开始。

    主持教习敲响一声锣,喊道:“第二轮比试,画,要求,山水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