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九州补天记 > 章节目录 上卷 第二十章:绝殇之箭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虎蛟很凶猛,光是体型上来看,猿三就不是它的对手,只好在心里祈祷:“夫诸大姐,你要快点赶过来啊。”

    只要夫诸大姐过来了,收拾这只小东西还不是易如反掌。但猿三也不知道夫诸何时才能发现海滩这边的异状,希望这边的灵力波动能快点引起她的察觉吧。

    虎蛟已经袭到身前,正面与庞大的它对抗无非是脑子有病,猿三抱起地上的石头便往后大跳一步,避开了虎蛟的攻势。

    虎蛟的大嘴和爪子重重的拍在猿三和石头原先所在的地方,地面都产生了龟裂,沙尘扬起,把它的身形掩盖。

    藏在远处礁石后的星云心里看的心惊肉跳的,心里很急不知道该怎么办,白雪和怜月都藏在他的身边,同样恐惧又担忧的看着它们,祈祷石头得救。

    思绪很乱,星云虽疑惑大猴子的灵性和身手,但根本来不及想大猴子为什么会像通灵了一般去救石头。

    在星云混乱的时候,那只虎蛟已经从烟尘中窜出,迅捷的步伐灵活的身躯,就像为捕获猎物而出动的蛇一样。

    让人情不自禁的联想到海中如凶鲨,陆地如猛蛇这句话。

    突然,一只利箭朝快速移动中的虎蛟射来,它只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便不做理会。一个凡人的箭矢,怎么可能会伤得到它强壮的身躯,连鳞甲都不可能会破掉。

    虎蛟理会也没有,便继续往前行动,无视了那飞来的箭矢,但很快它就为自己的自大付出了代价。

    大树看着那射入虎蛟前肢深深的嵌入其中的箭矢,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总算他的箭还有用,虽然因为虎蛟的速度太快而射偏了他心中所想的位置,但至少证明他多年来修习的箭术没有白费。

    虎蛟感到自己关节处的痛感,止住了身形,不可思议的偏头看着自己那冒血的臂弯:“这是,灵力波动?”

    虽然很弱,但虎蛟还是明显察觉到了箭矢中灵力的存在,看来它还真是小看了这个凡人。

    “肮脏的凡人,也敢伤害我高贵的身躯!”虎蛟恼怒的望向大树,四肢拔地而起,庞大的身躯带起狂风朝大树飞去,同时张开了血盆大口,看样子是想一口把大树吞下。

    大树神色凝重,快速抽出三根箭,拈弓搭箭,拉开弓弦,箭矢立刻破空而去。

    虎蛟不屑的看着朝它脑袋飞来的三根箭矢,刚才它没有一丝防备,才让大树得逞,现在他还想继续射中它?它只需要动动手就能摧毁他的箭矢。

    但很快虎蛟发现自己又错了。

    只见那三根箭矢居然在空中奇迹般地改变了速度和轨道,一箭接着一箭,连成一条直线。在它的视角里只看到三个黑点在空中相汇变成一个黑点朝它脑门射来。

    三支箭矢改变轨迹后,第三箭撞在第二箭的尾部上,让第二箭的速度瞬间猛增,然后又接着撞在第一箭上,使得第一箭的速度变得无比恐怖。

    虎蛟看着那威势猛增的箭矢,心中惊的大乱,如果被它射中了它的脑袋,毫无疑问,箭矢不仅会射穿它头上的的鳞甲,还会把它的脑袋射个对穿,好恐怖的人类,这样的箭真的是一个凡人能射出来的吗?

    “三星贯日?!”星云望着空中那三根变化的箭,惊疑不定的叫道。

    三星贯日可是他阿父的绝学,他也是在偶然中看到的,没想到大树居然也会。

    望着那已经掠到它面前的利箭,以箭矢那经过倍增的速度,此时虎蛟想要躲避已经来不及了。

    它不慌不忙的张大了嘴,一股激流从它的口中喷出。

    强劲的水柱把箭矢的轨迹硬生生的扭曲反转,射上了高空。

    大树无力地垂下手臂,微喘着粗气,眼睁睁的看着那被扭转射入天际的箭矢,为了射出那“三星贯日”几乎把他全身的力量给掏空了。

    “这……就这样失手了?”星云干巴巴的望着,不敢置信的呢喃着。

    虎蛟喷完水柱后,得意的瞥着大树,如果他的箭矢由一个灵力高强的人来施展……那么它刚才就必死无疑了,断然不可能会如此轻松挡下。

    “蝼蚁般的凡人,居然让我感受到了危险,我要吃掉你。”虎蛟身影一晃,朝来到了大树的面前,大嘴眼看就要把无力闪躲的大树吞下。

    “啊!!!不要啊!大树哥哥!”怜月见大树陷入危险发出了尖叫。

    也许是她的尖叫起了作用,猿三已经闪身到了大树的身边,石头被他安置在远处,两只拳头往它脑袋砸去。

    感知到头顶的威胁,虎蛟的脑袋一转,挺住了身子,前肢抓在地上,长长的后身像尾巴一般往前甩了出去。

    见那庞大的像尾巴一样的身躯甩来,猿三便只好把双臂挡在身前,虎蛟的尾巴把大树和猿三一起给击飞,大树被那恐怖的力道甩到海滩的沙子上,划出一条长长的沟壑。

    而猿三被这力道甩飞撞断了好几根粗大树干的大树,剧烈的痛感袭来,它几乎承受下了虎蛟所有的力道,它感觉自己双臂上的骨头好像断了。

    “大树哥哥!!!”怜月见大树被虎蛟恐怖的身子打中,惊慌的大叫起来,见大树被击飞到沙滩上,忍不住担忧跑了出去。

    “怜月你快回来。”星云见怜月居然还跑出去,大声阻止道,但怜月根本听不到他的话,自顾自的往大树那边跑去。

    “这个笨女人,白雪呆在这里,不准出去!”星云用命令般的语气对白雪道,也不管她有没有答应,便飞奔了出去想要拉回怜月。

    “哥哥!”白雪不知所措的在原地一喊。

    虎蛟见不知哪里跑出来两个人类,笑了笑:“哟,居然还有两个食物,嘿嘿。”

