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强农女:捡个王爷去种田 > 正文 第二百四十八章 后果自负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柳芽不敢浸泡太久,忙四处查看了一番,除了水源这边并没有多大的变化,土地的面积只扩充了不到一丈远,但也有一晌地那么多。

    这一次的变化和柳芽看到的空间志记载的并不一样,柳芽急忙进了小屋去查看。

    只见原本的书籍又多了一页文字,且是在书籍的最后一页,是红色的字迹。

    “主人之血,可控空间变异晋级,所变异程度因人而异,请自行了解。切勿贪婪,后果自负!”

    念完这一行字,柳芽的心都在颤抖。

    原来这次晋级,是因为那日在泉眼里流入过多的血液吗?

    “切勿贪婪,后果自负。”柳芽重复着这句话,无奈的笑道:“真是不负责的空间志,狠话倒是撂下了,好歹给个提示啊!”

    将书籍放好,柳芽又在空间里转了一圈,手不方便做农活,用意念收拾里头的东西只怕精神力跟不上,柳芽可不想自毁。

    空间意外升级,柳芽内心自是雀跃不已,但她不会为了未知的事而用自己的健康甚至生命去博!

    所以自残来升级空间的事,柳芽绝对不会做,哪怕会因此失去空间。

    至于空间哪里了变异了,功能又是什么,柳芽打算日后慢慢发掘。

    作为伤患,养伤才是最紧要的,柳芽不希望左手留下任何隐患。

    养伤的日子又有人陪在身边逗闷子,对于柳芽而言过的非常快。

    尽管柳芽一直控制灵泉水的用量,可伤口愈合的速度还是让人称奇,却不等柳芽自己解释,李莹等人便夸赞柳芽自己制作的伤药效果太好。

    为了不泄露秘密,除却最初的几日让大夫给换药之外,柳芽便不肯再看大夫,倒是不怕会外传。

    “你要回家了,我也该回家了。”

    李莹托着下巴,唉声叹气的道。

    柳芽浅笑,她知道李莹不愿意回去的原因,是因为有贵客在,李莹的行为都要受到束缚,也的确是难为了爱动的她。

    “等过几天,你可以说担心我的近况,去我家里小住几日啊。”

    这是柳芽唯一能给出的建议,总不能教唆李莹在客人面前失礼吧?

    那可不仅仅是李家的名声问题,只怕大房和二房也是因此而有嫌隙了。

    李莹眼睛一亮,忙说这个主意好,这才依依不舍的带着丫头回家去。

    柳苗和杏儿已经将东西都收拾好了,只等柳芽出门便可以回家去。

    “姑娘,那我怎么办啊?”

    铃铛可怜兮兮的站在门口的位置,用祈求的小眼神看着柳芽。

    “暂时住在这吧。”

    柳芽刚说完,便见铃铛眼眶发红,只得继续道:“我家的新房子快盖好了,到时候你还是决定留在我身边,再过去也好有地方住。现在家里只有两间屋子,你过去也住不开。”

    听柳芽这么说,铃铛的眼泪总算是没有留下来,忙上前扶着柳芽道:“我给姑娘装了不少的小零嘴,姑娘爱吃的那些个东西,等我去庄子上取了,再给姑娘送去。”

    “这不好吧?”柳芽嘴角直抽。

    铃铛已经不再是冷面男那边的人,再过去拿前主人的东西给现任的主人吃用,说不过去。

    “主子喜欢就好,反正公子也不经常过去住,那些吃食放久了也会发霉的。姑娘要是过意不去,那就给银子好了。”铃铛提议道。

    “……”

    柳芽无话可说,只要不是白拿的,她还是乐意吃到庄子里的食物的。

    不知道冷面男是从哪里运过来的,很多吃食的味道在外面买不到,县城的铺子也买不到口感那么好的。

    柳芽姐妹回家的同时,冷面男也回到了庄子上,身上的长衫虽然是干净的,却明显宽大了不少,可见这段时间吃了不少的苦头。

    询问柳芽的情况后,冷面男并不意外柳芽的离开,手中把玩的一只白玉镯子,被他放入袖袋中,迟早有机会送出去。

    柳芽回到村子里,有不少人都上门来看望,不乏那些想要确定柳芽的手是否能医治好的。

    “要我说这做人就不能丧良心,这不是遭报应了?”

    “赚再多银子也得有命花,说不定下次就是脖子断了呢!”

    柳白氏站在村口的树下嗑瓜子,正好看到柳芽雇的马车进村,阴阳怪气的说了这么一句。

    乡下女人在天不冷便习惯性的聚在村头做针线活,王秀这会也在其中,她毕竟是新媳妇,总要和村里的妇人们打交道,日后好知道如何相处。

    “时候不早了,大嫂不回家喂猪吗?”

    王秀收了针线,好意的提醒柳白氏一句,让她不要乱说话。

    没见着柳白氏说完之后,所有人都不看她,更别提应和一声吗?

    如今的三房,在村子里可是被巴结的存在。

    “还是五弟妹你脑子瓜够用,知道这一大家子一块过的日子不送快,没成亲就哄的五弟要了老宅子,这下倒是过的轻省了。”

    “可怜你大嫂我啊,一天到晚的伺候老的、小的,这么些年就没享过福。”

    柳白氏阴阳怪气的说着,对王秀她是一百个看不上。

    王秀收拾着东西,并没打算接话。

    倒是有人看不惯柳白氏的做派,便嘲讽的道:“柳树森媳妇,你这么挤兑老五媳妇可就说不过去了,她才是新过门的,对你们家的事没摸清呢,可咱们村里谁不知道你们家的那些事?”

    “可不是,除了你刚嫁过来的时候,还真没见你做过啥。以前是有小姑子,后来是有三房那一家子当牛做马的,这两年闺女也能干活了,你怕是连盐和糖都分不清吧?”有人接话道。

    “不能吧?白氏你是不是真的分不清啊?”

    一群妇人坐在一起就是爱闲聊,只是都明白三房不能得罪,所以没人肯去说柳芽手的事。

    至少这些话不能当着大家的面说,万一传到三房耳中呢?

    “你们都瞎说啥呢?我回家干活了,可不像你们一个个躲清闲!”

    柳白氏坐不下去了,被一堆人拿着当笑柄,柳白氏没那个爱好。

    王秀低着头朝村尾走去,没有为柳白氏说仗义话的意思。

    如今柳芽回来了,王秀正琢磨着应该怎么和三房往来,她怕柳芽的反感会让之前的努力都白费了,可又不想因为柳芽回来而浪费了这么久的铺垫。