    虎蛟回头望了望,目光四处扫荡了一阵,发现了昏厥中的石头,伸出舌头舔了舔利齿:“没有威胁,那就让我按顺序来享用吧,嘿嘿嘿。”

    虎蛟慢悠悠的往石头那边走。

    怜月已经扑到了大树的身边,见他手脚背部,伤痕累累血流不止的样子,眼泪汪汪的冒了出来:“大树哥哥!大树哥哥!你没事吧?你不要吓怜月啊!”

    如果不是猿三挡下了几乎所有的力道,大树估计已经被虎蛟那如蛇一般的身子给抽死了,不可能才只是滑出这么点距离。

    怜月不争气的哭泣让大树微微睁开了眼,眼前的东西很是迷糊,大脑充斥着晕眩感,连怜月的样子都没有看清,他虚弱的声音响起:“是怜月吗?抱歉……我的箭术还是……不够强,没有能……保护好你们,也许我们都要……死了。”

    “不大树哥哥!你别这么说,你很厉害的,在怜月的眼里你是世界上最厉害的人!”怜月哭花了脸,抽泣的握着大树的手,看着他哭喊道。

    大树的目光渐渐涣散,失去焦距,他弱弱的最后喃喃了一句:“……是吗?”

    在这句话说完以后他便闭上了眼睛,手臂无力的垂落。

    “不!大树哥哥!你不会有事的!怜月不要你死!”怜月宛如杜鹃泣血地哭喊着,声音悲痛到了极点。

    他们之间的对话时间只不过很短,星云静静的在他们的身边看完这一切,心里霎时间被一股剧痛笼罩,这一幕为何这么的熟悉,这么的似曾相识,好像……就好像他亲身经历过。

    为什么?为什么要发生这一切?我好没用,如果我也能拥有那强大的力量,比那怪物还要强大的力量,我就能好好保护好他们,保护好我所爱的人,所珍视的人了,为什么我要这么没用?我恨我的无能!

    在他们还处于极端的痛楚中时,虎蛟已经乐呵呵的来到了石头面前,准备享用它的猎物。

    星云的情绪还处于痛苦与自责之中,就见到了虎蛟张开了大嘴准备把石头吞掉。

    当即,他怒火丛生,理智处于崩溃的边缘,悲愤的大喊:“你给我住口!!!”

    正要一口咽下的虎蛟听到远处的一个人类朝它大吼,不屑的瞥了他一眼,区区一凡人也敢对它指手画脚,你让我住口?那我偏吃给你看。

    虎蛟想着,便一口把昏迷中,全然不知外界一切的石头给一口吞下,咽了下去。

    “不!!!”这一幕让星云的眼睛都要瞪的裂开了,紧捏着拳头,指甲狠狠嵌入手心,悲愤欲绝的痛呼着。

    “石头,石头被吃掉了,被那怪物吃掉了。喝哈,喝哈哈哈……”

    “啊哈哈哈……”

    星云不在是愤怒的样子,脸色平静了下来,却发出古怪的笑声,那其实是他的内心中的火山已经彻底的爆发,在愤怒到极点后的笑声。

    平静的外表下隐藏的却是那恨不能把那吃掉石头的怪物给生撕活剥,咽其血肉的怒火。

    “我要怎么做才能手刃这可恨的怪物!”星云在爆发的边缘,猛然挤出了一声理智,想到了这个重要的问题,猛然他终于想起了一个人:“仙女姐姐,对,她能帮我!”

    仿佛抓住了最后的希望,星云在内心中大喊:“月儿!月儿!你听得到吗?我要你帮我!你听见了吗?帮我弄死这个怪物!”

    “月儿!”

    “月儿!”

    ……

    星云的呼唤没有得到回应,星云居然也不着急,反而露出一张残忍的笑容,他呵呵的冷笑:“月儿,你不肯帮我吗?”

    “你说过会疼爱我一辈子的,怎么?现在不出来帮我?眼睁睁的看着我的朋友死去,然后最后连我也一起被那怪物吃掉?”

    星云说着说着,仿佛想通了什么一般,自嘲道:“也对,你是仙女,怎么可能会甘愿和我一个凡人在一起。”

    “也许我死了,你反而就可以脱离那个梦境了。”

    星云极端的想着一切,他的怒火冲散了他所有的理智,连一直以来对他温柔以待的仙女姐姐也开始怀疑了起来。

    嘴角冷笑着,星云的目光注意到了地上的大弓,那是大树的弓,那张弓静静的躺在地上。

    星云的心里仿佛一下子有了感觉,不由自主的拿起了那张弓,身体里好像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流动。

    星云情不自禁的拉开了弓弦,弓弦没有箭矢,但在那空无一处的箭矢位置奇迹般地出现了一支金光闪闪的光箭。

    霎时间,星云心里又惊又喜,那支金色光箭仿佛在告诉他,它可以完成他的愿望。

    瞪着虎蛟,弓箭对准它,星云当即大吼:“你个混蛋,给我去死!”

    话落松开弓弦,金色的箭矢划出一条金色的光线,锁定了虎蛟的身躯,利箭的出弦居然响起了一阵音爆,携着无可抵挡之势朝虎蛟破空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